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谢选骏文集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谢选骏: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倾听噪音——<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读后感》(Unknown Artist 2009-09-09)报道:
   
   当我们提到“音乐”的时候,我们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些曲调,对它有一个定义,或想到它的功能——审美、娱乐、教育等等。作为一个热爱音乐的人,从初中开始就不断的倾听,到现在,会被不同种类的音乐深深打动,感受音乐的力量。而当我们提到“噪音”的时候,我们会想起的是让人反感的东西,如城市的喧嚣、工厂的机械声等,似乎完全站在美妙音乐的对立面,不能带来审美体验,不能娱乐,也非教育。

   
   此书——【法】贾克·阿达利的《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是老师推荐的书单中的一本,在“媒介、符号与表述”这一栏下 ,当然我翻它是因为对“噪音”与“音乐”这种似乎显而易见的关系的探讨,激发了我的兴趣,一下此文建立在对于其阅读的一些思考和理解上,对我来说这本书有些地方比较难懂,错误之处还请大家指出。
   如导言所言“音乐界的学者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不予理会,或斥之为‘噪音’”“以学术专业的音乐史与乐理来看这本书,其中漏洞确实不少”,但是阿达利对于音乐与噪音的开创性见解,无疑是非常有价值的。文中引用的罗兰·巴特刊于《音乐游戏》中的一句话,更证明了这种思考的必要性——“审视目前的音乐评论,很显然它们对于作品(或作品演奏)诠释的分析,总是最拙劣的语言学范畴——形容词。”
   简单的说一下阿达利的理论,当然此书值得细读。
   粗略的说,有这么一个关系:声音-噪音-音乐。所有被听到的都是声音,声音中(似乎是易于影响人)的一部分为噪音——此处为中性词,噪音中为人类群体所接受并反复倾听的某一部分为音乐。这里有两个重点:一,音乐的本质是噪音;二,倾听音乐其实暗含了在噪音中选择。这种选择最初之时并非属于个人,因此,将某种“噪音”从噪音中抽离并将之定为“音乐”的选择行为就是某种权力的体现——音乐是权力的噪音。对声音的控制、对噪音的选择——发音在本质上是属于权力的,如希特勒所言:“如果没有扩音器,我们就无法征服德国。”及其反复广播瓦格纳的音乐激起民众爱国热情。权力对音乐的选择与任何声音的编制乃至对任何声音的管制,都是创造或强化一个团体,将一种权力中心与其附属物连接起来。在此之后(其他未被选择的)噪音是具有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具有先知能力的——阿达利认为噪音是最有预见性之物。在这里,音乐和噪音的关系在此明确:音乐是被既有权力选择的噪音,其他噪音的出现与其影响对权力而言是危险的,这些噪音或许会被其他权力所控制与认定,它可能预见了更合理的权力和社会结构。因此,权力的稳固需要强化“音乐”的地位,同时消灭“噪音”。当旧有权力被颠覆,此噪音成为音乐,旧有音乐在新权力面前被视为新的噪音——音乐的本质。(此描述非常粗略,请大家指正)
   下面是音乐(传播网路)的四个时期:
   1、牺牲
   音乐的最初功能是在仪式中的使用。巫师的话语从群众中分离出来,噪音和音乐也被分离。在牺牲仪式的网路中,噪音是一种武器(阿达利具体说明了各个文化中的噪音,自然噪音给人民带来了伤害、不安及恐惧),音乐此时帮助这种武器的生成并将之驯化、仪式化,即在仪式中,噪音是仪式化杀戮的一种拟像,是死亡的威胁;音乐在此是噪音的一种引导,对暴力(噪音)的引导,因此它作为牺牲的拟像,功能明确。(类比牺牲仪式的真实杀戮和牺牲)音乐的仪式性、仪式作用正式源于其在仪式中的使用,它象征性地显示出导正暴力和想象力的重要性,将杀戮仪式化以替代一般暴力的重要性,即民众在“暴力”(噪音)中的恐慌及“不安想象”在仪式(音乐)中被引导到牺牲上。“它也指出如果将个人的想象升华,社会就肯定可能形成”这种同一的升华之中,音乐的根本功能就体现出来了——纯粹秩序。(关于各种符码及其动力学、符码秩序的断裂、瓦解的动力、金钱、各种网路之间的共时性等问题,阿达利有详细复杂的叙述,在此不展开。)
   
   2、再现
   从18世纪开始,音乐从仪式化的归属物变成再现。音乐家不再为单一的、中心的权力提供服务,这是音乐家的革命也是最早的革命。音乐卷入金钱,“再现”于音乐厅。音乐制度化为商品、获得自主地位和金钱价值——音乐作为竞争性秩序的先锋,音乐创作和诠释的劳动必须被赋予一个价值。乐谱印刷衍生出的音乐归属权、使用权、(乐谱)交易权的问题,以及音乐在此作为事物价值的先锋,功用不是“创造”“秩序”,而是使人们相信音乐具有价值,且此价值不可外在于交换。再现的概念在逻辑上意含着交换和和谐。简单的说,音乐此时的再现——销售音乐厅门票,每一次的再现都肯定了其内在价值的存在。价值换取金钱是一种新的秩序与和谐。“音乐”具有可交换性的突破之后,普遍事物也开始具有。在再现中,商品代表了购买者的秩序,荣耀景观。(再现、交换与和谐的关系,及和谐的再现创造的符码——组合:调性音乐、乐团。管弦乐团的引玉——精英、指挥家、秩序的创造者与群众)
   和谐组合的音乐意含着欠缺——音乐家与世界关系以及现实和创作间的分歧,音乐家意识到和谐的有限,再现网路和组合开始断裂:反和谐。“噪音”及其在“意义”上的终结,置入了随即、无意义,并导向重复——音乐探究了声音本质的全部,并走到尽头。
   
