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谢选骏文集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谢选骏: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德国之翼航空9525号航班(德语:Germanwings-Flug 9525,航班编号:4U9525),2015年3月24日由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途经法国南部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上空时失事,于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海拔2,700米(8,900英尺)地区坠毁。飞机上载有150人,包括144名乘客和6名机组成员皆当场罹难[3]。失事客机隶属德国之翼航空(又称为“日耳曼之翼航空”),为汉莎航空全资子公司。
   


   德国之翼航空9525号航班于欧洲中部时间2015年3月24日上午10时01分(09:01 UTC)在巴塞罗那机场起飞,原定于上午11时39分(10:39 UTC)抵达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确定发生事故后,马赛市检察院受委派进行调查。当天事故发生后几个小时后,法国内政部长柏纳德·卡泽纳夫表示机上的1个黑匣子已经寻获。经过对驾驶舱通话记录器的分析,调查人员发现在飞机坠毁之前十分钟,一名飞行员离开了驾驶舱,之后被锁在驾驶舱外,驾驶舱内仅有一名飞行员在执飞,且其始终没有打开舱门。直至坠毁,并没有这名正在驾驶的飞行员设法求救的迹象,也没有证据表明他遇到了心脏病等突发的健康问题。根据残骸分析,飞机是高速撞山被毁,然而即将坠毁时,正在驾驶的飞行员并未发出求救讯号,也未回应试图连系的地面控制人员。3月26日,马赛市共和国检察官布里斯·罗班(Brice Robin)在记者会上说,意外发生时只有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Andreas Lubitz)在驾驶舱内。副驾驶主动操纵飞机下降,并且拒绝打开舱门。检察官说:“副驾驶启动了这个(飞机下降)按钮,原因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但可以分析为有摧毁这架飞机的意图。”
   
   航安报告
   2016年3月中,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处(BEA)提出的最终报告认为德国之翼航空9525号班机副机师蓄意坠机。[13][14][15]
   失事飞机[编辑]
   失事飞机是一架空中客车A320-211型客机,注册编号为D-AIPX,使用CFM56-5A1发动机。飞机于1990年11月29日首航,1991年2月加入汉莎航空机队。2003年转入德国之翼航空,2004年又回到汉莎航空机队。2014年1月重组后的德国之翼航空接收了这架飞机。[16][17]飞机机龄长达24年,累计飞行时数约58,300小时。
   客机上载有144名乘客及6名机组人员,大部分乘客为德国籍,其次为西班牙籍乘客,另有土耳其、法国等国家。[40]其中包括2名婴儿[41][42]。
   
