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徐水良文集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答刘晓东女士)


   

徐水良


   
   2018-11-5日
   
   
   三妹刘晓东女士在邮件组和微信等等回答本人《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见:https://twishort.com/f7onc )一文说:
   
   水良,道德婊这个新词是表现一些人道貌岸然的虚伪,此词尤其针对那些虚伪的西方左派:他们是打着道德旗号的婊子,即,做婊子还立碑坊。
   
   这个新词简单、生动、有力,有针对性,且说明问题,一看即懂,此词绝没有你理解和解释的“攻击道德”的意思。我不认为会有第二个人像你这样错误地理解这个词。我会继续用这个表现力强的词怼那些虚伪的西方左派,因为,此词生动有力地表现了当代西方左派的虚伪本质。
   
   祝好
   
   晓东
   
   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
   
   谢谢三妹来信和评论。我很愿意、并且觉得非常有必要讨论这个问题。
   
   我的看法:关于道德婊这个词,事实与你的说法恰恰相反,这个词就是攻击道德的人制造出来攻击道德的。而且是无数次用来攻击道德。他们写了许多许多文章,攻击道德、道德婊。说主张道德的人,道德婊,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要空谈道德。不断说道德是靠不住的,是没有用的,只有法律和规则才靠得住。道德,仁义道德都是骗人的、杀人的东西,等等等等,还有其他无数胡言乱语。
   
   而且,“道德婊”这个词,是中国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多年前创造出来的,那时还没有黄川粉创造的白左,圣母婊等词语,还没有与白左联系起来。不是你说的针对白左的,而是攻击中国提倡道德的人的。现在黄川粉只是沿用反道德的“道德婊”等概念。
   
   我今年已经与他们进行了几个月的大辩论。总算把他们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了。你不懂理论,不看他们的大量言论和我的批驳,竟然否认这些年明明白白反道德的道德婊概念,是反道德的,却说只是否定虚伪,完全不符事实。反对虚伪就是反对虚伪,那是维护道德,为什么反而要把道德和婊子联系在一起,说成道德婊?所以,你连过去关于这个问题辩论的实际情况和大量大量的文字都不看,就来想当然掩盖真相,说这个概念不是反道德,而是反虚伪,没有攻击道德的意思。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制造道德婊、圣母婊这类概念,完全沿用的是制造爱国贼概念的套路。把美好的东西,与贼、婊子这类坏东西结合到一起,就把爱国、道德、善良、仁慈,人性同情心、慈悲心等等美好的东西,说成邪恶的东西,就完全颠倒了人们的价值观,同时也就不知不觉把为中共及其权贵解脱卖国、道德沦丧、邪恶残暴、贪污腐败等等罪责。
   
   实际上,被中国黄川粉咒骂成白左道德婊圣母婊的一些人物,往往恰恰是最关心和支持中国自由民主人权事业的人。德国总理梅克尔,美国民主党国会负责人佩洛西,就是例子。其中佩洛西,是美国政治人物中最最关心支持中国人权事业的一个。1998年我到国会作证时见过她。当时听证会是外交委员会组织的,她是当时最最关心中国人权的著名议员和议会领导人,她不是外交委员会的,却不出大家预料,出于对中国人权和自由民主事业的一贯关心,跑来听证,会后还与大家聊天,给我很好的印象。这几年却被黄川粉咒骂成白左道德婊圣母婊。
   
   中国反道德黄川粉非常无知,只知道一味咒骂白左,把他们不喜欢的有道德有慈悲心同情心的人,统统称作白左。因此把梅克尔等许多白人右派人士,统统骂成白左道德婊圣母婊。
   
   其实,佩洛西这样始终关心支持中国人权,自由和民主事业的人,才真正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而最被中共吹捧成中国人民老朋友的白右共和党尼克松基辛格,只是中共的朋友。
   
   因此,即使你要当川粉,当伪右,不赞成佩洛西梅克尔这些人,也不应该满怀仇恨和恶意,咒骂攻击这些长期关心和支持中国自由民主人权的朋友。
   
   不少攻击白左人权道德婊,圣母婊的人,其实是伪右人渣禽兽婊,满口污言秽语脏话粗话的粗恶脏鬼婊。我是过去长期支持共和党的真右派,非常厌恶这些伪右禽兽婊、恶鬼婊。
   
   我这里随便摘录一点这些根本不懂道德为何物的反道德人士们,那些不断重复的胡说八道胡言乱语,就能够清楚地证明你的说法完全是假的,完全不符合事实,或有意掩盖事实:
   
   百度百科把“道德婊”定义为:“道德婊,网络流行词,就是形容一些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批评别人的人。”显然,这个概念,就是攻击和反对人类并一切人,站到道德制高点去的概念。因此,这个“道德婊”,显然是反对道德和道德制高点的完全错误的概念。当然也是反对人们用道德来批评和抨击道德沦丧的土共及其权贵的反动概念。如果你站到道德制高点上,用道德去批评道德沦丧的中共及其权贵,那你就是“道德婊”。
   
   站到道德制高点竟然变成坏事,变成“道德婊”;突破人类底线,站到没有道德的最低点,或者站到反道德禽兽的最高点、道德沦丧、腐败堕落、残暴邪恶的最高点,倒是好事?倒变成了大大的好人?
   
