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徐永海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让我们携起手来为那些进入老年的民运朋
·就孔子像在天安门中国异议人士的研讨会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基督徒被带走
·北京被抓被软禁的基督徒的求助信——请肢体们为我们祈祷,请朋友们给予关注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11月1日


   
   杨英环大姐,她一个近80岁的老人双侧膝关节肿痛,行走困难。50多岁患病的儿子躺着床上,需要她来照顾。望肢体们、朋友们来关心她一下,看望她时,给她买点米面、蔬菜。
   
   她家的水管只能滴答水,一天4、5盆,只够吃喝的,不够洗脸的。在北京的心脏地区,竟有如此的生活困难家庭。
   
   老基督徒、7879老民运战士、现近80岁的杨英环(杨乃九)老大姐,目前居住在北长街101号里外的二间小房里。5路公共汽车“西华门”下车;如果是从北土城公交场站至菜户营桥方向的,下车就是;如果是从菜户营桥至北土城公交场站方向的,向北走100多米。
   
   这里靠近故宫(紫禁城)的西华门,中南海的东门,杨英环大姐与他们是街坊。
   
   杨英环大姐祖居北京,据说有3、4百年历史了。她的父亲是个音乐天才,曾是北洋政府张作霖时代的军乐队指挥,是个极有爱心的人。杨英环遗传了音乐的天赋,可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不能报考北京音乐学院,而不得不报考了山东的一家音乐学院,毕业后留在山东歌舞团。
   
   因出身不好,杨英环大姐在文革中受尽了苦难。为此文革后,一直在北京母亲家居住生活,积极参加了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在此期间创作了一些歌曲。杨英环大姐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曾创作过不少歌曲。
   
   文革后,杨英环大姐一家也是备受当权者的欺压,她的房屋被霸占去,她的儿子被打残。见后《我儿孙晓被高官赵宝玲打傻并霸去家产》。为此,多年来,杨英环大姐一直在维权。
   
   杨英环大姐的母亲是基督徒,在杨英环4、5岁的时候,就带着杨英环大姐去教会。杨英环大姐是在1949年以前,在袁相忱牧师那里受的洗。这些年来,杨英环虽然身体不好,但也是时常来参加我们的教会。在此望肢体们为她祈祷!!!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我儿孙晓被高官赵宝玲打傻并霸去家产
   
   我叫杨乃九(杨英环),我的儿子叫:孙晓。
   
   
   一、1987年,我的儿子孙晓遭到赵宝玲多次毒打,并被打得失踪8年
   
   (1)、孙晓,1962年7月出生,9月令时即随祖父孙振先(63岁故)、祖母王素真生活,共居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湖南路33号4户(下称“4户”)。孙晓初中毕业后,个体劳动,机器织毛衣为生。
   
   (2)、王素真在世的前夜,我在“4户”护理王素真。赵宝玲之母——潘秀芳上门来,将我本人杨英环打跑。
   
   (3)、1987年6月3日,孙晓祖母王素真去世。4日孙晓主持王素真葬礼,去殡仪馆,办有关手续。
   
   (4)、6月5日,赵宝玲和她的母亲潘秀芳,先到“4户”打孙晓,后到我家(仙游路15号)打我,来逼孙晓迁走户口。以后4个月,他们是时常上门殴打孙晓,逼孙晓迁走户口。
   
   (5)、1987年10月4日凌晨5时,赵宝玲及其父母持斧破窗入“4户”,将孙晓打得满身满脸血,孙晓逃向100米外的泰安路派出所,早有片警堵在门口,喝孙晓“外边打去!”
   
   (6)、1987年10月4日,孙晓在这顿打后,就失踪了。是失踪了8年。
   
   
   二、我的儿子孙晓失踪后,我儿子孙晓的家,被赵宝玲霸去
   
   (1)、在孙晓失踪的这8年中,赵宝玲在“4户”另立了一个户口本,迁进自己的祖母王瑞真(孙晓祖母王素真的胞二姐),及其其他亲戚等几人。
   
   (2)、赵宝玲霸去孙晓的家,并夺取孙晓的公房承租权(祖父、祖母去世后,孙晓已成为本户的户主,至今孙晓揣着湖南路33号4户户主的户口本)。
   
   (3)、赵宝玲明火执仗,把孙晓打残,霸去孙晓的家。赵宝玲靠的是她公公婆婆都是1937年的长征老干部,叔公是青岛市公安局长。她号称:“青岛衙门都是我家开的……,叫你们死不见尸……”。
   
   
   三、在孙晓失踪8年后,我找到孙晓,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1)、1995年,在孙晓失踪8年后,我在某医院找到了孙晓。从1987年到1995年,孙晓是如何活过来的,至今是迷。他是风餐露宿,还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我没有一点线索。
   
   (2)、我找到他时,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衣食无着,患有肺结核、肝病,和要命的癫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3)、我找到孙晓后,将儿子孙晓带到北京,寄居在我的母亲——孙晓的外祖母——家。
   
   
   四、我到两级法院告青岛市房地产局,我胜诉,但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却一直不予执行
   
   (1)、1996年,“4户”公房被拆迁,安置房款给了赵宝铃。
   
   (2)、孙晓作为“4户”的户主,又是居住了24年的居民,作为被拆迁人没有得到任何安置。
   
   (3)、从1987年到2005年,我到青岛市市南区法院,我告她19年楞是立不上案。
   
   (4)、2006年后,我到两级法院,告青岛市房地产局,我胜诉。因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说“孙晓是空挂户,并不住在‘4户’”,两级法院都不支持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这个说法。
   
   (5)、但是,这么些年,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一直不予执行。
   
   
   五、赵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如此仗势欺人,望有关部门给我主持公道
   
   (1)、赵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约三年前,任青岛市纪委常委、青岛市李沧区纪委书记。
   
   (2)、赵宝玲,本人户口根本就没有迁入过“4户”(仅仅只将一些亲戚迁入),本人也没住过一天,却夺去公房承租权;在1996年“4户”拆迁时,赵宝玲又拿去了安置房及安置钱款。
   
   (3)、从1987年到现在今年2018年,30多年了,我反映了30多年,一直没有说法。
   
   (4)、为此,请求有关部门给予我主持公道,将我这封信转给有关部门,救救孙晓。
   
   现我和我儿子孙晓住在我母亲留下的房子里:北京市西城区北长街101号(中南海东门近邻,天安门西,面对故宫西门——西华门,背后中南海)。电话:010-66050648,18401629382。欢迎朋友们光临,敬请关注。多谢。
   
   望您有空电话我——杨英环,来关注我,18401629382。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杨英环(杨乃久)、孙晓
(2018/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