   安德烈亚斯·卢比茨
   卢比茨于1987年12月18日出生于德国(当时属于西德)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蒙塔鲍尔,家中生活富裕,父亲是商界高管,母亲是钢琴老师。卢比茨是犹太姓,关于他的种族未知。他于14岁时开始学习驾驶滑翔机,并参加飞行俱乐部[45]。其个人梦想是要立志成为飞行员,在他房间里有许多汉莎航空的标志,同时持有滑翔机飞行执照[44][46]。高中毕业后,他开始接受汉莎航空飞行培训,并于2008年开始在德国不来梅和美国亚利桑那州固特异参加训练[47]。在完成11个月的训练后,卢比茨开始担任乘务员[45]。
   他于2013年9月进入汉莎航空下属子公司德国之翼担任飞行员。在飞机失事之前,他总共飞行了630个小时[45]。卢比茨还曾经是汉堡王的临时工,经理人评价他是一个“可靠并不起眼”的人[48]。他还曾经于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参加法兰克福半程马拉松[45]。
   卢比茨曾有一个女朋友,她说“卢比茨是一个精神饱受折磨、性格古怪的人,善于隐藏内心阴暗的想法的人”[49]。另外,卢比茨还梦想驾驶更大的长途客机,如波音747或空中客车A380[50]。
   卢比茨长期患有严重的抑郁症。2009年,卢比茨曾因“严重抑郁”中断了飞行训练,并接受了18个月的心理观察,美国方面也曾将他列入不适宜飞行的名单[51]。2015年2月,卢比茨在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接受医疗诊断,但并未透露具体病情,院方表示该症状不是忧郁症[52]。根据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发出的声明,卢比茨曾于2015年3月10日接受抑郁症治疗[53]。声明显示,卢比茨的情况不适合在当天工作。3月27日,德国检察官查明,卢比茨在空难发生当天曾撕毁病假条,并向航空公司隐瞒患病事实[51]。
   空难发生后的3月26日,德国警方对卢比茨的住所展开搜查[54]。随后,法国、德国检察官和汉莎航空高管认为卢比茨有摧毁这架飞机的意图[55][56][57][58][59]。3月28日,德国警方再次搜查卢比茨的住所,后发现并查扣了若干“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52][60][61]。
   各方反应[编辑]
   各国政府[编辑]
    法国:法国内政部长柏纳德·卡泽纳夫在空难发生后表示,因为剧烈撞击,发现空难幸存者的机率微乎其微。[62]
    西班牙:空难发生时,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在巴黎进行对法国的国事访问,随后缩减其行程返回西班牙。
    德国: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于3月25日前往空难现场[63][64],并和法国总理曼纽尔·瓦尔斯、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一同视察了位于塞恩的行动基地。[65]
   航空公司[编辑]
   在飞机失事不久后,德国之翼将网站和社交媒体标识改为灰色,以悼念罹难乘客,汉莎航空、瑞士航空和奥地利航空也都采用同样的方式。
   飞行员工会出于对逝世同事的哀悼,德国之翼在3月24日至25日取消的多架航班。[66][67] 3月25日,德国之翼停用4U9525班号、改为4U9441,从杜塞尔多夫飞往巴塞罗那的航班号不变。[68]
   汉莎航空的总裁克里斯托弗·弗朗茨在3月25日前往飞机坠毁现场,并表示“这是汉莎航空60年来最黑暗的一天。”[69]
   影响[编辑]
   加拿大、新西兰、德国的民航当局迅即实施新规定,要求客机在航行时任何时候必需有两名获授权人员留在驾驶舱内[70]。欧洲航空安全局亦建议类似措施。[71]多间航空公司也宣布更改守则落实上述措施。[70][72][73][74]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自2002年已有“必需有两个人在驾驶舱内”的类似规定。[74][75]而中国民用航空局于此事件后,也加强对航班飞行中的驾驶舱机组成员保持数量不少于2人的规定[76]。
   事前预言[编辑]
   荷兰机长JanCocheret于事发前两个月在航空专业杂志《Piloot en Vliegtuig》上撰文,表达强化驾驶舱门的危险。他写道:“因为有高防护的装甲驾驶舱门,飞机师现在很容易阻止同事进入驾驶舱。只需要等到同事出去解决生理需要时,让舱门锁住打不开。……我常常问自己驾驶舱内坐在我身旁的人是谁,我要如何信任他?说不定他刚经历人生中无法克服的可怕事件。我希望在小便回来后,永远不会遇到上锁驾驶舱门情况。”事发后该机长在脸书上说:“看来这恐怖事情成真了。”
   
   谢选骏:“卢比茨是犹太姓,关于他的种族未知。”——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欲盖弥彰,不仅说明此次蓄谋杀害全机旅客的恶行,属于“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也说明德国人对此的忌讳,毕竟,德国人曾经蓄谋杀害过五六百万犹太人。这个报复来得太迟,而且不成比例地小。当然,这类暴行并不总是和种族问题有关,例如下表所示:
   
   类似事件
   日本航空350号班机空难:1982年2月9日,机长意图使飞机坠毁,最终造成24人丧生。
   新加坡航空185号班机空难:1997年12月19日,疑似机长蓄意使飞机坠毁,机上104人全部遇难。
   埃及航空990号班机空难:1999年10月31日,疑似副驾驶有意使飞机急速俯冲坠海。全机217人罹难。
   LAM莫桑比克航空470号班机空难:2013年11月29日,一名飞行员被锁在驾驶舱外,另一飞行员独自操纵客机蓄意坠毁。机上33人全部罹难。
   美国联邦快递705号班机劫机事件:1994年4月7日,机上员工意图制服机长,蓄意制造意外坠机未果。
   
   谢选骏指出:机组人员蓄意制造空难的恶行,虽然并非全属种族原因,但是德国蓄意隐瞒空难凶手种属的行为,恰恰把这个事件指向了“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他一举摧毁了“德国人的信誉牌坊”,揭开了牌坊后面的脏脏。
(2018/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