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谢选骏文集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谢选骏: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德国之翼航空9525号航班(德语:Germanwings-Flug 9525,航班编号:4U9525),2015年3月24日由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途经法国南部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上空时失事,于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海拔2,700米(8,900英尺)地区坠毁。飞机上载有150人,包括144名乘客和6名机组成员皆当场罹难[3]。失事客机隶属德国之翼航空(又称为“日耳曼之翼航空”),为汉莎航空全资子公司。
   


   德国之翼航空9525号航班于欧洲中部时间2015年3月24日上午10时01分(09:01 UTC)在巴塞罗那机场起飞,原定于上午11时39分(10:39 UTC)抵达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确定发生事故后,马赛市检察院受委派进行调查。当天事故发生后几个小时后,法国内政部长柏纳德·卡泽纳夫表示机上的1个黑匣子已经寻获。经过对驾驶舱通话记录器的分析,调查人员发现在飞机坠毁之前十分钟,一名飞行员离开了驾驶舱,之后被锁在驾驶舱外,驾驶舱内仅有一名飞行员在执飞,且其始终没有打开舱门。直至坠毁,并没有这名正在驾驶的飞行员设法求救的迹象,也没有证据表明他遇到了心脏病等突发的健康问题。根据残骸分析,飞机是高速撞山被毁,然而即将坠毁时,正在驾驶的飞行员并未发出求救讯号,也未回应试图连系的地面控制人员。3月26日,马赛市共和国检察官布里斯·罗班(Brice Robin)在记者会上说,意外发生时只有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Andreas Lubitz)在驾驶舱内。副驾驶主动操纵飞机下降,并且拒绝打开舱门。检察官说:“副驾驶启动了这个(飞机下降)按钮,原因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但可以分析为有摧毁这架飞机的意图。”
   
   航安报告
   2016年3月中,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处(BEA)提出的最终报告认为德国之翼航空9525号班机副机师蓄意坠机。[13][14][15]
   失事飞机[编辑]
   失事飞机是一架空中客车A320-211型客机,注册编号为D-AIPX,使用CFM56-5A1发动机。飞机于1990年11月29日首航,1991年2月加入汉莎航空机队。2003年转入德国之翼航空,2004年又回到汉莎航空机队。2014年1月重组后的德国之翼航空接收了这架飞机。[16][17]飞机机龄长达24年,累计飞行时数约58,300小时。
   客机上载有144名乘客及6名机组人员,大部分乘客为德国籍,其次为西班牙籍乘客,另有土耳其、法国等国家。[40]其中包括2名婴儿[41][42]。
   
