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谢选骏文集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谢选骏: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首波移民大军 将至拉雷多入境》(拉雷多 2018年11月08日)报道:
   
   联邦海关与边境巡逻局CBP北方作业部主任前往拉雷多市议会发言,指出第一波中美洲移民大军可能在拉雷多申请入境,市政府、慈善组织与市民应该为应付这项大规模的人道危机做好准备。


   
   CBP北方作业部(Northern Operations)主任奥瓦瑞兹(Gregory Alvarez)穿着肩带上绣有两颗星的制服,出席5日举行的市政会议,他指出第一波中美洲移民大军预计会在半个月左右到达美墨边境,其中的许多人可能会在拉雷多申请庇护,也有一些人可能往西继续前进,到加州才申请入境。他估计届时会有1500人至5000人出现在拉雷多的入境站(Port of Entry),CBP会个别处理每个人的申请案,预期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些人的处理程序。
   
   申请案被接受的人,会得到一份出庭通知,然后就会被释放进入美国,由于人数众多,势必对当地社区造成相当大的冲击。收留协会(The Holding Institute)是一个非营利慈善组织,长期为等候出庭的移民提供食宿与谘询服务,该协会的会长史密斯(Michael Smith)也出席了市政会议,并在会议中指出,一次出现这么多需要帮助的人,社区绝对没有应付的能力,因此需要政府机构、慈善组织和市民共同提供资源。
   
   史密斯表示,如果不是情势所迫,没有人愿意离乡背井过逃难的生活,这批移民大军的成员,在家乡面临重大威胁,他们把美国当作圣经旧约中所说的「福地」(promised land),拉雷多的市民过去一向乐于济助申请庇护的人,相信这次也会伸出救援之手,协助纾解这场人道危机。
   
   谢选骏指出: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他们从地狱逃往天堂,但天堂的居民却因此分裂了,一部分主张接纳他们,一部分主张排斥他们,因为他们非我族类。但愿非法移民不要像逃奴那样在自由的人民中激起战争,就像一百五十年前那样。
   
   《报告:中国现代奴隶占世界10%》(BBC 2013年10月17日)报道:
   
   现代奴役的受害者中包括偷渡的“人蛇”。 一份最新报告称,中国有近300万“现代奴隶”,占全球总数的10%。
   
   根据澳大利亚慈善机构“行走自由基金会”(WFF)编制的《2013年全球奴役指数》(Global Slavery Index 2013),约295万中国人的生存状态符合“现代奴隶”的定义,人数居世界第二。WFF界定的“现代奴隶”包括因债务抵押桎梏、强迫婚姻和人口贩卖等原因而被奴役的人。今年的指数报告显示,印度的现代奴隶最多,估计有将近1400万人。报告说,估计全球奴隶人数是2980万人。
   
   强迫劳动
   总部设在澳大利亚的WFF发现,中国国内奴役现象在华北的砖窑里尤其明显;被当作奴工使用的不少是未成年人或智障患者。现代化企业也难逃干系。2012年的抽查发现56%的厂家存在强迫劳动问题,2013年这个比例为50%;其中包括不少国际名牌手袋的加工厂和电子产品组装厂。去年接连发生员工跳楼自杀的富士康(Foxconn)公司被点名,称调查发现富士康的工人处境极似现代奴役。
   
   在海外,大批中国劳工由于没有合法身份而沦为“现代奴隶”的危险较大。报告引述的一个数据显示90%的海外华人劳工属于打黑工的非法移民,其中许多人为了偷渡出境欠了“蛇头”债,被迫为奴。欧盟的两大主要偷渡客来源国之一就是中国。2010年,欧盟确认的人口走私受害者中10%是中国人。
   
