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党争(再谈中共党文化党性思维问题)]
徐水良文集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2007年
2007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2008年
2008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党争(再谈中共党文化党性思维问题)


徐水良


   

2018-11-1日


   

   
   许多中国人华人的内心里,是共产党党文化党性兽性野蛮反文明思维那一套,尤其是共产党党性第一、没有人性的阶级斗争那一套,你死我活那一套。把那一套运用到美国民主社会,所以,某一党,某一派,与他们的观点一致,就是他们的同志,那么一切都是好得很,就用一切美好的词汇,用到这一派及其领导人身上,把他们的领导人打扮成大救星,救世主;相反的对立那一派,就是阶级敌人,就是婊子、流氓,就把圣母婊,白左人权道德婊,魔教恐怖集团等等,把一切邪恶污秽的词语泼到另一派身上。
   
   这些人,不仅反对现代文明现代普适价值为代表的政治正确,例如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等,赞扬种族主义、原教旨一神教和其他政治不正确,而且反对、污蔑、攻击古代人类很早就已经形成、延续至今的普适价值,例如道德、善良,慈悲、文明等等的古老价值。
   
   他们延续他们自己、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及中共特线的一贯的戏法,把美好的东西与邪恶污秽的词汇连在一起,例如把道德和婊子,爱国与贼连在一起的做法,从而完全颠倒污秽邪恶残暴,与美好善良慈悲之间的关系,例如把中共卖国贼说成爱国贼等等,帮助中共解脱卖国等等罪名,把爱国等等美好的东西奉送给中共;鼓吹卖国当汉奸,帮助中共坐实造谣污蔑中国爱国民主运动汉奸卖国的罪名。
   
   现在,他们又把道德、善良、慈悲、文明,与流氓婊子连起来,他们把善良慈悲文明的女性称作“圣母”,称作圣母婊。同时延续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和中共权贵污蔑攻击自由民主人权道德、只认中共法律和规矩的一贯做法,把人权道德与流氓婊子联系起来,杜撰人权道德婊等污秽词汇。从而否定人类道德、善良、慈悲、文明、自由、民主、人权等等普适价值和政治正确,把这些价值和政治正确,彻底加以污蔑、攻击和否定。
   
   经过这种戏法,他们就把人类的价值观完全颠倒过来,加以攻击和否定。相反到处大肆赞扬、宣传和贩卖他们自己的种族主义、反对道德、善良、慈悲、文明、没有人性同情心慈悲心的野蛮兽性的价值观和政治不正确。甚至有极少数中国野蛮黄川粉,鼓吹宗教或种族灭绝和屠杀等等政治不正确。
   
   他们要挑战和突破的,完全是人类和人性的最基本底线。
   
   这些人对郭文贵问题,对川普问题,对美国两党问题,都是这种思维方式。这些人往往很无知,什么理论都不懂,客观事实也不了解,却总是高谈阔论,好走极端,满嘴胡言乱语。
   
   在他们那里,从来只有神圣正义的一方和邪恶不义一方的简单化对立,既没有土共及其特线阵营两派坏蛋之间的内斗,也没有自由民主国家两个自由民主政党或派别的良性竞争、相互批评和相互监督及制约。
   
   尽管本人一开始就指出,并且反复强调,挺郭阵营和反郭阵营两派核心队伍,都是特线队伍,是中共及其特线的两派内斗。但他们按照正义邪恶非此即彼的简单化逻辑,怎么也无法接受我的意见。因此,他们对郭文贵,对郭阵营和反郭阵营,挺郭时,就把一切美好的词汇奉送给这个流氓无赖、依靠中共情报机构支持巧取豪夺的暴发户犯罪分子、土共及其情报机构的特线、企业代理人和白手套,大力赞扬挺郭阵营的特线,把挺郭特线阵营说成神圣正义的阵营,并且无限吹捧神化郭文贵,把他吹捧成一人敌一国的战神、大救星、救世主,并且把一切批评或反对郭文贵人,说成中共五毛特线;当他们反郭时,就反过来,把反郭阵营吹成正义阵营,吹捧和赞扬一切反郭特线。
   
