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谢选骏文集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7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9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0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谢选骏: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世人把冷战的胜利归结于老年痴呆症患者里根总统的英明,大错特错了,里根不过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冷战的胜利其实来自于越南战争长期消耗——
   
   美军在越南,其实是被电视击败的——新闻自由让自由世界看到了战争的残酷,而共产党国家却像被蒙住眼睛的骡马一样使劲蛮干。西方的精神崩溃了,后来悟出了对策,使用软战争的办法取得了冷战的胜利。现在世人把冷战的胜利归结于老年痴呆症患者里根总统的英明,大错特错了,里根不过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冷战的胜利其实来自于越南战争长期消耗,不仅拖垮了苏联,而且耗干了中共,迫使老毛不得不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向美国乞和投降,把祖国的宝岛都放弃了!所以说,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而中共为了朝鲜、越南,放弃了台湾,回到了明朝的局面。

   
   越南战争(1955年-1975年),简称越战,又称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其本质为受美国等反共主义阵营国家支持的南越(越南共和国)对抗受苏联等共产主义国家支持的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又称越共)的一场战争。其发生在冷战时期的越南(主战场)、老挝、柬埔寨,是二战以后美国参战人数最多、影响最为深远的战争,最终美国在越南战争中遭受严重损失,综合国力随之削弱,冷战的优势一时之间似乎为苏联占据。
   最先开始援助南越的美国总统是艾森豪威尔;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开始支持在越南作战;林登·约翰逊将战争扩大。在尼克松执政后期,迫于国内迭起不断的反战运动、前线战事的吃紧以及同苏联长期对抗的需要,遂逐步将军队撤出越南。越南人民军(北越军)和越共游击队最终于1975年占领南越首都西贡,南越政权垮台,一年后南北越统一。
   
   名称
   在共产党越南国内,媒体常采用“抵美救国抗战”的名称,并用以区别其他越南反抗外国侵略的战争,如:对法抗战、对日抗战、对蒙抗战、对华抗战。亦有人认为“对美抗战”的说法有失中立性,因为此次战争亦牵涉到多方国际因素,而不仅仅只是越南的内战。因此,“越南战争”的说法常被国际使用,而相对较少的被居住在越南本土的越南人使用。至今,越南人对此次战争的正式名称仍有所争议。然而,由于战争的国际性,当今越南国内外的学者开始逐渐接受“越南战争”这个称呼,这个名称较为中性。另外,“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的称呼也被很多人所使用。
   
   背景
   越南在1885年中法战争以前是清朝属国,以后至二战前是法国的殖民地,二战中则被日本占领。1945年二战结束前后,胡志明领导的越盟在越南北方的河内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世称“北越”。法国则挟持保大皇帝在南方的西贡立国。
   为争夺对越南全境的控制权,北越和法国进行长达9年的法越战争(又称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法国军队在美国的支持下,控制西贡、河内等主要城市,但广大农村已经落在胡志明领导的越南共产党游击队手中。1954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援助下,北越在奠边府战役中赢得对法军的决定性胜利,法国撤出越南北部。
   战事结束后,双方开始和平谈判,谈判在瑞士日内瓦举行,1954年7月21日美国、苏联、法国、英国、中国、北越、南越、柬埔寨、老挝九国外长,达成协议,称为《日内瓦协定》。根据日内瓦会议的决议,南北越暂时以北纬17度线分治,越南北部由胡志明统治,南部由保大皇帝控制。
   《日内瓦协定》内容重点是:法国撤出越南,并承认越南、柬埔寨、老挝为独立国;以北纬十七度为界,分割南北越南;南北越为中立国家,不得与任何国家缔结军事同盟,不得进口军火,不得依附任何集团国家;南北越在1956年7月以前实行普选,由普选再统一南北越。
   按照1954年日内瓦会议的规定,统一国家的选举定于1956年7月举行,但是这场选举却没有举行。同时北方也没有同意进行选举。最后,美国和两越都没有签署协议中的选举条款。这样看来,分裂的越南似乎将成为常态,就像分裂的朝鲜半岛一样。
   后来只有法国和北越签署这个协议。法国撤出印支三国之后,美国为了阻止北越的共产党势力向南越扩张,全力支持吴廷琰在南越建立反共政权,1955年,吴廷琰在西贡发动政变推翻保大,建立越南共和国,世称南越。
   
   过程
   法国退出印度支那后,1955年1月起,美国将“美驻印支军事顾问团”改为“美驻南越军事援助顾问团”,1954年至1959年平均派遣军事顾问650人。1960年上升到900人。1963年底,美国在南越的军事顾问和支援部队达16,300人。
   1959年,越共中央委员会决定武装统一越南,并派遣大量军事人员前往南越组织进行煽动,武装颠覆。1960年1月17日夜,槟椥省北越支持者首次发动武装起义,攻占南越政府的一个据点。1960年12月20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并发布十点纲领,纲领号召成立一支人民的军队,推翻美国在越南南方的统治,建立民族民主联合政府,在南方实现独立民主、改善民生、和平中立,进而和平统一祖国。1961年2月15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把越南共和国境内各地的人民武装统一组成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从事游击战,事实上由越南劳动党南方局实施集中统一领导指挥。
   1961年1月20日,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就职演说中称:
   为确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胜利,我们将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负担,应付任何艰难,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敌人。这些就是我们的保证——而且还有更多的保证。
   美国同胞们,不要问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全世界的公民们,不要问美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最后,不论你们是美国公民还是其他国家的公民,你们应该要求我们,献出我们同样要求于你们的高度力量和牺牲。问心无愧是我们唯一可靠的奖赏,历史是我们行动的最终裁判,……但我们知道,确切的说,上帝在尘世的工作必定是我们自己的工作。
   
