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谢选骏文集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谢选骏: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外资邮轮在华“集体出逃”为哪般》(2018-10-27 侨报)报道:
   
   行业人士指出,中国始发的邮轮目的地都为日韩港口,单一且面临不确定性风险,再加上市场供大于求及客源开发不足等因素,邮轮公司运营普遍进入调整期。

   
   有调查发现,目前在中国选择邮轮旅游的以老年人居多,但是他们在邮轮上的其他花费比较少,故而邮轮的盈利点不多。
   
   中国大妈“吃垮”豪华邮轮的说法虽显夸张,但却反映出外资豪华邮轮在中国市场当前的困境。公开资料显示,在“喜悦号”宣布离开中国转战其他市场之前,已有多家外资邮轮悄然退出中国市场。数年之前,外资豪华邮轮还争相进入中国掘金,为何近两年却大做“减法”?
   
   罪魁祸首是二次消费缺乏?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中国邮轮市场出现降温势头,海外邮轮巨头也开始在中国市场做起了“减法”。
   北京《劳动报》报道,2017年初,在中国运营长达3年之久的“蓝宝石公主”号离开中国,被派往欧洲到新加坡航线。随后,公主邮轮也宣布,2018年9月至2019年,“盛世公主”号将暂别中国,转至澳洲邮轮市场运营。
   2017年9月,皇家加勒比旗下“海洋水手”号宣布离开中国市场,被派往美国市场。
   2018年2月,意大利歌诗达邮轮旗下“维多利亚”号也离开中国市场,转投欧洲市场。
   2018年7月,诺唯真邮轮公司的一则公告再次轰动了整个邮轮市场。根据公告内容,诺唯真旗下豪华邮轮“喜悦号”将于2019年4月离开中国,执航阿拉斯加航线。
   对“喜悦号”离开的原因,诺唯真邮轮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向宇澄表示,此次调整是公司整体的战略规划所需,中国市场至关重要。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没有改变,对长期在华发展的决心更是坚定。
   诺唯真邮轮CEO弗兰克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喜悦号”驶离中国市场,并最终定位于阿拉斯加航线,是因为公司更加看重欧美游客船上的二次消费能力,而这一切都是中国游客所不具备的。
   其实,中国游客在邮轮上不进行二次消费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消费习惯。
   
   2017年6月,停靠在天津港的歌诗达“大西洋号”豪华邮轮。
   据《2017年中国邮轮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世界各地游客在嘉年华邮轮累计二次消费达到100亿美元,包括在邮轮酒吧、高档餐厅、健身房以及免税店等二次消费,占整体嘉年华邮轮2017年全年年收入的7.3%。而数据显示,85%以上中国游客并不会在邮轮上进行二次消费,12%的中国游客会把钱花在免税店和赌场上,只有3%的中国游客会光顾邮轮上的酒吧、高档餐厅。
   有过邮轮旅游经历的林女士就表示,曾经六天五晚的行程,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船上的餐食,“24小时不间断,服务员态度也都很好。待在船上的那几天,除了吃饭和偶尔打打乒乓球,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出过房间。更别说是二次消费了。”
   香港《文汇报》报道,市场有出也有进,在诺唯真、歌诗达撤离中国的同时,多家邮轮公司宣布了更多大型邮轮启航中国的计划,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的“海洋光谱”号将在2019年下水,地中海邮轮公司的吨位高达17.1万的“地中海荣耀”号将在2020年赴中国。
   
