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谢选骏文集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谢选骏: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新型生物识别技术之脑波密码》(2018-11-03 煎蛋网)报道:
   
   你的大脑里有取之不尽的安全密码——但你无需强迫自己去记住那一长串字符。由字母和数字构成的密码相对来说,更加容易被盗取且难于记忆通常并不安全。生物识别技术正在取而代之,即使在计算机、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的常规登录方式中,指纹、面部识别和视网膜扫描也早已屡见不鲜。


   
   它们更安全,因为它们更难被伪造,但生物识别技术有一个致命的漏洞:一个人只有一张脸,两个视网膜和10个指纹。它们作为密码,一旦被黑客利用某种方式复制出来,你将无法重置密码。
   
   与用户名和密码一样,生物识别凭证也容易受到数据泄露的影响。例如,2015年,包含560万美国联邦雇员指纹的数据库遭到攻击。为了安全起见,这些人以后不应该使用指纹密码,无论是在生活里还是在工作中。下一次,黑客可能就会去窃取面部照片或视网膜扫描数据——这些生物识别技术将无法保证安全。
   
   内心深处的反应
   
   当一个人看到一张图片或听到一段旋律时,她的大脑会作出相应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可以被研究人员或医疗专业人员用放在头皮上的电子传感器测量出来。我们发现每个人的大脑对外部刺激的反应都不相同,所以即使两个人看到同一张照片,他们大脑活动的读数也会有所不同。
   
   这个过程是自动的、无意识的——人类无法控制大脑的神经活动。一个人每次看到某位特定名人的照片时,他大脑会出现相同的反应——尽管与其他人的不同。因此,“大脑密码”这项独特的技术拥有了一个能够被实现的机会。脑部反应不仅仅是身体的物理属性,如指纹或视网膜中的血管图案——它还是是人类独特的大脑生物结构与自身非自愿记忆的混合体。
   
   制作大脑密码
   
   当某人查看一组特定图像时,测量他脑部活动的消息,就能生成生物识别凭证。正如我们所知的,如果传统密码包含不同类型的字符——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它就会更加安全;与之类似,如果大脑密码包含对不同类型图片做出反应的脑波读数,则更安全。
   
   要设置密码,我们需要通过其他方式进行身份验证,例如使用护照或其他身份标识,或者根据现有记录扫描指纹或面部。然后,需要穿上柔软舒适的帽子或带有电子传感器的软垫头盔。例如,一台显示器里出现一张猪、丹泽尔华盛顿的脸和“给我打电话”这一文本,这是Herman Meville经典的“Moby-Dick”的开头句。
   
   传感器会记录人的脑电波。就像为iPhone的Touch ID注册指纹一样,收集完整的初始记录需要重复读数。研究已经证实,像这样的图片组合会唤起每个人独有的脑波读数,并且只要图片一样,那每次的测量结果就是一致的。
   
   为了完成登录,我们需要戴上帽子并观看图像序列。计算机系统会将当时的脑电波与最初存储的脑电波进行比对,并根据结果授予访问权限或拒绝访问。全部过程大约需要五秒钟。
   
   遭遇黑客之后
   
   大脑密码的真正优势体现在数据库被黑客窃取之后。如果黑客闯入存储生物识别模板的系统或使用电子设备伪造某人的大脑信号,那么密码将失去安全性。一个人不能改变他们的脸或指纹——但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改变他们的大脑密码。
   
   重置密码很简单,只要换一组登录图像——也许这次是一张狗、乔治·华盛顿的图像,外加甘地的名言。因为它们与唤起初始密码反应的图像不同,所以脑波模式也会有所不同。所以,这种大脑密码可以无限重置,因为有无数的图片组合。
   
   谢选骏指出:技术的发展在政治上似乎存在一个悖论——一方面增进了个人自由并激发了创新能力,一方面又给予政府更大的横征暴敛的极权势力,在历史力学看来,这两方面的角力,最终结果是导致一个不可挽回的生态灾难。除非有第二个地球、第三个、第一百个地球给人类挥霍,否则现代文明的末日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完全有可能。但是这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地球生态都没有了,控制论还有什么意义吗。所以,一切反乌托邦,也都瞎操心了。
(2018/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