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谢选骏文集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谢选骏: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共济会有三个特点应该注意,首先,它起源于一个劳动人民的也就是石匠的组织;其次,它的苏美尔起源显示了欧洲文明与中东文明的深刻关系;最后,传统共济会的秘密组织对于现代共产党的秘密组织的形成,发挥了历史影响。虽然共产党不是劳动人民的组织,而是失学失业的社会闲杂人员的组织。
   
   共济会(Freemasonry),亦称美生会,出现于18世纪西欧,自从1717年成立英格兰第一个总会所,早期为石匠工会,有特独仪式和标志,后来发展成世界组织,成为权贵交流的俱乐部。 至今其已经遍布全球。会员包括众多著名人士和政治家,有些要求申请者必须是有神论者,有些则接受无神论者申请。

   共济会是一种非宗教性质的兄弟会,基本宗旨为倡导博爱、自由、慈善,追求提升个人精神内在美德以促进人类社会完善。阴谋论者认为,共济会是富人和权贵的阴谋组织,其有着不为人知的统治世界秘密计划,比如“新世界秩序”。
   
   词语解意
   共济会亦称石匠工会、美生会、规矩会,英文的字面含义是自由石匠工会。中文“共济会”一词取其组织性质。其会员称为“美生”(英语:Mason,原意为石匠),“共济”仅为会中其中一项原则,无法完全涵括其精神,故中文翻译决定取音译。会员之间以兄弟互称。
   华人组织洪门的英文名称是Chinese Freemasonry,尽管英文是同一个词并采用了共济会的图像标志,但和共济会关系相对独立。
   
   理念和象征
   共济会的理论继承了诺斯提教派的神秘主义宗教思想,也包含了13世纪左右兴起的犹太密教卡巴拉、中世纪炼金术的诸多元素。
   共济会习惯运用比喻与象征来传递理念,因此在其教学体系中运用了大量的象征符号,懂得并熟知这些符号的含义是成为会员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共济会的许多象征符号都与建筑和石工技术有关,水平仪和直角尺是明显例子。在许多非石匠的会员加入之后发展的标志多与炼金术以及跟圣殿骑士有关。 当石匠成为会员时,共济会的职责并不在于教导建筑技艺。它反而利用中世纪石匠的工程作为道德发展的隐喻。因此,共济会的象征符号是中世纪石匠所使用的普通工具,例如工作围裙(原是羊皮制的)、锤子、梯子、水平仪等。
   
   由字母G、方矩和圆规组成的象征符号(寓意画)是共济会最基本的代表性徽章,方矩和圆规都是石工测绘使用的工具,在共济会思想中它们代表着会员完善自身所使用的道具。每个共济会会所几乎都饰有方矩与圆规的符号,它可能由象征符号六芒星变化而来,方矩代表六芒星中向下的正三角形真理、而圆规代表向上的正三角形道德,两者的结合代表阴阳调和、“真理”和“道德”的“和谐”、行动和节制的规范。方矩是会所导师的徽章,“安置”会员走向公民义务的正确途经,代表道德规范,方矩也是一种工具,让不同的元素统合有序。圆规是共济会的重要徽章,圆规象征上帝画出他对世界的计划。尺规中间的G代表伟大的造物主几何学家,要所有生命学着创造美好,从而完成伟大的作业。
   圆规、方矩和法典是会员完成个人实践、突破三重黑暗、重见理性光明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因此被称为三重伟大之光(三大明光)。
   共济会的象征符号也是礼仪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共济会的礼仪主要是在会员晋级的授予仪式上举行。在历史发展中,各地的共济会演化出多种不同的礼仪形式,现代英美共济会在服饰和仪式上主要分为约克礼和苏格兰礼,其中的约克礼主要分布于不列颠,苏格兰礼主要分布于北美和欧洲大陆,在美国分为南北两个独立部门,并在细节上有一些差别。另有古老的玫瑰十字礼仪、法兰西礼仪、孟菲斯-米思兰礼仪等也各具特色。
   共济会的标准礼仪服装包括围裙、领饰、胸饰、护腕,黑色西服等,不同级别的服饰及装饰物图案都不一样,在不同礼仪里面又各自稍有不同。
   