   3、重复
   录音的来临彻底粉碎了再现,其重点是录音(复制)最初是为了保存再现,最终大量的复制品却消灭了再现(原件)的意义。现场音乐会也成为复制。20世纪初的标准化危机:“重复”有着合法性却不能代表权力。音乐在重复面前彻底商品化,意义因此缺失,且变成可囤积之物。这预示新的政治经济学面貌,即需求的生产而非供给的生产。音乐的生产的主要部分转向激发大众的需求,购买囤积未来的使用之物。畅销排行榜在其中使人们相信商品的价值在于相同的选择——它引导选择、赋予价值——音乐物品的大量(同一性)生产消灭了能创造价值的“差异”。场景、背景音乐——(具体场所的)消音的工具,重复的音乐也是社会的消音工具。死亡存在于重复经济的架构本身——以商品囤积使用时间基本上就是预示了死亡。
   4、作曲
   新的文艺上的复兴。不是一种新的音乐,而是一种新的音乐创作方式。1,音乐创作纯粹为了音乐家个人的乐趣,不为仪式化功能,不为交换,不为(易于)复制;2在重复中,无差异也无法沟通,在作曲网路中,纯粹为了以及一己享乐,才因此创造出沟通条件;3作曲避免了金钱的影响。 社会生产的重复,由重复的商品转向生产工具(由音乐复制品向乐器) 人作为生产者而非囤积者,从制作过程中得到乐趣,建立自身的景观。需要强调的是,阿达利认为,之前音乐家是不存在真正的乐趣的。他们被异化的乐趣就等同于消费者在重复囤积中的乐趣,即创作的起点源于他者权力。而在作曲网路中,这种创作的权力才回到音乐家身上。
   
   牺牲、再现、重复和作曲这四个网路,在不同时期存在着交叉与重叠,如今天再现/音乐会依然为精英阶层存在。阿达利通过多方面、多角度的论述(再次强调我的粗略),将噪音、音乐、权力、经济、倾听、听众之间互相的关系做了分析,深层次的探究了其间符码变动、断裂、重组的原因,并最后充满希望的语言作曲网路的诞生(此书成于1977年,今天的各种音乐形式、地下音乐似乎是一个苗头)
   作曲的先驱们——现代主义的音乐家,常常被批评,也被生活在重复音乐中的大众所疏离——他们拒绝差异,不愿倾听他人的噪音。阿达利意识到,也指出不同个体噪音表达的困难,但他坚持认为个人的创作(将创作的权力完全归还于音乐家)——个体的噪音,才能促成真正的个体间交流。
   虽然阿达利的作曲理论和他这本书一样,有不少问题且带有理想主义色彩,但他的洞察力及论证,是非常有价值的“噪音”。他关心音乐但不停留在表面,深入发觉了音乐与噪音的意义。在此,我感受到了他的期盼和喜悦。
   
   谢选骏指出: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它之所以流行,因为呼应了大众时代的需要,开现代大型演唱会之先河。作为群居动物,人类聚集的时候就是丧失理性的时候,也就是噪音大受欢迎的时候。所以,不仅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而且大部分现代流行音乐也都如此,它们因为催眠的力量,特别能入劳苦大众的驴耳。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小部分是偷来的灵感,就像毕加索的绘画那样——大部分是涂鸦,小部分是偷来的灵感;因为毕加索也是大众时代的艺术家。
   
   《歌曲政治学 韩国瑜用这4首歌凝聚人心》(联合报 记者尤宝琪 2018年11月24日)报道:
   
   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女儿韩冰,客串港都电台早安DJ。韩国瑜日前在晚会上与众人演唱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
   
   今年选战「韩流」成最热话题,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得以撼动绿营深耕二、三十年的高雄政治板块,除了靠诚恳的肢体语言、响亮的口号,还有灵活「点歌」化解危机也是关键。
   ●林夕的「红豆」
   写过多首脍炙人口歌曲的知名音乐人林夕投稿谈高雄选情,指韩国瑜乱开支票,简直是夜市叫卖货色,「卖菜变成江湖卖假药的」,论点渐发酵。韩国瑜的女儿韩冰昨上电台扮演DJ,开场就点林夕名曲「红豆」。她说,一码归一码,红豆很好听啊,这首歌真的写得很好,但背后用意并不难猜。
   韩冰说,民主就是要接受不同的声音,有人支持你,就有人批评你,应该要学习用比较淡然的态度,看待别人的评价。别人批评有道理就修正,若没道理就听听就好。
   ●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
   另外,韩国瑜阵营巧妙用点歌化解劣势还有个例子,竞选对手、民进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陈其迈在旗山造势,金曲歌后詹雅雯为其登台献唱,事后脸书遭「韩粉」涌入谩骂。数日后,詹雅雯现身民进党造势晚会献唱,忍不住落泪说,接商演行之有年,从没被骂成这样,但她自认没做错事。
   在选前「超级星期六」17日当晚,韩国瑜阵营在凤山市议会旁举办首场造势晚会,晚会开场第一首歌,就是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藉此呼吁「韩粉」,切勿在网路霸凌对手阵营,传递「反霸凌、反抹黑」讯息,用行动力挺詹雅雯。
   ●当过兵都会唱的「夜袭」
   说到唱歌,免不了要提韩国瑜阵营另一首歌「夜袭」,三山造势的口号是登陆凤山、夜袭旗山、挺进冈山,旗山那场因军歌「夜袭」符合活动主题,也符合韩的硬汉形象,加上当过兵的人都能琅琅上口,因而选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