   安德烈亚斯·卢比茨
   卢比茨于1987年12月18日出生于德国(当时属于西德)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蒙塔鲍尔,家中生活富裕,父亲是商界高管,母亲是钢琴老师。卢比茨是犹太姓,关于他的种族未知。他于14岁时开始学习驾驶滑翔机,并参加飞行俱乐部[45]。其个人梦想是要立志成为飞行员,在他房间里有许多汉莎航空的标志,同时持有滑翔机飞行执照[44][46]。高中毕业后,他开始接受汉莎航空飞行培训,并于2008年开始在德国不来梅和美国亚利桑那州固特异参加训练[47]。在完成11个月的训练后,卢比茨开始担任乘务员[45]。
   他于2013年9月进入汉莎航空下属子公司德国之翼担任飞行员。在飞机失事之前,他总共飞行了630个小时[45]。卢比茨还曾经是汉堡王的临时工,经理人评价他是一个“可靠并不起眼”的人[48]。他还曾经于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参加法兰克福半程马拉松[45]。
   卢比茨曾有一个女朋友,她说“卢比茨是一个精神饱受折磨、性格古怪的人,善于隐藏内心阴暗的想法的人”[49]。另外,卢比茨还梦想驾驶更大的长途客机,如波音747或空中客车A380[50]。
   卢比茨长期患有严重的抑郁症。2009年,卢比茨曾因“严重抑郁”中断了飞行训练,并接受了18个月的心理观察,美国方面也曾将他列入不适宜飞行的名单[51]。2015年2月,卢比茨在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接受医疗诊断,但并未透露具体病情,院方表示该症状不是忧郁症[52]。根据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发出的声明,卢比茨曾于2015年3月10日接受抑郁症治疗[53]。声明显示,卢比茨的情况不适合在当天工作。3月27日,德国检察官查明,卢比茨在空难发生当天曾撕毁病假条,并向航空公司隐瞒患病事实[51]。
   空难发生后的3月26日,德国警方对卢比茨的住所展开搜查[54]。随后,法国、德国检察官和汉莎航空高管认为卢比茨有摧毁这架飞机的意图[55][56][57][58][59]。3月28日,德国警方再次搜查卢比茨的住所,后发现并查扣了若干“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52][60][61]。
   各方反应[编辑]
   各国政府[编辑]
    法国:法国内政部长柏纳德·卡泽纳夫在空难发生后表示,因为剧烈撞击,发现空难幸存者的机率微乎其微。[62]
    西班牙:空难发生时,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在巴黎进行对法国的国事访问,随后缩减其行程返回西班牙。
    德国: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于3月25日前往空难现场[63][64],并和法国总理曼纽尔·瓦尔斯、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一同视察了位于塞恩的行动基地。[65]
   航空公司[编辑]
   在飞机失事不久后,德国之翼将网站和社交媒体标识改为灰色,以悼念罹难乘客,汉莎航空、瑞士航空和奥地利航空也都采用同样的方式。
   飞行员工会出于对逝世同事的哀悼,德国之翼在3月24日至25日取消的多架航班。[66][67] 3月25日,德国之翼停用4U9525班号、改为4U9441,从杜塞尔多夫飞往巴塞罗那的航班号不变。[68]
   汉莎航空的总裁克里斯托弗·弗朗茨在3月25日前往飞机坠毁现场,并表示“这是汉莎航空60年来最黑暗的一天。”[69]
   影响[编辑]
   加拿大、新西兰、德国的民航当局迅即实施新规定,要求客机在航行时任何时候必需有两名获授权人员留在驾驶舱内[70]。欧洲航空安全局亦建议类似措施。[71]多间航空公司也宣布更改守则落实上述措施。[70][72][73][74]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自2002年已有“必需有两个人在驾驶舱内”的类似规定。[74][75]而中国民用航空局于此事件后,也加强对航班飞行中的驾驶舱机组成员保持数量不少于2人的规定[76]。
   事前预言[编辑]
   荷兰机长JanCocheret于事发前两个月在航空专业杂志《Piloot en Vliegtuig》上撰文,表达强化驾驶舱门的危险。他写道:“因为有高防护的装甲驾驶舱门,飞机师现在很容易阻止同事进入驾驶舱。只需要等到同事出去解决生理需要时,让舱门锁住打不开。……我常常问自己驾驶舱内坐在我身旁的人是谁,我要如何信任他?说不定他刚经历人生中无法克服的可怕事件。我希望在小便回来后,永远不会遇到上锁驾驶舱门情况。”事发后该机长在脸书上说:“看来这恐怖事情成真了。”
   
   谢选骏:“卢比茨是犹太姓,关于他的种族未知。”——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欲盖弥彰,不仅说明此次蓄谋杀害全机旅客的恶行,属于“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也说明德国人对此的忌讳,毕竟,德国人曾经蓄谋杀害过五六百万犹太人。这个报复来得太迟,而且不成比例地小。当然,这类暴行并不总是和种族问题有关,例如下表所示:
   
   类似事件
   日本航空350号班机空难:1982年2月9日,机长意图使飞机坠毁,最终造成24人丧生。
   新加坡航空185号班机空难:1997年12月19日,疑似机长蓄意使飞机坠毁,机上104人全部遇难。
   埃及航空990号班机空难:1999年10月31日,疑似副驾驶有意使飞机急速俯冲坠海。全机217人罹难。
   LAM莫桑比克航空470号班机空难:2013年11月29日,一名飞行员被锁在驾驶舱外,另一飞行员独自操纵客机蓄意坠毁。机上33人全部罹难。
   美国联邦快递705号班机劫机事件:1994年4月7日,机上员工意图制服机长,蓄意制造意外坠机未果。
   
   谢选骏指出:机组人员蓄意制造空难的恶行,虽然并非全属种族原因,但是德国蓄意隐瞒空难凶手种属的行为,恰恰把这个事件指向了“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他一举摧毁了“德国人的信誉牌坊”,揭开了牌坊后面的脏脏。
(2018/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