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谢选骏文集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谢选骏: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美国女生拍的照片 令中国留学生炸锅》(2018-11-21 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
   
   最近,一组6年前的照片,突然在中国留学生圈引起了热议。

   
   拍摄这组照片的作者是俄亥俄大学念视觉传播专业读硕士学位的Darcy Holdorf。而照片中的主角,是同在俄亥俄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们。Darcy说:“自己只是想拍出一个美国学生眼里,中国留学生平日生活的样子。”
   
   谈到这组照片的心路历程,Darcy还说:“留学生们从父母那里感受到压力,因为父母为了让他们来留学花了大笔钱,也给予他们厚望。他们被期待着,期待着将来能有一个大好前途。但眼下,他们却要被迫学习异国文化,并因此搞得支离破碎。”
   
   当这些照片发表后,如巨石落入海面,激起千层浪。中国留学生们炸了锅。等待Darcy的不是支持,而是批判和抗议。曾跟黛西关系密切、甚至热情地教她打麻将的中国朋友,其中有些人已和她断绝来往。“他们对我发火,冲着我大叫。因为他们的父母,看到照片后,非常生气。”Darcy摊了摊手,不解地说。
   
   当Darcy第一次来到俄亥俄大学所在的中北部小镇时,她发现基本上以白人为主,很少能看到亚洲面孔。而令她吃惊的是,一进大学,扑面而来的竟然都是中国留学生。“怎么回事,这所大学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人?”
   
   6年间,俄亥俄大学的中国本科生数量差不多激增了35倍,2004年只有17人,而2010年则多达603名。现在,在俄大就读的外国留学生中,81%来自中国。Darcy又进一步了解到,从2007年开始,俄大对中国学生进行扩招,并与中国的留学中介机构加强了合作。“中介协助学校做宣传,中国学生增长了70%。对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中国同学,美国学生跟他们接触甚少,了解不多。
   
   许多人对中国人的印象,主要来自那些校园里十分抢眼的“富二代”。俄亥俄大学的校杂志上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有钱的中国留学生的故事,说他如何开着昂贵的跑车,天天泡酒吧,后来因为他驾车出了事,不得不退学。“这是不对的!”Darcy认为,这个学生的事只是极端个案。“这篇很有煽动性的文章,让美国人对中国学生有了一种刻板印象,以为他们都是纨绔子弟。”Darcy对中国充满好奇。
   
   读大学时,她曾修过3个学期的汉语。2008至2010年这三年间,她还曾赴往中国,在上海、昆明、广州生活了一段时间。在她看来,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是那么有钱。中国留学生到底是什么样子,在Darcy里有很多问号:“他们不远万里地跑到一个美国小镇上,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多是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长大的孩子,能喜欢待在这么小的地方吗?来之前,他们知道这个地方、了解这所学校吗?有过什么期待吗?”纪实摄影是Darcy的专业所长,她想通过照片的形式,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留学生的偏见。
   
   于是,从2011年春天开始,她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跟拍中国留学生。在校园里,每遇见一个中国学生,黛西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邀请他们拍照片。有一天,黛西去学校的暗房洗照片,碰见一对中国学生。她凑过去,跟男生搭讪,问人家叫啥名字,又说起自己拍摄的事。“我希望采访你,你乐意吗?”
   
   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压根儿就没听懂她讲的英语,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男生只是拘束地站着,过了好久才给出回复。这么着,黛西在暗房里结交上了泡泡和她的男友安迪。泡泡是学校中国同学联谊会的召集人,负责组织聚会,像新年联欢会啥的。
   
   熟悉后,黛西发现安迪在中国人的圈子里,完全是一个自信、聪明和善于交际的人,尤其在中国社团里非常活跃。“那个时候,差不多每隔一天,我就会去找泡泡和安迪,只要他们让我跟着一起去的地方,我都会去。就这样,Darcy深入了中国留学生圈子。“美国,最早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像纽约和洛杉矶那样的大城市,而当我来到俄亥俄,发现完全不一样。”泡泡这样告诉Darcy。还有不少人跟她说,来了以后才知道,俄亥俄大学跟俄亥俄州立大学是两回事儿。
   
   俄亥俄州立大学,位于州府所在地,在全美排名50位左右,是所名校;而俄亥俄大学,不仅排在百名以外,还是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小镇上。至于来美国前有啥期待,Darcy采访到的大部分中国学生回答是:“没什么期待,也不知道该有啥期待。”但唯独有一点他们清楚,那就是不希望在美国的校园里,遇见这么多中国同学。“人在美国,在周围依然都是中国人,说中文比英文还多。”Darcy还认识一个中国女孩,她英语名叫克莱拉,来自中国西北部,为获得申请和签证的帮助, 她家付了2.5万元人民币的中介费。
   
   克莱拉曾期盼自己能有一位美国室友,但一直没有找到。宿舍里,只住着克莱拉一个人,每天下课回来,她都要面对一张空空的床板。中国学生向Darcy抱怨,说被有些“无良中介”忽悠了。中介的人告诉他们说,到美国后,只需要读3个月的语言,就可以上专业课了。
   
   但到了俄大后,因为英语水平低,尤其是听力和口语太差,几乎所有的中国学生,都需要读英语强化班(OPIE),它相当于正式开始专业学习前的预备课程。学校根据学生首次托福考试的成绩,将他们分为7个等级,分别安排到对应等级的语言班上课。有的同学通过语言班考核,可能要一年,两年、甚至三年,才能通过这个强化班的重重关卡。虽然学的是英语培训之类的基础课,但交的却是等价于大学本科的学费,每学期6.5万元人民币。而且强化班的课程并不能为他们赢得学分,在这里一年读下来,一个学分都换不到。“一方面是中介提供了误导性的信息,另一方面,学校在录取上降低了标准”,Darcy这么分析道。
   
