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谢选骏: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这位85岁美国人力挺伊朗 高呼美国去死》(2018年11月07日 转载国际流浪者)报道:
   
   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惹怒了许多人,也包括美国最大黑人伊斯兰教组织领袖路易斯·法拉汗(Louis Farrakhan),他专程前往德黑兰力挺伊朗,不但发表了措辞强烈的讲话,还带领伊朗人高呼“美国去死”、“以色列去死”。 


   
   法拉汗此行是在特朗普政府周一重新实施对伊制裁之前进行的。现年85岁的法拉汗在德黑兰大学法学院对学生发表讲话时表示,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并在讲话结束时高喊美国去死、以色列去死。“今天,我警告美国政府,制裁伊朗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法拉汗指出,他相信美国正在密谋反对伊朗。他因于1995年10月16日在华盛顿组织黑人“百万人大进军”游行而扬名立万。 
   
   法拉汗此行恰逢1979年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被占领39周年,当时50多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被扣为人质444天。这一事件引发了伊斯兰革命,法拉汗告诉伊朗听众,美国黑人应该被视为革命者之一。法拉汗领导伊朗民众高呼“美国去死”的视频在美国再次引发了要求民主党领导人与这位有争议的人物保持距离的呼声。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在内的几位知名民主党人曾与法拉汗互动或合影。
   
   借此机会,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周一在推特上抨击民主党。“民主党什么时候会否认这个家伙?”小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在推特上呼吁所有正派人谴责法拉汗。德肖维茨在《福克斯与朋友》节目中解释说:“纳粹用‘白蚁’这个词来灭绝犹太人,指责他们摧毁了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法拉汗也用这个词来形容犹太人。”
   
   美国拉比博蒂奇也呼吁谴责法拉汗。他在推特上写道:“对法拉汗来说,这是一个新的低点。”“谁听说过一个美国人去外国高喊‘美国去死’?”“最近和他一起露面的克林顿、和他一起拍照的奥巴马在哪里?”法拉汗之前曾说过:“强大的犹太人是我的敌人”,“白人正在走下坡路”。“妇女游行”的联合创始人、支持巴勒斯坦的活动人士琳达·萨鲁尔多次赞扬法拉汗,并拒绝谴责他。另一位女性游行领袖特米卡·马洛里称他为“山羊”或“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并在2015年为他的集会担任全国组织者。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不得人心,全面重启对伊朗制裁也不得人心,几乎所有国家都反对美国这么做,但美国依然我行我素。美国人法拉汗的口号很直接,也很接地气,或许正好反应了许多人对美国行径的心声。
   
   谢选骏指出:“美国人反对美国”?这正好显示了美国的无边宽容。
   
   《伊斯兰民族组织领导人法拉汗称耶稣是他的救主》(2017年08月28日基督邮报)报道:
   
