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魏紫丹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周远鸿说:“咱们去请王豪杰参考参考意见!也许王豪杰脑子里也还在盘旋着咱们的问题。”
   
     王豪杰刚才隔窗望到冰清走向他房间。王估计到他俩会在一起商讨对付平又明的对策,却没有料到还会再来向他讨主意。
   


     他俩蹑手蹑脚地来到王这里,进门之后才好像进入了安全之域。他一屁股就坐在他床上,冰清坐在他的办公桌旁,由他周远鸿来报告“紧张形势”:
   
     “平又明要通过组织手段调冰清到团省委。这样可就把生米煮成了熟饭,这,这,这岂不——形同——抢婚了吗?”
   
   王豪杰抓耳又挠腮:“什么‘形同’!你还‘形同’什么呢?你就是一个文绉绉的圣人蛋!这样做,明明是强冰清之所难,要把生米做成熟饭,搞捆绑夫妻。这干干脆脆就是一场赤裸裸的‘抢婚’嘛!......呃嗬,他们来这一手,还真让你们迅雷不及掩耳哩!这可如何是好呢?”
   
   室内的空气凝固了。每人的表情都很沉重。尤其周远鸿,可能是陷于当局者迷,他只有光拍脑瓜了。
   
   冰清又重复了一句刚才在他屋里说过的话:“难道我们就无路可走了吗?”
   
   豪杰说:“天无绝人之路!你们要是都拿定主意、至死不渝了,现在只有施出绝招、已经再也别无选择。。。。。。”他两的四只眼睛、一只更比一只瞪得大,單等着听他说下文。他说: “事到今天,你们就只有突击结婚这一步棋、能使局面起死回生了。只要你们结婚证拿到手,他们就是原子弹、氢弹一起摔,也叫它炸不响。现在就看你们双方、谁先把生米做成熟饭了?”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听了这话,脸上突现笑色,兴奋得如同暴风雨中将覆的小船靠了岸;绝处逢生使他得意忘形,口出狂喜之言:
   
   “对对对,对极了!只要一拿到结婚证,就成为我们的教导主任了!”
   
   “此话怎讲?”王怀杰让他给置于五里雾中了。
   
   “我是给你打哑谜。谜底属于白头、素腰、粉底、卷帘格。”
   
   王豪杰在捉摸着这个谜底:“我们的教导主任是‘杜辉南’,卷帘格就是‘南辉杜’。”
   
   他哈哈大笑,自鸣得意地说:
   
   “‘南辉杜’再加上白头,素腰,粉底;也即,换成三个白字,就是‘难回肚’。你想想,只要孩子一旦生下来,即便你有天大的本事,难道还能再把孩子填回到肚子里去吗?同样的,一旦我们领了结婚证,事态不就变成无可逆转的了吗?”
   
   王豪杰笑着说:“天到这般时候,你还这样幽默,说明你是个不可动摇的乐观主义者。”
   
   “不是豪杰想出办法;你刚才怎么不幽默呢?”冰清噘着嘴,但还含有一丝笑意。
   
   “豪杰!我是抓紧时间急忙乐了一下,其实,我心里还在捏着一把,一点也不敢乐观。现在是两个东西在赛跑,一个是下调令,一个是领结婚证。下调令是依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就是组织呀!办结婚证可不是依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弄不好要是紧急风遇上个慢郎中,那才是叫你干着急不出汗哩!一旦调令马上下来,急捻儿炮,点炮就响!而我们的结婚证还在镜子里呐!要是这样,事情的发展就走滚头儿大了。”
   
   “也就是,”王拍了一下小平头脑袋瓜:“嗯!好在开结婚介绍信不用通过梁乖真,属于刘校长掌管。要是由梁乖真掌管,那你们可就根本没有指望了 。我还可以给你们一颗定心丸:我一百个相信,刘校长是绝对不会不支持你们这一桩婚姻的。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他急切地说。
   
   冰清还以为是,王豪杰知道她跟刘校长的爱人宋老师是好朋友呢!原来非也。
   
   豪杰说:“因为冰清原是青年团这条线上的人,是梁乖真的心腹干将。你们一结婚,就会搞得梁乖真那一个摊摊儿闪腰岔气。这正是刘校长所乐见的。你没看出岳校长走后,我们学校就形成 ‘一山藏二虎’之势了吗?恐怕好戏还在后头--有得瞧哩!”
   
   “我倒不热衷于看他们的好戏。”他既乐观于稳操胜券而又不无焦急地说:“成败仍属未知之天。关键是,我们得与时间赛跑。”
   
    豪杰想得很周到,特意关照冰清:“你给平又明吹了的事,大娘(即她妈)啥意见?”
   
    “我妈好说。”冰清特意表现出信心给他看。周远鸿却知道她还没有给妈说过这事、也就是说,他是背着妈妈、自作主张这么干的。
   
   倒使豪杰感到蛮乐观的,说道:“‘大娘好说’,这就好。否则就会造成内忧外患一起来、安内攘外两头忙了。”
   
   信息就像是钻屁股蚰蜒,到处乱钻。梁乖真他们闻信后,犹如蚰蜒钻进了屁眼,躁动得坐立不安,必欲破坏之而后快。但他们不找周远鸿,单对韩冰清施加压力。大概他们判定:主动权操在她手里,只要她不起意,他就无计可施。他们经过好一阵关怀她、帮助她、爱护她、为她好之后,最攻心的一句话是卖引弟说的:“周远鸿除了比平部长个子高以外,还有什么屁优点?”
   
