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谢选骏文集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谢选骏: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法国法院裁定 海航王健死亡之谜终揭开》(2018-10-30 自由灯塔)报道:
   
   一、


   据法院一名检察官称,法国对中国最富有的商界领袖之一去世的司法调查结果表明,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于去年夏天因意外摔倒而死亡。
   尽管法国司法和警方调查人员作出裁决,7月3日陷入困境的海航集团金融集团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死亡仍然笼罩在神秘之中。
   
   
   “对王健先生死亡情况的调查现已完成,”高等法院检察官菲利普·盖马斯10月5日对华盛顿自由灯塔表示。
   
   “它没有透露任何犯罪行为的证据,”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王建一人独自爬上墙,失去平衡摔死在另一边。”
   早些时候,法国警方驻法国沃克吕兹宪兵队指挥官休伯特梅里奥中校表示,现场调查人员的初步理论是王某因意外跌倒而死亡。
   王先生是海航集团的主要领导者,估值2300亿美元,拥有德意志银行,希尔顿酒店和瑞士港的股份。
   根据事件的正式版本,在访问法国东南部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奔牛山村的一座12世纪教堂时,王在摔下岩壁50英尺后死亡。
   围绕王某去世的情况是两名前纽约市警方侦探调查的对象,他们揭露了案件的事实,这些案件似乎被排除在法国当局对此事的调查之外,或与官方版本的事件相矛盾。
   例如,这位前侦探发现王在他去世时并不是一人,并带着随行人员前往法国教堂,其中包括两名中国政府提供的保安人员,他们试图在摔下后治疗王某。
   该小组还包括一位法籍 - 中文翻译,他是第一个向村里附近餐馆寻求帮助的人。
   法国人Gaétan Delforge正在村里的一家餐馆工作,他说他去村里时认出了王的小组。他说,这个小组包括五个人,包括王某,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在街上见到了他。
   在他们经过餐厅后不久,这名姓名不明的女子进入餐厅紧急求救。
   “所以我在餐厅,我在那里工作,”德尔福格说。 “那位女士跑了下来。我事先经过几分钟的同一位女士,她跑来跑去,大喊:'打电话给消防部门,他跳下去了。”
   Delforge表示,对于细节的压力,她说“他跳了”或“有人跳了(崖)”并立即致电紧急急救人员。
   Delforge也是堕落后第一个见证王的人。他说,当他到达墙的底部时,两名中国男子正试图治疗仍然活着的王某,并多次捏他的脸颊,显然是为了治疗他。
   “我试图抓住他的脖子,我试图让他处于[恢复]位置,但[中国警卫]特别反对它,”他说。 “我觉得这些人都在保护他。”
   这位前侦探还表示,他们发现了有关王某死亡的其他可疑细节。(翻译:文之)
   
   二、
   这两位前侦探在匿名的情况下向 自由灯塔 披露了他们私人调查的结果,因为他们仍在参与正式的警察工作。
   “官方的故事是,他去自拍,”一名侦探说。 “我们去过那墙上。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可以将那堵墙推过去。没有一个有脑子的人会爬过去。”
   第二位侦探在调查案件后说:“所有信息都被清除了。”
   警方对这一事件的说法多种多样。一些报道显示,王助跑想要跳到墙上,然而却翻身坠落。
   侦探们说他们的调查显示该村的监控录像带被篡改。在王到达奔牛村(Bonnieux)教堂期间拍摄的部分视频似乎已被警方删除,这一视频是从村庄内烟草店的唯一相机获取的。
   侦探们从一台数码录像机上获得的视频上看到, 王一行人乘坐一辆面包车于7月3日上午10点40到达台阶。“当时拍摄的视频已被删除,”第一位侦探说。
   事件的时间表也引起了侦探们的怀疑。
   王在奔牛村(Bonnieux)的豪华酒店Capelongue享用了早餐,并于上午10:30左右乘坐面包车前往距离酒店不远的教堂。 在15分钟内,他死于墙脚下。
   “时间表只会增加这不是偶然的事实,”第二位侦探说。 “他们离开酒店的15分钟左右,大约就是他躺在墙底死亡的时候。”
   法国当局还发布禁止令,严禁泄漏有关该事件的任何信息。
   曾经参与该案件的警察和消防员们告诉侦探,他们被命令不许评论王的死亡情况。
   此外,曾为王安排住宿的奔牛村(Bonnieux)附近旅行社的工作人员们说,来自中国政府的官员们指示他们要对王的死情闭嘴。
   侦探们说他们向联邦调查局(FBI)提供了调查结果,但被告知信息不充分,联邦调查局不会展开调查。
   《自由灯塔》无法证实王的尸体已被送到回西雅图,王的妻子,儿子和兄弟王伟现居住于西雅图,他的兄弟王伟一直密切参与海航的投资。
   郭文贵,一个自我放逐的中国亿万富翁表示,他怀疑法国官方对王死亡事件的说法。郭说,他一年前就已预测到海航内部会发生谋杀或暗杀事件。“从王健离开酒店, 到跳墙或跌落之间的时间表,与中国的宣传报道不符,所以这是可疑的,”郭说。
   中国国有媒体的最初步报道称王死于心脏病。
   此外,郭说他相信王的两名政府提供的保安人员是中国现役军人。郭说,多种迹象表明,王的死可能是中国政府精心策划的。郭称,王的尸体已被送回西雅图埋葬,而王的海航(HNA)股票现已被公司收回,他的美国居民的妻子和儿子损失达数十亿美元。“在一到三个月内,(王所有的)财产都被移回海航,进入与海航相关的账户,”郭说。(翻译:文小)
   
