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五赞翊浩及建言]
遇罗锦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黄河边—— 给人以笑声的勇士
·特务世界
·二看黄河边——领袖的气质
·韦石,不要悲伤!
·三看黄河边——杰出的修养和才华
·四看黄河边——铁肩担道义,愿走荆棘路
·五看黄河边——坚冰与尘埃的性格
·六看黄河边——我在黄、李面前感到惭愧
·七看黄河边——无私的奉献者
·八看黄河边——少有的情怀
·九看黄河边——不屈的性格
·赞翊浩
·再赞翊浩
·三赞翊浩
·四赞翊浩
·五赞翊浩及建言
·补记:根本没有防止镭射线的防护墨镜
·六赞翊浩
·七赞翊浩
·八赞翊浩
·九赞翊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赞翊浩及建言

   
   
   2018.11.15,一辆载着不少乘客的公共汽车,行驶在离纽伦堡市20公里的一条乡村公路上。公路的两边,是居民楼和平房等住家户。无论在城里或城外,德国的公共汽车每次都是准时准点地到达每一站。不远处,对面一辆同样的公车,也正朝着这辆车的方向开来。按照德国的习惯,每每司机们一到互相开近时,都会隔着玻璃窗,友好地向同行点头抬手致意。但在两辆公车还相隔着十多米的距离时,突然间,两辆车头竟然猛地撞在一起了!这起严重的车祸,在新闻上公布之后,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说明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两车相撞、并死伤了那么多人!
   
   由于现在绿色的镭射灯和镭射枪大行其道,于是人们就猜测:一定是道路两边的住家户,有人开着窗户,用绿色镭射灯扫射了两位司机的脸,二位司机双目突然失明而造成的骇人事件。


   但至作者写此文时,三天过去了,德国新闻仍旧没有说明原因。
   
   上一文(《四赞》)已提过,这种绿色雷射灯之恶,能让人的眼睛立即变瞎,最轻的也是重伤,要命的是无法医治。而经过这一严重的车祸事件,虽然尚不知那些死伤者的后果,但网上公布了此灯是中国上海等城市的网购之物,约135欧元一个,绿光能射出12公里远。不了解实情的读者都大吃一惊:怎么,那么一个圆珠笔大的小灯棒,豆大的小绿灯,竟能射出12公里远?!也就无怪乎天上不止一架飞机,都被地上的闲人所发出的绿镭灯射得坠落了!
   
   于是,一向不喜欢挂窗帘的居民,得赶紧挂窗帘了!以免对面不怀好意的邻居乱射而射到自己。无数害怕眼瞎的老百姓,必须立即去订购防射眼镜了!且得要最贵最好的那种,以免付了不少钱,却仍不能解决问题,还有什么比眼睛更重要呢!然而,多少年来,眼镜店里所有的货品,早都是一色中国货了。让你瞎的是中国,保护你不瞎的也是中国,两种钱都得赚、得大赚!正如几年前漫天飞来的秘密摄像机,不在乎让人人当间谍一样。就这样一茬又一茬地,用“特种产品”的收入,维持着中国的“溃而不崩”的局面。
   
   虽然离圣诞节还早呢,但信箱里的货品广告大多是关于圣诞节的了。尤其令人注目的是:介绍镭射儿童玩具手枪有好几种;虽然不是能让人眼睛立即变瞎的很厉害的那种。然而,让儿童这么小就爱上了镭射手枪,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是否会渐渐喜爱那种最有杀伤力的镭射枪,才觉得过瘾呢?即已发生过很多次、能射到天空,让飞机驾驶员突然无法驾驶飞机、只能往下坠的那种?能让警察们、行人们、邻居们眼睛变瞎、受伤、又医不好的那种? 难道,西方政府就没有一种严厉的惩罚,禁止再发生害人害命的事?
   气也不再叹了,书归正传。
   
   
   看了《翊浩政经观察》2018.8.27这一期的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9UzwoCn9BM
   
   标题是:自由中国访谈翊浩 王健之死 李小牧天价饭 郭文贵耍花招 翊浩政经观察(172)
   
   从头到尾看完之后,我以为,这一集,是最能说明翊浩先生的知识和学养的。
   在这次访谈里,“自由中国”的主持人马可先生提出了好几个问题。首先,马可先生问到翊浩先生,关于对王健之死的看法;翊浩先生不加思索、口齿伶俐、语言清晰地侃侃而谈,他认为,郭把王健之死一事,弄成了一个郭版的蛮荒故事。他说:郭最先说王健吃了一种药叫“脑天堂”。他讽刺说:“那么,王健的脑子里,一定还安装了一个谷歌制作的‘定位仪’—— 一到点儿,王健就会准时到那里去。”他分析:“郭对王健之死为何如此地大炒作,因为郭最怕没料可爆;尤其是王健的‘海航‘与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又说:“不明白的是,郭除了荒诞情节之外,还有什么内容值得开‘王健记者会’的”。他预计郭的记者会开不成,并详细地说明了原因。
   
