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谢选骏文集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谢选骏: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美国这次中期选举关键点在这儿 拼了》(2018-11-05 法广/海外网/VOA)报道:
   
   美国选民将在当地时间11月6日开始对众议院435个席位进行两年一次的选举,对参议院100个席位当中的35席进行六年一次的选举,同时选举50个州长当中的36个。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共和党阵营信心满满,以美国经济健康状况良好的缔造人自居,同时对中美洲国家非法移民抬高了禁止入境的声调,表示自己是“反对非法移民的坚强壁垒”。就像美国上一次大选前夕一样,特朗普日前加快了拉票的步伐,周日晚间他在田纳西举行了本周末他的第四场集会,呼吁民众去投票。特朗普对支持者表示,民主党的声音已经几乎要听不到了,而副总统彭斯则认为,民主党的蓝色大潮,将会撞上共和党的红色高墙之上。
   
   民主党人士则紧锣密鼓地筹备捍卫奥巴马当政时期的健康系统改革,同时谴责特朗普上任以来展现的种种“歧视和欺骗性质言论”,希望后悔在2016年投票个特朗普的温和派共和党人和城市外围居民能够给民主党阵营投票。自从希拉里-克林顿在大选当中败北之后,民主党便失去了领头人,因此目前民主党人更多的是在拉票的时候提及前总统奥巴马。
   
   根据以往的经验,除了小布什在2002年的那一次之外,美国执政党通常都无法赢得中期选举。根据上周日华盛顿邮报刊登的民调,美国众议院当中,民主党人支持率有50%,共和党人支持率为43%。参议员方面,共和党人则更占上风,但是目前很难给出具有风向标意义的百分比。美国有可能在2019年1月3日出现一个非常分化的议会,这将对法令推行产生极大的阻碍。
   
   中期选举倒计时 是什么引爆美国社会焦虑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根据美国的最新民调,仍有更多选民表示将在众议院选举中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但是两党支持率的差距有所缩小。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两党支持率为52%和44%,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华尔街日报》公布的民调则差距更小,两党支持率为50%和43%。
   
   选情仍旧竞争激烈,而同时选举前的两周,纽约、亚特兰大、匹兹堡等地因为15个不明包裹和一场枪击惨案而被恐惧笼罩,包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内的“特朗普政敌”遭到人身威胁,引发恐慌。紧接着,10月27日美国匹兹堡市一座犹太教堂发生恶性枪击事件,造成11人死亡,6人受伤,被美媒称作美国历史上对犹太人实施的最为血腥的暴力事件。
   
   11月6日即将到来,全美对于国会选举以及美国政治未来的极度焦虑,这种焦虑不仅弥漫民间,成为了极端分子犯罪的背后动机,也正在深刻影响着国会两党和白宫。
   
   自由派“拨乱反正”的最后机会
   
   对于民主党和美国的自由派来说,2016年的大选是一次极其惨烈的失败。被他们视为民粹主义、极右翼政治运动代表的特朗普,连同执掌国会参议两院的共和党,可以说在两年以来实现了美国政治向右“急转弯”。
   
   可以说,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几乎已经摧毁了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自由派所珍视的所有政治遗产,在全民医疗、教育公平、环境保护和应对全球变暖等问题上,白宫的做法在自由派看来是彻底的“倒行逆施”。如果这种形势继续下去,随着白宫实现政治目标,逐渐扭转美国舆论以自由派为主流的状况,美国自由派担心将完全失去政治上的话语权。
   
   近几个月,自由派支持者们已经多次把共和党和白宫人士“请出”饭馆,或是当面对质,对象包括参议员科鲁兹(Ted Cruz)和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抗议者在共和党参议员的办公室从未断绝,多次在国会的走廊、电梯无所不用其极的“围堵”共和党议员,甚至被共和党批作是“暴徒行为”(Mob Behavior)。
   
   自由派对共和党以及保守派的抗议正愈演愈烈 (图源:VCG)
   
   自由派舆论已经由2016年之后,最开始的震惊,到反思,变成面对中期选举时的恐慌。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赫然写出《特朗普主义正在赢得胜利,而这是可怕的一幕》(Trumpism is winning, and it's terrifying),并且超前对2020年美国大选进行民意调查,还得出特朗普大概率胜选的结论,似乎在警示自由派对反抗不能放松一丝一毫。在这个时间点,自由派媒体既不肯放过关于特朗普的任何新动向,加紧批判;又不敢再过分相信民调的结果,对民主党的态度多为“他们还是可能搞砸”;美国舆论每时每刻都在担忧美国的国运,民众的权益,以至于“自由世界”的未来,而中选成为了他们最大,或许是最后的希望。
   
   被“特朗普化”的保守派
   
   从现在共和党掌控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情况来看,保守派本不应该比自由派更焦虑,而事实并非如此。從2011年茶黨邉娱_始,共和党便逐漸轉向偏激,這兩年更是"全力向右",较为温和的保守势力在特朗普的作用下不断削弱,共和党中很多人顺势接受了特朗普极端偏激的作风,而另一部分则黯然离场。无论是否被“特朗普化”,保守派在美国政治的大潮下都很被动。
   
