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谢选骏文集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谢选骏: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他/她不能落马,否则就不算红人了;第二他/她不能接受境外性服务,而只能在境内接受人民的服务,否则就不够专业了。
   
   (一)
   
   《落马高官接受境外性服务 中共首次公开》(2018-05-24 联合早报)报道:
   
   23日上午,西安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赵红专受贿一案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2007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赵红专利用担任西安航天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西安市委常委兼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项目开发、审批手续的办理、项目推进、土地征用、河道治理工程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分别收受周某某、仵某等14人共计1130万元人民币、106万美元、20万欧元、20万新币、20万港币、10.3千克黄金、5幅字画。公诉机关认为,赵红专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赵红专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赵红专最后陈述了其犯罪的思想根源,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也就是说,赵红专被指控收受人民币、美元、欧元、新币、港币、黄金、字画等。赵红专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原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曾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腐败窝案成员。
   
   2017年5月,根据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回头看”期间发现的问题线索,以及中纪委查办案件中发现的问题线索,中纪委对魏民洲进行了立案审查。随后,陕西省纪委及时跟进,对魏民洲严重违纪问题带出的其他系列问题线索同时立案调查,严肃查处了赵红专,西咸新区原党工委委员、泾河新城原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李益民,西安旅游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大有等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去年8月底,赵红专被陕西省纪委“双开”。“双开”通报称,赵红专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此外,“双开”通报还指赵红专违反生活纪律,但并没说明违反的具体内容。
   去年12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布《严查魏民洲系列腐败案 西安初现四重发展红利》一文。该文章首次披露,赵红专违反生活纪律,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赵红专成为官方点名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的首个落马官员。赵红专出生于1958年4月,1975年参加工作后,在陕西省千阳县水沟公社插队劳动。1978年改革开放后,赵红专先后在兵器总公司、西安市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西安市分会等单位工作。
   2006年,赵红专转任西安市西安航天科技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两年后任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并在2011年1月晋升为西安市委常委。2个月后,赵红专的职务再次发生变动,转任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等职。去年1月,赵红专卸任西安市委常委,调任西安市政协,任党组副书记、副主席,直至落马。
   
   (二)
   
   又红又专是中共中央于1961年发布的《高教六十条》中之词汇,“红”是指正确的政治观点,“专”是指专业知识及技能,此词汇代表政治与业务的关系。此外,中共中央并发出通知,要求干部又红又专,实现政治与技术的合一。
   与其相对的用语为“白专”,即有技术但政治观点错误,此外还有“红专并进”等衍生词汇。
   
   出处
   1957年10月9日下午三时,“毛主席”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最后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指出:“政治和业务是对立统一的,政治是主要的,是第一位的,一定要反对不问政治的倾向;但是,专搞政治,不懂技术,不懂业务,也不行。我们的同志,无论搞工业的,搞农业的,搞商业的,搞文教的,都要学一点技术和业务。我看也要搞一个十年规划。我们各行各业的干部都要努力精通技术和业务,使自己成为内行,又红又专。”(《毛泽东文集》第七卷《关于农业问题》)
   【举例】: 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毛泽东同志提倡知识分子又红又专,鼓励大家改造资产阶级世界观,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1978年3月18日)
   【造句】: 我们要做又红又专的新人。
   
   (三)
   
   赵家人源自中国网络流行语,泛指中共有密切关系的高级官僚、机构高层、企业主、大富豪、艺人、体制内干部以及他们的家属子女等权贵阶层,语出鲁迅的《阿Q正传》。其原型是鲁迅先生笔下的赵庄赵太爷,象征上层阶级,现实中泛指高级官僚、富豪、体制内干部以及家属子女等,即既得利益者、实际掌权者。而“精赵”一词,即“精神赵家人”,指自认为能在执政集团的强势下能沾光的人。
   2015年12月,一篇题为《万科宝能之争: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的文章在互联网上传播,该文章中用“赵家人”一词指中共权贵阶层。文章发布不久,“赵家人”便成为中国网络流行语。中宣部曾下令要求媒体不得使用“赵家人”以及类似的词语,已经使用这些词语的媒体则遭到了处分。
   
   词语出处
   “赵家人”一词最初源于《阿Q正传》,原型为赵庄赵太爷。赵老太爷曾对处于社会底层的阿Q说:“你那(哪)里配姓赵!”“……那是赵太爷的儿子进了秀才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村里来,阿Q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采,因为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还比秀才长三辈呢。其时几个旁听人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地保便叫阿Q到赵太爷家里去;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阿Q不开口。赵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赵么?”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鲁迅”《阿Q正传》,第一章,《序》)
   2015年12月19日,微信公众号至道书院发布了一篇文章《万科宝能之争: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其中将中国资本市场分为四个阶层:散、庄、财阀、赵家人。其中用“赵家人”指代财阀背后的“老板”,即权贵阶层,用“野蛮人”指代虽然拥有财富,但并没有权势的人。这篇文章使得“赵家人”一词引发了广泛关注。不过,纽约时报指出,实际上早在2013年就偶尔有人使用“赵家人”一词来指代权贵。
   
