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府就是榨油机]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就是榨油机

   谢选骏:政府就是榨油机
   
   《日本六七百万“下流老人”,如何把监狱变成养老院?》(环球网2018-10-30)报道:
   
   在刀哥的中学课本里,有一篇课文,讲述了一个穷困潦倒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想到监狱里度过寒冬。为了被警察抓走,他吃霸王餐,扰乱治安,偷东西,还调戏妇女,干了不少坏事。


   这是美国作家欧?亨利的短篇小说《警察与赞美诗》。没想到,小说演绎的情节,在今天的日本却成为现实。现在日本的监狱,老年在押犯数量快速上升,监狱快成了养老院了。
   且很多老人刑满释放后不愿离开,有的为了再次入狱,而故意犯罪。这是怎么回事呢?
   壹
   日本的老龄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而随着老龄化的加剧,犯罪老人(即65岁以上)的数量也与日俱增。
   根据日本法务省发布的《犯罪白皮书》显示:截至2017年,犯罪老人数量为4万6977人,占总数的20.8%,而1997年犯罪老人仅占总数的4.1%;65岁以上犯罪老人更是首次占到总数的20%以上;在犯罪老人中,约70%是因“盗窃”被捕的,共计3万3979人,占总数的50%左右。
   另据日本警视厅的统计:2011年以后因盗窃被拘捕的老人开始超过未成年人,2013年占同类被捕总数的33%,即三个被拘捕的盗窃分子中就有一个是65岁以上的老人。
   另外,涉嫌纠缠女性等流氓行为的老人数量,也比10年前增加了将近3倍。因此,犯罪老人成了日本的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日本监狱的单人间
   《朝日新闻》在去年曾报道过一则有关犯罪老人的新闻,读起来颇有些荒诞喜剧的感觉。
   在鸟取县,一位名叫山田信之的79岁老人在出狱后不久,因在便利店偷三明治而再次被捕。一个三明治的价格大概将近300日元,但因为是再次被捕,所以一般会关两年左右。
   不过,山田老人在接受警方调查的时候却十分轻松地表示,“监狱比养老院好!监狱不用花钱,而且还有吃的和喝的。”
   除此之外,日本的监狱还会定期为犯人进行身体检查,这样比较来看,监狱确实比养老院好。这可能正是像山田这样的老人们对监狱“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
   贰
   那么,社会治安良好的日本,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犯罪老人呢?日本的经济学家、社会学者、研究机构,以及新闻媒体对此进行了各种角度的解读,不过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说法。
   第一,老人基数扩大说 。按照日本政府的统计,从1980年到2013年,日本的总人口增加了8.7%,而65岁以上老人则增加了将近3倍,老人占日本总人口比重由9.1%增加到25%。也就是说,即使老人的犯罪率不变,但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其犯罪人数也会增加。如果用咱们网友的说法,那就是“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第二,老人生活贫困说。 日本作家藤田孝典在2015年出版了一本名为《下流老人》(生活在社会低层的老人)的书,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而“下流老人”一词也成为当年的流行语。
   所谓“下流老人”有3个特征:老年后收入显著减少;没有充足的存款;身边没有可依赖的人。按照藤田的统计,日本的“下流老人”数量差不多在600万-700万人之间,而日本65岁以上老人的数量约为3514万人(2017年数据)。
   日本政府对于“贫困“的定义是,年收入在100万-120万日元(约合6万-7万人民币)以下,每月在8万-10万日元(约合5千-6千人民币)以下的人。
   经合组织在2015年曾发布一项有关各国老人贫困率的统计,其中日本老人的贫困率为19.4%,即每5个老人中就有1个老人处于贫困状态。正是因为很多日本老人处于贫困之中,所以才导致犯罪老人的数量增加。
   
