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谢选骏: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外资邮轮在华“集体出逃”为哪般》(2018-10-27 侨报)报道:
   
   行业人士指出,中国始发的邮轮目的地都为日韩港口,单一且面临不确定性风险,再加上市场供大于求及客源开发不足等因素,邮轮公司运营普遍进入调整期。

   
   有调查发现,目前在中国选择邮轮旅游的以老年人居多,但是他们在邮轮上的其他花费比较少,故而邮轮的盈利点不多。
   
   中国大妈“吃垮”豪华邮轮的说法虽显夸张,但却反映出外资豪华邮轮在中国市场当前的困境。公开资料显示,在“喜悦号”宣布离开中国转战其他市场之前,已有多家外资邮轮悄然退出中国市场。数年之前,外资豪华邮轮还争相进入中国掘金,为何近两年却大做“减法”?
   
   罪魁祸首是二次消费缺乏?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中国邮轮市场出现降温势头,海外邮轮巨头也开始在中国市场做起了“减法”。
   北京《劳动报》报道,2017年初,在中国运营长达3年之久的“蓝宝石公主”号离开中国,被派往欧洲到新加坡航线。随后,公主邮轮也宣布,2018年9月至2019年,“盛世公主”号将暂别中国,转至澳洲邮轮市场运营。
   2017年9月,皇家加勒比旗下“海洋水手”号宣布离开中国市场,被派往美国市场。
   2018年2月,意大利歌诗达邮轮旗下“维多利亚”号也离开中国市场,转投欧洲市场。
   2018年7月,诺唯真邮轮公司的一则公告再次轰动了整个邮轮市场。根据公告内容,诺唯真旗下豪华邮轮“喜悦号”将于2019年4月离开中国,执航阿拉斯加航线。
   对“喜悦号”离开的原因,诺唯真邮轮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向宇澄表示,此次调整是公司整体的战略规划所需,中国市场至关重要。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没有改变,对长期在华发展的决心更是坚定。
   诺唯真邮轮CEO弗兰克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喜悦号”驶离中国市场,并最终定位于阿拉斯加航线,是因为公司更加看重欧美游客船上的二次消费能力,而这一切都是中国游客所不具备的。
   其实,中国游客在邮轮上不进行二次消费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消费习惯。
   
   2017年6月,停靠在天津港的歌诗达“大西洋号”豪华邮轮。
   据《2017年中国邮轮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世界各地游客在嘉年华邮轮累计二次消费达到100亿美元,包括在邮轮酒吧、高档餐厅、健身房以及免税店等二次消费,占整体嘉年华邮轮2017年全年年收入的7.3%。而数据显示,85%以上中国游客并不会在邮轮上进行二次消费,12%的中国游客会把钱花在免税店和赌场上,只有3%的中国游客会光顾邮轮上的酒吧、高档餐厅。
   有过邮轮旅游经历的林女士就表示,曾经六天五晚的行程,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船上的餐食,“24小时不间断,服务员态度也都很好。待在船上的那几天,除了吃饭和偶尔打打乒乓球,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出过房间。更别说是二次消费了。”
   香港《文汇报》报道,市场有出也有进,在诺唯真、歌诗达撤离中国的同时,多家邮轮公司宣布了更多大型邮轮启航中国的计划,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的“海洋光谱”号将在2019年下水,地中海邮轮公司的吨位高达17.1万的“地中海荣耀”号将在2020年赴中国。
   
