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谢选骏文集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谢选骏: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倾听噪音——<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读后感》(Unknown Artist 2009-09-09)报道:
   
   当我们提到“音乐”的时候,我们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些曲调,对它有一个定义,或想到它的功能——审美、娱乐、教育等等。作为一个热爱音乐的人,从初中开始就不断的倾听,到现在,会被不同种类的音乐深深打动,感受音乐的力量。而当我们提到“噪音”的时候,我们会想起的是让人反感的东西,如城市的喧嚣、工厂的机械声等,似乎完全站在美妙音乐的对立面,不能带来审美体验,不能娱乐,也非教育。

   
   此书——【法】贾克·阿达利的《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是老师推荐的书单中的一本,在“媒介、符号与表述”这一栏下 ,当然我翻它是因为对“噪音”与“音乐”这种似乎显而易见的关系的探讨,激发了我的兴趣,一下此文建立在对于其阅读的一些思考和理解上,对我来说这本书有些地方比较难懂,错误之处还请大家指出。
   如导言所言“音乐界的学者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不予理会,或斥之为‘噪音’”“以学术专业的音乐史与乐理来看这本书,其中漏洞确实不少”,但是阿达利对于音乐与噪音的开创性见解,无疑是非常有价值的。文中引用的罗兰·巴特刊于《音乐游戏》中的一句话,更证明了这种思考的必要性——“审视目前的音乐评论,很显然它们对于作品(或作品演奏)诠释的分析,总是最拙劣的语言学范畴——形容词。”
   简单的说一下阿达利的理论,当然此书值得细读。
   粗略的说,有这么一个关系:声音-噪音-音乐。所有被听到的都是声音,声音中(似乎是易于影响人)的一部分为噪音——此处为中性词,噪音中为人类群体所接受并反复倾听的某一部分为音乐。这里有两个重点:一,音乐的本质是噪音;二,倾听音乐其实暗含了在噪音中选择。这种选择最初之时并非属于个人,因此,将某种“噪音”从噪音中抽离并将之定为“音乐”的选择行为就是某种权力的体现——音乐是权力的噪音。对声音的控制、对噪音的选择——发音在本质上是属于权力的,如希特勒所言:“如果没有扩音器,我们就无法征服德国。”及其反复广播瓦格纳的音乐激起民众爱国热情。权力对音乐的选择与任何声音的编制乃至对任何声音的管制,都是创造或强化一个团体,将一种权力中心与其附属物连接起来。在此之后(其他未被选择的)噪音是具有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具有先知能力的——阿达利认为噪音是最有预见性之物。在这里,音乐和噪音的关系在此明确:音乐是被既有权力选择的噪音,其他噪音的出现与其影响对权力而言是危险的,这些噪音或许会被其他权力所控制与认定,它可能预见了更合理的权力和社会结构。因此,权力的稳固需要强化“音乐”的地位,同时消灭“噪音”。当旧有权力被颠覆,此噪音成为音乐,旧有音乐在新权力面前被视为新的噪音——音乐的本质。(此描述非常粗略,请大家指正)
   下面是音乐(传播网路)的四个时期:
   1、牺牲
   音乐的最初功能是在仪式中的使用。巫师的话语从群众中分离出来,噪音和音乐也被分离。在牺牲仪式的网路中,噪音是一种武器(阿达利具体说明了各个文化中的噪音,自然噪音给人民带来了伤害、不安及恐惧),音乐此时帮助这种武器的生成并将之驯化、仪式化,即在仪式中,噪音是仪式化杀戮的一种拟像,是死亡的威胁;音乐在此是噪音的一种引导,对暴力(噪音)的引导,因此它作为牺牲的拟像,功能明确。(类比牺牲仪式的真实杀戮和牺牲)音乐的仪式性、仪式作用正式源于其在仪式中的使用,它象征性地显示出导正暴力和想象力的重要性,将杀戮仪式化以替代一般暴力的重要性,即民众在“暴力”(噪音)中的恐慌及“不安想象”在仪式(音乐)中被引导到牺牲上。“它也指出如果将个人的想象升华,社会就肯定可能形成”这种同一的升华之中,音乐的根本功能就体现出来了——纯粹秩序。(关于各种符码及其动力学、符码秩序的断裂、瓦解的动力、金钱、各种网路之间的共时性等问题,阿达利有详细复杂的叙述,在此不展开。)
   
   2、再现
   从18世纪开始,音乐从仪式化的归属物变成再现。音乐家不再为单一的、中心的权力提供服务,这是音乐家的革命也是最早的革命。音乐卷入金钱,“再现”于音乐厅。音乐制度化为商品、获得自主地位和金钱价值——音乐作为竞争性秩序的先锋,音乐创作和诠释的劳动必须被赋予一个价值。乐谱印刷衍生出的音乐归属权、使用权、(乐谱)交易权的问题,以及音乐在此作为事物价值的先锋,功用不是“创造”“秩序”,而是使人们相信音乐具有价值,且此价值不可外在于交换。再现的概念在逻辑上意含着交换和和谐。简单的说,音乐此时的再现——销售音乐厅门票,每一次的再现都肯定了其内在价值的存在。价值换取金钱是一种新的秩序与和谐。“音乐”具有可交换性的突破之后,普遍事物也开始具有。在再现中,商品代表了购买者的秩序,荣耀景观。(再现、交换与和谐的关系,及和谐的再现创造的符码——组合:调性音乐、乐团。管弦乐团的引玉——精英、指挥家、秩序的创造者与群众)
   和谐组合的音乐意含着欠缺——音乐家与世界关系以及现实和创作间的分歧,音乐家意识到和谐的有限,再现网路和组合开始断裂:反和谐。“噪音”及其在“意义”上的终结,置入了随即、无意义,并导向重复——音乐探究了声音本质的全部,并走到尽头。
   
