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谢选骏文集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谢选骏: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就像1918—1939年是世界大战的休战期!
   
   这是不可避免的,至于胜败,只有上帝知道了!

   
   下文愚蠢,何以见得?因为它斤斤计较冷战的开始与结束,甚至还敢预言输赢——而不懂冷战是没有宣战仪式的,既然如此,冷战怎么可能有开始的确定日子呢?同时,冷战也没有结束的日子——因为第一次冷战与第二次冷战之间只有一个休止符——那就是苏联的瓦解。这个休止符所代表的休战期,被美国副总统彭斯几次讲话——看来他将是一位比川普更为重要的历史人物。据此可以说,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未来的历史学家如果是我的门徒的话,就会总结说——“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现在已经发酵的第二次冷战,炸药包就是共产党中国的“大国崛起”,导火索就是中国人大决定国家主席副主席的终身制。贸易战所争议的,是炸药包里的内容——加一点减一点,已不足以“重回休战期”了。所以连基辛格老贼都哀叹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学术plus:美国刊物预言:第二次冷战到来》(十一月 8, 2018 editors 思想视野)报道:
   
   Michael Lind 思想也是市场 5月10日
   来源:The National Interest
   翻译:学术plus 公众号
   译校:Alex
   
   2018年5-6月号的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封面文章《美国对阵中俄:第二次冷战到来》(America vs. Russia and China: Welcome to Cold War II),该文从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等角度分析了当今世界面临“第二次冷战”的现状和原因,比较了两次冷战的异同,认为如果美国将胜利定义为克服抵抗、特别是克服中国的抵抗以实现其全球霸权,那么它在新冷战中将遭败绩。
   