   价格战伤元气
   除了二次消费不足之外,外资邮轮在华还遇到了哪些问题?
   在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黄璜看来,中国邮轮市场还尚未到饱和的阶段,此时增速放缓且有企业退出,并不是一种正常现象。他认为,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居民休闲时间不足、上班族“有钱无假”。
   “邮轮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市场没有完全渗透,纯粹是因为休闲时间不足,导致很多人无法去享受,客观上压制了大部分需求,以至于市场被迫放缓。”黄璜分析称。
   黄璜指出,虽然中国潜在市场很大,但真正有时间、有钱进行邮轮消费的群体是有限的,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部分群体仍以中老年游客为主。
   中国在线旅游网站“途牛”旅游网发布的《中国在线邮轮旅游消费分析报告2018》显示,2017年,年龄在30至59岁的游客是邮轮游的主力军,占比达48.5%;其次为60岁及以上的游客,占比达27.5%。
   “然而,经过前几年的快速增长,中老年游客市场逐渐饱和,中国邮轮市场的增速也随之放缓。”黄璜表示。
   至于外资豪华邮轮为何陆续退出中国市场,黄璜认为主要是受需求、利润驱动。他提到,邮轮公司与旅行社之间的包船模式,进一步压缩了邮轮公司的利润空间,最终使其处于“不运营亏损、运营也亏损”的尴尬境地。
   “由于中国邮轮市场真正能够形成购买力的市场比较小,导致各个邮轮公司、旅行社之间为争夺客源大打‘价格战’,与此同时,产品的同质化更是加剧了这场‘价格战’。”黄璜如是说。
   据某自媒体爆料,如今一些邮轮市场价每位5000元(人民币,下同)至1万元的船票,在多家竞争的压力下,被旅社层层包船,门票一度降到了每位1949元。
   对此,黄璜称,“价格战”对于行业来说是一种伤害,表面上是让利于消费者,但从供给端来看,这是不可持续的,“企业如果不能在获得合理报酬的状态下进行正常运营,就只能硬撑,撑久了,服务质量可能就下降了,甚至还会带来一些深层次的问题。现在最明显的问题,就是那些打不起‘价格战’、实力较弱的企业将率先退出市场。”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王立平也认为,长期低价运营是促使外资豪华邮轮退出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受旅行社包船模式分销影响,中国邮轮市场已经被‘做烂’,邮轮船票订得越晚越便宜的技巧已深入人心,黄牛通过做空邮轮船票盈利进一步拉低了票价。受此影响,外资高成本豪华邮轮只能退出或减班。”王立平表示。
   
