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谢选骏文集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谢选骏: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逐低薪工作而居 退休族变游牧族》(宋凌兰 2018年11月07日)报道:
   
   74岁的戴维(Richard Dever)把营地的淋浴间擦拭干净,倒空20个垃圾桶,慢慢的爬上大型剪草机,准备剪平两亩地的草。他从印第安纳州的家开车1500哩,来到缅因州这个营地打临时工,时薪10元。他说:“如果可以,我会工作到死,因为我需要钱。”


   
   戴维在剪草机驾驶座上轻轻的移动,一个橡胶垫背已细心放好,减轻他髋骨的滑囊炎造成的不适。这幅景像也是美国老人新现实生活的剪影。
   
   寿命延长 缺乏安全网
   人们的寿命日益增长,费用随之提升,但往往缺乏安全网,使得人数创纪录的65岁以上者仍然工作,目前的比率接近五分之一。过去十年这个比率稳定上升,步调快过其他年龄层,现在有900万长者工作,在2000年只有400万人。
   虽然一些长者是选择工作不愿退休,但有更多人进入老年时财务极为脆弱。美国退休制度的根本性改变,把储蓄的责任从雇主转到员工身上,加深贫富鸿沟。近年两次经济大衰退侵蚀个人储蓄,在每天有万名婴儿潮人士满65岁的年代,社安金却从2000年以来失去三分之一的购买力。
   
   购买力缩水 退休族焦虑
   专研退休保障的劳工经济学家特瑞莎·吉拉杜奇(Teresa Ghilarducci)指出,多数中产阶级年长员工没有足够的退休储蓄,来维持原来的生活水准,“民众退休时有更多焦虑,购买力却大为缩水”。
   这个情况导致很多长者开车上路,成为“露营打工族”(work campers或workampers)。他们放下原来的生活,购买露营车,旅行到全国各地从事季节性工作,通常算时薪,而且没有福利或福利极少。
   曾经获奖的记者洁西卡·布鲁德 (Jessica Bruder)在她的新着“游牧国度” (Nomadland)揭发这群50多岁到70多岁的男女所过的黑暗、郁闷、有时加上身体疼痛的生活。他们并非无家可归,但是不住在家里,而是栖息在二手露营车、活动屋和厢型车,从一个地方驾车到另一个地方做低薪工作。
   
   露营打工族 每况愈下
   “露营打工族”的工作包括在明尼苏达和北达科他采收甜菜、亚利桑纳卖南瓜、棒球队春季训练赛煎汉堡、或是圣诞季在网路商业巨擘亚马逊的仓库打工,晚上再回到寒冷的营地。有些人每月所赚不到千元,有时无法洗热水澡。布鲁德说,这些人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变成游牧族,他们的积蓄在经济大衰退时一扫而光,或是房屋遭法拍,有些人从高薪专业工作被裁员,使他们觉得自己在一个弊端充斥的体制努力多年后变成输家。很少人选择现在这种游牧生活,也很少人认为可以摆脱这个生活。他们是在社会中每况愈下的美国老人。
   亚马逊的“露营族劳动力” (CamperForce)计画雇用成千上万的银发临时工,在圣诞季很忙的时候,为网路订货装箱。沃尔玛的巨型停车场因欢迎露营族而知名,该零售商也聘请耆老担任商店的接待员和收银员。像“露营打工族新闻” (Workamper News)之类的网站,列出各种不同的工作,例如在NASCAR赛车活动担任接待员、或在德州油田担任保安人员。
   
   晚年生活 贫富两样情
   自称为“度假胜地”的缅因州,每年夏天吸引许多长者前往该州岩石海岸和风景优美的小镇,有些人度假,有些人打季节工。巴尔港是该州最受欢迎的度假地点,经济宽裕的长者从豪华游轮上岸,大啖30元的龙虾和一杯13元的白苏维浓葡萄酒。担任餐厅服务生、驾驶观光电车、或为赏鲸船公司收票的其他耆老,则等着这些有钱长者留下小费。
   戴维和太太珍妮注意到这个经济差距。他们在网路找到营地的工作,5月开车到缅因,打算留到10月观光季结束为止。去年11月总统大选那一天,戴维夫妇藉投票发泄他们的挫折。50多年来,他们支持两党的主流候选人,曾投票给甘乃迪、雷根、柯林顿和小布希。这次,他们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喜莱莉·柯林顿不会帮他们,而共和党推出来的川普“爱说大话”。
   
   政客忽视 被遗忘的人
   所以,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投下抗议票,加入讨厌喜莱莉的不满选民阵容,把川普送进白宫。戴维投票给自由党的强生 (Gary Johnson),珍妮则投空白票。珍妮说,他们甚为担心退休生活没保障,但是没有政客谈论这个议题,“帮助民众建立退休积蓄不在政客的议程内,我们是被遗忘的人”。
   戴维夫妇在珍妮满65岁时,首次驾驶33呎长的“美国之星”露营车上路。从那时起,他们的打工之旅包括怀俄明、宾州、现在又加上缅因。除了时薪10元的薪水支票以外,戴维夫妇一年可获2万2000元的社安金,这个金额多年几乎未变,而医疗和其他费用却飙升。戴维说:“如果我们不工作,钱很快就会用光。”
   珍妮在营地的服务台工作,帮助客人登记入住,并贩售驱虫剂、棉花软糖和其他露营用品。早上9点开始上班,但通常她提早半个小时抵达,确保第一个客人上门时,办公室井然有序。她穿着白色运动鞋,态度愉悦,避而不谈她的黄斑部病变和患有关节炎的指节,她说这个工作是老天爷恩赐。
   戴维夫妇知道白手起家非常不易,甘乃迪和尼克森1960年竞选总统时,戴维开始修理房屋,珍妮则在一家药房调制沙士冰淇淋。后来他们经营为房屋外墙安装乙烯基壁板的生意,并创办一家小公司,专售西部主题的小摆设。结婚55年的戴维夫妇抚养两名子女长大,生活过得还可以,但从没有太多的余钱可以存起来。工作一辈子后,他们在印第安纳有个小活动屋、两份金额不高的寿险和5000元积蓄。
   