   价格战伤元气
   除了二次消费不足之外,外资邮轮在华还遇到了哪些问题?
   在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黄璜看来,中国邮轮市场还尚未到饱和的阶段,此时增速放缓且有企业退出,并不是一种正常现象。他认为,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居民休闲时间不足、上班族“有钱无假”。
   “邮轮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市场没有完全渗透,纯粹是因为休闲时间不足,导致很多人无法去享受,客观上压制了大部分需求,以至于市场被迫放缓。”黄璜分析称。
   黄璜指出,虽然中国潜在市场很大,但真正有时间、有钱进行邮轮消费的群体是有限的,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部分群体仍以中老年游客为主。
   中国在线旅游网站“途牛”旅游网发布的《中国在线邮轮旅游消费分析报告2018》显示,2017年,年龄在30至59岁的游客是邮轮游的主力军,占比达48.5%;其次为60岁及以上的游客,占比达27.5%。
   “然而,经过前几年的快速增长,中老年游客市场逐渐饱和,中国邮轮市场的增速也随之放缓。”黄璜表示。
   至于外资豪华邮轮为何陆续退出中国市场,黄璜认为主要是受需求、利润驱动。他提到,邮轮公司与旅行社之间的包船模式,进一步压缩了邮轮公司的利润空间,最终使其处于“不运营亏损、运营也亏损”的尴尬境地。
   “由于中国邮轮市场真正能够形成购买力的市场比较小,导致各个邮轮公司、旅行社之间为争夺客源大打‘价格战’,与此同时,产品的同质化更是加剧了这场‘价格战’。”黄璜如是说。
   据某自媒体爆料,如今一些邮轮市场价每位5000元(人民币,下同)至1万元的船票,在多家竞争的压力下,被旅社层层包船,门票一度降到了每位1949元。
   对此,黄璜称,“价格战”对于行业来说是一种伤害,表面上是让利于消费者,但从供给端来看,这是不可持续的,“企业如果不能在获得合理报酬的状态下进行正常运营,就只能硬撑,撑久了,服务质量可能就下降了,甚至还会带来一些深层次的问题。现在最明显的问题,就是那些打不起‘价格战’、实力较弱的企业将率先退出市场。”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王立平也认为,长期低价运营是促使外资豪华邮轮退出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受旅行社包船模式分销影响,中国邮轮市场已经被‘做烂’,邮轮船票订得越晚越便宜的技巧已深入人心,黄牛通过做空邮轮船票盈利进一步拉低了票价。受此影响,外资高成本豪华邮轮只能退出或减班。”王立平表示。
   
