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谢选骏: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所以需要全球政府的治理。在此之前,任何一个小小的“主权国家”都可以像一个地痞那样为所欲为;任何一个脑袋都可以在同一时空出现“我们不在一辆车上”和“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这样的矛盾。而把无神论歹徒“鲁迅”视为“先生”的地方,又如何接受上帝的祝福呢?
   
   《我们不在一辆车上》(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0日 转载张凯律师):


   
   我的文章:《我们都在一条船上》,一度走红互联网,于是,重庆公交车的事情发生后,我收到很多人给我留言,督促我快再写一篇:“我们都在一辆车上”。还没等我动笔,题目“我们都在一辆车上”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就出现了好几篇。然而,如果真的认为:“我们都在一辆车上”,就显然是很傻很天真。中国几乎所有的问题,归其原因,恰恰在于:“我们不在一辆车上”。
   
   01
   
   避免重庆公交车事件发生,实际很容易,不用专业学习,就可以找到很多方案。
   比如:司机区域增加防护设施;引进更科学的报站系统;甚至公交车内设计的更好看、更舒适,都会减少人们的焦虑。
   但是,中国几十年的公交车历史,几乎没有改变。
   原因很简单:有权决定这些事的人,根本就不坐公交车。
   我们抱怨:我们用世界上最贵的汽油,但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可以决定油价的人,都坐专车,不会自己掏钱加油。
   我们抱怨:医药费太贵,但我们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决定医药费的人,都是公费医疗,不会自己掏钱治病。
   管疫苗的,不打国产疫苗。
   管奶粉的,不喝国产奶粉。
   
   我们不在一辆车上,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02
   
   于是,我们制度的改变,往往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孙志刚,改变了收容遣送制度;
   结石宝宝推动了《食品安全法》出台。
   然而,更多时候,就算是有血的教训,也依然不会有太大的改观。
   决定整个社会规则的人,都在规则之外。
   既然不在一辆车上,谁管在你车里是死是活?
   司机、乘客、以及那个发飙的中年妇女,看上去是他们彼此厮杀,但事实上,他们又都是受害者。
   这只是中国底层社会相恨相杀,并最终同归于尽的江湖世界。
   庙堂之上,根本没有他们的世界与生死。
   他们的死亡,甚至也无法成为制度革新的祭物。
   有人批判乘客的冷漠,但是,挤过公交的人都知道,这种冲突太平常了,公车上的彼此辱骂、甚至殴打,怎么能指望其他乘客制止?
   那样或许只会有更大的冲突。甚至还可能构成寻衅滋事而被抓起来。
   有人批判发飙的中年妇女。自己坐错了站,却拉一车人陪葬。
   但是,这种撒泼我们早就习空见惯。只是这次她不幸,车正好在桥上。
   仔细想想那个撒泼的妇女,甚至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小心谨慎的活着,却总是过不好这一生。
   吃饭需要防止各种毒,上网需要防止各种骗,孩子从幼儿园就要防止各种欺负,稍有不慎,我们就掉到坑里。
   最近,几个官员都抑郁自杀,更何况是社会最底层的中年妇女?
   或许,这只是中年妇女被无数次碾压后的一次情绪失控而已。
   谁又敢保证,下一个发飙的不是我们自己?
   有人批评公交司机不专业。
   但是单手抗暴是美国特种兵的素质。公交车司机平均工资是3000多,一天一百多,这大概连有些阶层的猫粮都不够。
   司机的工资仅仅可以糊口而已,你指望他有李小龙的真功夫?
   此事件中,很多人引用伏尔泰的名言: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但是,如果雪花根本没有力量决定自己下降的方向,没有能力左右自己的命运,其实,每一片雪花都是无辜的。
   中国的实景是:决定公交车里命运的人都不在公交车上。
   公交车里的人,甚至连牢骚都不可以有,只能默默承受。而一旦出现一点小问题,就可能立刻引爆,然后相恨相杀。
   中国社会如今已经变成:走路的不顾骑车的;骑车的不管开车的;坐公交的不理开轿车的;开轿车仇恨开跑车的。
   大家不在一辆车上,所以可以冷面相对。
   韩寒十年前写的文章:《来,带你到长安街掉个头》,他的朋友开着奥迪A8,不挂车牌,可以在长安街上掉个头,因为车窗上贴着“京安”“人民大会堂XXX”“政协XXX”等牌子。
   十年过去了,普通的车有了限行,每周总有一天,连北京城都不能进。
   但是,那些曾经可以在长安街上掉头的车,依然可以掉头,甚至普通人都看不到他们在掉头。
   大家不仅不在一辆车上,甚至都不在一条路上。
   
