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谢选骏文集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谢选骏: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美国女生拍的照片 令中国留学生炸锅》(2018-11-21 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
   
   最近,一组6年前的照片,突然在中国留学生圈引起了热议。

   
   拍摄这组照片的作者是俄亥俄大学念视觉传播专业读硕士学位的Darcy Holdorf。而照片中的主角,是同在俄亥俄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们。Darcy说:“自己只是想拍出一个美国学生眼里,中国留学生平日生活的样子。”
   
   谈到这组照片的心路历程,Darcy还说:“留学生们从父母那里感受到压力,因为父母为了让他们来留学花了大笔钱,也给予他们厚望。他们被期待着,期待着将来能有一个大好前途。但眼下,他们却要被迫学习异国文化,并因此搞得支离破碎。”
   
   当这些照片发表后,如巨石落入海面,激起千层浪。中国留学生们炸了锅。等待Darcy的不是支持,而是批判和抗议。曾跟黛西关系密切、甚至热情地教她打麻将的中国朋友,其中有些人已和她断绝来往。“他们对我发火,冲着我大叫。因为他们的父母,看到照片后,非常生气。”Darcy摊了摊手,不解地说。
   
   当Darcy第一次来到俄亥俄大学所在的中北部小镇时,她发现基本上以白人为主,很少能看到亚洲面孔。而令她吃惊的是,一进大学,扑面而来的竟然都是中国留学生。“怎么回事,这所大学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人?”
   
   6年间,俄亥俄大学的中国本科生数量差不多激增了35倍,2004年只有17人,而2010年则多达603名。现在,在俄大就读的外国留学生中,81%来自中国。Darcy又进一步了解到,从2007年开始,俄大对中国学生进行扩招,并与中国的留学中介机构加强了合作。“中介协助学校做宣传,中国学生增长了70%。对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中国同学,美国学生跟他们接触甚少,了解不多。
   
   许多人对中国人的印象,主要来自那些校园里十分抢眼的“富二代”。俄亥俄大学的校杂志上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有钱的中国留学生的故事,说他如何开着昂贵的跑车,天天泡酒吧,后来因为他驾车出了事,不得不退学。“这是不对的!”Darcy认为,这个学生的事只是极端个案。“这篇很有煽动性的文章,让美国人对中国学生有了一种刻板印象,以为他们都是纨绔子弟。”Darcy对中国充满好奇。
   
   读大学时,她曾修过3个学期的汉语。2008至2010年这三年间,她还曾赴往中国,在上海、昆明、广州生活了一段时间。在她看来,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是那么有钱。中国留学生到底是什么样子,在Darcy里有很多问号:“他们不远万里地跑到一个美国小镇上,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多是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长大的孩子,能喜欢待在这么小的地方吗?来之前,他们知道这个地方、了解这所学校吗?有过什么期待吗?”纪实摄影是Darcy的专业所长,她想通过照片的形式,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留学生的偏见。
   
   于是,从2011年春天开始,她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跟拍中国留学生。在校园里,每遇见一个中国学生,黛西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邀请他们拍照片。有一天,黛西去学校的暗房洗照片,碰见一对中国学生。她凑过去,跟男生搭讪,问人家叫啥名字,又说起自己拍摄的事。“我希望采访你,你乐意吗?”
   
   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压根儿就没听懂她讲的英语,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男生只是拘束地站着,过了好久才给出回复。这么着,黛西在暗房里结交上了泡泡和她的男友安迪。泡泡是学校中国同学联谊会的召集人,负责组织聚会,像新年联欢会啥的。
   
   熟悉后,黛西发现安迪在中国人的圈子里,完全是一个自信、聪明和善于交际的人,尤其在中国社团里非常活跃。“那个时候,差不多每隔一天,我就会去找泡泡和安迪,只要他们让我跟着一起去的地方,我都会去。就这样,Darcy深入了中国留学生圈子。“美国,最早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像纽约和洛杉矶那样的大城市,而当我来到俄亥俄,发现完全不一样。”泡泡这样告诉Darcy。还有不少人跟她说,来了以后才知道,俄亥俄大学跟俄亥俄州立大学是两回事儿。
   
   俄亥俄州立大学,位于州府所在地,在全美排名50位左右,是所名校;而俄亥俄大学,不仅排在百名以外,还是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小镇上。至于来美国前有啥期待,Darcy采访到的大部分中国学生回答是:“没什么期待,也不知道该有啥期待。”但唯独有一点他们清楚,那就是不希望在美国的校园里,遇见这么多中国同学。“人在美国,在周围依然都是中国人,说中文比英文还多。”Darcy还认识一个中国女孩,她英语名叫克莱拉,来自中国西北部,为获得申请和签证的帮助, 她家付了2.5万元人民币的中介费。
   
   克莱拉曾期盼自己能有一位美国室友,但一直没有找到。宿舍里,只住着克莱拉一个人,每天下课回来,她都要面对一张空空的床板。中国学生向Darcy抱怨,说被有些“无良中介”忽悠了。中介的人告诉他们说,到美国后,只需要读3个月的语言,就可以上专业课了。
   
   但到了俄大后,因为英语水平低,尤其是听力和口语太差,几乎所有的中国学生,都需要读英语强化班(OPIE),它相当于正式开始专业学习前的预备课程。学校根据学生首次托福考试的成绩,将他们分为7个等级,分别安排到对应等级的语言班上课。有的同学通过语言班考核,可能要一年,两年、甚至三年,才能通过这个强化班的重重关卡。虽然学的是英语培训之类的基础课,但交的却是等价于大学本科的学费,每学期6.5万元人民币。而且强化班的课程并不能为他们赢得学分,在这里一年读下来,一个学分都换不到。“一方面是中介提供了误导性的信息,另一方面,学校在录取上降低了标准”,Darcy这么分析道。
   
