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谢选骏文集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谢选骏: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自由人的宗教”这本是一个矛盾的陈述,但基督教使之成为可能了。怎么解释呢?在我看来,自由人本来是上帝的敌人,但是因为耶稣基督的牺牲,得以与神和解了;从此就按照基督的样子来要求自己,进而成为上帝的仆人——像耶稣基督那样,把为神牺牲,看作人生的极乐。这样的基督徒,就证明了“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不像其他宗教,或者不信神例如佛教,崇拜自己的觉悟;或者如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只要求人做神的奴仆,而不给人以真正的自由。至于其他的哲学论述,其实都是中间形态的多余的话。
   
   

   《怀特海:基督教是西方民主政治的本源——从基督教的观点看政府和法律》(CND刊物和论坛 2014年3月30日)报道:
   
   新旧约圣经所奠定的一套想法和原则体系,构成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社会的哲学、法制基础。这些基础提供了政府和法律的基本结构,并藉此立下了保障宗教、言论等自由的规定。我们所论及的许多原则,直接源於欧洲的思想,尤其是宗教改革时期的思想。然而,欧洲-作为这许多重要原则的摇篮-却在二十世纪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残暴的政府。比如希特勒有过一个极权政府的实践,还有其他一些独裁者也践踏人民权益,是人人皆知的事。欧洲曾是蕴育这一些民主权益的地方,竟走偏了道路,忘了自己的根,就像如今西方的许多人那样。其结果极具灾难性。盼望目前东欧的觉醒,能重建这些根基。
   一个基本来源: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观是来自圣经 (A Basic Source of Values)
   我们应记得,我们是活在一个由思维构成的世界里。我们的设想和思维形成了我们的世界观-即我们藉以评估世界的参照体系。这对於我们的先人是如此,对於制定了那体现圣经原则之政法结构的人们也是如此。像当今的美国人,依然是活在这些政法结构之下。
   圣经设定了一套统一、一致的真理观。其绝对性的原则并不因情况的不同而改变;反而在人们面对不断变化环境时,引导、规范他们的行动。基督教对美国早期的影响,虽说其影响的程度可以有争议,但实际上颇为可观。这方面的影响有助於设立美国人至今仍享有的一些自由。正如历史学家傅诺曼(Norman Foerster)在其文史评论中指出的:「十七世纪的清教徒比任何其他早期殖民者,更深地影响了後来的国民性格……(他们)具独立的性格,满有宗教改革运动的抗争精神……并且坚决地维护其基督教社会的福祉,不容被破坏。」(1)。因此,在早期的美国社会(包括建国时期),最初的主要思想形式是基督教的思想。比如,神学家布哈罗(Harold O. J. Brown)曾写道:「甚至在尚未被当作神的权威性话语之前,圣经对民众和体制已产生了极大的塑造性影响。绝对可以说,美国的文化、态度、文学、甚至语言、法律和政治体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圣经的启发或有圣经的根源。」(2)结论,即如布哈罗所指出的:「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观是源自圣经。」(3)
   需要指出的是,虽说基督教原则代表了绝对的准则,但它们从未完全地被应用,乃因为人性的堕落,未能彻底地把它们实践出来。然而,当这些原则比较一贯地被执行,它们确实带来了一些正面的结果。正如我们所见到的,一些自由权益因此得以在美国被建立。(4)当然,这会引出一些大的问题。比如说,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如今在多大程度上是在吃数世纪以来留下的道德老本,而不再有新的注入?这些以往的老本钱在多大程度上已被严重蚀空?
   政府和国家的领袖、宣传者、顾问、筹划者,还有其他一些民间智士,总在不断地告诉我们说,这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在美国,人们被教导要「消费」、获取物质的东西,就会得到满足。然而,这掩盖了日常生活中所谓「快乐」人生周围的许多悲剧和恐怖。由於圣经原则对於自由社会的运作至为重要,就很有必要探讨一下这传统的有神论体系中的一些基本前提。不可忘记的是,由於人性的堕落,没有人能完全地实践这些原则。然而,就像以上说过的,如果持之以一定程度的一贯性,这些原则会带来一些正面的果效,造成人们在法律面前的自由与平等。
   人的被造与神的形像(Createdness and Imago Dei)
   圣经首先设定,所有的人都是按神的形像被造的。既是按神的形像被造的,就带来了许多方面的内涵。人是按神的形像被造的概念,可概括为:人像神一样,有位格(Personhood),有一定程度的自我超越性、聪明、道德、爱和创造性。当然,这使得人超过了一般同是被造的动植物。对於我们的先人来说,按神的形像被造,意味著人反映了创造者。人反映式
   地俱有了神的特征。这使人有了极大的尊严与价值。这也意味著,人不是一维的机械实体,而是三维、立体的人类存在。
   这一原则十分清楚、有力地写在「美国的独立宣言」之中:「我们认为以下的真理是不言自明的,即所有的人被造为平等的,皆被其创造者赋予了一些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因此,「独立宣言」很清楚地主张,相信创造者、并相信所有人要向他负责(甚至包括国家当局),对於一个好政府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同时,创造者赐给人们绝对权利与自由的福气,乃是由於人类在被造万物中被高举的地位。这些原
