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谢选骏文集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谢选骏: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运动啰!政审的魔影再次笼罩中国!》(2018年11月9日呼兰胖子)报道:
   
   政审的魔影重新笼罩中国!


   
   2018年11月7日,重庆市教育考试院发布了2019重庆市高考报名须知,其中高考报名须政审,政审不合格将不予报考。消息传出,举世哗然。这个被国人遗忘很久的名词深深地刺痛了国人的神经,于是,有人惊呼文革又要来了!他们为何有这样的感受?这是有原因的。我这个年龄或者比我大一点的中国人,无人不对“政审”噤若寒蝉。
   
   很多年轻人不知道,这个“政审”曾经是非常要命的。因为“政审”,有太多的才华横溢的专家学者、极有天赋的青年才俊,因为某种原因无法过审而断送了青春、尊严和才干;有太多生不逢时的“狗崽子”,因为通不过“政审”沦落社会最底层,毁掉了一生;更有很多有理想抱负的“革命”青年,因为无法通过“政审”关卡而壮志难酬、抱恨终身;当然,还有许多在“政审”过程中蒙受不白之冤又无处申诉的文人,用一瓶安眠药或者一条绳索永远地告别了亲人、告别了世界!你说,我们这些经历过,还活着的人怎么不恐惧这个“政审”?
   
   政审是那个时代的特有程序,既是所谓的纯洁组织的必要措施也是当权者统制老百姓的手段。在我小的时候,所谓的政审说白了主要就是看出身,你要是地富反坏右的子女,什么招工什么保送什么当兵什么回城你就别想了。可以这样讲,出身成为许多青年人“进步”的最大障碍;当然,你出身好也不一定就能通过政审,任何一个“莫须有”的理由也完全能让也能让你“政审”不合格;至于说你家那个亲戚在海外,你有海外关系,那更过不了“政审”了,这就是典型的株连九族……当然,政审最主要的功效就是“整人”,那时候“政审”与“整人”几乎成为同义词。
   
   我算是幸运的,高考时是不用政审的。当时我们为什么不用政审?说起来这还是因为邓小平的一句话。当年,邓小平主持召开的"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讨论了恢复高考问题,邓小平针对高考政审连说三个:“繁琐!”,大笔一挥全部抹掉,政审条件全部抹掉。所以,我们很多出身不好的同学才得以进入大学读书。不过,那时的军校和警校是要政审的,我没报考那样的学校,自然也就不用。不过,那时的所谓政审其实也就是个走过场,一般的也都没问题。我的一个同学的父亲就似乎有些历史不清白,但也顺利进了警校,不知道是哪个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要是现在,我估计就难了,像我这种反动派,我儿子能混进革命队伍吗?我估计根本不可能。
   
   虽说是高考的政审取消了,但是,其实某些特殊的领域的“政审”一直存在。譬如上军校,某年,一河北女孩想上军校,因为上军校不用交学费,这对这个贫困家庭很重要。但是,上军校需要政审。因为女孩父母因邻里纠纷被拘留过,她的政审就通不过,于是,她想上军校给家里省钱的梦也就破灭了;无独有偶,另一个河北女生想上警校,同样也是政审通不过,原因比这个更荒唐,他的父母上过访。不过万幸的是,她的事儿被媒体曝光后,派出所还是给她过了审。至于以后她是否被录取就不得而知了。从这两个案例上我们完全可以看出,“政审”还存在,只是披上了另一种马甲。
   
   就我举的这两个例子来说,足可以彰显这个“政审”制度的荒唐。两个农民因为邻里矛盾打了一场架,干嘛要影响到事关孩子终身大事的政审呢?难道孩子也去参与打架了吗?即便孩子打过架就不能上大学?孩子的父母因为某种原因上访,关孩子啥事?再说,你没有上访制度,他们上访干嘛?你设立了上访制度,又不许别人上访,怎么感觉你们在给民众挖坑呢?
   
   文革中,血统论肆虐一时,“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口号喊得山响,可是,那些所谓的好汉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是好汉吗?他们其实都是些暴徒,不仅打砸抢,有的还身负命案,可是,对他们的罪行有追究吗?没有。他们的儿女可以顺利过“政审”,普通百姓打个架上个访就要影响孩子的升学,这是怎样的荒唐?
   
   现在,重庆突然推出这个高考政审制度,我想无非有以下几个主要目的:一,让所有人不敢上访,没人上访,重庆的考核成绩就好看;二,让所有敢于对政府进行批评的人闭嘴,因为你批评了政府就可能被拘留,你被拘留过,你的孩子也就别想上大学了;三,避免某些具有自由思想和独立意识的青年进入大学,譬如被劝退的武汉某大学学生、被开除山东某大学学生、因为要求信息公开引发巨大舆情目前没消息的北京某大学学生这类的学生如果进入大学,会给他们带来所谓的不稳定因素;四,产生震慑效应,净化校园环境,告诉某些在校大学生,不要以为你们已经进入了大学就没事儿了。或许还有别的考量,那我就不知道重庆方面究竟是怎么想的了。不过,我看新闻,说重庆在肃清什么余毒,重点就在教育界,那么,教育界此时推出这样的政策,我就不知道是表忠心还是余毒突然发作了。
   
   当然,重庆方面面对巨大舆情的解释是记者写错了,他们要进行的是“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可是,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什么叫做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你们还能钻到别人脑子里看看?所谓的考核一定是有一些量化指标的,那么,这些指标是什么?有没有孩子父母上访和孩子父母在自媒体上批评政府这些杠杠儿?有没有孩子本身发表过带有自由化倾向的言论不能过审的暗杠儿?如果有,你们这个所谓的“思想政治的考核和现实表现的审核”不就是披着马甲的政审吗?
   
   历史上的一张张“政审”表格,曾给太多的人带来了人生的灾难。现在,重庆又把这种发了霉的散发着臭气的东西捡起来,继续搞这种清查祖宗八代的“政审”,继续审查孩子的思想正确与否,并以此作为孩子是否根红苗正、政治“可靠”的依据,恐怕不仅是我上述所说的四点,还会有其他的目的。这绝对是别有用心,他们这是在向人民传递某种信号,是什么信号?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天越来越冷,风声越来越紧,写文章越来越危险了。
   
   谢选骏指出:政审其实就是连坐。邓小平老了,经不起折腾了,所以废除了连坐——但就是他,也不免要在六四中调动坦克师团,碾压手无寸铁的“不愿做废垃的人”,以至于把目睹他们牺牲的人们都变成了废垃。至于年轻时候遭受过政审连坐的人,到老了多么想把别人政审一番啊,否则岂不让自己荒废青春的苦白白受了。这就是历史的报应!——毛泽东比袁世凯晚死六十年(1916——1976年),终于重温了袁世凯的皇帝梦;将来还有一位比毛泽东晚死六十年的人(1976——2036年),也将重温毛泽东的独裁梦。这就是废垃社会的宿命,“好日子”到头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吧。

此文于2018年11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