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谢选骏文集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谢选骏: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倾听噪音——<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读后感》(Unknown Artist 2009-09-09)报道:
   
   当我们提到“音乐”的时候,我们的脑海里会出现一些曲调,对它有一个定义,或想到它的功能——审美、娱乐、教育等等。作为一个热爱音乐的人,从初中开始就不断的倾听,到现在,会被不同种类的音乐深深打动,感受音乐的力量。而当我们提到“噪音”的时候,我们会想起的是让人反感的东西,如城市的喧嚣、工厂的机械声等,似乎完全站在美妙音乐的对立面,不能带来审美体验,不能娱乐,也非教育。

   
   此书——【法】贾克·阿达利的《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是老师推荐的书单中的一本,在“媒介、符号与表述”这一栏下 ,当然我翻它是因为对“噪音”与“音乐”这种似乎显而易见的关系的探讨,激发了我的兴趣,一下此文建立在对于其阅读的一些思考和理解上,对我来说这本书有些地方比较难懂,错误之处还请大家指出。
   如导言所言“音乐界的学者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不予理会,或斥之为‘噪音’”“以学术专业的音乐史与乐理来看这本书,其中漏洞确实不少”,但是阿达利对于音乐与噪音的开创性见解,无疑是非常有价值的。文中引用的罗兰·巴特刊于《音乐游戏》中的一句话,更证明了这种思考的必要性——“审视目前的音乐评论,很显然它们对于作品(或作品演奏)诠释的分析,总是最拙劣的语言学范畴——形容词。”
   简单的说一下阿达利的理论,当然此书值得细读。
   粗略的说,有这么一个关系:声音-噪音-音乐。所有被听到的都是声音,声音中(似乎是易于影响人)的一部分为噪音——此处为中性词,噪音中为人类群体所接受并反复倾听的某一部分为音乐。这里有两个重点:一,音乐的本质是噪音;二,倾听音乐其实暗含了在噪音中选择。这种选择最初之时并非属于个人,因此,将某种“噪音”从噪音中抽离并将之定为“音乐”的选择行为就是某种权力的体现——音乐是权力的噪音。对声音的控制、对噪音的选择——发音在本质上是属于权力的,如希特勒所言:“如果没有扩音器,我们就无法征服德国。”及其反复广播瓦格纳的音乐激起民众爱国热情。权力对音乐的选择与任何声音的编制乃至对任何声音的管制,都是创造或强化一个团体,将一种权力中心与其附属物连接起来。在此之后(其他未被选择的)噪音是具有颠覆性的,同时也是具有先知能力的——阿达利认为噪音是最有预见性之物。在这里,音乐和噪音的关系在此明确:音乐是被既有权力选择的噪音,其他噪音的出现与其影响对权力而言是危险的,这些噪音或许会被其他权力所控制与认定,它可能预见了更合理的权力和社会结构。因此,权力的稳固需要强化“音乐”的地位,同时消灭“噪音”。当旧有权力被颠覆,此噪音成为音乐,旧有音乐在新权力面前被视为新的噪音——音乐的本质。(此描述非常粗略,请大家指正)
   下面是音乐(传播网路)的四个时期:
   1、牺牲
   音乐的最初功能是在仪式中的使用。巫师的话语从群众中分离出来,噪音和音乐也被分离。在牺牲仪式的网路中,噪音是一种武器(阿达利具体说明了各个文化中的噪音,自然噪音给人民带来了伤害、不安及恐惧),音乐此时帮助这种武器的生成并将之驯化、仪式化,即在仪式中,噪音是仪式化杀戮的一种拟像,是死亡的威胁;音乐在此是噪音的一种引导,对暴力(噪音)的引导,因此它作为牺牲的拟像,功能明确。(类比牺牲仪式的真实杀戮和牺牲)音乐的仪式性、仪式作用正式源于其在仪式中的使用,它象征性地显示出导正暴力和想象力的重要性,将杀戮仪式化以替代一般暴力的重要性,即民众在“暴力”(噪音)中的恐慌及“不安想象”在仪式(音乐)中被引导到牺牲上。“它也指出如果将个人的想象升华,社会就肯定可能形成”这种同一的升华之中,音乐的根本功能就体现出来了——纯粹秩序。(关于各种符码及其动力学、符码秩序的断裂、瓦解的动力、金钱、各种网路之间的共时性等问题,阿达利有详细复杂的叙述,在此不展开。)
   
   2、再现
   从18世纪开始,音乐从仪式化的归属物变成再现。音乐家不再为单一的、中心的权力提供服务,这是音乐家的革命也是最早的革命。音乐卷入金钱,“再现”于音乐厅。音乐制度化为商品、获得自主地位和金钱价值——音乐作为竞争性秩序的先锋,音乐创作和诠释的劳动必须被赋予一个价值。乐谱印刷衍生出的音乐归属权、使用权、(乐谱)交易权的问题,以及音乐在此作为事物价值的先锋,功用不是“创造”“秩序”,而是使人们相信音乐具有价值,且此价值不可外在于交换。再现的概念在逻辑上意含着交换和和谐。简单的说,音乐此时的再现——销售音乐厅门票,每一次的再现都肯定了其内在价值的存在。价值换取金钱是一种新的秩序与和谐。“音乐”具有可交换性的突破之后,普遍事物也开始具有。在再现中,商品代表了购买者的秩序,荣耀景观。(再现、交换与和谐的关系,及和谐的再现创造的符码——组合:调性音乐、乐团。管弦乐团的引玉——精英、指挥家、秩序的创造者与群众)
   和谐组合的音乐意含着欠缺——音乐家与世界关系以及现实和创作间的分歧,音乐家意识到和谐的有限,再现网路和组合开始断裂:反和谐。“噪音”及其在“意义”上的终结,置入了随即、无意义,并导向重复——音乐探究了声音本质的全部,并走到尽头。
   
