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谢选骏:“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全球网络自由再倒退 中国“数码威权主义”遭多国仿效》(2018年11月1日 综合新闻)报道:
   
   网络自由度调查评定中国为「最不自由」国家。


   
   总部在美国的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11月1日发表最新的网络自由报告,显示全球的网络自由度连续8年下跌,该报告指愈来愈多国家仿效中国,利用控制互联网打压异见,巩固政府权力;美国的网络自由度也下跌。报告同时批评网上散布虚假资讯及肆意收集用户个人资料,愈来愈「荼毒」数码空间。中国被列网络最不自由国家。
   
   据东网报道,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认为,全球网络自由度再下跌。自由之家1日发表名为《数码威权主义的崛起》的报告,调查了65个国家从去年6月至今年5月期间的网络自由度,当中评定中国为「不自由」国家,以88分包尾;伊朗及敍利亚则以85及83分位列尾二、尾三。自由之家主席阿布拉莫维茨(Michael Abramowitx)表示,民主国家在数码时代挣扎,而中国正向外国输出其网络监控模式,以及控制国内外的资讯,形容此举危害网络开放及全球的民主前景。
   该报告又指,中国在36个国家举行有关新媒体及资讯管理的训练及讲座,是「用数码威权主义训练世界」,同时提到中国要求企业停止传播受封锁资讯,更指部分维吾尔族人因非暴力的网络活动而被拘留,同时直言华为等中国企业在其他国家兴建通讯网,令有关国家的情报有外泄机会。
   
   报道指该报告发现过去一年,至少17国以打击假新闻为由,批准或提议立法规管网媒;18个国家则以加强监控等方法,获得不受限的数据访问权。
   
   谢选骏指出:“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显然不能。因为,“数码威权主义”自身,也是“网络主权”的一个派生。表面上看,网络主权就是技术力量所致;实际上,网络主权是思想主权的分支。
(2018/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