   组织架构
   共济会在全球都有发展,但并没有全球中心。共济会分为两级组织:会所和总会所。会所名称为阿拉伯数字编号和地名的组合。总会所是共济会的最高组织形式,各总会所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各自独立运作。在多年的流传中,各总会所之间在章程和仪式上会有一些差异。总会所往往是在司法管辖区内以社团的形式注册的公开的合法机构。
   会员制度
   因其属封闭的社团形式,如无两位以上共济会兄弟推荐,外人无法得以加入,且其考核欲加入兄弟之时间,短则半年,长则无限。但现代有些地区如欧洲大陆与北美的共济会可以允许外人独自申请,会有老会员来考核,通过后即可担任推荐人而入会。而且早期时入会之后,不得向他人揭露其会员身份。但近年一些总会所允许会员自己做决定是否愿意向外人揭露其会员身份,因为需要招募新成员,如今也做许多公开宣传,使得主流共济会神秘感日渐丧失。
   根据共济会传说,共济会的始祖为以色列王国时代的海勒姆(Hiram Abiff),他是建造耶路撒冷圣殿(第一圣殿)的建筑师,被三个因妒忌他地位和技能的工匠所杀,埋于殿内的青铜墓里,但不久即将再度复活。因此,凡加入共济会者,都要举行一场象征死亡和复活的仪式。
   虽然初期共济会仍旧奉行严守内部秘密的规定,但是1745年在阿姆斯特丹匿名出版的一本书籍完整透露了共济会内部规定、活动内容甚至入会礼仪等细节。然而共济会也因此渐渐公开活动,会员再不隐瞒自己身份,他们也会公开进行慈善活动,会员组成也逐渐向中产阶级为主。现代的共济会除了内部表明各级别的暗语和手势仍旧保密之外,其余活动基本上全部公开。
   共济会苏格兰礼仪式共分为33个级别,用度的符号“°”表现,但只有1°到3°涉及到等级概念:
   1°会员被称为“学徒” (工徒)(英语:Entered Apprentice),非正式会员
   2°会员被称为“技工” (工员)(英语:Fellow Craft),非正式会员
   3°会员被称为“导师” (工师)(英语:Master Mason),正式会员
   1°-3°的席位授予在一般会所举行,从3°到33°各级别间都是平级的,但需要到总会所申请才能授予。不同的级别在共济会意味着不同的研究学习内容,也代表了会员在不同时期的发展;比如33°是为荣誉头衔。工师级别与以上各级之间都是平等的关系。
   今天的共济会大约有600万人,苏格兰和爱尔兰会籍上约有15万名会员,英格兰会籍上约有25万名会员,法国约20万人,美国境内也有约200万名会员,香港有1,200人左右。共济会会员更几乎占满每一页西方近代史,包括英国等欧洲王室成员和美国很多任总统。
   
   知名的共济会会员包括:
   孟德斯鸠
   维克多·雨果
   歌德
   海顿
   伏尔泰
   莫扎特
   萨德侯爵
   腓特烈大帝
   拉法耶特侯爵
   朱塞佩·加里波底
   乔治·华盛顿
   汤玛斯·杰佛逊
   西奥多·罗斯福
   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
   李斯特·费伦茨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让-雅克·卢梭
   约翰·埃德加·胡佛
   马克·吐温
   查理·卓别林
   贾科莫·普契尼
   克拉克·盖博
   约翰·韦恩
   哈兰德·桑德斯
   亨利·福特
   路易·阿姆斯壮
   华特·迪士尼
   阿瑟·柯南·道尔
   穆斯塔法·凯末尔
   温斯顿·丘吉尔
   奥斯卡·王尔德
   巴兹·奥尔德林
   本杰明·富兰克林
   托马斯·爱迪生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蒋纬国
   李嘉诚
   莫逖拉尔·尼赫鲁
   柯比·布莱恩
   由于历史上的会员名单文件有遗失或从未公开,确认某人是否是共济会会员有一定的困难。
   
