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谢选骏文集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谢选骏: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张杰:昆山事件震动中南海 三大酷吏惊恐不安》(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8日 首发)报道:
   
   8月27日,发生在江苏昆山的反杀事件引爆了网络。事件很普通,当晚,一辆黑色宝马车想超越前面的车辆,而驶入非机动车道,但车道内一辆电动自行车挡住了去路,于是双方发生口角。天安社成员刘海龙正坐在宝马车内。一瞧,竟有人拦住爷的去路,这还了得,于是下车一顿拳脚,骑电动车的于某某不停躲闪,不停辩理。刘海龙的气更大了,简直给脸不要脸,看来不给他放点血,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于是刘海龙转身回到车里,拿出一把长刀冲向于某某。刘海龙天天胡吃海喝,肚皮越来越大,三脚猫的武功越来越差。这不,一着急,刀竟脱手落地。于某某虽然没练过把式,但急中生智,捡刀顺势朝刘海龙的肚子捅去。这一刀刺中要害部位。江湖恶霸刘海龙也很干脆,一见命不保,就势两腿一蹬,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于某某干净利落的反击,引来无数喝彩。漂亮,这才是扫黑除恶,为民除害。有人建议政府为于某某颁发见义勇为奖。但此案却惊动了中共当局三个大吏,使他们彻夜难眠。一个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一个是江西省委书记刘奇,还有一个是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先说蔡奇,去年末因大兴区发生火灾,老大习近平很不满,脸色难看。蔡奇被习破格提拔进政治局,正想对习投桃报李,觉得清理低端人口是个机会。于是告诉弟兄们:“到了基层,就是要真刀真枪、就是要刺刀见红、就是要敢于硬碰硬。”北京丰台区书记汪先永心领神会,提出对待外来低端人口要出三招“实招、狠招、快招”,人称“汪三招”。结果北京市官员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到外来人口的家里,疯狂“打砸抢”,硬生生把睡梦里的外地人从被窝里扔到大街上。那时北京正是寒冬腊月,北风啊,呼呼地吹啊。蔡奇尽管招数有点奇,但还比不上江西的刘奇。这哥们更绝,他竟跑到老百姓家抢棺材。有观众问,这哥们为啥有这爱好,他抢那么多棺材给谁用?


   
   刘奇抢棺材不是给自己用,这事事出有因。一日,习老大路过江西,心情特好,学毛泽东站在山坡上,想赋诗一首,憋了半天,硬没憋出来。最后,记起了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连绵的青山百里长,巍巍耸起像屏障,青青的山岭穿云霄,白云片片天苍苍。怎么样?不错吧!张惠妹唱的!但习老大马上就阴沉了脸,原来他看见了一些高低起伏的坟墓,搅了他的雅兴。刘奇本是马屁专业的高材生,心知肚明。送走老大,马上部署丧葬改革,要求“2018年9月1日零点起,不管身份,不管地区,丧葬100%火葬。在8月31日前,村民主动上缴家中棺木的有奖,逾期要罚。” 于是乎,七月的江西出现了一幅奇特的画面,外省官员在抢江西高考的人才,刘奇却带领着江西官员抢老百姓家里的棺材。老百姓不干了,既然移风易俗,那俺们先帮刘奇大人把他的祖坟刨了。既然要火葬,干脆进京把老毛子的纪念馆给拆了,尸体也给火化了。刘奇抢棺材的确思路怪异,但当今中国就是一个逆淘汰时代,一个歪才、蠢才辈出的时代,新疆陈全国做得更邪乎。
   
   他一不驱赶低端人口,二不抢棺材,他另辟蹊径,在新疆建了很多集中营,把上百万维吾尔人关进了再教育集中营。妇女在街上戴面纱,抓;学生在学校说维吾尔语,抓;背诵习主席语录背不出来的,抓;读古兰经的,抓。我们只听说二战有奥斯维辛集中营,但陈全国不服气啊,大河向东流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凭啥你德国垄断集中营,于是美丽的新疆变成了露天监狱。
   
   现在,我们回到昆山反杀事件。刘海龙乘坐的车辆驶入非机动车道本身就不对。其次,犯了错就该道歉,但刘海龙居然还行凶打人,这就更不对了。打了人、撒了气还没完,刘海龙竟持刀砍人,这就天理难容了。于某某被逼得没有活路了,唯有以死相拼。谁知,刘海龙是个纸老虎,不经揍。
   