   几百万人退休 帐户空空
   但是戴维夫妇的处境胜过许多美国人。国会审计调查处2015年的报告显示,五分之一民众没有积蓄,几百万人退休时,银行帐户空空。在55岁以上者为家长的家庭中,近30%没有退休金或任何退休储蓄。
   虽然多数美国人对退休没准备好,富裕的长者却愈来愈有钱。在65岁以上的人当中,最富的20%拥有全国几乎全部25兆元的退休帐户。雇主把保证终生有钱领的传统退休金,逐渐转成钱会用光的401(k)帐户。这种帐户最适合富人,他们不但有闲钱投资,也在工作期间利用401(k)来少交所得税。
   
   管理401(k) 华尔街金矿
   但是对理财所知不多的人,往往对401(k)感到困惑。很多人选择不参加或是拨存太少,或是在错误时间提领而付一大笔费用。即使为退休储蓄的人,往往要面对严峻现实:在55岁到64岁有退休帐户者当中,中位金额仅略高于12万元。所以民众被迫猜自己可能活多久,然后编列预算,他们知道只要一场大病,或在养老院待一年,就会耗尽积蓄。
   这个制度是华尔街的金矿。管理退休帐户的经纪公司和保险公司,去年赚进330亿元的费用。创立现代401(k)有功的退休议题顾问班纳(Ted Benna),称这些费用“令人愤慨”,很多人,特别是最需要钱的人,根本不知道在付费。劳工经济学家吉拉杜奇也说,与传统的公司退休金比起来,新的退休金制度并不适合普通民众,“这好像我们从一个每人都去看牙医的制度,变成每人自己拔牙的制度”。
   
   夜班吃不消 6旬妇苦撑
   在明尼苏达州红河谷的营地,64岁的泰瑞莎·德利卡 (Theresa Delikat)黄昏时分在露营车醒来,准备和丈夫汤姆共进晚餐。汤姆在忙碌的甜菜采收中驾驶卡车一整天,而泰瑞莎则是午夜上工,到甜菜测试实验室帮忙。连续八天如此工作,这对退休夫妇精疲力尽。泰瑞莎说,上夜班让她吃不消,“但这是个挑战,我不能太脆弱”。
   由于北达科他的采油热吸走工人,总部设在明州的“美国水晶糖公司”(America Crystal Sugar Company)日益依赖露营打工族,该公司2007年雇用60名露营打工者,今年增至475人,来自28州,其中80%是退休人士,他们选择打工以便四处旅行或是需要钱生活。不过该公司也发现,这群打工族有年龄下降的趋势,四、五十岁者渐多。新手的时薪是12元加加班费,有操作机械和管理经验者若当工头,时薪为17元到18元。所以根据天气,露营打工族一个月可赚2000元到5000元。
   距戴维夫妇工作地点几哩之外,琼安和马克·莫纳尔 (Joanne & Mark Molnar)也住在露营,在另一营地打工。琼安担任一家托儿公司的经理长达21年,她为401(k)帐户定期拨存,曾达到4万多元。但是当她2008年离开公司时,帐户剩下2000元。
   琼安说,公司老板自行管理百名员工的退休帐户,以为这样做对员工好,“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琼安并不抱怨老板,而是把怒气指向401(k)制度,“这个制度很糟”。琼安的退休帐户在2008年的经济大衰退中更为缩水,马克卖掉他在修复钢琴生意的股份,以及两人在康州的住家,因为房价大跌,但是地税却愈来愈高。
   莫纳尔夫妇花1万3000元买了一辆25呎的露营车,开始寻找接近三个儿子住处的零工,其中一个儿子住在巴尔港附近,育有六个孩子。他们打算秋季结束缅因营地的工作后,在另外两个儿子所住的德州和威斯康辛找工作。
   
   选川普 盼解决经济问题
   莫纳尔夫妇说,华府对老人的问题视而不见,令他们感到挫折,“市井小民快溺死,却没有人要谈论这个议题”。去年,听到川普竞选承诺帮助“被遗忘的民众”,使他们较为乐观。像多数长者,琼安投票给川普,希望一名并非来自政界的商人,能解决她重视的经济问题。但是莫纳尔夫妇说,随着川普开始执政,他们的希望逐渐幻灭,担心总统无法像他承诺的大力帮助中低阶层。最近废除欧记健保的立法战,看得他们胆战心惊,发现川普支持削减医疗补助计画 (Medicaid),让更多人无法获得政府补助的健保。虽然废除未通过,但是莫纳尔夫妇仍感到紧张,马克今年夏天开始领社安金,即使多了这份福利,他想自己仍需继续工作至少十年。马克说:“别指望政府,我们得靠自己来想办法。”
   
   谢选骏指出:他们需要的是钱币,而不是食物,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并非饥饿,而是忧郁,想用钱币来缓解焦虑和忧郁的症状。他们自称为基督徒,却忘记了主自己是怎样在世上活着得了。主说,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天父上帝会照看你的!而且,比你自己的计划更好。如果不信,就禁食祷告一下,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2018/1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