   从争执不断、丑闻频发的白宫,我们对保守派的矛盾纠结可略知一二。10月下旬,被称作“战争鹰派”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被曝出和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因为非法移民政策问题而发生激烈争吵,据称二人粗口层出。白宫无论在贸易、移民还是外交政策上,以凯利为代表的偏建制的保守派,不断受到以博尔顿为代表的较为偏激的强硬派的冲击。而特朗普似乎对属下的矛盾喜闻乐见,在他看来这种竞争然而令他的地位凸显。
   
   特朗普面临"中期选举"大考 这个关键点定输赢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雷伯恩众议院大厦(图源:视觉中国)
   
   海外网11月5日电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本周即将上演,美国两大主要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也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和美国四年一届的总统大选相比,中期选举的关注度虽然稍显逊色,但其重要程度不亚于大选,因为这届中期选举可以直接影响到特朗普之后两年,乃至未来的从政道路能否顺利。
   
   揭秘中期选举那些事儿:为何对特朗普执政影响巨大?
   
   既然中期选举带着“驴象之争”的重要“使命”,那我们首先就了解下中期选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根据美国1787年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进行的国会选举就是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到底选什么?除了最受人瞩目的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调整,还要进行地方议会选举和州长选举。如此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执政影响,可见一斑。其实,美国的每一次选举都可以看作是政党间的争夺,对于美国的两大政党而言,只要拿下国会参、众两院席位中的大多数席位,就可以对总统产生很大的支持或制约作用。例如,一旦特朗普政府丢掉国会控制权,那么特朗普提交的议案将有可能被否决,特朗普本人也会面临被反对党主导的议会弹劾的风险。
   
   如果共和党输了,特朗普之后的施政之路也会变得更加艰难。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新一财年预算显示,特朗普政府的预算创近六年来新高,而国会近几次同意拨款也只是为了避免政府因缺钱而关门,议员们对特朗普提出的预算计划其实并没有太大兴趣。因此,一旦共和党输掉中期选举,特朗普想从国会要到钱,恐怕会更加困难。同样,在其他政策实施上,民主党也会想尽办法给特朗普“使绊子”。此外,如果民主党翻盘成功,将大大增加特朗普连任的不确定性。距离下届总统选举仅剩两年的时间,如果民主党在国会掌权,影响力和民众认可度提升,为下一届总统选举积累资源,这对特朗普及其所在的共和党来说,都将是一个“噩耗”。
   
   中期选举改选多 众议院选举不确定性高成最大看点
   
   在这次选举中,最有看点的是参众两院的改选。从改选格局来看,此次参议院仅会改选三分之一的席次。共和党要继续保住多数党地位仅需拿到9席,民主党则需要26席,对共和党的压力并不算大。此次中期选举最大的悬念,也就落在了众议院选举中。
   
   相比一共只有100个的参院席位,众院的议席数要庞大得多,达到了435席。这435个众议院议席此次都将“重新洗牌”,这也大大增加了此次“驴象竞争”的不确定性,这从外媒的预测中可一见端倪。
   
   在美国FOX新闻的扇形图选情预测中,他们难以预测的摇摆席位多达29个,很难指出谁可以稳赢,只能说民主党的选情略微占优。《纽约时报》也预测摇摆席位为29个,总体而言数据差异和福克斯新闻不大。英国《经济学人》与前两家美媒结论相近,也认为民主党略微占优,但21个摇摆席位将决定最终的胜者。
   
   除了几大媒体的预测更偏向民主党,历史也显示出共和党维持其多数席位颇为困难。《华尔街见闻》就指出,回顾1789年至今的115届美国国会,民主党和共和党对国会的掌控整体而言是交替的,但是民主党掌控次数更多,且平均来看领先的席位数更多。虽然奥巴马任期以来共和党逐步重回上风,目前掌握了两院多数党优势地位,但中期选举往往是民主党发起冲击的关键时机。
   
   特朗普提前和选举失利“划清界限” 因为前车之鉴太多
   
   尽管认为共和党人会 “做得很好”,但特朗普却提前和选举失利“划清界限”。他在10月16日接受采访时就直言,如果共和党失去对众议院的控制权,人们也不应该怪罪他。那么,如果众议院真的沦为民主党的地盘,特朗普政府又将面临什么?来看看他的前任吧。
   
   以上届总统奥巴马为例。奥巴马第一任期从2008年起到2012年止,2010年举行的中期选举对他的执政道路构成了不小的冲击。在这场引人瞩目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重新夺得了众议院控制权,民主党只勉强保住了参议院。在得知中期选举结果后,奥巴马只能承认这场民主党人的惨败,并呼吁会加强同共和党的合作。有人还预测说,奥巴马第一任期剩下的日子不会好过,由共和党控制的众院会想尽办法对奥巴马加以阻挠,而事实证明这一预测是对的。
   
   首先,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失利部分说明民众对其控制国会的不满。当时有很多选民认为,从长期来看,奥巴马的政策将损害而不是有助于美国经济,他们对奥巴马不再像从前那般信任。其次,在共和党几番阻挠下,奥巴马政府向国会提交的2011财年预算案一直没有获批,因此,从2010年9月到2011年4月,联邦政府一直在临时预算案下运行,面临停摆的风险。此外,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法案虽然在2010年3月在国会获得艰难通过,但共和党控制众院后,为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推行施加了很多阻力,使这一法案进入到了“瓶颈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