   发展历史
   根据其正式文献《共济会宪章》(传说1701年写成,于1723年正式出版)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被共济会称为光明之年或光明元第一年,以“A L”标记。他们自称是远古奥秘的守护者,通晓天文地理及宇宙的奥秘。有人认为共济会起源于参加建造古巴比伦巴别塔的石工职人工会,亦有种说法共济会起源于建造耶路撒冷所罗门神殿的石匠们。
   古代共济会是一个不对外公开建筑技艺的石匠行业协会。有文字记载的最早记录约为1390年。有证据显示在苏格兰最早出现石匠会所的时间是16世纪末期,当时共济会的性质仍为石匠工会。
   现代共济会正式出现的最早记载是在1717年的英国。1716年之前,伦敦的四个酒馆中聚集着贵族和高级神职人员,举办高级俱乐部聚会,内容是社交活动、娱乐和饮食,这些人是现代共济会的真正创立者。1717年6月24日圣约翰日,四个会所(英语:Lodge)的共济会会员联合成立了第一个总会所(英语:Grand Lodge),会员投票选出安松·塞亚为第一代总导师(英语:Grand Master),这一天也就是现代共济会运动的开端。而这一时期也正值传奇的蔷薇十字运动的影响消退之际,现代共济会摆脱了古老秘密组织的性质,成为思想上的石工、与及改革社会的政治团体。
   
   当年“鹅和烤架”大楼(Goose and Gridiron),英格兰总会所成立于此。
   共济会初期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约有700名会员,但是随着会员数量迅速增长,英国共济会总会于1721年开始筹备编纂自己的宪章以便管理众多成员。总会所委派新教长老派牧师詹姆斯·安德森完成这项工作,安德森根据共济会的古代条文《传统宪章》进行编纂,在1723年(共济会历5723年)出版了《共济会宪章》,这部宪章分为历史、责任义务、通则三个部分。
   启蒙运动时期,共济会从英国开始陆续传播到欧洲大陆,各国共济会纷纷成立了自己的总会所,并藉这些宗主国的军事与商业活动传播到拉美、亚洲与非洲各个殖民地。
   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使各地政府风声鹤唳,开始有一些阴谋论宣称是共济会等秘密社团主导革命,各国政府都颁布社团禁令,一直到拿破仑掌权时期才被解除。法兰西第一帝国灭亡后,罗马教廷于1817年同普鲁士、1821年同巴伐利亚先后签订协议,共同对包括光明会、共济会在内的秘密社团再次加以镇压,让整个19世纪欧洲大陆各国的共济会都比较消沉。
   
   内部的分裂
   共济会在英格兰和苏格兰发展迅速,但是英格兰分会跟苏格兰分会有明显区别,两者不但持有不同的哲学观点,政治观点也不尽相同。组成苏格兰分会的成员主要是支持詹姆斯二世的党人。这些人支持斯图亚特王朝获取18世纪英国王权的要求。从流亡法国之日起,詹姆斯二世党人和觊觎斯图亚特王朝王位的詹姆斯二世得到了苏格兰共济会的鼎力支持。1700-1720年间,他们还在法国建立起第一批共济会分会,通过这个秘密组织宣传他们的政治要求。
   同时,在英格兰,忠于伦敦总会(称为蓝会)的共济会分会已经与汉诺威王朝和辉格党的政治原则建立起牢固的关系。它们抛弃了17世纪英吉利共和国的激进共和主义,转而支持一种受宪法严格限制的王权。它们还致力于慈善事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