   他们几乎用同样的逻辑和习惯,看待川普共和党,以及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的党争,并且无限吹捧川普,把他捧成大救星救世主。同时把民主党说成白左魔鬼,魔教恐怖集团。并且用批判民主党名称的办法,大力攻击民主概念。相反,谁要敢于批评川普的错误,他们就大力攻击及污蔑,打成魔鬼敌人。
   
   他们的内心里,就是根深蒂固的中共一党专制思维,只能肯定他们支持的党,一定要把他们不支持的政党说成敌人,说成魔鬼,魔教恐怖集团。而流氓婊子,圣母婊、道德婊、魔鬼、魔教恐怖集团、敌人,当然是消灭对象。因此他们的思维,就是根深蒂固的一党专制思维。
   
   这些人完全不知道,美国的两党,绝对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而是互相竞争互相批评互相促进的国民同胞。两党各有优缺点,而不是这些共产党一党专制阶级斗争思维的人想像的那样,一个必须捧上天,永远辉煌;一个必须贬入地,必须消灭的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
   
   中国真正的有知识的右派,当然支持共和党及川普的反共立场,但不会肯定他们的一切。例如川普法盲,竟然公然无视宪法,准备违反宪法,宣称要用行政命令废除宪法规定的出生公民权。共和党籍众议院院长认为这违反宪法,他竟然又攻击众议院院长。如果他的意图得逞,那宪法的尊严和修宪程序就荡然无存。你们能够支持这种违反宪法法治、没有法制法治观念的法盲行为吗?
   
   我不是说这个宪法规定不可以通过修宪程序改变,通过合法复杂的修宪程序,当然可以修改,但那需要国会按宪法规定的三分之二绝对多数通过,全国超过四分之三的州的州议会、或修宪会议四分之三的绝对多数批准以后,才算合法修宪。总统通过行政命令废除,绝对违宪违法。而那些根本不懂民主、共和以及无数概念,理论上非常无知,支持违宪做法的人们,竟然还好意思在理论上离谱地胡言乱语,自吹法治包括权力制衡这类东西,攻击别人,甚至用攻击民主党来攻击民主这个概念。
   
   尤其是,当代世界和人类的主要敌人,一是共产马列教反人类专制主义恐怖主义,二是原教旨一神教专反人类制主义恐怖主义。目前存在的移民问题,只是原教旨一神教反人类专制主义恐怖主义以及共产马列教反人类专制主义恐怖主义和其他专制落后问题的从属问题。中共违反自由贸易的问题,也只是中共反人类专制主义恐怖主义违反世界自由民主普适价值违、反人性反人权反国际规矩的从属问题。但川普却把两者的关系颠倒过来,把主要问题原教旨一神教反人类专制主义恐怖主义和马列教反人类专制主义恐怖主义问题,变成移民问题,把主要方向转到移民问题上。把头号敌人中共的反人类专制主义违反普适价值和国际规矩,间谍渗透、超限战,反自由民主人权等等的问题,变成贸易问题。颠倒了问题的主次从属,转移了问题的方向。
   
   只要不是中共特线,真正的中国民主派,肯定共和党和川普反对中共及原教主义伊斯兰的立场,但却不应该去支持川普这种颠倒主次从属、转移方向、模糊焦点的做法。更不应该把颠倒主次从属、转移方向、模糊焦点的做法说成务实,把坚持反对中共反人类专制主义违反普适价值国际规矩,间谍渗透、超限战,反自由民主人权等等,说成空谈。
   
   中共往往亲共和党,几乎没有其他美国政治人物,在中共那里,有尼克松和基辛格的地位。一些右派重视与中共搞好关系,与中共贸易做生意,远超关注中国人权,也都是长期的客观事实。可是有人对这些事实一无所知,完全颠倒过来。而且对2016年竞选中的无数谣言,深信不疑,一再重覆。他们在许多问题的无知、偏执和极端,都让人震惊。
   