   二三线城市辐射不足
   除了游客群体较为单一、价格战导致邮轮难以获利之外,还有哪些原因导致中国邮轮市场疲软?
   “中国邮轮市场一直潜力巨大,但说实话,仍处于初级阶段。目前美国邮轮旅行市场渗透率达3.5%,而中国邮轮旅行市场渗透率仅为0.05%。因此,中国邮轮产业在2017、2018年首次迎来罕见的增幅放缓甚至下降,很正常。”歌诗达邮轮集团亚洲总裁马睿哲称,究其原因,是因当前50%的中国邮轮客流均来自上海等华东地区,对二三线城市辐射不足。
   《邮轮参考》主编梅俊青亦表示,中国邮轮旅游的发展主要依赖本地客源,上海市场主要依靠本地及江浙皖等地,广州市场主要依赖广州本地及佛山、中山、珠海等地,天津市场主要依赖京津冀地区,对海外客源和内地客源开发不足。
   此外,“邮轮即目的地”的概念停留在口号阶段,真正吸引游客的产品、线路及服务十分匮乏。
   曾参加某豪华外资邮轮日韩游的网民“星星”在微博上这样吐槽:“到了日本长崎整个岸上游的时间是8小时左右,先排队下船,然后坐车去和平公园,参观近2个小时后游客被赶上大巴,然后再坐2小时大巴,被拉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购物中心。我对购物没啥兴趣,就在那干坐着,2小时后被拉回船上。这样一日游就算完成了。第二天到另一个城市再重复类似过程。这样的旅程完全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邮轮产品、邮轮娱乐较为单一是一些游客乘坐后的反馈。今后,我们希望通过餐饮、娱乐、购物等方面持续为游客带来新鲜体验,满足消费升级的市场需求。”马睿哲如此说道。
   同程旅游邮轮事业部CEO孙杰曾向媒体表示,中国邮轮市场连续10年保持40%至50%的高增长后,2017年开始出现增速放缓的迹象,2018年也被称为分水岭,“短期调整对于邮轮产品来说利大于弊,同程旅游2018年暑期邮轮人均消费稍涨的迹象,表明市场可能在向更注重消费质量和体验的方向发展,整个邮轮旅游市场或将因此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同时,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王立平认为,在邮轮消费降级、邮轮乘客高龄化、乘客船上消费不足的背景下,外资高端高成本豪华邮轮公司水土不服逐步退出,有望提高本土低成本邮轮的竞争力。
   中国人不懂邮轮,邮轮也不懂中国人
   北京《新京报》报道,中国大妈吃垮海外邮轮的网文刷屏朋友圈。只要稍有理性,就知道在一艘邮轮的运行成本中,饮食成本的比重并不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这件事情暴露的问题没这么简单。所谓邮轮,其实早已彻底告别了运载功能,更应被称作邮轮。百年前,邮轮开始提供简单的客房和餐厅服务,并在20世纪中期兴起为重要旅行方式,在20世纪80年代发展迅猛,以一个个“海上度假村”的模式融入旅行产业。
   在美欧,邮轮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们习惯于将旅行和度假区分开来,邮轮属于后者。而在中国人的概念里,旅行和度假往往是一个意思。
   邮轮本是休闲度假的选择,而非旅行选择。对于许多中国年轻人来说,如果把邮轮当成旅行,那么过低的时间效率、极短的上岸时间使其性价比极低,因此会觉得邮轮不好玩、不划算。
   邮轮公司在失去这个消费力最强的群体后,只能将目光瞄准中老年人。但碍于后者的消费力,只能走低价路线。
   自助餐的拥挤和争抢固然有一些文明缺失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舍不得在其他餐厅消费,只能去抢房费里包含的免费餐厅。
   低价必然导致低服务,比如,大多数房间的人均面积都不足10平方米,宣传里为十家的免费餐厅实际只有五家,收费餐饮的服务费比例并非行规的10%,而是高达18%。今年中国邮轮市场寒意阵阵,一些知名邮轮公司悄然离开中国。
   近日,离开中国市场的诺唯真宣布,将服务阿拉斯加航线的“喜悦号”,会经历耗资5000万美元的升级改造,包括扩建水疗中心和健身房,建设新的咖啡厅和酒吧,缩小免税店的规模。这样的升级改造,恰恰说明了中国市场的邮轮需求与西方人有多大的不同。尽管这个市场已培育了十几年,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多数百姓可能还不懂邮轮,邮轮公司也不懂中国市场。
   
   网民哀嚎:
   
   糟糕的很 47分钟前
   中国到底还是穷,不但经济上穷,心理上更贫乏,根本不懂啥叫度假。出国旅游为的是炫富和代购,二次消费根本"无利可图",吃回本是必须的,哪怕是浪费也不能“便宜了他们”!
   
   七号洞 今天 11:35
   猪圈里的人种除了吃,就是睡!
   
   CNS 今天 05:28
   哪个公司能对付一群群难民?
   
   金陵梦回 今天 01:26
   ”北京《劳动报》报道“,能否引用更专业的报纸的信息。
   
   谢选骏指出:华人是一个饥饿的民族,长久的朝不保夕使得大家“民以食为天”,这是一个崇拜肚腹的人群,所以他们最推崇的诗人竟然是苦恋的杜甫,而不是天才的李白。华人大众还喜欢喜欢排队,因为大家觉得哪里有人头嗡拥,哪里就有便宜货,所以越是幽静的饭店越没有人去,越嘈杂的地方人头越多——这就是羊群效应!中国人需要头羊!中国社会不是什么“政治挂帅”,而是“政治领袖决定一切”!甚至要决定人家能不能生孩子、和谁生孩子、生几个孩子。难怪几个臭骚的蒙古人就可以统治中国百年,而半骚鞑子女真人也可以在中国先后两次称帝三四百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腐烂社会?答案是“羊群效应主导的社会”!怪不得汉朝及以前就把地方首长叫做“九州牧”——他们统治的不是人群,而是羊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