   衍生用法
   在“赵家人”一词在中国网络上被广泛传播后,该词产生了一些衍生用法,例如“赵国”、“赵王”、“精赵”等。其他用法可见下表:
   
   原词语:解构之后词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赵国、赵家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最高领导人):赵王、赵太爷
   中国人民解放军:赵家军、赵家家丁
   公安局和人民警察:赵家家仆、赵家警察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赵家法院、赵家检察院、赵家家奴
   人民政府:赵家王府
   人民公仆:赵家公仆
   为人民服务:为赵家服务
   人民日报:赵家日报
   国家主权:赵家主权
   国家安全法:赵家安全法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赵家政权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赵家的老朋友
   中国梦:赵国梦
   网路评论员(“五毛党”、“自干五”等):精神上的赵家人(精赵)
   家人的官阶高低:含赵量
   
   自从“自干五”连带着“五毛”在官方语境影响下,从贬义成为中性乃至褒义后,也有网友使用“你也配姓赵?”一句来作为与网络评论员辩论时的嘲讽、回应和反击。
   中国讽刺漫画家变态辣椒以中国共产党党旗为基础,将“赵”字与其合成为“赵国国旗”。
   
   相关事件
   2016年2月29日,一名为编程随想的网志作者根据媒体及中国政府网站上的公开信息,整理出中国大陆权贵阶层包括130多个家族、700多人的资料和关系网络,将其发布到软体原始码代管网站GitHub上面,并以“赵”的汉语拼音“Zhao”命名。6月8日,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致信GitHub,称该项目诽谤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要求立刻删除。3天后GitHub公开了这封公开信。这是GitHub收到的第一个来自中国的政府请求。
   
   评价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传播副教授乔木指出,“这是互联网时代对官方话语的一个颠覆性解构,过去我们都叫人民公仆,实际上还是权贵资本。中国就是红二代,但你直接讲这个东西比较敏感,所以用类似于‘赵家人’的说法作为一种调侃。”
   香港《东方日报》认为“赵家人”的说法“既是对爱国主义虚假宣传的抗拒,也是现实不满的体现”。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共红二代,目前在中国独揽政治、经济资源,这一状况与民间社会的权利诉求已形成日趋明显的对立。
   
   谢选骏指出:又红又专的赵家人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他/她不能落马,否则就不算红人了;第二他/她不能接受境外性服务,而只能在境内接受人民的服务,否则就不够专业了。
   
   (四)
   
   《《人民日报》旗下杂志总编胡欣跳楼自杀》(综合新闻 2018-11-06)报道:
   
   大陆多个消息来源透露,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杂志《新闻战线》总编辑胡欣,于6日下午在报社跳楼自杀。消息称,11月6日下午一点左右,人民日报《新闻战线》杂志社原总编辑胡欣跳楼自杀,从报社36号楼19楼一跃而下。胡欣的人民日报“同事”留言称:“前几天在社卫生所偶遇胡,见她面色憔悴,问她怎么样,她说失眠、老睡不着觉。”没想到她会想不开。
   
   大陆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从多位人民日报社内部人士处证实该消息属实。公开资料显示,胡欣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1990年进入《人民日报》理论部工作,曾任《人民论坛》杂志社总编辑、理论部部务委员。2008年底调任人民日报社《新闻战线》杂志社任总编辑。
   
   纵相新闻报导称,胡欣作为“任理轩”和 “任仲平”写作班子成员,曾参加多篇文章的研究和写作。
   中共一向黑箱操作,作为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一遇到中国发生重大事件或重大话题,便会紧跟刊登署名“本报评论员”或其它笔名的文章予以解读和评论,企图引导舆论。“任理轩”和 “任仲平”便是《人民日报》推出引导全国舆论的共用笔名。其中,“任理轩”被指是“人”民日报“理”论部“宣”传文章的谐音,“任仲平”则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缩写。
   
   《人民日报》是中央党报,也是中共最重要的喉舌之一。署名“仲石才”的文章表示,在人民日报内部,通过经常的传达文件领会中共高层的意图、定期政治学习进行洗脑和参加党组织活动进行检讨总结,对从业人员实行精神控制。报社的编辑和记者都按级别评定职称。根据职务职称级别的高低在工资、医疗、住房等方面享受什么样的待遇,对从业人员进行物质控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