   英语强化班占用了许多教室。比如,在篮球馆的地下室,一扇玻璃门上用胶带粘了一张纸,上面用大字印着“OPIE”。“弯曲幽暗的走廊,串起了一排教室,教授们在这些教室里对学生进行期中测评。一间又一间教室里,学生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和教授争论着,竭力让自己获得通过这一级语言班以进入下一级的资格。
   
   然后,他们再穿过这洞穴般的走廊,走回到位于校园另一侧的宿舍。Darcy发现,在一个班里,坐着12人,清一色的中国学生。教室墙上有脏兮兮的黑板、地图以及五颜六色的语法提示。在学生的作业本上,其中有一题问:“美国年轻人,去酒吧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什么?”下边用工整的笔迹答道:“找到一个女孩,坠入爱河。”
   
   因为中国学生喜欢待在一起,加上语言障碍,他们真正接触美国生活的渠道, 可谓少之又少。虽然人在美国,却仍是在通过教材,了解着美国文化。Darcy试着总结说:“他们在强化班上课,就像生活在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的夹缝间。”俄亥俄大学的校园很漂亮,中国学生初来乍到时,都挺兴奋的。但是,当他们在英语强化班待上一年半载后,普遍有种挫败感。“我想在真正的大学课堂里学习,过上更地道的美式校园生活。但我只是看着美国学生走过、路过,在食堂一起吃饭,我无法体验到那种生活”,克莱拉说。“天天学着一模一样的东西,看不到希望和尽头。”
   
   一个在英语强化班待了一年半、5次托福考试均告失败的男生说。当Darcy第一次听说“中国城”的时候,她吃了一惊。“当时我吓了一跳,完全不能相信,因为我觉得这事太奇怪了”,Darcy说。“当我到国外读书的时候,我可不想跟一帮美国人住在一起。”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Darcy独自一人去中国城亲眼看一看。“中国城”的正式名称叫做斯科特楼,它实际上是俄大的一栋留学生宿舍楼,因为住的基本都是中国学生,被人称为“中国城”。据统计,这一栋楼里住着180个中国学生。“中国城”的入口是一座红砖砌成的拱廊,上头挂着灯笼。顺着这些灯笼走下去,就到了一座露天的院子。院子里有片草坪,还种着樱桃树,中央由4只木制长凳围成了一个圈。
   
   春节时,在走廊里,可以看到一扇扇门上贴着倒写的福字。黛西一个人在楼道里晃,碰上了宿舍管理员。在交谈中,她得知,当天晚上,这里要举办专为中国留学生准备的迪斯尼主题派对。为了丰富中国学生的社交生活,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精心组织了很多活动,有迪士尼卡通主题电影晚会,也有在当地年轻人里很流行的化妆舞会。在一次化妆舞会开始前,宿舍管理员打扮成白雪公主的样子,挨个敲宿舍门,邀请中国学生参加派对舞会。舞会上,黑白金三色的气球,被用胶带粘在墙上,以遮住原本严肃单调的建筑风格。黛西回忆她当时看到的场景:“女士们穿着修长的露肩礼服, 缀满水钻的细高跟鞋, 在脏兮兮的灰色地毯上蹒跚挪步。男士们则穿着不合体的西装,从裤腿可以看出明显大一号。”舞会办得似乎并不很成功。“红黄相间的灯光,映照着面具下害羞的脸。多数中国学生,只是待在圆形舞厅边上的阴影里,三五成群,打趣闲聊,只是随着音乐的律动,微微弯一下膝盖。各种甜腻的亚洲风格流行曲,循环播放了一夜。”黛西的许多照片,都是在“中国城”里拍摄的。她还在英语报道里,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在“中国城”看到的一个个场景。
   
   每到日暮时分,“中国城”楼顶上就会点亮射灯,刹那间,这个散落着烟头的院子,沐浴在蓝色的光线之中。一些人站在院子中央的小广场上,聚在一起抽烟。他们说的都是汉语,在聊英语课、聊作业、聊八卦。“他们对我很感兴趣,觉得我很有意思,觉得一个试图说汉语的美国人很好玩。”比尔和6个朋友一起坐在长凳上,抽着中国烟,讲着各种荤素段子,抱怨在这儿生活的无聊。比尔已经来了5个月,几乎没有美国朋友,只和中国人交往。课余,他要么打游戏,要么打篮球。他的英语口语很差,看到自己上强化班的漫漫长路,心情黯淡。当时,他在考虑夏天回中国,突击准备托福考试。
   
   另一间屋里,一群中国学生正在用电饭锅煮面条。面条里只放了葱和酱油,然后他们用筷子吃。因为宿舍内禁止做饭,所以他们用塑料袋罩住烟雾探测器,以防触发警报被抓。Darcy评价道:“这里几乎处处弥散着彻头彻尾、坚不可摧的中国特色。”凌晨两点,在“中国城”三层的学生休息室,四个18岁的中国学生正在打麻将。摸牌出牌之间,这些年轻的中国女孩互相逗趣、闲谈。“我胡了”,一个叼着香烟的女孩喊道。随后,她推到桌前的牌,满脸堆满了开心的笑容。4人开始洗牌,“哗哗”声代表着新一轮牌局的开始。Darcy将这些作照片到俄亥俄大学官网,起名叫:“我们的梦想是不同的”。她还特意给照片里拍到的中国学生发了信息,附了网站链接。可回复Darcy的却寥寥无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