   劳教、劳改
   报告指出,中国的“劳教”制度广受批评,被称为国家支持的强迫劳动。近两年来,出自中国劳教、劳改人员的产品销往海外的消息时有所闻,中国政府和这种特殊的剥夺人身自由的方式受到谴责。WFF引述的数据显示,2012年,至少320个劳教、劳改场所被发现强制在押在囚人员从事生产劳动。中国政府今年宣布将改革劳教制度,报告称迄今尚无更明确、具体的消息。
   
   拐卖人口
   强迫婚姻作为现代奴役的一种,不但在中国农村地区较普遍,在城市也时有发生,且“强迫跨国婚姻”增多。报告透露,2010年破获了122起缅甸女子被拐卖到中国被迫与人成婚的跨国人口拐卖案;2011年,破获的缅甸人口拐卖案受害者中69%被卖到中国。
   根据目前的中国刑法、劳动法、出入境管理法规和其他相关条例,海外的中国籍“奴工”几乎得不到法律保护。跨境人口走私的受害者被抓住后通常被强制递解出境,而他们回国后的遭际和命运则不在考虑之内并鲜有提及。报告注意到中国的驻外使领馆往往没有专职负责海外中国劳工的外交官,也没有这方面的专项预算。
   
   法律和干预
   中国的立法机构尚未批准反奴役国际公约和国际废奴公约,也还没有批准国际民权与政治权利公约。WFF报告提到,中国现行法律体系中有四部刑法涉及“现代奴役”行为。2008年的《劳动合同法》提供了若干防止强迫劳动的条款,针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政府制定了相关打击和防范措施。公安、警察机关、全国妇联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等半官方机构以及不同的政府部委机关都承担着相应的防止和干预“现代奴役”的职责。涉及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奴工的职责由各级政府承担。但是,报告指出,中国缺乏统一的机构和专项预算来抗衡国内和跨境的奴役现象。
   针对《2013全球现代奴役指数》报告列出的问题,WFF对中国提出了14条建议,其中包括批准有关国际公约、废除劳教制度、强化工厂检查监督力度、设立海外使领馆专人负责协助解救海外的现代奴役受害者等。WFF的指数报告对162个国家的现代奴役情况作了排名。现代奴隶人数最多的前四个国家分别是印度、中国、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但按占人口比例排名,前10名中不包括中国。指数报告显示,毛里塔尼亚的现代奴隶占人口4%,位居世界第一;巴基斯坦和印度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仅次于海地。
   
   谢选骏指出:根据圣经的原则,接受基督教的自由民,有义务接纳信仰基督教的奴隶,所以教会势力强大的地方,奴隶的处境比较比较宽松。
   
   《报告:全球一千多万儿童佣工像奴隶般工作》(2013年 6月12日)报道:
   
   由于家佣的工作是在雇主家里进行的,所以很难监管。
   国际劳工组织ILO的一份新报告说,全世界有大约10,500,000儿童从事家庭佣工的工作。报告说,许多儿童在危险的工作条件下工作,有时甚至跟奴隶差不多。儿童当家佣这一现象仍然基本不为社会所知,所以现在国际劳工组织呼吁为此设立国际性法规。
   
   这份为“世界反童工日”撰写的报告还提到,这些儿童很容易在肉体上遭受暴力,并受到性虐待。报告揭露,绝大多数做家佣的儿童的年龄在14岁以下,其中71%是女孩子,这些儿童通常没有上学的机会。由于家佣的工作是在雇主家里进行的,所以很难监管。报告说:“虽然这些儿童在工作,但他们不被承认是工人;与此同时,这些儿童生活在家庭环境中,但却不能享受家庭成员的待遇。”
   
   国际劳工组织的康斯顿斯·托马斯说,需要建立一个健全的法律框架,来明确识别、保护和根除儿童家庭佣工现象,为可以合法打工的青少年提供良好的工作条件。ILO的这份报告强调说,家佣是一个重要的就业来源,尤其对于数百上千万妇女,这一行业对于国家经济也很重要。
   
   谢选骏指出:要是这些儿童都按照庇护逃奴的理想接到美国来,那么,新的南北战争就很难避免了。
(2018/1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