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谢选骏文集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谢选骏: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独家:习近平走北韩道路 百岁恩师宋平骂自己瞎了眼》(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7日 首发)报道:
   
   近日,一位熟知中南海政情的老者造访纽约,席间向博讯记者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年已百岁的中共元老宋平被认为是习近平的坚定支持者和中共十八大之后推进反腐运动的站台者。宋平是从甘肃走出的第一位中央政治局常委,他曾是周恩来的秘书,也深得邓小平和陈云信赖。他也曾辅佐过江泽民和朱镕基,他还挖掘了中共后来的总书记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但外界大都不知,宋平是习近平的“造王者”和“恩师”。
   
   一、宋平是主要站台元老
   
   公开资料显示,宋平与习近平渊源颇深,宋平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经共事过。在习仲勋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时,宋平是中国国家计委副主任,工作上联系密切。中共十八大之后出现的“学习粉丝团”,贴出的一张旧照显示,1980年习仲勋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访问美国时,时任甘肃省委第一书记的宋平随同出访,他们被当时的纽约市市长分别用左右手紧紧搂住。
   
   在另一张照片中,在夏威夷土著人的招待之下,他们一起开怀大笑。
   
   据悉,宋平不仅帮中共高层“选中”了习近平,还在关键问题上、关键时候,帮助习近平立稳脚跟。
   
   习近平在“登基”前和执政后的前五年,曾频繁求教宋平,让其指点迷津,所以说宋平是习近平的恩师并不为过。
   
   公开信息显示, 2012年11月8日,宋平身穿灰色中山装,以主席团常委的身份在中共十八大开幕式上亮相,当时坐在他左侧的是李岚清,右侧则为朱镕基。主席团是中共党代会的临时领导机构,除了现任领导人,往往还有人望和地位都很高的“老同志”加入。当时95岁的宋平在41人的主席团常务委员会中年龄排在第二,仅次于万里。这是宋平是自1992年卸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职务后,第4次当选中共全国党代会主席团常委。此前的3次分别在1997年的十五大、2002年的十六大和2007年的十七大。
   
   2016年12月,已近百岁高龄的宋平,在中南海接见了山东临沂九间棚村书记刘嘉坤,嘱托刘要按照习近平的要求做好扶贫。而今年2月,宋平又在海南接见了江苏中远助学帮老基金会发起人徐中远等人,宋平说:“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大学,这是他们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出路,也是农村脱贫致富的长久之计”。因为这两次接见都涉及扶贫,宋平被外界认为“紧扣习近平扶贫执政要点”,为习近平的治国政策“站台”。 2017年8月6日,在江苏省委原书记沈达人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宋平和中共三任总书记四任总理,以及李瑞环、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李长春、罗干、贺国强等一干中共元老一起出面“送别”,更被认为是携中共元老亮集体相助威十九大。
   
   外界的这种看法并非无端猜测。在2015年8月前后,就有传言称,宋平曾给中共离退休高层写信,提出包括不干涉中共“十九大”的筹备工作等三条规则,帮助习近平摆脱了“老人干政”。
   
   2017年北戴河会议期间,有港媒报道称,2016年10月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后,中共红二代、红三代曾联署致信政治局和习近平,就各项国策提意见。这篇未经证实的报道指,在习近平等中共现任高层多管齐下控制这些红二代、红三代的活动的同时,作为中共目前最年长的退休常委和元老宋平,2016年秋,曾在香山与曾任政治局常委、委员的退休红二代们谈话,要求他们摆正自己的位子,约束子女及其亲属在经济、金融领域的牟利活动。从而,代习近平对他们提出警告。
   
   宋平退休后非常低调,即使偶有露面,也往往是在建党纪念日和党代会换届日。纵观宋平近5年来数量有限的露面,在几个关键时刻,他确实发挥了政治“压舱石”的作用。除了前文所说的劝退元老说服红二代、高调自持扶贫外,宋平多次在关键时期露面,力挺习近平反腐、党建以及其他政治举措。
   
   2014年7月29日,有“政法王”之称的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落马,一时间政坛云波诡谲,并流出习近平“生死无惧”的内部讲话。在那个困难时期,宋平现身官方举办的国庆65周年招待会上,并与中共中央现任7常委一起坐在主桌上。
   
   2015年9月3日,经过3年的准备,习近平在正式宣布军改方案前,在天安门举行了其上任后的第一次大阅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年近百岁的宋平戴着墨镜,胸前戴着勋章,登上了天安门城楼。
   
   据媒体报道,当天出现在城楼上的现任和卸任中国国家领导人中,只有习近平和宋平两人穿了中山装。宋平通过相同的服装警告习近平的政治对手不要轻举妄动。
   
   二、宋平的政坛传奇
   
   在国共和谈期间,宋平一直担任周恩来的政治秘书。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宋平曾受到排挤,正是在周恩来的直接关照下,宋平才得以在1970年代复出工作,并再1973年左右被调任甘肃。
   
   1979年,宋平到甘肃省建委亲自主持座谈会,时任甘肃省建委设计管理处副处长的胡锦涛出面向他汇报。《人民日报》旗下杂志《环球人物》曾报道称,“胡锦涛业务素质过硬,为人稳重谦虚,处事低调,群众基础好。在举才荐才的过程中,受到了身为甘肃省委第一书记宋平的肯定和鼓励。”
   