   则是基督教观点在政治方面带来的後果。
   被高举的个人 (The Exalted Individual)
   「被高举的个人」这一概念是基督教之社会、政治思想的一大前提。同时也是美国立宪方案的根基。它明显地是来自基督教神学和「人是被神所造」的原则。当使徒约翰在约翰福音三:16中写道:「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他表明了神的爱具有「牺牲」的基本性质。这是无私之爱(agape) 的主要内涵,即是完全的无私。正如丁格林(Glenn Tinder)教授所写的:「如果一个人能够不加论断、毫无所求、或毫不考虑自己需要地爱其他人,就可谓达到了基督徒的标准了。明显的是,没有人能做得到。我们中间的许多人能达到友谊或男女情爱的标准,但没有人能企及无私之爱的高度。无私之爱不是一种我们天生具有此倾向或能力的爱。然而,这种爱也不像人不可妄求的『全知全能』那样,唯独神才有。事实上,神是要求我们有无私之爱。无私之爱是基督教道德的核心。」(5)
   当然,无私之爱的本质与一般的社会现实形成鲜明的反差。虽说无私之爱是人交口称赞的政治标准的根源之一,但无私之爱很少被人付诸实践。相反的,日常的一般世态是好论断人的、自私的、求一己利益的。然而,无私之爱却意味著拒绝在这样的世俗态度、作法中有份。那是由於「无私之爱」的力量会往两个方向扩展,不仅是被爱的对象被提升,连那付出爱的人也被提升了」(6)。根据基督教的信仰,神的无私之爱就有一种救赎的力量,即神「钉死了」那可见的、「始终有缺陷的个人,并使那人起死回生,有了新的生命。」(7)从被造的角度看,这被提升的个人,在基督里有了最好的反映。在论到基督的复活时,歌罗西书一:15指出:「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而在论到人时,哥林多後书五:17 说:「若是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
   当我们说到被提升的个人时,我们往往用以下的这类字眼,诸如「个人的尊严」、「人的无限价值」等等。然而,由於当代的一般人已经失去了「被造」的观念,这些字眼在现今的社会中就变得空洞,不再引人产生神秘、重大意义的联想了。但是,若认真地对待「被提升之个人」的观念,人就会被视为有著极大的价值、十分的宝贵。这样的人就不能被当作「垃圾」似的随便弃置。「被提升之个人」的观念就赋予生之权利以绝对的价值。
   同时,「被提升之人」的观念也意味著各个政权-即所有掌权者-必须悉心对待众个体:这可以包括好些方面-诸如,当个人在赤贫中,有衣食、住所;当个人有话说时,可以有人聆听;只要个人不触犯法律,就可以不受到干扰;若是触犯法律,就被公允地审理。然而无论我们如何界定不同方面的照顾,总是认定一点:不可将人当成可以随便取用、弃置、或丢在一旁不管的东西。人是配得到重视、关顾的。这项由国家、政府施行的关顾原则就要求有相当高的诸多标准,其中之一是平等。「所以,没有哪一个人是属於底层、被奴役、一贫如洗、被迫保持沉默的;这就是平等。这一点又指向另一个标准:没有哪一个人可被弃置社会圈外,成为一个外人、一个野蛮不开化的人。」(9)
   这一平等的观念,当然是一个基督教的观念。保罗在加拉太书三:28中就强有力地表达了这一点:「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一旦一个文化削弱了「神创造」的原则和「被提升之个人」的观念,人的价值与尊严就相应的被削减。这相当真实地反映在当今的西方社会中,人们被当作可按广告业所提供的形象加以塑造和操纵的消费者。同时也反映在对人类生命之神圣性的贬低,如见诸於堕胎、杀害婴儿、安乐死等方面,连同对人性尊严所表现出的麻木不仁。
   造成价值观降低的因素 (Devaluation Factors)
   许多因素明显地导致将上帝非神化,并在西方社会造成人的「被造」、「被提升」之观念的丧失。首先是科学的发展,随著它被武断地再定义,排除了关於宇宙有一位创造者或是出於某种设计安排的观念,使科学本身不仅成为一个世俗的、而且是一个强大的世俗化的力量。远离了牛顿、帕斯卡和其他一些人所探讨的那种科学,当代科学实际上是和所谓的「上帝已死」运动携手共行。正如一位作家所指出的,上帝已死的现象是「与当代最重要的一项科学成果有关,即无限几何空间的发现,和上帝对此事的保持沉默。上帝不再在理性科学的空间发言,因为人类为了要营造那空间,就得放弃所有的伦理规范。」(10)事实上,在西方社会一般不容让人於科学领域里再提上帝,乃是因为现代科学已从定义上不合逻辑地排除了-这由自然律严格管制的宇宙中有上帝介入的可能性。根据这一唯物主义和自然主义的哲学,科学就代替了过去一般宗教、科学对於自然事件的解释(包括允许偏离自然律)。如果这不是一种企图推翻上帝的尝试,也至少是对创造主的领域设下了一种限制。
   第二,某些哲学理论先是对主要的社会体制、後是对普通群众,造成很大的影响。像尼采、马克思、弗洛依德、达尔文和其他一些思想家,都向基督教信仰一齐开炮。比如,尼采的思想从根本上是排斥基督教的。他强烈地抨击基督教有关爱的准则、关於每一个人都值得尊重的观念。在反对平等和被提升的人之馀,尼采的论点(虽然有些论点被人误解)被人用来主张「超人」或较高等的人类应管辖较低等的人类。这一哲学後来即反映在纳粹主义的思想中。激烈反对基督教的马克思,主张整个儿地改变人性与人的生活。他实际上是要为广大的无产者争取一种人人平等的超级地位。这种超级地位是反映在国家政权本身。现代的一些共产主义国家和极权国家就采用了马克思主义。弗洛依德排斥基督教有关罪的观念,并立论说,所有人类的紊乱都能以科学方式进行解释、并用治疗方法进行医治。「於是人的灵魂就可与上帝分离(对弗洛依德而言,「上帝」是一种孩子气的幻觉),而被置於人的理解、作用的领域中了。」(11)最後,达尔文广受欢迎的进化论,在现代科学的支持下,给了这世界一个全然世俗化的图景。进化论主张世界万物都是出自非人格化的自然因素。从这一点出发,就很容易假设上帝的不存在和沉默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