   3、重复
   录音的来临彻底粉碎了再现,其重点是录音(复制)最初是为了保存再现,最终大量的复制品却消灭了再现(原件)的意义。现场音乐会也成为复制。20世纪初的标准化危机:“重复”有着合法性却不能代表权力。音乐在重复面前彻底商品化,意义因此缺失,且变成可囤积之物。这预示新的政治经济学面貌,即需求的生产而非供给的生产。音乐的生产的主要部分转向激发大众的需求,购买囤积未来的使用之物。畅销排行榜在其中使人们相信商品的价值在于相同的选择——它引导选择、赋予价值——音乐物品的大量(同一性)生产消灭了能创造价值的“差异”。场景、背景音乐——(具体场所的)消音的工具,重复的音乐也是社会的消音工具。死亡存在于重复经济的架构本身——以商品囤积使用时间基本上就是预示了死亡。
   4、作曲
   新的文艺上的复兴。不是一种新的音乐,而是一种新的音乐创作方式。1,音乐创作纯粹为了音乐家个人的乐趣,不为仪式化功能,不为交换,不为(易于)复制;2在重复中,无差异也无法沟通,在作曲网路中,纯粹为了以及一己享乐,才因此创造出沟通条件;3作曲避免了金钱的影响。 社会生产的重复,由重复的商品转向生产工具(由音乐复制品向乐器) 人作为生产者而非囤积者,从制作过程中得到乐趣,建立自身的景观。需要强调的是,阿达利认为,之前音乐家是不存在真正的乐趣的。他们被异化的乐趣就等同于消费者在重复囤积中的乐趣,即创作的起点源于他者权力。而在作曲网路中,这种创作的权力才回到音乐家身上。
   
   牺牲、再现、重复和作曲这四个网路,在不同时期存在着交叉与重叠,如今天再现/音乐会依然为精英阶层存在。阿达利通过多方面、多角度的论述(再次强调我的粗略),将噪音、音乐、权力、经济、倾听、听众之间互相的关系做了分析,深层次的探究了其间符码变动、断裂、重组的原因,并最后充满希望的语言作曲网路的诞生(此书成于1977年,今天的各种音乐形式、地下音乐似乎是一个苗头)
   作曲的先驱们——现代主义的音乐家,常常被批评,也被生活在重复音乐中的大众所疏离——他们拒绝差异,不愿倾听他人的噪音。阿达利意识到,也指出不同个体噪音表达的困难,但他坚持认为个人的创作(将创作的权力完全归还于音乐家)——个体的噪音,才能促成真正的个体间交流。
   虽然阿达利的作曲理论和他这本书一样,有不少问题且带有理想主义色彩,但他的洞察力及论证,是非常有价值的“噪音”。他关心音乐但不停留在表面,深入发觉了音乐与噪音的意义。在此,我感受到了他的期盼和喜悦。
   
   谢选骏指出: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它之所以流行,因为呼应了大众时代的需要,开现代大型演唱会之先河。作为群居动物,人类聚集的时候就是丧失理性的时候,也就是噪音大受欢迎的时候。所以,不仅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而且大部分现代流行音乐也都如此,它们因为催眠的力量,特别能入劳苦大众的驴耳。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小部分是偷来的灵感,就像毕加索的绘画那样——大部分是涂鸦,小部分是偷来的灵感;因为毕加索也是大众时代的艺术家。
   
   《歌曲政治学 韩国瑜用这4首歌凝聚人心》(联合报 记者尤宝琪 2018年11月24日)报道:
   
   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女儿韩冰,客串港都电台早安DJ。韩国瑜日前在晚会上与众人演唱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
   
   今年选战「韩流」成最热话题,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得以撼动绿营深耕二、三十年的高雄政治板块,除了靠诚恳的肢体语言、响亮的口号,还有灵活「点歌」化解危机也是关键。
   ●林夕的「红豆」
   写过多首脍炙人口歌曲的知名音乐人林夕投稿谈高雄选情,指韩国瑜乱开支票,简直是夜市叫卖货色,「卖菜变成江湖卖假药的」,论点渐发酵。韩国瑜的女儿韩冰昨上电台扮演DJ,开场就点林夕名曲「红豆」。她说,一码归一码,红豆很好听啊,这首歌真的写得很好,但背后用意并不难猜。
   韩冰说,民主就是要接受不同的声音,有人支持你,就有人批评你,应该要学习用比较淡然的态度,看待别人的评价。别人批评有道理就修正,若没道理就听听就好。
   ●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
   另外,韩国瑜阵营巧妙用点歌化解劣势还有个例子,竞选对手、民进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陈其迈在旗山造势,金曲歌后詹雅雯为其登台献唱,事后脸书遭「韩粉」涌入谩骂。数日后,詹雅雯现身民进党造势晚会献唱,忍不住落泪说,接商演行之有年,从没被骂成这样,但她自认没做错事。
   在选前「超级星期六」17日当晚,韩国瑜阵营在凤山市议会旁举办首场造势晚会,晚会开场第一首歌,就是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藉此呼吁「韩粉」,切勿在网路霸凌对手阵营,传递「反霸凌、反抹黑」讯息,用行动力挺詹雅雯。
   ●当过兵都会唱的「夜袭」
   说到唱歌,免不了要提韩国瑜阵营另一首歌「夜袭」,三山造势的口号是登陆凤山、夜袭旗山、挺进冈山,旗山那场因军歌「夜袭」符合活动主题,也符合韩的硬汉形象,加上当过兵的人都能琅琅上口,因而选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