   这些禽兽化反道德人士不断写《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你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跟我扯啥道德》等等许多许多文章,不断鼓吹:“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他们不断重复中共近百年来对道德的污蔑,不断重复:“仁义道德是吃人的东西”、“骗人的东西”。不断攻击“道德婊”。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是道德,把道德和规则对立起来,荒唐透顶。道德本身就是规则,而且是人类最基本、最普遍,最广泛的行为规范、行为准则。
   
   反道德禽兽最基本的诡辩和戏法,就是把道德说成不是规则,把道德与一般规则对立起来,然后把违反道德规则的行为,说成不遵守一般规则,并大谈大谈不遵守规则(实际就是不遵守道德规则)的严重危害性,然后就说:“你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跟我扯啥道德”。通过这种戏法,就180度大转弯,把不遵守道德规则的严重危害性和遵守道德规则的必要性,变成了反对道德的理由。真是荒唐和可笑透顶。
   
   新自由主义者例如茅于轼和他的徒弟,张维迎先生等等许多人,近二十年来,一再反对和否定道德。鼓吹“只要是自由的市场经济,谁能赚多少钱,都不会被指责。”“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医生收红包不是道德问题”。“现在我们经常将医务人员收红包归结为道德问题,这是不太恰当的。”茅于轼的徒弟某博士,竟然提倡共妻制,要穷人变成性禽兽。
   
   这些年来,还有人不断写《远离道德婊》等文章,鼓吹“远离道德婊”。胡说:“道德是律己的”,“道德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只能用来约束自己,如果想用道德约束他人,……无疑是最大的不道德。”
   
   “所谓道德规范,要求自己才叫道德,要求别人就是扯蛋。道德律己,法律律人,一个正常的国度,守法足矣,你愿意有你各种千奇百怪的道德或者戒律,那是你自己的事。”
   
   他们只认土共权贵法律规则,不认民间人类道德人性。说:“法是立国根基,法都乱了,还扯道德,那不是骗子吗?”“讲法怎么了?难道不重法律重道德…?然后你们好混水摸鱼?”“连法律都不当一回事的,还好意思做道德婊?”
   
   “法律靠得住,道德靠不住”,“法是立国之本,偏偏群里有人屡次扯道德……”
   
   一些人一再咒骂“道德婊”。说:“道德你跟党去说嘛”,“立国根基是法,中国靠道德是扯淡”。
   
   这就是说,人们只能服从和遵守土共的法律规则、包括大量恶法恶规则,连人类最古老的普适价值行为规则——民间的道德规则和人性,人类几十万年形成的人性道德遗产,都必须跟土共去说,交给土共去支配。他们一切交给党的彻头彻尾的权贵走卒面目,暴露无遗。
   
   他们胡说:“道德很难有标准,只有在各方认同时才可谈, 否则是干涉别人自由权。”“所有个人的道德观可以用来指导自己言行,对别人只有都认同的前提下才可谈,另外,任何人无权干涉别人的普世价值下的合法自由,可以讨论所谓道德,但是有可能被忽略,反对,拒绝;把自己的道德观强加给别人更是损人不利己的。”
   
   “德治强调怎么做人,国内传统文化树立了以儒教为标准的道德楷模并据此‘尚贤’,以此为标准划分出‘好人’与‘坏人’。这种思维以是否信仰与实践某种教义划分善恶,相信并实践某种教义为善,否则为恶;相反,法治精神以是否侵犯他人为依据认定合法与否,侵权则违法,属于‘有为’之恶,否则即合法或‘无为’之善。注意这两种思维的根本区别:德治的价值判断是唯一的,不能自由选择的(政教合一),而法治的价值判断允许无限的可能性,只要人与人之间互不侵犯(无为)即可。德治是权力拿道德来治你,用你的话来讲就是权力干预本来属于民间(准确说应当是私人)的道德,使之上升为‘国家意志’,也就是‘政教合一’。”“法治的反面是德治"。“德治的价值判断是唯一的,不能自由选择的(政教合一),而法治的价值判断允许无限的可能性,只要人与人之间互不侵犯(无为)即可。”
   
   他们不断污蔑攻击提倡道德的人是“道德婊”,是“被洗脑”,是“鹦鹉学舌,”是“极权专制”,是“给别人带高帽子下定议”,是“被彻底洗脑教化得完全不知何为独立思想”,是“猪民脑残”,等等等等。
   
   他们攻击说:“法治国家竟还有人搬弄家法家教家风,实在汗颜。家教家法家风多建立在伪善虚伪道德基础上建立的落后版本,而法制则以权利人权为基础创建的现代文明。看不到这一点区分的人,实在愚昧!”
   
   正像我在《如何看待美国党争》(见https://twishort.com/osonc )以及《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两文所说的:这些人“要挑战和突破的,完全是人类和人性的最基本底线。”他们完全颠倒了道德规则和法律规则的关系。实际上,“道德是人类长期形成的最重要的人性本质。人没有道德,就与禽兽无异。人类社会幾十萬年,曾经长期没有法律,社會交替混亂大动荡時期,(附:加一句,在现在世界上许多荒野乡间、原始部落),也往往沒有法律;有法律的时期,只有几千年。但人类社会,却一刻也不能没有道德。道德等民间规则调节着人类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类行为,只有极少数极少数单靠道德等民间规则无法调节的事情,才提交法律。没有道德或道德沦丧,人类社会就会崩溃。”
   
   这些根本不知道道德为何物、只认中共法律规则、不认民间道德规则的权贵走卒反道德禽兽的胡言乱语,我已经在本文后面附件文章中,从根本上加以驳斥。他们反对道德和所谓“道德婊”的这些胡话,完全说明你“此词绝没有‘攻击道德’的意思”之类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假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