   下面再说说政治人物必须有人性、同情心、慈悲心的问题。以及政治人物需要的菩萨心肠和霹雳手段之间的关系问题。
   
   中国过去有慈不掌兵的说法。因为兵,属于霹雳手段。过去野蛮社会,人们很难有菩萨心肠和霹雳手段同时兼具,更难以菩萨心肠为基础,去执行霹雳手段。慈不掌兵的说法,符合这个实际情况。
   
   但是,到现在普适价值风行全世界的文明时代,文明的国际法和国内法,都要求政治人物甚至军事领袖,必须两者兼具,并且一旦需要执行霹雳手段的时候,必须以菩萨心肠,去执行霹雳手段。霹雳手段不能离开菩萨心肠。现代社会尤其禁止种族主义、恐怖主义,反人类行为,严禁屠杀无辜。
   
   中国头脑里党文化党思维根深蒂固的那些野蛮人,最缺少的,就是人性同情心、慈悲心、菩萨心肠、普适价值、道德和文明,满脑袋野蛮的党性兽性思维。
   
   川普先生能够反对当代世界的头号敌人中共,这是优点。但他最缺乏的,也是人性同情心、慈悲心、菩萨心肠,而且不断挑动美国社会的对立和分裂,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领袖。
   
   至于其他问题,我最近几篇文章(见附件2),已经大致说明,不一一重复。
   
   附1:
   
   陈汉中写道:
   
   『在国际上空喊人权,在国内以高税收经济政策践踏个人权利,以高福利损害勤劳者利益养懒汉,是白左人权道德婊的典型表现。』
   
   很贊同芝加哥劉曉東的這一評述。
   
   什麼是民主黨,就是:『讓全體人民當家作主』的黨。然而,「主席」只有一位,真正執行「作主」實際功能的人數也只有一小群,於是,就產生了『代表』和『委員』。美言之:全體人民通過『代表』和『委員』們來實現對國家的管理和領導(外來魔教恐怖集團的《憲法》總綱如是說);直言之就是:『代表』和『委員』們取而代之,剝奪了全體人民對國家的管理和領導權利以及對國家進行管理和領導的可能性。他們只強調權力信託的『程序正義』和『轉型正義』,對「掌權者的監督和制衡」避諱莫深,並且不得『妄議』。
   
   什麼是共和黨,就是:『共同和平地分享權力』的黨。首先是分權,然後是共享。於是,分割和限制權力就非常重要;然後的『售後服務』也必須「到位」:細分好的權力『信託』出去之後,實質有效的『售後服務』馬上「跟進」,對權力的制衡和監督必不可少,不可或缺。同時為了避免權力被獨霸,強行限制任期,確保「到站下車」,「夠鐘下班」。
   
   川普總統實行『關稅正常化』,鼓勵投資,使美國經濟復甦,失業率降至四十年新低;敢於對殭屍黨入侵說不,實現「讓美國重新偉大起來」的承諾,將會成為繼雷根總統之後的又一位偉大總統。
   
   陳漢中
   11/01/2018於美國加州
   
   
   三妹也说说
   
   以史为鉴,以人为镜,以现实为重,缺一不可。毛泽东并不懂美国政治,他说他喜欢右派,并不说明问题,而说明问题的现实是,中共自开放国门以来,一直支持的是克林顿政府、奥巴马政府,而后又大力支持希拉里当选,它根本就不想了解川普即一味抵触。
   
   现实还是,当前在反共意识上,共和党和民主党是一致的,川普坚决的反共意识影响并改变了那些与中共国有经济利益的美国大财团和大企业家的观念和行为。川普女儿关闭了自己与中国的服装生意,川普全家为了美国利益而牺牲家庭和个人利益,减少和放弃了许多家庭生意,在川普任职一年中家庭生意损失上亿美元,且川普家庭中的政府任职成员都不拿工资义务为美国政府工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