   我们比较一下蔡奇驱赶北京外来人口事件,刘奇抢江西老百姓棺材事件以及陈全国新疆建集中营事件,我们发现昆山反杀事件就是中共暴政活脱脱的缩影。中共与天安社一样是黑社会,一样用暴力威胁、恐吓老百姓,一样丧尽天理,一样把老百姓逼得无路可走。当老百姓被逼反抗时,蔡奇不敢再打砸抢了,四处找外来人口问寒问暖;刘奇也不抢棺材了,给老百姓挨家挨户送棺材;陈全国的集中营虽然没拆,但也不敢再嚣张了,到处找维吾尔人称兄道弟。十九大后,习近平撸起袖子干起新极权主义,抓捕维权律师,开除讲真话的教授,大搞个人崇拜,用毛泽东的红色恐怖威吓老百姓,但女汉子董瑶琼出手了,泼墨了,开始有人仿效了,习近平怂了,下令撤下他的挂像,“梁家河大学问”也偃旗息鼓了。马丁•路德金曾说过: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历史上无数悲剧源于集体沉默。中国政法大学刘瑜教授说:人们害怕权力,害怕高压,害怕失去升官发财的机会,害怕失去房子车子,于是沉默成了自我保护的机制。高贵是高贵者的墓志铭,沉默是沉默者的通行证。另一些时候,人们所恐惧的,甚至不是利益上的损失或者肉体上的暴力伤害,而是精神上被自己的同类群体孤立。出于对归属感的依恋,他们通过沉默来实现温暖的“合群”。但总有一天,这种恐惧心理终会发生改变,不管你看上去如何牛逼,老子不怕你了!你欺负我太久了,我已走投无路,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俺们混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好害怕的,老马不是在《共产党宣言》中喊“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大不了同归于尽!那时,老百姓发现,中共没有自己吹嘘的英明神武,与刘海龙一样,不过是酒囊饭袋,装腔作势、外强中干而已。刀还是那把刀,但肾衰成这样,又能吓唬谁呢?俺们一味地怂,你非但没有怜悯之心,还变本加厉地欺负俺,老子现在不尿你了,你倒怂了,栽了!
   
   昆山反杀事件告诉中共,没有老百姓就没有你们的今天,别以为公检法军队这些刀把子捏在手里,就可以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要知道刀把子也有脱手的时候。也告诉习近平,中国人并不傻,他们是见过世面的,想把他们带回毛泽东的荒唐时代是不可能的。当中共维持政权合法性的四条底线:改善民生、保障私有产权、有限自由和政府任期限制均已突破,房地产和货币经济泡沫均已破灭,当中国人再次面对贫困和政治高压时,自私、功利的中国人就不得不像于某某正当防卫了,昆山反杀事件就可能再次发生,因为刘海龙之死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谢选骏指出:张杰所说的,其实就是一篇“暴力革命的活教材”。有的“和理性分子”(和平理性非暴力)鼓吹在现今枪炮坦克的护持下,万万不可对专制暴政进行暴力革命——他们哪里知道,暴力革命不一定要推翻一个政权。换言之,除掉一个恶霸,也是一场暴力革命!用暴力革命的阴谋大师毛泽东的话来说——“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推翻一个政权,是彻底舒服;但是消灭一个书记,也是一点舒服。
   
   《中共在美官媒《侨报》董事长谢一宁遭下属枪杀身亡》(法广王山2018年11月18日)报道:
   
   总部设于洛杉矶近郊的中共官媒《侨报》办公楼内,16日发生枪击命案。侨报员工向媒体证实,死者是《侨报》董事长谢一宁。枪杀谢一宁的嫌犯陈忠启为该报业务员,他已遭警方逮捕。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赶至事发地点,发现谢一宁中弹倒在地上,当场身亡,现场发现枪手作案的枪枝;《侨报》大楼周围被警车包围,大楼前后路口都被封锁,大楼及停车场不准任何人进出。警方表示,初步确定是职场纠纷引发的血案,死者和枪手是上下级关系,至于深层作案动机还在调查中。
   
   谢一宁1960年出生于广东,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进入中国新闻社任记者,1987年外派美国担任中新社采访白宫记者。谢一宁1991年担任美国《侨报》首席记者,1992年起任该报美西版总裁,后任董事长至今。谢一宁的妻子为美国凤凰电视主播郭晶晶,谢一宁夫妇育有两个孩子。
   
   《侨报》是中共在美国官方媒体,隶属于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谢一宁主持下的《侨报》,40多个版面中有12个“中国新闻”版。如今《侨报》是拥有日报丶周报丶中文网站丶英文网站,并在全美15个华人聚居的城市设有发行点的媒体集团。
(2018/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