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谢选骏文集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谢选骏: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网文《故事如何改变我们的大脑》(思书斋2016/10/10)报道:
   


   说,“这件事,全世界上只有三个人知道”:大概七万年前,地球上一种猿类,现在称作智人(Homo sapiens),被外星文明发现了。他们用外星人工智能分析发现,这支智人未来有发展出高度文明的可能,于是引爆苏门达腊的托巴火山,制造出小冰河期试图消灭他们,以免未来成为竞争对手。
   地球上大多数人都饿死了,只剩不到千人苟延残喘,但冥冥中自有注定,外星文明的叛乱份子想利用这些人类争权夺利,反而潜入地球,植入能够产生认知革命的基因,于是智人有了语言能力,能够沟通并且和陌生人进行大型协作,还能够有想象力和组织计划能力,在地球上发展出高科技。
   
   今年,外星叛军随时重返地球,要带领地球文明反攻外星文明,星际大战一触即发……
   
   事实上,以上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这当然是个很拙劣的科幻想像,是随便上街找路人都编得出来的,没什么了不起。可是说不定就是有人“至于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地信以为真,我也不感到意外。虽然是乱编的故事,可是里头正确无误的是:人类是唯一能够虚构故事的动物!
   
   即使不编科幻故事,我们天天从同事朋友和媒体电视,也常听闻许多有趣的八卦,这里头有多少不是编出来的,谁知道呢?在台湾,大众小说也许不如其它国家畅销,这很可能并非台湾的人不爱故事,而是因为打开电视,大部分新闻和政论节目,多半就是话唬烂的虚构故事……
   
   我们生活中边充满大量的故事,漫画、小说、宗教、电视、电影、歌曲、新闻、广告、都市传说、阴谋论、电动游戏都有故事,我们人类花了大量时间在看戏听故事,不仅是小孩要用故事哄,连大人也天天拿起小说和打开电视看故事。不只是富裕的工业社会如此,原始的丛林部落更是充满各种神秘的故事,如果有空编故事,这些时间为何不用来从事生产?故事,究竟对我们人类有啥意义呢?
   
   文学教授哥德夏(Jonathan Gottschall)的《故事如何改变你的大脑?透过阅读小说、观看电影,大脑模拟未知情境的生存本能》(The Storytelling Animal: How Stories Make Us Human),就是为了回答这个大哉问。哥德夏透过分析各种故事原型,以最新的脑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研究和实验为基础,说明故事之所以会吸引我们,正是因为大脑在接收故事情节的同时,除了娱乐也学习并强化了自身对未知情境和各种棘手事件的反应,故事把我们投射到陌生的处境中,让大脑能够做作业练习,这可是人类在面对大自然和社会复杂情境时所需要的生存本能啊。
   
   就因为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是故事,我们都不察觉自己是活在故事当中,就像鱼身在水中不知不觉。虚和实的界限,其实真的难分。咦,我们平日眼见的,不就是实的吗?但想想,我们平日眼见的各种事物,背后隐藏了多少我们看不到的隐情啊。人,不是靠知道而活,是靠相信而活。
   
   即使是回忆录,就全都是真实不虚的吗?姑且不论心理学已证实人的记忆不可能百分之百可靠,那些呈现出来的所谓真实事件,也可能是充满刻意的遗忘以及有技巧地编织,而非纯客观的陈述。就算是同一个事件,让不同当事人回忆,都能编出互相矛盾的故事,就是像《罗生门》那样。
   
   回忆录不够真,但故事也不够假。故事,无论是何种形式存在,都带给我们许多欢笑与泪水,那些存在故事中的人物,在千千万万人心中活过,有谁能说他们比起历史绝大多数活过的人,还不真实呢?许多人读了《达文西密码》,甚至都把小说情节当真实历史了呢!说不定不少读者真心相信郭靖和黄蓉是真实历史人物呢!
   
   除了白天听闻故事,我们夜中也在梦中编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有时候夜里惊醒,梦中的故事情节的精彩程度,甚至还不下好莱坞卖座片呢!我们不仅夜里做梦,我们也不时在作白日梦,在脑海中上演各种戏码。我是个很会做白日梦的人,小时候醒着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做白日梦,沉迷到课也不听、作业也不写不交。
   
   我们喜爱的故事,其实不总是让我们欢乐,有许多小说、电影的情节,包括了威胁、死亡、沮丧、焦虑、动荡不安,还有许多残酷的情节,如大屠杀、谋杀与强奸等等。麻烦,是好故事的共通语法。我们喜爱的故事中,主角们无不经历各种磨难。我们生活难道不够苦了吗?为何一再从故事中温习苦难呢?
   
   好的文学小说,创造了许多情景,让我们置身在各种人物心理和处境当中,让我们看到其它多样的世界,思索人性的各种问题,丰富我们的情感生活。那些充满苦难的故事,是我们大脑的挑战,逼迫从安逸的舒适圈中跳出来回应。
   
   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的心理学家David Comer Kidd和Emanuele Castano,进行了一系列心理学实验,结果发表在顶尖科学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他们发现阅读文学小说,可能能够增强体察和理解他人心情的能力,有助于处理现实生活的复杂人际关系。文学小说经常给人留下较为广阔的想象空间,常常需要去理解和揣摩角色的处境、感受、动机,并敏感地体察情绪的细微差别及其复杂性,从而提高社交能力。
   
   是的,文学小说能够形塑我们的心灵。传统社会中,传达精神世界的道德观往往不是透过教条或论文,而是透过各种寓言故事。各大宗教典籍中,充满了大量的故事。由此可说,宗教家其实就是编故事的顶尖高手,让成亿上兆人们信以为真。
   
   故事不论是透过电影、书籍或者电玩来传递,都能引导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影响我们的道德逻辑,改变我们的行为,甚至是改变我们的人格……《故事如何改变你的大脑?》举了许多例子,例如《汤姆叔叔的小屋:卑贱者的生活》(Uncle Tom’s Cabin; or, Life Among the Lowly)是刺激1850年代废奴主义兴起的一大原因之一,对美国社会的影响非常巨大,以致在南北战争爆发的初期,当林肯接见作者斯托夫人时,曾说到:“你就是那位引发了一场大战的小妇人。”
   
   故事的教化功能,训练了社交能力,也凝聚了人心。现代民族国家的建立,全都靠全民相信那些神话般的故事,才成为一个又一个想象的共同体。一大群人不爱惜性命,抛头颅洒热血地为国捐躯,靠的就是有大量人相信国族神话,区别出团体界线,把虚构出来的主权,当成这世界上最牢不可破的事物。
   
   最后,故事的未来又是啥呢?我们现在有了实境秀和电玩。说不定,未来的虚拟实境,就干脆把人投身到一个又一个故事的现场去了吧,人用这方式活在故事当中,又会有了另一层意义了吧!?
   
   ……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人们之所以会编故事和喜欢故事、相信故事,是因为所有的故事都不是无中生有的,而是遵循了思想的主权——因此我知道还有一个“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那就是由基因信息差异决定的生物层面的大脑,这样的大脑区别,决定了种族的命运、文明的形态。正是这样的头脑设计了故事。也许,这也是“改变大脑的故事”,但这故事却不是人类虚构的故事,而是上帝创造世界的故事。
   
   上帝创造的人类,虽然在“被造”的意义上同等,但造出来的人却是不同的,他们也有不同的使命。
   
   这就是上帝的奇妙。
   
   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
   有一子赐给我们。
   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
   他名称为
   奇妙策士、
   全能的上帝、
   永在的父、
   和平的君。
   

此文于2018年11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