   二三线城市辐射不足
   除了游客群体较为单一、价格战导致邮轮难以获利之外,还有哪些原因导致中国邮轮市场疲软?
   “中国邮轮市场一直潜力巨大,但说实话,仍处于初级阶段。目前美国邮轮旅行市场渗透率达3.5%,而中国邮轮旅行市场渗透率仅为0.05%。因此,中国邮轮产业在2017、2018年首次迎来罕见的增幅放缓甚至下降,很正常。”歌诗达邮轮集团亚洲总裁马睿哲称,究其原因,是因当前50%的中国邮轮客流均来自上海等华东地区,对二三线城市辐射不足。
   《邮轮参考》主编梅俊青亦表示,中国邮轮旅游的发展主要依赖本地客源,上海市场主要依靠本地及江浙皖等地,广州市场主要依赖广州本地及佛山、中山、珠海等地,天津市场主要依赖京津冀地区,对海外客源和内地客源开发不足。
   此外,“邮轮即目的地”的概念停留在口号阶段,真正吸引游客的产品、线路及服务十分匮乏。
   曾参加某豪华外资邮轮日韩游的网民“星星”在微博上这样吐槽:“到了日本长崎整个岸上游的时间是8小时左右,先排队下船,然后坐车去和平公园,参观近2个小时后游客被赶上大巴,然后再坐2小时大巴,被拉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购物中心。我对购物没啥兴趣,就在那干坐着,2小时后被拉回船上。这样一日游就算完成了。第二天到另一个城市再重复类似过程。这样的旅程完全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邮轮产品、邮轮娱乐较为单一是一些游客乘坐后的反馈。今后,我们希望通过餐饮、娱乐、购物等方面持续为游客带来新鲜体验,满足消费升级的市场需求。”马睿哲如此说道。
   同程旅游邮轮事业部CEO孙杰曾向媒体表示,中国邮轮市场连续10年保持40%至50%的高增长后,2017年开始出现增速放缓的迹象,2018年也被称为分水岭,“短期调整对于邮轮产品来说利大于弊,同程旅游2018年暑期邮轮人均消费稍涨的迹象,表明市场可能在向更注重消费质量和体验的方向发展,整个邮轮旅游市场或将因此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同时,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王立平认为,在邮轮消费降级、邮轮乘客高龄化、乘客船上消费不足的背景下,外资高端高成本豪华邮轮公司水土不服逐步退出,有望提高本土低成本邮轮的竞争力。
   中国人不懂邮轮,邮轮也不懂中国人
   北京《新京报》报道,中国大妈吃垮海外邮轮的网文刷屏朋友圈。只要稍有理性,就知道在一艘邮轮的运行成本中,饮食成本的比重并不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这件事情暴露的问题没这么简单。所谓邮轮,其实早已彻底告别了运载功能,更应被称作邮轮。百年前,邮轮开始提供简单的客房和餐厅服务,并在20世纪中期兴起为重要旅行方式,在20世纪80年代发展迅猛,以一个个“海上度假村”的模式融入旅行产业。
   在美欧,邮轮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们习惯于将旅行和度假区分开来,邮轮属于后者。而在中国人的概念里,旅行和度假往往是一个意思。
   邮轮本是休闲度假的选择,而非旅行选择。对于许多中国年轻人来说,如果把邮轮当成旅行,那么过低的时间效率、极短的上岸时间使其性价比极低,因此会觉得邮轮不好玩、不划算。
   邮轮公司在失去这个消费力最强的群体后,只能将目光瞄准中老年人。但碍于后者的消费力,只能走低价路线。
   自助餐的拥挤和争抢固然有一些文明缺失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舍不得在其他餐厅消费,只能去抢房费里包含的免费餐厅。
   低价必然导致低服务,比如,大多数房间的人均面积都不足10平方米,宣传里为十家的免费餐厅实际只有五家,收费餐饮的服务费比例并非行规的10%,而是高达18%。今年中国邮轮市场寒意阵阵,一些知名邮轮公司悄然离开中国。
   近日,离开中国市场的诺唯真宣布,将服务阿拉斯加航线的“喜悦号”,会经历耗资5000万美元的升级改造,包括扩建水疗中心和健身房,建设新的咖啡厅和酒吧,缩小免税店的规模。这样的升级改造,恰恰说明了中国市场的邮轮需求与西方人有多大的不同。尽管这个市场已培育了十几年,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多数百姓可能还不懂邮轮,邮轮公司也不懂中国市场。
   
   网民哀嚎:
   
   糟糕的很 47分钟前
   中国到底还是穷,不但经济上穷,心理上更贫乏,根本不懂啥叫度假。出国旅游为的是炫富和代购,二次消费根本"无利可图",吃回本是必须的,哪怕是浪费也不能“便宜了他们”!
   
   七号洞 今天 11:35
   猪圈里的人种除了吃,就是睡!
   
   CNS 今天 05:28
   哪个公司能对付一群群难民?
   
   金陵梦回 今天 01:26
   ”北京《劳动报》报道“,能否引用更专业的报纸的信息。
   
   谢选骏指出:华人是一个饥饿的民族,长久的朝不保夕使得大家“民以食为天”,这是一个崇拜肚腹的人群,所以他们最推崇的诗人竟然是苦恋的杜甫,而不是天才的李白。华人大众还喜欢喜欢排队,因为大家觉得哪里有人头嗡拥,哪里就有便宜货,所以越是幽静的饭店越没有人去,越嘈杂的地方人头越多——这就是羊群效应!中国人需要头羊!中国社会不是什么“政治挂帅”,而是“政治领袖决定一切”!甚至要决定人家能不能生孩子、和谁生孩子、生几个孩子。难怪几个臭骚的蒙古人就可以统治中国百年,而半骚鞑子女真人也可以在中国先后两次称帝三四百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腐烂社会?答案是“羊群效应主导的社会”!怪不得汉朝及以前就把地方首长叫做“九州牧”——他们统治的不是人群,而是羊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