   03
   
   制定社会规则的人,不在规则之内,必然导致规则无法做到公平公正。
   《正义论》的作者罗尔斯认为:只有让切蛋糕的人最后去拿蛋糕,才能保证蛋糕切得最公平。
   原因是:切蛋糕的人在自己的分配规则之内,如果蛋糕切得不公平,自己拿到的一定是最小的蛋糕,自己就是受害者。
   而我们社会制定规则的人,却在规则之外。一切灾难,均与他们无关。
   可以决定公车内规则的人,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坐公车,他怎么可能为公车制定好的规则呢?
   十几年前,我是一个闯荡京城的屌丝,每天需要在公交上一个多小时上下班,深刻体悟挤公交的劳苦。
   公交车上,大声呵斥、彼此怒目,甚至皮肤都要粘沾在一起。
   带着女朋友挤公交车,我费尽全力为她撑出的一点空间,那一点点的尊严,在停车与启动中,随时被侵占。
   那种痛苦的经历不仅仅是肉体,而是你感觉自己如同蚂蚁一样,随时被碾压,随时被掏空。
   在拥挤中,你感受到的是一种生命的绝望。
   美国保守主义思想家拉塞尔.柯克认为:如果社会成员处于精神上的失序状态,那么共同体的外在秩序也无法持久。
   重庆公交车的失序,恰恰就是车里人精神失序的外在表达。
   绝望,正是精神的高度失序。
   “绝望”也是最能表达重庆公交车落水事件的关键词。
   发飙的妇女因为绝望,殴打决定一车人安全的司机。
   司机因为绝望,拼命的左转,哪怕左边是悬崖。
   乘客因为绝望,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看似偶然的事件,实际是车里所有的人,用同归于尽来表达绝望,我甚至认为:这是一次集体的自杀行动。
   发飙的妇女、愁苦的司机、冷漠的乘客,这是中国底层社会,对于绝望最真实又最惨烈的表达。
   如果找不到出路,这将会是中国未来社会的预演。
   
   04
   
   鲁迅先生,曾经提出铁屋子理论:在铁屋子里,很多人熟睡,你叫醒一些人,然而,如果铁屋子无法出去,你只是增加了他们的痛苦。但是,如果几个人起来,谁说没有毁坏铁屋子的希望呢?
   同样,当更多的人看到了绝望,或许也正是希望所在。
   人类怎样才能克服自己的软弱和毁灭性的冲动?
   这也是以色列人在《出埃及记》中同样面临的难题。
   灵魂失序,必然让我们居住在“幽暗之地”。正如约伯记所说:“是死因混沌之地,那里的光好像幽暗”。
   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人类无法自己从“幽暗之地”走到“流奶与蜜之地”。
   唯有找到真光才可以得到真自由。
   制度的革新,如同犹太旧约的律法,它虽然可以指向光明,却无法成为生命的救赎。心灵的自由,才可以迈向迦南。
   我们需要走出不公平制度的禁锢,但我们更需要走出绝望,找到灵魂的秩序,重建倒塌的帐幕。
   那样,这片土地就有福了。
   愿上帝祝福中国。
   
   谢选骏指出:为何会出现“我们不在一辆车上”和“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这样的矛盾说法?因为作者还不知道“我们都在一个球上”!我们都在一个球上,所以需要全球政府的治理。在此之前,任何一个小小的“主权国家”都可以像一个地痞那样为所欲为;任何一个脑袋都可以在同一时空出现“我们不在一辆车上”和“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这样的矛盾。而把无神论歹徒“鲁迅”视为“先生”的地方,又如何接受上帝的祝福呢?
(2018/1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