   英语强化班占用了许多教室。比如,在篮球馆的地下室,一扇玻璃门上用胶带粘了一张纸,上面用大字印着“OPIE”。“弯曲幽暗的走廊,串起了一排教室,教授们在这些教室里对学生进行期中测评。一间又一间教室里,学生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和教授争论着,竭力让自己获得通过这一级语言班以进入下一级的资格。
   
   然后,他们再穿过这洞穴般的走廊,走回到位于校园另一侧的宿舍。Darcy发现,在一个班里,坐着12人,清一色的中国学生。教室墙上有脏兮兮的黑板、地图以及五颜六色的语法提示。在学生的作业本上,其中有一题问:“美国年轻人,去酒吧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什么?”下边用工整的笔迹答道:“找到一个女孩,坠入爱河。”
   
   因为中国学生喜欢待在一起,加上语言障碍,他们真正接触美国生活的渠道, 可谓少之又少。虽然人在美国,却仍是在通过教材,了解着美国文化。Darcy试着总结说:“他们在强化班上课,就像生活在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的夹缝间。”俄亥俄大学的校园很漂亮,中国学生初来乍到时,都挺兴奋的。但是,当他们在英语强化班待上一年半载后,普遍有种挫败感。“我想在真正的大学课堂里学习,过上更地道的美式校园生活。但我只是看着美国学生走过、路过,在食堂一起吃饭,我无法体验到那种生活”,克莱拉说。“天天学着一模一样的东西,看不到希望和尽头。”
   
   一个在英语强化班待了一年半、5次托福考试均告失败的男生说。当Darcy第一次听说“中国城”的时候,她吃了一惊。“当时我吓了一跳,完全不能相信,因为我觉得这事太奇怪了”,Darcy说。“当我到国外读书的时候,我可不想跟一帮美国人住在一起。”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Darcy独自一人去中国城亲眼看一看。“中国城”的正式名称叫做斯科特楼,它实际上是俄大的一栋留学生宿舍楼,因为住的基本都是中国学生,被人称为“中国城”。据统计,这一栋楼里住着180个中国学生。“中国城”的入口是一座红砖砌成的拱廊,上头挂着灯笼。顺着这些灯笼走下去,就到了一座露天的院子。院子里有片草坪,还种着樱桃树,中央由4只木制长凳围成了一个圈。
   
   春节时,在走廊里,可以看到一扇扇门上贴着倒写的福字。黛西一个人在楼道里晃,碰上了宿舍管理员。在交谈中,她得知,当天晚上,这里要举办专为中国留学生准备的迪斯尼主题派对。为了丰富中国学生的社交生活,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精心组织了很多活动,有迪士尼卡通主题电影晚会,也有在当地年轻人里很流行的化妆舞会。在一次化妆舞会开始前,宿舍管理员打扮成白雪公主的样子,挨个敲宿舍门,邀请中国学生参加派对舞会。舞会上,黑白金三色的气球,被用胶带粘在墙上,以遮住原本严肃单调的建筑风格。黛西回忆她当时看到的场景:“女士们穿着修长的露肩礼服, 缀满水钻的细高跟鞋, 在脏兮兮的灰色地毯上蹒跚挪步。男士们则穿着不合体的西装,从裤腿可以看出明显大一号。”舞会办得似乎并不很成功。“红黄相间的灯光,映照着面具下害羞的脸。多数中国学生,只是待在圆形舞厅边上的阴影里,三五成群,打趣闲聊,只是随着音乐的律动,微微弯一下膝盖。各种甜腻的亚洲风格流行曲,循环播放了一夜。”黛西的许多照片,都是在“中国城”里拍摄的。她还在英语报道里,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在“中国城”看到的一个个场景。
   
   每到日暮时分,“中国城”楼顶上就会点亮射灯,刹那间,这个散落着烟头的院子,沐浴在蓝色的光线之中。一些人站在院子中央的小广场上,聚在一起抽烟。他们说的都是汉语,在聊英语课、聊作业、聊八卦。“他们对我很感兴趣,觉得我很有意思,觉得一个试图说汉语的美国人很好玩。”比尔和6个朋友一起坐在长凳上,抽着中国烟,讲着各种荤素段子,抱怨在这儿生活的无聊。比尔已经来了5个月,几乎没有美国朋友,只和中国人交往。课余,他要么打游戏,要么打篮球。他的英语口语很差,看到自己上强化班的漫漫长路,心情黯淡。当时,他在考虑夏天回中国,突击准备托福考试。
   
   另一间屋里,一群中国学生正在用电饭锅煮面条。面条里只放了葱和酱油,然后他们用筷子吃。因为宿舍内禁止做饭,所以他们用塑料袋罩住烟雾探测器,以防触发警报被抓。Darcy评价道:“这里几乎处处弥散着彻头彻尾、坚不可摧的中国特色。”凌晨两点,在“中国城”三层的学生休息室,四个18岁的中国学生正在打麻将。摸牌出牌之间,这些年轻的中国女孩互相逗趣、闲谈。“我胡了”,一个叼着香烟的女孩喊道。随后,她推到桌前的牌,满脸堆满了开心的笑容。4人开始洗牌,“哗哗”声代表着新一轮牌局的开始。Darcy将这些作照片到俄亥俄大学官网,起名叫:“我们的梦想是不同的”。她还特意给照片里拍到的中国学生发了信息,附了网站链接。可回复Darcy的却寥寥无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