   这标志着在美国主流民意推动下,肯尼迪政府将率领美国军队发动一场不宣而战的“特种战争”,一步步战争升级,把美国带入越战泥潭。
   1961年5月,为了进一步帮助吴廷琰政府,美国副总统林登·约翰逊访问西贡,与吴廷琰签署“联合公报”,派遣100名美军特种作战部队人员进入南越,开始特种作战试验,开启美军战斗部队进入越南的先河。这一事件也常被认为是美国的越南战争开始的标志。美国又提出在“18个月内绥靖南越并在北越建立基地的‘斯特利计划’”。这场特种战争即由美国提供财力与作战物资、由美国顾问指挥南越军队进行不宣而战(针对美国国内与美国国会)的战争,同时在政治上强化地方政权,加强特务控制,推行使村庄“堡垒化”的移村并户的“战略村”计划。
   1961年6月,美国总统肯尼迪和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在维也纳会面。赫鲁晓夫肆意欺凌这位年轻的美国总统,试图通过恫吓的方式使他在某些关键争端上向苏联让步。特别是柏林,那里大量的技术工人都已逃到西方。赫鲁晓夫的恫吓行动步步升级;8月,柏林墙在一夜间修成,西柏林被东德封锁;9月,苏联恢复核试验。严峻的形势使肯尼迪认为,“如果美国从亚洲撤退,就可能打乱全世界的均势(施莱辛格语)。”这时候中南半岛的冲突是当时冷战中唯一的热战。肯尼迪和他的顾问很快决定,要在越南问题上显示出美国的力量和对抗共产主义的决心。同时认为,冲突最好遵循朝鲜模式,只局限在通过代理方使用常规武器,作为减轻两超级强权间直接核战争威胁的一种方式。
   1961年10月,“反叛乱活动委员会”领导人马克斯韦尔·泰勒将军赴南越实地研究派遣美军后续部队问题,提出一套“政治改革”方案,从而形成“斯特利—泰勒计划”:在南越内部,要在18个月内建立1.6万个“战略村”,控制农民,枯竭越共武装力量的人力物力来源;在南越外部,封锁南越与外界的联系,切断越南北方的支援。
   1961年末,美国开始增派军事顾问,深入西贡军队各级训练和指挥其作战。
   1962年,中苏论战爆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联都需要在“国际共运”中树立自己的形象,转而都积极支持北越在南越发动的人民战争。苏联结束“厨房辩论”对美缓和的时期;中国渡过三年困难时期,结束“三和一少”政策。
   1962年2月8日在西贡设立由保罗·哈金斯将军指挥的“美国驻越南军事援助司令部”,负责特种战争指挥,大量向南越运入美军人员和作战物资。至1962年底,在越美军人数1.2万人,飞机约240架。
   1963年1月10日,保罗·哈金斯总结1962年特种战争战果,称“共杀死敌人3万人,美军与南越军损失兵员1万人。”
   1963年2月,西贡政府军出动精锐部队2000人,其中包括第七师的两个营,“保安队”和“别动队”8个连,105毫米榴弹炮一个连,M-113装甲车一个连,13艘舰艇,15架直升机和6架战斗机,在一批美国军官直接指挥下,向位于同塔梅平原的美萩省丐礼县新富乡北村发动大规模突袭。美萩省人民武装自卫队军民在美萩省北村的反“扫荡”中,连续作战。当日上午6时,“别动队”一个连首先向翁蒲忖发动进攻,刚一进村,就遭到人民武装自卫队的袭击,40人被歼,其中包括中尉连长,其余受挫溃散。7时30分左右,由美国军官指挥的13艘舰艇前来增援,被人民武装自卫队击沉一艘,迫使其余舰艇不敢继续前进。8时整,载一营步兵的直升机群包抄机降,企图合围人民武装自卫队,但被击落5架、击伤若干架直升机,40多人在机降中被打死,数十人被打伤,其余直升机群撤回。南越陆军集结溃退兵力,在13辆M113装甲车掩护下组织多次反扑,被击中3辆装甲车,打死打伤36名。下午14时30分,装载一个营伞兵的运输机群在两架攻击机掩护下,在北村组织伞降。到夜里19时,这股伞兵70名被歼,其余溃散。经过一天的激战,美军及南越军伤亡450人,其中有美国军官13人,击落飞机6架,击伤15架,烧毁M113装甲车3辆,击沉舰艇1艘,缴获大批枪械和其他军用物资。
   1963年,由于特种战争不顺利,美国决定支持南越军方于该年11月1日发动军事政变,军方推翻并枪杀吴廷琰,由杨文明组成军政府控制南越政权。
   1963年11月22日,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林登·约翰逊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他扩大美国参与越南战争的角色,标志着美国对越政策进入全面战争的新阶段。
   1964年1月,南越陆军第一军军长阮庆发动军事政变,自任越南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兼总理。南越政权内部的军、警、政矛盾与内耗严重。阮庆宣称为解决南越问题,必须军事进攻北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