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刘晓东女士]
徐水良文集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刘晓东女士


徐水良


   

2018-11-5日


   

   
   三妹刘晓东女士在邮件组和微信等等回答本人《 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一文说:
   
   水良,道德婊这个新词是表现一些人道貌岸然的虚伪,此词尤其针对那些虚伪的西方左派:他们是打着道德旗号的婊子,即,做婊子还立碑坊。
   
   这个新词简单、生动、有力,有针对性,且说明问题,一看即懂,此词绝没有你理解和解释的“攻击道德”的意思。我不认为会有第二个人像你这样错误地理解这个词。我会继续用这个表现力强的词怼那些虚伪的西方左派,因为,此词生动有力地表现了当代西方左派的虚伪本质。
   
   祝好
   
   晓东
   
   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
   
   谢谢三妹来信和评论。我很愿意、并且也觉得非常有必要讨论这个问题。
   
   我的看法:关于道德婊这个词,事实与你的说法恰恰相反,这个词就是攻击道德的人制造出来攻击道德的。而且是无数次用来攻击道德。他们写了许多许多文章,攻击道德、道德婊。说主张道德的人,道德婊,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要空谈道德。不断说道德是靠不住的,是没有用的,只有法律和规则才靠得住。道德,仁义道德都是骗人的、杀人的东西,等等等等,还有其他无数胡言乱语。
   
   而且,“道德婊”这个词,是中国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多年前创造出来的,那时还没有黄川粉创造的白左,圣母婊等词语,还没有与白左联系起来。不是你说的针对白左的,而是攻击中国提倡道德的人的。现在黄川粉只是沿用这个反道德的“道德婊”等等概念,
   
   我今年已经与他们进行了几个月的大辩论。总算把他们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了。你不懂理论,又不肯学习,不看他们的大量言论和我的批驳,竟然否认这些年明明白白反道德的道德婊概念,是反道德的,却说只是否定虚伪,完全不符事实。反对虚伪就是反对虚伪,那是维护道德,为什么反而要把道德和婊子联系在一起,说成道德婊?所以,你连过去关于这个问题辩论的实际情况和大量大量的文字都不看,就来想当然掩盖真相,说这个概念不是反道德,而是反虚伪,没有攻击道德的意思。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制造道德婊、圣母婊这类概念,完全沿用的是制造爱国贼概念的套路。把美好的东西,与贼、婊子这类坏东西结合到一起,就把爱国、道德、善良慈悲等等美好的东西,说成邪恶的东西,就完全颠倒了人们的价值观,同时也就不知不觉把为土共及其权贵解脱卖国、道德沦丧、邪恶残暴、贪污腐败等等罪责。
   
   我这里随便摘录一点这些根本不懂道德为何物的反道德人士们,那些不断重复的胡说八道胡言乱语,就能够清楚地证明你的说法完全是假的,完全不符合事实,或有意掩盖事实:
   
   百度百科把“道德婊”定义为:“道德婊,网络流行词,就是形容一些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批评别人的人。”显然,这个概念,就是攻击和反对人类并一切人,站到道德制高点去的概念。因此,这个“道德婊”,显然是反对道德和道德制高点的完全错误的概念。当然也是反对人们用道德来批评和抨击道德沦丧的土共及其权贵的反动概念。如果你站到道德制高点上,用道德去批评道德沦丧的中共及其权贵,那你就是“道德婊”。
   
   站到道德制高点竟然变成坏事,变成“道德婊”;突破人类底线,站到没有道德的最低点,或者站到反道德禽兽的最高点、道德沦丧、腐败堕落、残暴邪恶的最高点,倒是好事?倒变成了大大的好人?
   
   这些禽兽化反道德人士不断写《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你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跟我扯啥道德》等等许多许多文章,不断鼓吹:“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他们不断重复中共近百年来对道德的污蔑,不断重复:“仁义道德是吃人的东西”、“骗人的东西”。不断攻击“道德婊”。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是道德,把道德和规则对立起来,荒唐透顶。道德本身就是规则,而且是人类最基本、最普遍,最广泛的行为规范、行为准则。
   
   反道德禽兽最基本的诡辩和戏法,就是把道德说成不是规则,把道德与一般规则对立起来,然后把违反道德规则的行为,说成不遵守一般规则,并大谈大谈不遵守规则(实际就是不遵守道德规则)的严重危害性,然后就说:“你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跟我扯啥道德”。通过这种戏法,就180度大转弯,把不遵守道德规则的严重危害性,变成了反对道德的理由。真是荒唐和可笑透顶。
   
   新自由主义者例如茅于轼和他的徒弟,张维迎先生等等许多人,近二十年来,一再反对和否定道德。鼓吹“只要是自由的市场经济,谁能赚多少钱,都不会被指责。”“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医生收红包不是道德问题”。“现在我们经常将医务人员收红包归结为道德问题,这是不太恰当的。”茅于轼的徒弟某博士,竟然提倡共妻制,要穷人变成性禽兽。
   
   这些年来,还有人不断写《远离道德婊》等文章,鼓吹“远离道德婊”。说:“道德是律己的”,“道德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只能用来约束自己,如果想用道德约束他人,……无疑是最大的不道德。”
   
   “所谓道德规范,要求自己才叫道德,要求别人就是扯蛋。道德律己,法律律人,一个正常的国度,守法足矣,你愿意有你各种千奇百怪的道德或者戒律,那是你自己的事。”
   
   他们只认土共权贵法律规则,不认民间人类道德人性。说:“法是立国根基,法都乱了,还扯道德,那不是骗子吗?”“讲法怎么了?难道不重法律重道德…?然后你们好混水摸鱼?”“连法律都不当一回事的,还好意思做道德婊?”
   