   三、
   海航于2017年起诉了流亡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由于他将海航与中国政府的腐败挂钩,包括揭露现任中国副总统王岐山的腐败。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郭文贵披露有关海航的消息之后,该公司向纽约慈善机构海南慈航慈善基金会捐赠了价值高达180亿美元的捐款。捐赠是由一名被认定为海航的利益相关者贯君代表海航执行的。
   中国政府一直试图通过威胁,恐吓和对其员工和公司采取强制法律行动来让郭闭嘴。郭先生与前中国国家安全部副主席马健关系密切,郭掌握了中共腐败和情报活动的秘密。
   对于海航而言,美国政府已经开始了对其在美国的投资和慈善捐款进行审查。
   据说,王先生因为在海航的海外投资中投入约500亿美元,导致该集团对其债务进行重大财务重组而受到中国当局的抨击。
   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持不同政见的中国明镜新闻去年报道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已经批准了对海航的腐败调查。
   今年4月,海航集团放弃了收购Skybridge Capital,这是一家由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对冲基金投资公司,Anthony曾在短期内担任了特朗普总统的白宫通讯总监。
   这笔交易引发了人们的怀疑,即中国购买Skybridge是为了在特朗普政府内部获得影响能力。
   两个月前,自由灯塔曾报道说,由于海航向美国财政部领导的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供虚假信息,正在面临美国的制裁。该委员会负责审查外国对美国公司的购买情况。
   王是最近几个月来由于与持不同政见者郭先生有关而去世或失踪的的三名中国人之一。就在最近,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本月早些时候访问中国时“失踪“。作为中国高级警察官员,孟主使了国际刑警组织向郭发出的两个红色通缉令。
   第三起案件涉及负责澳门赌场枢纽的中国政府官员郑晓松,他于10月20日坠楼身亡。
   据郭说,是郑主使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前财务主席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向特朗普总统提出上诉,要求郭被强制遣返回中国。 韦恩是对澳门赌场业很感兴趣的永利度假村的负责人。
   澳门政府办公室周日宣布,“郑同志”是中共的“优秀党员“,但没有给出任何死因。据“南华早报”报道,在郑去世后不久,北京国务院香港和澳门事务办公室称他“患有抑郁症”。
   这份报告使得一位美国官员指出这个死亡是很可疑的,并讽刺地说:“中国政府可没有说是什么让他感到抑郁的。”
   在王去世的前一天晚上,这位海航的联合创始人与三人共进了晚餐,其中包括曾为海航工作过的说客丹尼尔·维尔 ( Daniel Vial),保险公司安联集团首席执行官人(AWP)西尔维·欧兹尔 (Sylvie Ouziel),和华彬,一位与法中基金会有联系的亲中活动家。
   在王去世了三周后,维尔曾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我确信这既不是谋杀也不是自杀,”。(翻译:文战)
   
   谢选骏指出:种种迹象表明,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而且,不够透明——似乎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司法过程。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毫不奇怪,所以它在与英国的争霸中连连败北,最后甚至失去了欧洲大陆的老大地位。
(2018/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