   3、重复
   录音的来临彻底粉碎了再现,其重点是录音(复制)最初是为了保存再现,最终大量的复制品却消灭了再现(原件)的意义。现场音乐会也成为复制。20世纪初的标准化危机:“重复”有着合法性却不能代表权力。音乐在重复面前彻底商品化,意义因此缺失,且变成可囤积之物。这预示新的政治经济学面貌,即需求的生产而非供给的生产。音乐的生产的主要部分转向激发大众的需求,购买囤积未来的使用之物。畅销排行榜在其中使人们相信商品的价值在于相同的选择——它引导选择、赋予价值——音乐物品的大量(同一性)生产消灭了能创造价值的“差异”。场景、背景音乐——(具体场所的)消音的工具,重复的音乐也是社会的消音工具。死亡存在于重复经济的架构本身——以商品囤积使用时间基本上就是预示了死亡。
   4、作曲
   新的文艺上的复兴。不是一种新的音乐,而是一种新的音乐创作方式。1,音乐创作纯粹为了音乐家个人的乐趣,不为仪式化功能,不为交换,不为(易于)复制;2在重复中,无差异也无法沟通,在作曲网路中,纯粹为了以及一己享乐,才因此创造出沟通条件;3作曲避免了金钱的影响。 社会生产的重复,由重复的商品转向生产工具(由音乐复制品向乐器) 人作为生产者而非囤积者,从制作过程中得到乐趣,建立自身的景观。需要强调的是,阿达利认为,之前音乐家是不存在真正的乐趣的。他们被异化的乐趣就等同于消费者在重复囤积中的乐趣,即创作的起点源于他者权力。而在作曲网路中,这种创作的权力才回到音乐家身上。
   
   牺牲、再现、重复和作曲这四个网路,在不同时期存在着交叉与重叠,如今天再现/音乐会依然为精英阶层存在。阿达利通过多方面、多角度的论述(再次强调我的粗略),将噪音、音乐、权力、经济、倾听、听众之间互相的关系做了分析,深层次的探究了其间符码变动、断裂、重组的原因,并最后充满希望的语言作曲网路的诞生(此书成于1977年,今天的各种音乐形式、地下音乐似乎是一个苗头)
   作曲的先驱们——现代主义的音乐家,常常被批评,也被生活在重复音乐中的大众所疏离——他们拒绝差异,不愿倾听他人的噪音。阿达利意识到,也指出不同个体噪音表达的困难,但他坚持认为个人的创作(将创作的权力完全归还于音乐家)——个体的噪音,才能促成真正的个体间交流。
   虽然阿达利的作曲理论和他这本书一样,有不少问题且带有理想主义色彩,但他的洞察力及论证,是非常有价值的“噪音”。他关心音乐但不停留在表面,深入发觉了音乐与噪音的意义。在此,我感受到了他的期盼和喜悦。
   
   谢选骏指出: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它之所以流行,因为呼应了大众时代的需要,开现代大型演唱会之先河。作为群居动物,人类聚集的时候就是丧失理性的时候,也就是噪音大受欢迎的时候。所以,不仅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而且大部分现代流行音乐也都如此,它们因为催眠的力量,特别能入劳苦大众的驴耳。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小部分是偷来的灵感,就像毕加索的绘画那样——大部分是涂鸦,小部分是偷来的灵感;因为毕加索也是大众时代的艺术家。
   
   《歌曲政治学 韩国瑜用这4首歌凝聚人心》(联合报 记者尤宝琪 2018年11月24日)报道:
   
   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女儿韩冰,客串港都电台早安DJ。韩国瑜日前在晚会上与众人演唱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
   
   今年选战「韩流」成最热话题,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得以撼动绿营深耕二、三十年的高雄政治板块,除了靠诚恳的肢体语言、响亮的口号,还有灵活「点歌」化解危机也是关键。
   ●林夕的「红豆」
   写过多首脍炙人口歌曲的知名音乐人林夕投稿谈高雄选情,指韩国瑜乱开支票,简直是夜市叫卖货色,「卖菜变成江湖卖假药的」,论点渐发酵。韩国瑜的女儿韩冰昨上电台扮演DJ,开场就点林夕名曲「红豆」。她说,一码归一码,红豆很好听啊,这首歌真的写得很好,但背后用意并不难猜。
   韩冰说,民主就是要接受不同的声音,有人支持你,就有人批评你,应该要学习用比较淡然的态度,看待别人的评价。别人批评有道理就修正,若没道理就听听就好。
   ●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
   另外,韩国瑜阵营巧妙用点歌化解劣势还有个例子,竞选对手、民进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陈其迈在旗山造势,金曲歌后詹雅雯为其登台献唱,事后脸书遭「韩粉」涌入谩骂。数日后,詹雅雯现身民进党造势晚会献唱,忍不住落泪说,接商演行之有年,从没被骂成这样,但她自认没做错事。
   在选前「超级星期六」17日当晚,韩国瑜阵营在凤山市议会旁举办首场造势晚会,晚会开场第一首歌,就是詹雅雯的「今年一定会好过」,藉此呼吁「韩粉」,切勿在网路霸凌对手阵营,传递「反霸凌、反抹黑」讯息,用行动力挺詹雅雯。
   ●当过兵都会唱的「夜袭」
   说到唱歌,免不了要提韩国瑜阵营另一首歌「夜袭」,三山造势的口号是登陆凤山、夜袭旗山、挺进冈山,旗山那场因军歌「夜袭」符合活动主题,也符合韩的硬汉形象,加上当过兵的人都能琅琅上口,因而选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