   翊浩先生又说明:“王健为何选择自杀?是因为:贪官们只有自杀,不进监狱,才能保全给家人留下的财产。”
   
   翊浩先生在八月份这视频的预言与分析,后来全部地应验了,不得不佩服他的先见之明!
   马可先生又问道:“郭的连连闹剧是什么样的心理呢?他这叫什么战术?”
   翊浩不加思索地回答:“郭是‘不停地蹭热点’的一个战术,为的是维持他自身的热度,以便获得虚拟的满足。因为他没事可干。郭这样热炒,当然是要告诉郭粉,万一他也有这么一天,那必定也是中共谋杀的,其次也企图警告和震摄中共:‘你们别再想这样谋杀我。’”
   
   马可先生希望他说得再详细些。翊浩的回答如行云流水,似乎哪怕马可有一百个提问,他都会话如泉涌、不假思索、轻轻松松地淌淌而来:“我对心理学稍有涉猎”,他谦虚地说。
   “郭有谎言癖和妄语症。”他解释道:“郭每时每刻都要说谎,是因为他感到快乐。蚂蚁帮的人品大多呈反智状态,是人类中的炮灰型人格。他(她)们用最市井、最粗俗的语言,攻击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
   马可先生又问:“郭的每一个热点都没形成结果,为何蚂蚁帮却对郭仍旧不舍?”
   翊浩先生轻松地回答:“郭追求的只是奉承。他的妄想症使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中心。而陷于幻想症状的小蚂蚁们,最为关心的是郭穿了什么衣服、吃了什么饭、在哪儿又转了一圈儿,因为郭是她们的娱乐明星。蚂蚁帮都是三无产品:无脑、无德、无财;是泼妇、痞子、无赖的集散地。”
   
   这一次访谈,翊浩对马可的每一提问,都回答得迅速、详实、具体、可信。尤其是对于日本、台湾等国的难民法,两国对华人的具体做法,特别是日本国对华人的种种做法,翊浩都说的十分具体明白,让听众很是受教!
   
   无论涉及到哪一种问题,翊浩对马可先生所有的提问,都体现了翊浩丰富的学识,以及他毫无保留的无私之心。从观众们的留言里看得出:翊浩所有的详细具体的回答,都是希望对人们能有所帮助。
   
   翊浩先生还谈到,一些网民认为他是藏人,有人竟然真地找到了达赖喇嘛,希望达赖喇嘛做做翊浩的思想工作,让他不再这样或那样。翊浩觉得好笑,声明自己不是藏人,但也不想说明有关自己的详情。又说,他仅仅告诉过***一个人,说自己住在拉斯维加斯,没想到***立刻说出去了,结果大家翻找出一位藏人律师来。
   翊浩接受马可的这番谈话,令听众不得不觉得:翊浩的丰富学识与做人的无私和正派。所以视频下面有不少赞扬的留言。
   
   但有一位我一直敬佩、人品很正直、又很有才气的女友,对于我赞扬翊浩很不以为然,因为她看到了youtube的一个栏目里,翊浩骂黛米的整段文字,简直就像骂一个最恶劣的妓女。她认为,翊浩对黛米的讽刺、辱骂和恶毒的用词,令常人无法接受,所以,连我这夸赞翊浩的,在这位女友的眼里都成了问题。女友没有留下那个栏目的链接,是我后来自己找到了。那个栏目的大意是:“翊浩是誰?是什么人?”人人都能很容易找到。我也很吃惊:翊浩怎么能这样辱骂一位女性?是否她抢了你的律师生意,但也不至于如此骂她呀。作为没见过面的朋友,我想问翊浩先生:今后是否能不再骂黛米、不再骂李洪宽、不再总提起黛米那个七十年代的提包和对方的老历史?也不再给誰起外号、揭短和讽刺誰?何况:很多女人无论在哪个年代都不喜欢买提包的,也过得很好啊。作为一位没见过、只是精神之友的我,建议翊浩先生:看看黄河边先生,你的毛病,他可一点儿都没有!
   
   2018.11.18 德国 Passau
   
   首发博讯文集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8/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