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谢选骏文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捧邓贬习”是天真还是站队的权宜之计?》(2018年11月11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
   
   邓小平之子邓朴方先生在中国残联会议上的讲话,让“捧邓贬习”论更加引发热议,在2018年10月25日的《明镜编辑部》第333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与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程晓农博士,解读邓朴方谈改革开放的讲话,并分析“捧邓贬习”的现象。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邱灵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採访。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外参》杂志第103期。


   法广:最近中国国内“捧邓贬习”的风气很盛,邓朴方先生的讲话更是掀起高潮,程晓农先生对这段讲话有何看法?
   
   邱灵:程晓农先生认为邓朴方的发言其实是中国国内的代表性现象,各个阶层都有很多人对现状不满。捧邓的真正目的不是颂扬改革开放,而是借此讽刺或贬低习近平的政策。但程晓农先生也特别指出捧邓的人忽略了两个问题,首先就是必须思考改革开放到底有没有最终目标?没有目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再来就是如果改革没有目标,那么改革又是怎么发生的,是什么原因造成改革?这两个问题必须先厘清。
   
   法广:邓朴方的讲话确实影响很大,但邓朴方谈改革开放,习近平其实也谈,为什么现在要“捧邓贬习”呢?他们之间有什么异同之处?
   
   邱灵:程晓农先生认为,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共性之一就是绝不谈转型,因为中国从不承认改革的目标是制度转型,坚决抵制民主化。共性之二就是在经济制度上,不愿承认真正的市场经济,而是由政府根据自身需要随时改变经济体制。至于习邓两人的差异其实很明显,但程晓农先生指出,很多人只从表象评断,忽略深层的问题,深层的问题是什么?套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国内的大气候,中共的集体领导和个人集权,一直以来都是呈现钟摆式的摆动,集体领导可摆盪到个人集权,个人集权也可再摆回集体领导,就看政治环境的需求。邓小平韬光养晦也好,习近平高调行事也罢,政治方面都可能有松有紧。
   
   法广:目前的时代背景似乎已不适合重温邓小平,不过像“怀念邓小平,批评习近平”这样的说法,除了一部份人存在天真的误解之外,是否还有其它考虑?比方说打着邓小平的旗帜去反习近平,也许会安全一些?
   
   邱灵:关于这一点,程晓农先生特别谈到,其实在80年代集体领导时期,很多人也是通过对某一部份官员和政策的不满,加入集体领导群体当中的另外一派,当年邓小平和陈云泾渭分明,高层官员都是选边站。“捧邓贬习”是同样的手法,不过当然要在某个派系里才能操作,如果跟系统沾不上边,唱什么调都毫无意义。只不过今天的中国跟过去已经大不相同,现在很多老百姓的不满,是因为失去了江泽民、胡锦涛时代那种花钱就能买稳定的太平日子,中国人现在普遍面临的压力是必定会出现的,享受过当年的好处,现在就要面临习近平时代的各种压力。
   
   法广:在“捧邓贬习”这波热潮中,鲍彤先生对美化邓小平的说法提出批评,他认为批判习近平的同时,也要批判邓小平,对此程晓农先生有何看法?
   
   邱灵:程晓农先生认为鲍彤先生的看法没有错,但眼界可以再放宽一些,不要只侷限于中国40年的经验,不要只侷限邓小平和习近平,因为他们做的很多事,是这个体系晚期必然会出现的规律,没有什么特别的,只要把中国现在发生的事和东欧、中欧对比,就会了解中国不过是在重复着苏联建党、建国到垮台这个过程中所经历过的种种起伏。
   
   谢选骏指出:上文说的似乎有理,但是“把中国现在发生的事和东欧、中欧对比,就会了解中国不过是在重复着苏联建党、建国到垮台这个过程中所经历过的种种起伏”的结论,却暴露出了“错把共产党中国的半壁江山冒充中国”的思想误区。须知“中国”不同于“苏联”,并非1949年建国——中国建立已经数以千年纪了!1949年建国的,不过是“共产党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它和台湾的中华民国一样,都是分裂国家、割据政权,如何可以冒充中国呢——中国尚未统一,有待我们从头收拾旧山河。
(2018/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