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谢选骏文集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谢选骏: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曾节明 2018.11.26戊戌癸亥壬戌于冷雨早昏黑纽约州)发表:
   
   一连四五天,纽约上州的暖湿气流与加拿大来的寒流对敌呈胶着状态,结果就是天湿寒、细雨濛濛,却下不了雪,两周前的积雪还融了一层,绿草四现而满目清新,外出漫步,有一种早春的错觉。


   
   我就喜欢这种早春的错觉,早晚出去遛达。11月26日凌晨,走过邻近公园路口理发店的那座白色豪斯,已经12点10分了,道边、草上的积雪,如破了窟窿的棉被,街上空寂无人,暗处又似有无数的眼睛,虽然少风,但湿冷的夜中好像有一层紧贴你后背的阴气。
   
   我便在关了门的理发店前折回来,经过那幢白色豪斯的时候,一个浅色头发,身材娇小的白人女,就象从黑暗里冒出来一样,出现在我左侧十多米处,而她身边的一条狗,冲人行道直窜过来,这狗扑向我的时候,我才发觉,这狗根本没有狗链系住!那是一个中等大小的短毛狗,长腿,尖耳朵,狗脸一半白色,一半棕色或黑色(黑暗下看不清),我不知道这狗是否凶狠,但依经验知道,如果狗扑向你的时候,你拔腿逃跑,狗的攻击就会更猖狂,它可能直接扑上来咬你,而如果你不跑,狗反而会有顾忌,于是我就不紧不慢地一边面对这畜生,一边撤离,这狗果然没有扑上来,只是围着我狂吠、、.那狗的女主人追了过来,喊着这狗,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把狗抱走的意思,我对那白女人说:
   
   “does he bites? (狗咬人吗?)”,“Is your dog fierce?(你的狗凶吗?)”,“Do you have a string to control your dog?(你有拴狗的绳子吗?)”
   
   但是她并不理我,翘着她的小尖鼻子赶到我前面去唤她的狗,那神气就象我是一个不存在隐形人一样。
   
   不知是不是受到她的鼓舞,她的狗闪开她,再次扑向我,这次动真格了,狗爪子抓到了我的裤子上、保暖衣的下摆、又抓到了我的手背,我没有还击……那白人女又喊着跑向她的狗,她的狗又躲开了……
   
   我忍不住对她说:“Your should control your dog.”她仍然不理我,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走出去四五十米,回头看了一眼,本以为她可能把狗抓住收回去了,却看到她与她的狗一起在跑,我这才明白她与她的狗在嬉戏,她根本没有收狗的意思!
   
   我憋着窝囊气继续往回走,走出去约一百米远,忽然感觉手背有些刺痛,低头才发觉手背被狗爪子抓了一道划痕,衣服下摆口袋缝合处也被抓破了,余不禁愤然!别奢求道歉了,单是那白女人当你不存在的傲慢气,就难以下咽!
   
   我愤然往回走,打算问她要一个说法,但是也不存多大指望,因为我估计她应该带着狗躲回去了,只当夺走一会儿散散心吧。然而走近那幢白色的豪斯,我傻眼了,那白女人仍然与她的狗在嬉戏,这一次还有一个只穿T恤的大个子光头白男,站在豪斯门口,与那女的说话。
   
   我对那白男说:“这狗是你的吗?”
   
   他瞥了我一眼,没有理我。于是我越过白男,走近几步,对那白女人说:“你的狗把我轻微地抓伤了,你应该控制好你的狗!你有拴狗的绳子吗?”
   
   那白女人转身诧异地瞪了我一眼,但是仍然没有理我。
   
   “What are you fucking talking about? get away!”那光头白男忽然冲我吼道。
   
   我见他们不是能讲道理的人,只得离开再说,保险起见,折回时我没走他们门口的sidewalk,而走街边;忽然间那条狗冲我身后猛扑过来,我转身面对它,它仍然贴身抓扑,这次我奋起一脚把这畜生踹了个趔趄,它挨踹之后倒收敛了许多,不敢再扑上来(确实应了尼采的名言:一个小小的报复,胜过十个不报复),只是冲我狂吠……
   
   突然,我的胸口挨了重重地一推,那个光头白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揪住我的衣服,企图卡住我的脖子,我奋力挣脱、用手挡开,这时候那个女人上来劝他,这个身高和气力都超过我的光头冲我伸中指大骂:
   “Get away shit! go back your fucking family and go back your fucking county!”
   我不顾他的恶骂,走近几步,去看他豪斯的门牌,“你想干什么?滚开!听到没有!?”白男追了过来。
   我说,我想报警。“Fucking you!”他更炸了,说:呆着别走,我来帮你。他转身走向他的皮卡,象是去拿什么东西。我已经看清他的门牌,担心他有武器,只能先走为上。
   
   我回家后打了911,20分钟后,一个穿蓝黑色警服、戴保暖帽的小胡子白男警察上门,做了记录,说他将找狗主人谈谈……初冬的浓黑中消逝的警车车灯,我释然了,因为我本来就没指望讨还什么,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也是对自己的人格有个交代,同时尽一点美国公民的责任。
   
   加上这一起事件,不到两年,我已经碰到三次这样的白人:
   
   第一次是在沃尔玛的停车场,一个在停车场开快车抢道的胡子白男,按下车窗追着我破口大骂“Fucking Chink”,一直骂到上High Way前;
   
   第二次是在詹姆士养老院的入口,一个在狭窄入口处违规停车挡道的赛车白男,对我的鸣笛勃然大怒,倒车故意撞向我,躲避当中我差一点被主干道车流撞上,他按下车窗大骂“You come from fucking country!”,扬长而去……
   
   而奥巴马的八年中,我只在散步时被一个讲西班牙语的白人少年和五六个黑人少年,用雪块袭击过一次。
   
   特朗普上台之后,有些白人明显地嚣张了许多,这是我切身感受的“川普带来的改变”。
   
   但是,难道我是无辜的吗?我回首两年前自己对“川普”缪托知己的热捧劲,现在只有两个字的感概:
   
   “报应!”
   
   我们华人有一个坏习惯,总是为了面子而势利眼,宁做打肿脸的胖子,也不做舒舒服服的健康瘦人……我们总喜欢趋炎附势,哪怕自己趋附的势力,是歧视我们、甚至猎食我们的天敌;许多华人就象当年犹太集中营的二鬼子犹太看守一样,以为自己依附了鬼子,或者只是做了精神二鬼子,便高人一等,与众不同了,全不知在鬼子眼中,二鬼子犹太仍然是犹太垃圾,最终也得进焚尸炉。
   
   而许多川粉,其实只是精神二鬼子而已,比犹太集中营的二鬼子犹太看守还不如。
   
   谢选骏指出: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那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那样,战争初期在东亚发生的事情可能就在北美上演了——日本兵喝令黄包车上的白种人下来拉车,而让中国的拉车苦力坐上去享受老爷的感觉,自己则在一旁哈哈大笑……然后再对白人进行殴打羞辱糟蹋虐杀。类似这些恃强凌弱的恶霸欺凌(霸凌),就是人的原罪的体现。可见,如果没有了耶稣基督的救赎,世界上的人都会变成什么样的鬼样子——真实版的衣冠禽兽、两脚畜生,比他们的狗都不如了。
(2018/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