   藤田孝典的《下流老人》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问,日本老人生活不好为什么非要去监狱呢?这里得插一句题外话,日本的监狱有吃有喝,生活规律,而且还免费,对很多日本老人来说,俨然是理想的“养老院”。
   日本监狱的房间一般分为单人间或多人间(6人),犯人可以选择自己住或共同居住。一日三餐有严格的规定,主食为米饭,并配有蔬菜、鱼肉、味增汤等。
   然后,日本监狱的理念是通过劳动工作、学习各种技能来进行改造犯人,同时也是确保他们在出狱后能够适应正常的生活生活。工作内容一般是印刷、剪裁等,并且规定每天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而且每天还有固定时间进行运动,晚上到点休息睡觉。
   正是因为监狱设计的比较人性化,才导致很多日本老人“喜欢”待着监狱里。尽管看起来挺荒诞的,但这确实是许多日本老人无奈的选择——“监狱比家好”。
   除了老人基数扩大说法和老人生活贫困说法外,第三种则是老人孤独说。
   虽然很多日本老人犯罪是生活窘迫所致,但也有一些老人是因为孤独寂寞的原因,才去犯罪。这一点在咱们中国人看来可能挺不可思议的,不过也确实是日本社会的现实写照。
   日本人十分重视不给别人添麻烦,即使家人之间也是如此,所以子女结婚后,往往就会与父母分开住,而且子女并不是经常回家看望老人,一般也就是新年的时候。
   刀哥以前在东京留学的时候,就只有在新年的时候才能看到房东老爷爷和老太太的女儿带着孩子回来,平时是看不到的。
   因此,一些老人由于日常生活孤独寂寞的关系,就去偷盗犯罪,这样被关进监狱的话,还可以跟其他老人聊聊天、说说话。当然了,也有些老人偷盗犯罪纯粹是出于解闷、寻求刺激。
   
   日本监狱餐
   第四,老人缺乏教养说。 在很多人眼中,日本人讲文明、有礼貌,但如果在日本生活久了,就会发现,也有很多言行粗鲁、缺乏教养的日本人,特别是日本老人。
   现在日本这些65岁以上老人往往被称为“团块世代”,一方面战后日本能够复兴,并且迅速成为资本主义强国与他们的勤劳努力有着密切关系。
   但另一方面,他们这代人出生于战后(1947-1949年),因为当时日本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他们的父母为了赚钱养家也就没有时间对他们进行充分的家庭教育,这也就使得现在的很多日本老人从小并没有受到什么有关礼节、规矩的教育。
   因此,现在很多日本老人动不动就因为在公共场所发飙、大喊大叫等原因被逮捕。
   叁
   以上四点仅是解释了为什么日本的犯罪老人越来越多,但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也令日本政府颇为头疼。事实上,日本政府并不希望有大量老人待在监狱里,倒不是觉得丢脸没面子,而是出于金钱方面的考虑。
   
   在监狱进行活动的老人
   按照日本法务省的计算,每名服刑犯每年在监狱消耗的成本约为320万日元(约合19万人民币)。如果一名老人因偷盗廉价商品入狱的话,最多可被判5年。
   也就是说,这个老人在监狱服刑的5年里将花费国家1600万日元(约合98万人民币)。这对日本政府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还不算日常其他费用的开销。
   其实,日本政府希望能够减少在监狱的老人数量,并尝试了一些方法,但是目前也没有找出任何较为有效的办法。
   比如,日本的经济学家开出了三个药方:一是尽量延长退休时间,以此增加工资收入 (这一点日本政府正在商讨立法,但目前反对声音很大,认为这将促使日本人终身工作);
   二是从30多岁就开始存钱,及早积累养老金 (这一点并不现实,因为日本人往往是从三四十岁开始买房、还房贷);
   三是压缩退休后消费,省下退休旅游的开销,作为今后的生活费 (其实,日本老人现在已经很节省了,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因此,预计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犯罪老人现象还将在日本长期存在。
   结合日本的现状,至少可以说长寿社会并非一片祥和,它带来的种种问题也亟待人们去认真思考和解决,比如怎么让老人不为断炊发愁等。随着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今后可能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因此,日本的现状以及进行的各种尝试,倒是非常值得我们观察与研究。
   
   
   谢选骏指出:环球网的报道本身就是“政府阴谋”的一部分。政府起源于流寇、黑社会,其主要职能就是搜刮和自肥。政府假借维持秩序的名义打家劫舍,就是一部全年无休的榨油机。现在,各国政府纷纷阴谋延迟百姓的退休年龄,让他们工作到死,等不到领取退休金,以便搜刮到底——在如此局面之下,进入监狱等于及时退休吗?不然,因为进了监狱也还是要继续操劳,不得安宁。政府就是昼夜不停的榨油机。
(2018/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