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徐永海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11月1日


   
   杨英环大姐,她一个近80岁的老人双侧膝关节肿痛,行走困难。50多岁患病的儿子躺着床上,需要她来照顾。望肢体们、朋友们来关心她一下,看望她时,给她买点米面、蔬菜。
   
   她家的水管只能滴答水,一天4、5盆,只够吃喝的,不够洗脸的。在北京的心脏地区,竟有如此的生活困难家庭。
   
   老基督徒、7879老民运战士、现近80岁的杨英环(杨乃九)老大姐,目前居住在北长街101号里外的二间小房里。5路公共汽车“西华门”下车;如果是从北土城公交场站至菜户营桥方向的,下车就是;如果是从菜户营桥至北土城公交场站方向的,向北走100多米。
   
   这里靠近故宫(紫禁城)的西华门,中南海的东门,杨英环大姐与他们是街坊。
   
   杨英环大姐祖居北京,据说有3、4百年历史了。她的父亲是个音乐天才,曾是北洋政府张作霖时代的军乐队指挥,是个极有爱心的人。杨英环遗传了音乐的天赋,可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不能报考北京音乐学院,而不得不报考了山东的一家音乐学院,毕业后留在山东歌舞团。
   
   因出身不好,杨英环大姐在文革中受尽了苦难。为此文革后,一直在北京母亲家居住生活,积极参加了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在此期间创作了一些歌曲。杨英环大姐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曾创作过不少歌曲。
   
   文革后,杨英环大姐一家也是备受当权者的欺压,她的房屋被霸占去,她的儿子被打残。见后《我儿孙晓被高官赵宝玲打傻并霸去家产》。为此,多年来,杨英环大姐一直在维权。
   
   杨英环大姐的母亲是基督徒,在杨英环4、5岁的时候,就带着杨英环大姐去教会。杨英环大姐是在1949年以前,在袁相忱牧师那里受的洗。这些年来,杨英环虽然身体不好,但也是时常来参加我们的教会。在此望肢体们为她祈祷!!!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我儿孙晓被高官赵宝玲打傻并霸去家产
   
   我叫杨乃九(杨英环),我的儿子叫:孙晓。
   
   
   一、1987年,我的儿子孙晓遭到赵宝玲多次毒打,并被打得失踪8年
   
   (1)、孙晓,1962年7月出生,9月令时即随祖父孙振先(63岁故)、祖母王素真生活,共居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湖南路33号4户(下称“4户”)。孙晓初中毕业后,个体劳动,机器织毛衣为生。
   
   (2)、王素真在世的前夜,我在“4户”护理王素真。赵宝玲之母——潘秀芳上门来,将我本人杨英环打跑。
   
   (3)、1987年6月3日,孙晓祖母王素真去世。4日孙晓主持王素真葬礼,去殡仪馆,办有关手续。
   
   (4)、6月5日,赵宝玲和她的母亲潘秀芳,先到“4户”打孙晓,后到我家(仙游路15号)打我,来逼孙晓迁走户口。以后4个月,他们是时常上门殴打孙晓,逼孙晓迁走户口。
   
   (5)、1987年10月4日凌晨5时,赵宝玲及其父母持斧破窗入“4户”,将孙晓打得满身满脸血,孙晓逃向100米外的泰安路派出所,早有片警堵在门口,喝孙晓“外边打去!”
   
   (6)、1987年10月4日,孙晓在这顿打后,就失踪了。是失踪了8年。
   
   
   二、我的儿子孙晓失踪后,我儿子孙晓的家,被赵宝玲霸去
   
   (1)、在孙晓失踪的这8年中,赵宝玲在“4户”另立了一个户口本,迁进自己的祖母王瑞真(孙晓祖母王素真的胞二姐),及其其他亲戚等几人。
   
   (2)、赵宝玲霸去孙晓的家,并夺取孙晓的公房承租权(祖父、祖母去世后,孙晓已成为本户的户主,至今孙晓揣着湖南路33号4户户主的户口本)。
   
   (3)、赵宝玲明火执仗,把孙晓打残,霸去孙晓的家。赵宝玲靠的是她公公婆婆都是1937年的长征老干部,叔公是青岛市公安局长。她号称:“青岛衙门都是我家开的……,叫你们死不见尸……”。
   
   
   三、在孙晓失踪8年后,我找到孙晓,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1)、1995年,在孙晓失踪8年后,我在某医院找到了孙晓。从1987年到1995年,孙晓是如何活过来的,至今是迷。他是风餐露宿,还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我没有一点线索。
   
   (2)、我找到他时,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衣食无着,患有肺结核、肝病,和要命的癫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3)、我找到孙晓后,将儿子孙晓带到北京,寄居在我的母亲——孙晓的外祖母——家。
   
   
   四、我到两级法院告青岛市房地产局,我胜诉,但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却一直不予执行
   
   (1)、1996年,“4户”公房被拆迁,安置房款给了赵宝铃。
   
   (2)、孙晓作为“4户”的户主,又是居住了24年的居民,作为被拆迁人没有得到任何安置。
   
   (3)、从1987年到2005年,我到青岛市市南区法院,我告她19年楞是立不上案。
   
   (4)、2006年后,我到两级法院,告青岛市房地产局,我胜诉。因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说“孙晓是空挂户,并不住在‘4户’”,两级法院都不支持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这个说法。
   
   (5)、但是,这么些年,被告青岛市房地产局一直不予执行。
   
   
   五、赵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如此仗势欺人,望有关部门给我主持公道
   
   (1)、赵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约三年前,任青岛市纪委常委、青岛市李沧区纪委书记。
   
   (2)、赵宝玲,本人户口根本就没有迁入过“4户”(仅仅只将一些亲戚迁入),本人也没住过一天,却夺去公房承租权;在1996年“4户”拆迁时,赵宝玲又拿去了安置房及安置钱款。
   
   (3)、从1987年到现在今年2018年,30多年了,我反映了30多年,一直没有说法。
   
   (4)、为此,请求有关部门给予我主持公道,将我这封信转给有关部门,救救孙晓。
   
   现我和我儿子孙晓住在我母亲留下的房子里:北京市西城区北长街101号(中南海东门近邻,天安门西,面对故宫西门——西华门,背后中南海)。电话:010-66050648,18401629382。欢迎朋友们光临,敬请关注。多谢。
   
   望您有空电话我——杨英环,来关注我,18401629382。
   
   望肢体们来关心老民运老杨英环老姊妹

   杨英环(杨乃久)、孙晓
(2018/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