   “法律靠得住,道德靠不住”,“法是立国之本,偏偏群里有人屡次扯道德……”
   
   一些人一再咒骂“道德婊”。说:“道德你跟党去说嘛”,“立国根基是法,中国靠道德是扯淡”。这就是说,人们只能服从土共的法律规则,连人类最古老的普适价值行为规则——民间的道德规则和人性,都必须跟土共去说,交给土共去支配。他们一切交给党的彻头彻尾的权贵走卒面目,暴露无遗。
   
   他们胡说:“道德很难有标准,只有在各方认同时才可谈, 否则是干涉别人自由权。”“所有个人的道德观可以用来指导自己言行,对别人只有都认同的前提下才可谈,另外,任何人无权干涉别人的普世价值下的合法自由,可以讨论所谓道德,但是有可能被忽略,反对,拒绝;把自己的道德观强加给别人更是损人不利己的。”
   
   “德治强调怎么做人,国内传统文化树立了以儒教为标准的道德楷模并据此‘尚贤’,以此为标准划分出‘好人’与‘坏人’。这种思维以是否信仰与实践某种教义划分善恶,相信并实践某种教义为善,否则为恶;相反,法治精神以是否侵犯他人为依据认定合法与否,侵权则违法,属于‘有为’之恶,否则即合法或‘无为’之善。注意这两种思维的根本区别:德治的价值判断是唯一的,不能自由选择的(政教合一),而法治的价值判断允许无限的可能性,只要人与人之间互不侵犯(无为)即可。德治是权力拿道德来治你,用你的话来讲就是权力干预本来属于民间(准确说应当是私人)的道德,使之上升为‘国家意志’,也就是‘政教合一’。”“法治的反面是德治"。“德治的价值判断是唯一的,不能自由选择的(政教合一),而法治的价值判断允许无限的可能性,只要人与人之间互不侵犯(无为)即可。”
   
   他们不断污蔑攻击提倡道德的人是“道德婊”,是“被洗脑”,是“鹦鹉学舌,”是“极权专制”,是“给别人带高帽子下定议”,是“被彻底洗脑教化得完全不知何为独立思想”,是“猪民脑残”,等等等等。
   
   他们攻击说:“法治国家竟还有人搬弄家法家教家风,实在汗颜。家教家法家风多建立在伪善虚伪道德基础上建立的落后版本,而法制则以权利人权为基础创建的现代文明。看不到这一点区分的人,实在愚昧!”
   
   正像我在《如何看待美国党争》以及《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两文所说的:这些人“要挑战和突破的,完全是人类和人性的最基本底线。”他们完全颠倒了道德规则和法律规则的关系。实际上,“道德是人类长期形成的最重要的人性本质。人没有道德,就与禽兽无异。人类社会幾十萬年,曾经长期没有法律,社會交替混亂大动荡時期,(附:加一句,在现在许多山村荒野、原始部落),也往往沒有法律;有法律的时期,只有几千年。但人类社会,却一刻也不能没有道德。道德等民间规则调节着人类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类行为,只有极少数单靠道德等民间规则无法调节的事情,才提交法律。没有道德或道德沦丧,人类社会就会崩溃。”
   
   这些根本不知道道德为何物、只认中共法律规则、不认民间道德规则的权贵走卒的胡言乱语,我已经在本文后面附件文章中,从根本上加以驳斥。他们反对道德和所谓“道德婊”的这些胡话,完全说明你“此词绝没有‘攻击道德’的意思”之类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假话。
   
   我从来对缺乏道德,尤其是对公开咒骂道德,骂道德婊的禽兽化人物高度警惕。说实在的,你骂道德婊,内心里鄙视道德,好走极端又特别偏执固执,容不得与你不同的意见。这是我不太敢与你太接近的原因。
   
   你上面的说法,表明你和其他反道德的人们一起,一定要坚持反道德骂道德婊,那我就必定坚持反击批评。因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不是反击你一个人,而是反击许多人参与的这个大思潮大逆流。
   
   这个逆流,是中国新自由主义土共权贵走卒和美国川普等等,当然还有马列教一神教,利用全世界推行普世价值中产生的偏差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威胁,推动起来的逆流。这种逆流满口胡话、胡言乱语,反对政治正确及政治正确的代表——道德,文明,自由民主平等,善良慈悲,人类同情心,慈悲心等等迄今仍然流行的、古老的和现代的普适价值和人类人性,支持种族主义甚至鼓吹种族和宗教屠杀等等各种政治不正确。
   
   他们仇视主张人人平等、反种族主义反歧视等等文明潮流,其中有不少川粉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分子恐怖分子,尤其包括一些黄川粉,他们赞扬和煽动种族主义、种族和宗教屠杀等等政治不正确。这反对政治正确,当然就是支持政治不正确,当然应该赞扬或鼓吹残暴野蛮的种族主义、以及种族和宗教屠杀等等的政治不正确,这是理论上思想上的必然逻辑。他们坚持制造对立,分裂美国和自由民主文明世界。他们企图复辟一神教政教合一教专制等等。这股反动逆流,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现代文明、普适价值和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及进步,对现代文明和全球化无法适应,高度抵触。他们抓住这种文明进步和发展中存在的不足之处,企图反对古老的和现代的普适价值,开历史的倒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