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谢选骏文集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谢选骏:“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被扫掉的他们有多黑?村官自称“万岁”逼人磕头》(2018年11月18日中国新闻网)报道:
   
   原标题:扫黑,被扫掉的他们有多黑?


   作者:阚枫
   扫黑,这是2018年中国舆论的一个关键词,今年以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
   一个个曾经为非作歹、欺行霸市、横行乡里的恶霸、“地头蛇”、“黑老大”纷纷落网,还一方安宁,大快人心。
   
   欺行霸市——他们被抓,猪肉每斤降了3块钱
   《黄飞鸿》里的赵天霸,《红色娘子军》里的南霸天,《变形金刚》里的霸天虎,《复仇者联盟》中的灭霸……
   影视剧中,黑恶势力大都带个“霸”字,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依靠权势、暴力,欺压一方。
   现实的扫黑除恶中,一个个老百姓口中“霸”也纷纷被揪出,绳之以法,比如“肉霸”“菜霸”“砂霸”“运霸”“路霸”……
   今年10月16日,湖北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对阮建国等23人涉黑案公开审理,公诉人宣读起诉书长达40分钟,起底了这个涉黑团伙的恶行。
   在咸宁,阮建国、佘益功团伙是当地有名的“肉霸”,为了垄断咸宁市咸安区集贸市场的生猪供应,他们通过暴力手段,禁止经营户到民康公司以外的屠宰场购买猪肉。
   资料图。中新社发 李慧思 摄
   他们纠结了一帮“小混混”,成立“地下稽查队”,发现运送和经营“外埠肉”的人员车辆,就手持凶器,在公路、小巷肆意打砸运肉车辆、扣押收缴“外埠肉”。
   他们还通过行贿,公然安排人员“挂靠”到咸安区食药局稽查局分局当“内线”,以协管员的身份参加日常检查工作。
   这个团伙的影响有多大?有个最直观的的数字:这个“肉霸”团伙被抓后,当地猪肉价每斤降了3块钱。
   
   横行乡里——过路车碾死一只鸡,他索赔180万
   有人称霸一行,也有人称霸一方。扫黑除恶的过程中,一些横行乡里的“村霸”、“地头蛇”被除掉,大快人心。
   今年8月,广东省高院通报了一起有名的“扫黑”案件。在广东陆丰湖东镇下埔村,“村霸”陈金朝获刑12年。
   在陆丰,陈金朝可以说是个恶贯满盈的人物,2017年11月被捕时,他和警方持枪对峙、相互射击的视频还上了当地电视台的法治新闻。
   不仅敢动枪,警方搜查的陈金朝的武器还有手雷、手榴弹。2017年8月,陆丰市水政支队到陈金朝居住地制止其抽沙破坏行为时,陈金朝还用烟花炮攻击执法队员,迫使对方撤离。
   陈金朝更出名案件是因为一只鸡。
   2015年9月,陈金朝持自制斧头打砸一辆经过村口路段的出租车,对车内乘客进行殴打致伤。之后,陈金朝以路过小汽车碾压死一只鸡为由,向车主强行索赔180万元。
   在双方协商过程中,他持斧头打坏车窗挡风玻璃,用砍刀刺破4个轮胎,持仿六四式手枪和手榴弹威胁车主,车内一名乘客当场吓晕。
   
   变身“官老爷”——他自称“万岁”,逼人下跪磕头
   河南舞阳县澧河村原村党支部书记张健国以“万岁”自居,横行乡里;河北定州大辛庄镇泉邱二村原村委会主任孟玲芬给结婚的村民送花圈,被称为“最牛村主任”……
   在基层扫掉的黑恶势力中,村官变“村霸”的案例不在少数。
   2013年6月13日,澧河村100多名愤怒的村民集体到县政府上访,检举他们的村书记张健国。村民上访之后,调查组找张健国谈话。
   “别看你们正在调查我,我现在回到村里,村里的人还得喊我‘万岁’!”张健国的一句话,惊呆了调查组的人员。
   在澧河村,村官张健国独断专行、唯我独尊的事例数不胜数。不仅村“两委”的大小事张健国要说了算,连村民家办个红白喜事都要“先踩他家的门边”,经他点头同意。
   张健国本族的一个叔叔,家里要办丧事,出于对张健国的“尊敬”,去其家给其“汇报”。“汇报”完准备出门时,张健国居然以丧事晦气为由,逼迫其族叔给他下跪磕头。
   在澧河村,不仅张健国飞扬跋扈,其妻子也借其淫威大发不义之财。谁家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就必须给时任澧河村妇女主任、张健国妻子张爱萍交钱。
   2014年12月,舞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健国有期徒刑17年。
   
   黑恶“保护伞”——赌徒公安厅副厅长“关照”着赌场
   地方上有黑恶势力为非作歹,其背后往往有腐败的影子,打击涉黑“保护伞”尤为重要。那么,到底哪些人在为黑恶势力“撑伞”?
   近年来查处的“保护伞”,较有名的是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周符波的落马。今年10月,周符波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的典型案例。
   2017年2月,被称为“文三爷”、“长沙黑老大”的文烈宏被抓,不久之后,湖南连续查处多名厅官,周符波排在第一个。
   有报道称,周符波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就迷上了赌博,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就直奔赌博场所,跟文烈宏等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在牌桌上奋战两天两晚,最多的一次输了200多万元。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
   当上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所以成了文烈宏的黑恶势力“保护伞”。2015年,长沙市公安局准备调查文烈宏涉嫌非法经营案,周符波没作任何了解,就打电话给市局领导,要求作撤案处理。
   被查之后,官方通报了周符波的问题,这其中包括,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收受礼品、礼金,利用职权向多名私营企业主强借巨资炒股;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参与赌博,赌资巨大等等。
   有黑必扫,除恶务尽!
   
   谢选骏指出:现在大家恐惧文革,很多出于误解,例如,文革时期的“黑帮分子”指的就是共产党的党委领导班子。比照一下上面的黑帮,他们其实就是共产党的基层领导。至于共产党的上层,看看落马的政治局成员,就一目了然了。而最大的黑帮头子,其实就是毛泽东,他不是就强迫亿万群众高呼他万岁吗?其实大家心里呼喊的是:“毛煮稀万碎”。因为毛泽东太缺德了,不让大家吃饭,只能喝稀粥。毛泽东就是最大的村官、恶霸,和他相比,上面的黑帮,简直是小儿科医生。这个朱毛霸天,虽然是说自己是红的,却比黑帮党委还要黑。
(2018/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