   1980年,胡锦涛出任甘肃省建委副主任。”这个副厅级职位成为胡锦涛政治生涯快速升迁的开始。1982年,胡锦涛担任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3个月后,升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1984年成为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1985年,42岁的胡锦涛出任贵州省委书记,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委书记。
   
   尽管宋平从来没有担任过中共总书记一职,在中央政治局的排位也相对靠后,但他特别受到邓小平和陈云的信赖。
   
   宋平和邓小平工作上的交集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当时宋平担任计委委员,邓小平则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分管经济和财政。在1975年邓小平第二次短暂复出、整顿经济之时,在甘肃任职的宋平也积极响应邓小平的政策,并解放了一批懂经济、会管理的中共干部,并进行技术革新和改造。在邓小平又一次被罢免职务时,宋平保持了沉默,没有对他进行负面评价。
   
   据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回忆,在破除全国思想路线方面的阻力时,甘肃的宋平是带头表态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的省委书记之一。1978年5月《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但宋平在此之前就已经提出了“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观点。
   
   宋平和陈云的私交很好,他第一次见到陈云是在1938年3月,延安中央组织部的窑洞里。宋平曾回忆说:“当时,陈云同志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后来,我在马列学院学习、工作,多次听陈云同志讲党课,读过他的一些文章。”。 在“大跃进”掀起的浮夸风浪潮中,陈云和宋平难得地保持了一致。
   
   1959年春,在一次讨论钢铁生产指标的会议上,宋平认为当年要完成1800万吨的钢铁生产指标有困难,他的看法得到了陈云的支持。根据《财经界》2012年的一篇报道,宋平曾回忆说,陈云病重之时,他曾几次到医院探望。宋平说最后一次,“他在病床上叫着我的名字,不能说更多的话了。”
   
   如今,周恩来,邓小平以及陈云都已经离世。作为唯一的1920年代前出生的、中共党内最资深的政治元老,宋平是外界观察中国政治具有代表性的一个人物。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政治性”,力撑改革。在十八大的敏感时期,他主动出面说服各路元老“让位”。在习近平反腐的攻坚时刻,他恩威并重弹压住党内的各派政治势力。中共党内一直有敬老的传统,尽管在现代政治中,“老人干政”一直饱受诟病,但党内元老的正面作用也不应低估。
   
   三、恩师宋平建言遭拒
   
   十九大后,习近平频繁出手,中国政治、经济严重倒退,向文革时代转向,令党内外惊诧莫名。虽然绝大多数党媒、官员 “附和”,但无法掩盖党内外的普遍不满。五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华民族遭受了千年未遇的大劫难、大毁灭。而中国北边的邻居北韩,号称社会主义却演变为腐朽的金家王朝,民不聊生、饿殍遍野。但习近平却调转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车头,大步向文革和北韩回归。老者表示,中共元老、高层、太子党群体惊讶、不满,但在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打虎运动中,人人自危,无人敢说话。老者透露,恩师宋平2018年上半年曾苦口婆心规劝习近平不要“左倾”,还是要继续改革开放。他希望习近平能“悬崖勒马”,不要把中国带入到文革和北韩模式的深渊。据悉,谈话很不愉快,已经握有绝对权力的习近平翻脸如同翻书,并不念宋平辅佐之恩,以至于101岁的宋平在家中骂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气得住进了医院。
   
   四、习近平政治左转之谜
   
   习近平上位前后,“铲除”了唱红打黑的“王位竞争人”薄熙来,贪污腐败的军界徐才厚、郭伯雄,拿下让维稳费超过军费的政法王周永康,外界一度认为中国将迎来一个新的“中兴”。但几年来,不断传出习近平的“内部讲话”,他的极左面目逐渐清晰明了。2017年底,博闻社独家披露,习近平曾在中共高层的一个内部会议上说:“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朝鮮)维护社会稳定某些方面,(对我們)也有可取之处。”
   
   外界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中共开明派习仲勋的儿子成了毛泽东的儿子?
   
   老者说,习近平“反腐”树敌太多,必须终身制才能保安全。但一个人总有生老病死,终身制并无法真正保证自身和家人安全,于是世袭制的朝鲜模式成为一个选项。而实现世袭制,必然要让国民有着像对毛泽东、金正恩一样的“崇拜”。于是,习近平在中国开展;了近两年的造神运动。目前还没有“世袭”政策出台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全国还没有达到像文革对毛泽东的癫狂,或像金正恩那样的说一不二,但大方向已经明确了。
   
   另外,中共现在的上下领导层是文革一代,他们骨子里还是文革的基因和毛泽东思想的毒素。早在2009年,人民日报刊文,提出“两个30年互相不否定”,即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界,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也不能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老者说,现在北京的政情很像文革时期,有个类似“四人帮”的“N人帮”,在无形中影响、操控政治走向。对习近平而言,最危险的是这个“N人帮”的势力。至于N人帮的成员是那些人,老者笑而不言。
   
   谈话中提及习近平的女子习明泽再次到美国读博士,老者笑了。 老者说,现在入学、提干的“政审”,家人在西方国家已经是硬伤,习近平不可能让自己家人此刻到美国留学。更何况,习明泽不可能再有时间读博士,最多到美国旅游罢了。博讯记者问:“习近平还有可能回心转意吗?”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