   这时周远鸿才更佩服王豪杰是个起外号的天才了!前面我曾提到的“何辣”(何其毒辣),这个外号就是他给卖引弟起的,这对于她可以说是太名副其实了!就算她这么毒辣,本组数学教师王七丹还嫌不够。他急忙沆瀣一气,趁水和泥,干脆连他这个“屁优点”也要加以否定:
   
   “就说他个子高,那也不能算是什么屁优点!人高不算富,多穿二尺布。多浪费二尺布票,算什么屁优点!冰清:你考虑过没有?这毋宁说是对家庭生活的不利因素呀!人家平部长这样精干的人,是你挑着灯笼也难找到的呀!周远鸿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只会夸夸其谈,不会成家过时光的。说句透底的话吧,谁要是跟了他,谁准不幸。你别摇头,咱走着瞧!”他眼睛的余光,在对梁乖真的面部进行扫描。
   
   他们以为一方面否定周远鸿的“屁优点”,甚至把他说得一无是处;另一方面,美化平部长的“高大形象”。这样两面夹攻,韩冰清就准会回心转意,局面就会出现转机。岂不知他们这样做的结果,周远鸿的“屁优点”反倒欲盖弥彰,平部长可爱的“高大形象”却越描越黑。这倒好像是对他来了个曲线帮忙!在引起韩冰清气愤和蔑视他们浮上水的同时,她心理的天平就更是对他一面倒了。
   
   梁乖真却并不着急。他想,就算韩冰清在爱恋着周远鸿,可一纸调令下来,调她马上走人,周远鸿便会是鸡飞蛋打,哭皇天没泪。所以梁乖真的方针就是对他们设阻、减缓进展速度,对平部长紧催、加快下调令的速度,以免夜长梦多。
   
     周远鸿这里呢,怕就怕调令捷足先登。一旦调令下来,冰清马上走人,他们就只能空手拍光光了。所以他和冰清就考虑要分秒必争走捷径。他们盘算,如果直接向刘校长提出结婚申请,他由于对他们的事情事先一无所知,自然就会感到突如其来。冰清说:“倒不如由我找刘校长爱人宋老师,请她先代我们打个招呼,再见机行事、传达我们结婚的请求。”
   
     他犹豫地说:“有这种必要吗?”
   
     她说:“我们女同志间好说话。何况现在又是火烧眉毛、事不宜迟哩!”
   
     他们两人发挥了思维特点的互补作用:他善谋,但优柔寡断;她善断,处理问题总是当机立断,但有时不容分说。他们这次用商量的方式,对此问题到底该如何处理,作出审慎的较佳选择。
   
     宋老师无愧是韩冰清的好朋友。她忠人之托、成人之美,尽心尽力地完成了任务。刘校长说:“怎么小周消息封锁得这么严,我一点没听到?”
   
     她给丈夫开玩笑说:“那是你官僚主义!”随即把平又明决定要往团省委调冰清,因而他们要求突击结婚的理由、仔细说了一遍。
   
     他听后,表示理解:“这是好事!但是,事情也远非是那么简单。”
   
     第二天到学校,刘校长主动把他们叫到他办公室,问道:“你们怎么不直接跟我说呢?”他们只是笑而不答。校长又说:“我和梁书记研究一下,再说。”
   
     冰清说:“《人民日报》上有‘答读者来信’说,群众的婚姻问题并不用经党组织批准。”
   
     校长说:“不用是不用,但是,研究一下有好处。”
   
     他们也不能不让领导研究啊!只有如坐针毡、等待研究结果了。
   
     冰清一走出校长办公室就说:“不对!我不理解刘校长说的‘研究一下有好处’;有什么好处?我认定,一研究就坏事了!”
   
     他说:“我们能说不让领导研究吗?”
   
     她说:“我要让宋老师把利害关系、给刘校长分说清楚。”
   
     其实,刘校长在与梁乖真研究不研究上,一直在举棋不定。他起先考虑到怕得罪平部长,就想让梁乖真拿个意见,自己好在一边歇凉。但宋老师说:“梁乖真只会一面不批准,一面急催平又明快下调令,尽量破坏这桩婚姻。你想他会给你当挡风墙吗?人家小周与小韩是两厢情愿、自由恋爱,完全是合《婚姻法》的呀!别说我们还要出于对这两位纯真相爱的优秀青年的关爱和同情,着意地保护他们;就算什么也不为,我们也要落这个顺水人情。退一万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通过你的双手破坏了这桩美满姻缘。”
   
     “我不是考虑到没法给平部长交代吗?”
   
     “一则你根本不用给平部长交代;他有什么理由要求必须你向他交代?二则,果真要交代,也有法给他交代。人家合乎结婚条件,这是法定的。你没有权力给合乎《婚姻法》的人不开结婚介绍信。至于批准不批准,你们胡峰中学是事业单位,不是政府部门,你们管不了,权力在民政局。”
   
     他听了宋老师的话,经过权衡以后,觉得咋想也是:如果去跟梁乖真研究,实际上就是与梁同谋破坏这桩婚姻。从各方面想——于情伤情、于理害理、于法违法,都一无是处。于是就断然决定,提笔为他们写了给民政局开的结婚介绍信。
   
     他们拿到介绍信一分钟没停,就在“五四青年节”这一天,办了登记手续。那一位帮他们办手续的民政局女同志,填写完结婚证书以后,还和他们热情地握手,对他们的相亲相爱,好像受到感染,表示羡慕:“祝贺你们幸福终生,百年好合!”她又把他们送出民政局的大门,站在门口,脉脉含情,频频挥手,向他们说:“以后咱们做朋友!”
   
   这样,他们就在法律上正式结婚了!真没有想到竟会是如此顺利!顿感天地广阔,气象晴朗。“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2018/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