   伊斯兰民族组织(Nation of Islam, 简称NOI)84岁的领导人路易斯·法拉汗(Louis Farrakhan)反思他无法避免肉身死亡,在上周录制的一则有争议的视频中称耶稣会救他脱离死亡的辖制,尽管他领导的这个机构相信的是“只有一位神,他的名字是阿拉”。
   法拉汗的这个宣告是他探访主教拉里·特洛特(Larry Trotter)同一天做出的,拉里·特洛特是甜蜜圣灵教会(Sweet Holy Spirit Church)的老牧师,以色列旅行归来后“患病严重”,上周三住院治疗。
   “我感谢上帝在我的老师(以利亚·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不在的40年对我的引导,所以下一个旅程我将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视频中的法拉汗稍停顿后宣布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我知道。我不是在猜测我的耶稣活着。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因为他活着,我知道我将平安地走过死亡之门,”他继续说。
   伊斯兰民族组织的官方教义融合了古兰经教导和“圣先知的话”。虽然该组织声称相信“圣经真理”,但他们认为圣经已经被“篡改过”,他们重新解读经文以避免“谎言”。
   8月22日发布的这则视频中,法拉汗似乎悔改了他一直以来的教导。“所以我对魔鬼说话。我知道我需要为这些年来我所教导的付出代价。你可以拿走这些钱,你可以拿走这些衣服,你也可以穿这套西装,你可以拥有这个房子,但你无法占有我,”他宣告说。
   基督邮报上周五就该视频联系伊斯兰民族组织发表评论,但获知要联系法拉汗的官方发言人、报纸《最后的呼声》(Final Call)的编辑理查德·穆罕默德(Richard Muhammad)。由于穆罕默德还未回信,评论请求转达给了该出版物的一位代表。基督邮报联系的其他伊斯兰民族组织的官方代表也表示将就法拉汗在视频中的评论做出回应,但截至发稿前还未回复。
   伊斯兰民族组织相信阿拉(神)“1930年7月以W?法特?穆罕默德(W. Fard Muhammad)这个人现身;基督徒(弥赛亚)和穆斯林(马赫迪,Mahdi)等候已久的救世主”,据该网站介绍。《芝加哥论坛报》1974年的一篇报道称,公众对这个模糊的“弥赛亚”知之甚少。
   “黑人穆斯林运动在1930年左右诞生,第一位使徒是华莱士?D?法特(Wallace D. Fard) ,他又叫华莱士?法特?穆罕默德(Wallace Fard Muhammad)(译注:W?法特?穆罕默德也是同一人),他是底特律贫民区的一名丝绸和香水推销员,有人记得他是一名浅肤色的黑人,有人记得他是浅肤色阿拉伯人,有人记得他是白人, ”那份报道称。
   最后见到法特(译注:法特1934年失踪)的人是他的继任者、法拉汗的老师以利亚·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
   “几乎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法特从自1934年在底特律机场搭乘飞机离开后就一直没有人见过他。表示看见他起飞的人是以利亚·穆罕默德(乔治亚州浸信会牧师以利亚·普尔(Elijah Poole)的儿子),他继承了法特的衣钵和使命。”
   据《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20世纪70年代,华莱士·穆罕默德领导的这个伊斯兰教组织有多达200万追随者。据2007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宗教与非洲研究教授劳伦斯·A·玛米亚(Lawrence A. Mamiya)估计伊斯兰民族组织追随者大约有5万人。这些追随者大部分都是被这家组织所强调的黑人身份和打击种族主义所吸引的囚犯,英格兰和加勒比海地区也有少量的信徒。
   2006年8月,由于健康问题法拉汗不得不将伊斯兰民族组织交给一个执行委员会管理。10年前植入的镭管治愈了他的前列腺癌,但是也对周围的器官造成了伤害。
   有人猜测如果没有了法拉汗,现在也没有明显的继承者,这个拥有87年历史的伊斯兰教组织可能会逐渐消失。
   在一个较早的视频中,法拉汗似乎在他生命的寒冬中更接近耶稣。2015年7月17日,法拉汗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日光峰宣教浸信会(New Sunny Mount Missionary Baptist Church)讲话中说,“我知道的耶稣,他来到世界,拯救我们脱离我们的罪恶。感谢耶稣。”
   “他们说,‘等一下,法拉汗,我以为你是穆斯林?’是啊,耶稣也是,”法拉汗显然在胡说,耶稣生来是犹太人。
   “你从来没有在圣经里读到耶稣说‘我是基督徒。’……他没有在马太福音中说过,他没有在马可福音中说过,他没有在路加福音说,他在约翰福音中也没有说。那么你在争论什么呢?‘我不想听法拉汗说,因为他不是基督徒。他不爱耶稣,’”法拉汗模仿他的批评者。
   “不要说谎了。我可以向你证明你不爱他。他说:‘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他从来没有说过他是圣公会教徒或天主教徒,但他是普世性的。为什么你们以他从未用过的名字相互争斗呢?”
   “耶稣说不是要成就我的意思,而是要成就神的意思。听听耶稣说的,父吩咐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父吩咐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就是对伊斯兰教的完美描述。这意味着完全顺服以遵行神的旨意,”他说。
   
   谢选骏指出:黑色伊斯兰不仅凸显了美国的无边宽容,而且见证了美国的宽容来自救赎主耶稣基督的无限仁慈——“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圣经·加拉太书》第二章2节)
   
   
   
   

此文于2018年11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