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谢选骏文集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谢选骏: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臭水街”“京城老四霸”“棺材胡同”——这些冷知识99%的北京人不知道!》(2018-11-03 疯狂老北京)报道:
   
   说起北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直到金朝之后正式设立北京为都城,这才开启了北京城华丽而隆重的历史篇章。


   
   绵延到清代末期,总共经历了六朝。
   其中清朝统治的年限最为长久,在那些年间,北京城又是怎么样一副风貌呢?
   赶紧跟着通通一起看一看吧!
   
   被“雅化”的北京地名
   北京的很多老地名秉承“这地方以前干嘛的就叫啥”的实用主义态度。所以很多地名都是表示这些地方古代的作用。比如:
   小马厂就是养马的。
   (也有说是会城门外停马的地方,放到现在应该叫……停车场?)
   北蜂窝,以前此地有大规模养蜂人居住。
   会城门,金中都时期城门名
   双贝子坟,清朝死了俩贝勒,葬在这里。跟公主坟的由来类似。民国时代因为民间一直觉得贝勒有前朝龙气,希望能带自家亡者一程,所以就直接变成了乱葬岗……
   那些经过雅化的地名,它原本的名字可能会让人有点不知所措——
   棺材胡同
   臭水街
   苦水井
   母猪胡同
   猪市口
   狗尾巴胡同
   羊尾胡同
   张秃子胡同
   罗锅巷
   王寡妇斜街
   哑巴胡同
   
   而奇葩地名经过月棱镜威力变身之后的样子是这样的:
   光彩胡同
   秀水街
   福绥境
   梅竹胡同
   珠市口
   高义伯胡同
   杨威胡同
   长图治胡同
   锣鼓巷(对你没看错,就是南锣鼓巷那个地方)
   王广福斜街
   雅宝胡同(就是雅宝路的前身)
   
   嗯,感觉一下就变小清新了。
   
   京城四霸:粪、水、米、车
   
   一、粪霸
   全世界人都知道,现在的北京,是一座被雾霾包围的城市。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两百年前的北京,曾是一座粪便包围的城市。
   
   据文章描述,北京的紫禁城虽大,但是没有厕所,皇上钛金三宫六院御林军上朝的文武大臣,都只能找个旮旯,用马桶解决问题。
   桶底铺上焦枣,焦枣轻,屎落下来,立刻翻滚沉底,加上焦枣香气浓,把味道遮住,拉满的马桶,由粗使太监抬出宫去。
   巍峨气派的皇家尚且如此,那些寻常老百姓家的情况,可想而知。
   若是独门独户的大户人家和王宫贵胄,都是几进深的四合院,里面有旱厕,但是没有下水管排污,必须由掏粪工清理。
   
   最早的粪夫基本为散户,身背条筐,手持长柄粪勺,走家串户,救民于屎尿。
   直到清末,一些营利的商人才看出这其中的门道,开始圈划地盘,各自采集,称为粪道。
   当时的粪夫,身上最脏,收入最低,本应饱受同情,但是,他们却以粪勒索钱财,要节钱,要月钱,下雨下雪要酒钱。
   市民稍有不从,轻则怠工不掏,让你家厕所满坑污秽,恶臭熏天;重则推搡相骂,亮出沾满屎的粪杓,就问你怕不怕。——1919年,北京街头的粪夫,俗称采蜜人。
   
   长此以往,人们便称呼他们为“粪阀”,而真正的粪阀则是粪厂的老板们,他们有自己的行业协会和经营理念:粪道归粪商所有,粪道上的屎也归粪商所有。
   其含义即是:如果你自己掏了粪,就是侵犯了粪商的私有财产。——天坛东边的精忠庙,是粪夫工会的最早地址。
   
   粪业又被被称作“金汁业”,极为暴利且垄断了市场最著名的粪商于德顺,坐拥1500亩良田,在北京有100多套房产,各国银行均有存款。
   直到“解放后”,“政府”枪决粪霸首领:于德顺、刘春江、黄仁甫,从此废除粪道,终于结束了粪商垄断了几十年的辉煌时代。
   
   二、水霸
   那时的北京城还有不少地表河湖水系,地表也不铺设硬化或石子路面,无论大街还是小胡同,一概是黄土朝天,旧式的阴沟排水管线又年久失修,老百姓平时过日子为了图方便,各种生活污水随手往当街当院里一泼;拉屎撒尿和生活垃圾,为了图方便,也是往城内的河湖水系里直接排放、时间久了,好多河湖先是水质变坏,然后逐渐缩小,最后干脆被填平了。
   而且城里还有不少马厩畜栏,人畜屎尿也是随地排泄。经过长年累月的渗入渗透,污水粪尿跑到了地下,污染了表层地下水,水质越来越劣。
   过去还能打井吃水,但现在井水基本是十井九苦,根本不能喝。
   只有少数甜水井,比如沿留至今的王府井、甜水井胡同、姚家井等,都是当时少有的甜水井,但当时也被私人把持。
   
   少量有甜水井的人就乘机干起了卖水的生意。
   卖水者一般家里拥有一两口甜水井,其本人并不亲自去卖,而让水夫到各家各户去送水。
   一般用户是按“挑”(两桶)计算,当时收钱;而大宅门则按月收费。卖水者的“营业场所”叫“水窝子”,而京城一些“水窝子”的主人便兼有“水霸”的角色。
   他们在天旱缺水时,往往操纵水价,且还对水夫进行严重盘剥和压迫。即使在不缺水的时候,也变着法子来涨价,有的水霸甚至还威胁说:现在有水你可以反对涨价,到干旱时你拿钱给我,我都不会卖给你。水户们没办法,只能看着他们坐地起价却毫无办法,不买都不行。
   
   三、米霸
   清代,北京北城住着的大多数都是旗人。旗人有钱粮,除了按月发的俸银意外,还有按季度发的俸米。
   这种俸米是没舂(chong)过的稻粒,需要碓壳。
   当时北京城里有不少碓房,经营者叫铺户。旗人的钱粮号称铁杆庄稼,碓房的生意自然也是稳赚不赔,依仗皇粮轻松的让人嫉妒。
   其中有手段的铺户就开始把控某块接到的碓房,成为了当地的地头蛇,人们称呼他们为:铺头。
   铺头往往会怂恿旗人以粮换钱,到了季度末,旗人家中无粮只能去碓房购买,铺头再借此提高粮价,这种恶性循环,导致旗人生活越发贫穷。
   直到俸粮政策取消,铺头的势力才随即消散。
   
   四、车霸
   车霸其实就是民国时期洋车行的商家,也就是“骆驼祥子”们的老板。
   因为是地面上的生意,所以洋车行的老板不仅通常是北京的土著,而且还要有一定的势力,俗话说就是:黑白通吃。
   《骆驼祥子》里面虎妞他爹,“仁和车场”的刘四爷就是如此。
   
   谢选骏指出:其实不仅过去,据说直到现在,北京的胡同,也是臭烘烘的。据说因为那里不准开挖下水道,因此无法排污,脏水横溢,很臭。据说默多克老婆在那里分到的四合院就是如此。
   

此文于2018年11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