   《国家利益》双月刊由美国知名记者、评论员Irving Kristol 和Owen Harries于1985年创办,倡导广泛的美国利益至上。本文由公众号”学术plus“翻译,思享君作了一些修正和调整。
   2017年11月28日,夏威夷拉响了空袭警报,这是冷战后的头一遭,是为了应对朝鲜核导弹威胁而强化国家紧急预警系统的一部分。但警报器的尖啸声可能也象征着第二次冷战(COLD WAR II)的到来。
   历史学家从没能就第一次冷战开始的时间达成一致。1946年美国和英国在希腊内战中与苏联发生冲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917年10月在俄罗斯的共产主义政变?关于冷战结束的时间也没有共识:1986年戈尔巴乔夫在联合国发表关于放弃苏联外交政策的讲话?1989年柏林墙倒塌?苏联在1990年正式解体,叶利钦取代戈尔巴乔夫成为新成立的俄罗斯联邦的领导人?
   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就“第二次冷战”何时开始展开类似的严肃辩论:是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激起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的反弹?还是从2008年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开始?其他人可能会以中国在南海修建岛礁并声称主权的行动作为开始的时间。
   但有一点很清楚:过去的几年里,叶利钦在1994年所说的俄罗斯与西方世界之间的“冷和平”,已变得更冷、更不和平。美国和中国在军事、外交和经济领域都变得越来越对立。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冷和平已经结束,第二次冷战到来。
   第二次冷战是在第一次冷战相互对立的双方之间的“复赛”。一方面是美国及其东亚和欧洲盟友,包括欧洲中东部新的北约盟国和波罗的海国家,另一方面是俄罗斯和中国及其盟友。
   和第一次冷战一样,第二次冷战的双方都组织了相互竞争的军事联盟。冷战后,尽管遭到强烈反对,美国一直支持北约并将其扩展到俄罗斯边界。同样,在东亚,美国与日本、韩国和台湾保持冷战联盟,继续对中国和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实施遏制政策。为了应对中国军事力量和自信心的崛起,美国还与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一起参加四方安全对话(Quad),它被广泛认为是事实上的反华联盟,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策略以应对日益增长的中国力量的一部分。
   曾经的华沙条约成员国中所有的非苏联国家,现在都是美国领导的北约联盟的成员。俄罗斯通过2008年与格鲁吉亚的战争,以及吞并克里米亚和支持乌克兰分离主义分子,阻止了北约吸纳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想法。同时俄罗斯试图巩固前苏联大部分领土的势力范围,部分以欧亚经济联盟的形式出现,其中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
   俄罗斯还与中国形成了松散结盟,并与其他国家结成了自己的欧亚联盟:上海合作组织(SCO)。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包括伊朗和印度,不包括美国的军事盟友,但巴基斯坦和土耳其除外。上海合作组织2005年拒绝了美国申请成为观察员的要求。由于中国和印度的参加,上海合作组织涵盖了世界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还有俄罗斯这个面积最大的国家。
   虽然上海合作组织的目的是打击恐怖主义,但中俄军事合作是该组织定期军事演习的中心(下一次将于2018年9月在俄罗斯举行)。上海合作组织的核心成员包括美国战略界视为主要对手的三个国家: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思享君注:伊朗是观察员国)。
   中国和俄罗斯也在加强与盟国的关系,以提高他们向海外扩张的能力。俄罗斯通过吞并克里米亚,防止了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港可能遭受的损失,俄介入叙利亚内战,部分是为了确保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
   顶着美国和许多邻国的反对,中国对南海宣示了广泛的主权,并试图通过修建和强化人造岛屿来让其合法化。所谓的“珍珠链”(string of pearls)是指从南海到孟加拉国,再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由中国海军基地、民用港口和航运中心组成的一个网络,有些人认为这是对印度的战略包围。中国在非洲之角吉布提建立了一个军事前哨基地,离该国的美国基地不远。中国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量民间投资和商业活动也扩大了其全球影响力。
   军备竞赛更证明世界已经从冷和平走向冷战。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正在扩大其核武库,中国似乎满足于较小的用于威慑的军事力量。
   美国宣布将采取新的军事和经济措施,以报复俄罗斯部署一种新的导弹。根据华盛顿的说法,这违反了《中导条约》(INF),该条约从欧洲取消了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与此同时,华盛顿的一些人认为,INF条约不必要地束缚了美国军方的手脚,国会在2018年国防预算中拨款5800万美元用于开发陆基巡航导弹。2016年12月,当选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让它成为一场军备竞赛”,他在推特上宣布美国“必须大力加强和扩大其核能力,直到世界对核武器感到满足为止。”在今年3月的年度讲话中,普京展示了一段高超音速导弹的动画视频,视频中显示的场景是美国的佛罗里达。
   第二次冷战的间谍和破坏活动也正在进行。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2017年2月报告,美国受到俄罗斯和中国,伊朗和朝鲜的网络攻击威胁。美国声称,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黑客窃取了知识产权来帮助中国企业。2月,当时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麦克马斯特在慕尼黑说,莫斯科“无可辩驳”地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此外,据美国称,外国在计算机网络中植入了可能影响美国电网的恶意软件,这种被指起源于俄罗斯政府的恶意软件“BlackEnergy”,曾用来攻击乌克兰电网。
   但美国拥有自己的网络战力量。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成功对朝鲜导弹发射进行了网络攻击,造成其失败率很高。据称,美国和以色列联合研制了一种恶意的电脑蠕虫“震网”(Stuxnet),旨在削弱伊朗核离心机项目。
   第二次冷战同样陷入太空竞赛。尽管美国和中国都在谈论一些雄心勃勃的计划,比如派遣宇航员登陆月球或火星,但第二次冷战的太空竞赛是由军事意图推动的。2007年中国摧毁了自己的一颗卫星来验证反卫星能力,这种测试由于碎片造成的破坏而在20世纪80年代被美国和苏联阻止。
   2017年夏季中国测试了一种基于卫星和地面站之间“量子纠缠”现象的超声间谍卫星,中国在这一技术领域超过了美国。为了摆脱对美国制造的全球定位系统的依赖,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北斗导航系统。
   自航天飞机计划退役以来,美国已将载人航天的领导权交给了俄罗斯,俄罗斯一直将宇航员送到国际空间站。由于缺乏任何现有的载人航天能力,美国已经退而让宇航员搭乘俄罗斯火箭前往国际空间站。更尴尬的是,五角大楼未来几年将依靠俄罗斯制造的火箭发动机来发射军用卫星,同时支持美国的备选计划——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资的联合发射联盟(ULA),以及马斯克的SpaceX。
   第二次冷战中,对立的贸易同盟成为对立的军事联盟的补充。美国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就开始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路线。比如,奥巴马在世贸组织WTO共发起了23起投诉,其中14起针对中国。奥巴马政府用明确的反华语言刻画其贸易政策。《新闻周刊》2015年10月12日写道:
   “TTIP和TPP都是关于美国在大西洋和太平洋地区为与中国竞争建立的联盟……简而言之,这两个协议都被看作是美国和中国为制定21世纪贸易规则而进行的竞争。”
   在2016年2月15日发送给白宫的电子邮件中,奥巴马总统坦率地将TPP视为在一个影响全球贸易规则的零和竞争中反制中国的措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确保是美国 ,而不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 ,来制定本世纪世界经济规则……目前,中国希望制定亚洲商业规则,如果他们成功,我们的竞争对手将可以随意忽视基本的环境和劳工标准,使它们在与美国工人竞争时拥有不公平的优势。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我们要负责制定规则。”
   为了捍卫TPP免受民粹主义等的批评,奥巴马政府动员了国家安全官员和外交政策名人,宣称该协议是由美国领导的全球反华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1月,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就谴责特朗普基于地缘政治理由撤出TPP的决定:“我担心的是我们将亚太地区交给了中国。”
   特朗普政府击沉了TPP,而TTIP则由于欧洲内部和美国的反对而处于休眠状态。在《总统的2017年贸易政策议程》中,特朗普政府不认可冷战结束后其前任的多边主义,在贸易中推行“美国优先”策略(America First):
   “20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遵循这样的贸易政策:强调旨在促进外贸惯例渐进式变化的多边和其他协议,遵守国际争端解决机制……[结果]我们发现在很多情况下,美国人在全球市场处于不公平位置。在这种情况下,是时候采用一种新的贸易政策来捍卫美国的主权,执行美国的贸易法律,利用美国的杠杆打开海外市场,并且谈判商定更公平、更有效的新贸易协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