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谢选骏: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巴黎恐袭3周年 低调祭悼总统缺席》(2018年11月13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
   
   今天是巴黎恐怖袭击案3周年祭日,法国官方与民间举行各种纪念仪式,但总统马克龙缺席与受害者遗属躲避纪念仪式纷扰成为今天纪念活动不可忽视的现象,消息没有报告马克龙没有参加纪念仪式的理由,而这一缺席没有引发巨大的批评声浪。


   
   这是巴黎恐怖袭击案发生以来头一次法国总统缺席纪念活动,此前奥朗德以及马克龙曾参加巴黎恐怖袭击案纪念仪式。今天的纪念仪式主要由法国政府与巴黎市政府举办,民间团体也加入其中。法国总理菲利普,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到场。
   
   伦敦市长萨蒂奇汗专程来巴黎参加祭悼。巴黎与伦敦多次沦为恐怖袭击目标。巴黎伦敦市长表达相互支持,共同反恐的决心。
   
   纪念仪式分别在巴黎与北郊圣德尼举行。仍按2015年11月13日巴黎遭受恐怖袭击时间顺序地祭悼。3年前今日共9名恐怖分子在巴黎多个地方发动恐怖袭击,分别在法兰西体育场,以及巴黎市区多个饭馆,酒吧剧院,发动进攻,造成130人死亡,350受伤。
   
   遭到最血腥惨重袭击的巴黎巴塔克兰剧院,共有90名民众被射杀。恐怖分子8人死亡,一人在押。
   
   据法新社说,3年过去,每当11月来临,恐袭案受害者遗属都更加痛不欲生,他们的伤痛疼上加疼。很多人不再接受仪式的承重,希望在安静孤独中纪念。受害者家属或是远出巴黎,或是沉静在受到袭击的酒吧饭馆一隅独自怀缅。受害者家属告白说,伤痕不会随时间或纪念仪式消退,而是永恒的。
   
   一些受害者家人与伤者,深陷在法律追责的司法繁琐中。司法程序预告,最早的庭审,也在2020年才会发出传票。而庭审将是漫长的折磨,短则数月,长则经年。巴黎恐袭案受害者遗属最为悲愤的一点,包括未来庭诉时,被告席上是空置的。被关押的萨拉赫阿布德斯拉姆Salah Abdeslam3年前驾车运送恐怖袭击者,两人在法兰西体育场引爆炸药身亡,而他被认为也应当拉响炸药腰带恐袭。最终被逮捕并关押在法国监狱,萨拉赫阿布德斯拉姆至此拒绝回答审讯。
   
   法国民众低调纪念这一惨剧,巴黎人一早悄悄在各个恐袭伤心地无名献摆鲜花。
   
   谢选骏指出:法国总统不参加国家追悼仪式,不是孤立的,突出说明的“领袖最不爱国”的社会法则。领袖为何最不爱国?因为国家是他们的赌资或玩具,赌输了就要纵火,玩腻了就要抛弃!至于领袖的爱国情怀,那也不仅仅是表演;那是一种对于自己赌资和玩具的爱,是贪得无厌的索取,而非真心实意的奉献。这就跟所罗门断案中争夺孩子真假母亲一样——真的母亲宁愿把孩子送人,也不愿孩子受苦而死;只有假的母亲才会不择手段地争夺孩子。所以按照这个所罗门的观点看,参加竞选的公职人员,其优劣立判矣。
   
   《谁主宰网络? 马克龙呼吁加强规范互联网》(2018年11月13日 法广等)报道:
   
   2018年11月1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联合国国际网络治理论坛上发表讲话。
   
   巴黎周一召开“国际网络治理论坛”,来自世界上3千多个代表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加讨论,本届论坛主题“互联网信任与安全”。法国试图重启互联网国际行为准则谈判,同时积极推动欧盟向互联网巨头企业征收数字税。中国乌镇互联网大会刚刚结束。法国选择在周日纪念一战结束一百年后的周一举行“国际网络治理论坛”也绝不是偶然。
   法国总统马克龙周一在论坛上表示,脸书将同法国政府合作,加强对互联网及社交网站管理,打击打击在网上散布仇恨及攻击性言论。联合国秘书长则呼吁将“数字风险”转化为“数字机遇”。
   来自50多个国家同150多间科技企业及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出席论坛,并将签署一项加强网络安全的呼吁书。与会代表承诺采取更多措施打击互联网犯罪,包括选举干预、散播仇恨言论,防止网上审查及窃取商业机密等恶意活动。据称,中国、美国同俄罗斯并没有派代表参加论坛。
   马克龙表示,互联网正在受到各种威胁,包括网络黑客入侵,散布极端主义言论,极权政体践踏人权等。马克龙强调,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更好地规范互联网。马克龙称,脸书的专家将就如何监察网络上散布仇恨等言论与法国政府官员合作。
   另外,出席论坛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讲话指出,新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指出,在这具有挑战性的时代,的确存在许多数字风险,但其中一些风险可能会变成数字机遇。
   古特雷斯指出,人们看到互联网被用于仇恨言论、镇压、审查和控制的平台。人们只需看看头条新闻,就能看到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如何被用来分化、甚至使人们变得激进化 助长不信任、强化部族意识和滋生仇恨。他表示,人们不应让新技术压倒,而应就此制定涉及意外后果或恶意使用的政策。
   古特雷斯称,必须制定政策和相关的规范性框架,以确保产生影响。他强调,我们不能把数字时代的命运留给市场力量这只“看不见的手”。
   法国推动征收网络巨头数字税
   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表示,法国正在和德国财长本周进行讨论,准备尽快向美国的互联网科技巨头公司征收数字税。
   根据欧盟委员会提供的数据,网络数字公司的平均有效税率为9.5%,相比之下传统欧洲企业的平均有效税率则高达23.3%。欧盟税收计划中包含了一项“通用的欧盟解决方案”,将允许各个成员国对互联网巨头在它们各自的领土之内赚到的利润征税,
   法国财长补充说,法国与德国近期就那些技术性问题找出一些妥协办法,但没人可以利用这种技术难题来规避其政治责任。法国德国努力推动欧盟征收网络科技巨头的数字税得到英国和西班牙等欧盟国家支持。
   
   谢选骏指出:下三滥的法国人,连德国人都打不过,却还要学纳粹的样子来限制网络主权、压制言论自由,“真是老太太吃柿子,专挑软的捏”。马克龙,你妈妈应该嫁给马克思的。
(2018/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