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特朗普再“炒人” 美国司法部长应要求辞职]
shenmecaishiminzhu
· 克宫:俄将欢迎基辛格参与恢复俄美关系
·基辛格牵线特朗普访问俄罗斯事宜
· 俄国防部副长:中俄携手 世界可安然入睡
·德媒:普京称两天内可拿下波兰
· 普京: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没有力量可以奴役俄罗斯人民
· 普京:苏联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将永载人类史册
·普京撂狠话:什么都可原谅 但叛徒必死
·俄喷火坦克现身叙利亚:7秒灭1座村庄
·俄罗斯调查报道记者高楼坠地不治身亡
·严肃提醒美财长姆努钦先生注意不要发生犯下方向错误(上文)
·通俄门调查接近尾声?
· 华邮:通俄门调查川普 但不视其为犯罪调查目标
· 白宫:川普有权罢免特别检察官
· 跨黨提案成型 國會參議員合併法案闖關 力保穆勒別被炒
· 美报告:中俄等侵犯人权“构成不稳定因素”
· 美国民主党将俄罗斯和特朗普竞选团队告上法庭
· 控川普阵营勾结俄 美民主党正式提告
·“通俄门”调查中的纸牌屋 特朗普面临水门困境
·川普律师科恩接受执法审查 为总统再添心病
· 特朗普称不会干预俄罗斯调查,但也可能改变想法
·美众院情委会报告 查无川普阵营通俄事证
· 川普:众议院报告证明没有“勾结”俄罗斯
· 美国一牧师被控涉恐及间谍在土耳其受审
· 土耳其总统宣布提前大选
· 请不要急着下结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无权作出最后定论
·布什对美国中情局审问手段“完全知情”
·CIA被判道德死刑 但没人负责
·中情局刑讯报告卷入盟国全球震动
·美中情局官员称酷刑获白宫批准 小布什完全知情
·美官方报告:中情局拷问嫌犯用性侵等酷刑
·关塔那摩拘留营 美中联手凌虐维族囚犯
·联合国官员称“9•11事件”是美阴谋
·美教授称美是头号恐怖主义国家 盟国是帮凶
·斯诺登:“9•11”事发前美国已获情报
·阿桑奇:公开阿拉伯国家官员为美国中情局工作的文件
· 麦凯恩承认美国比四年前糟糕
·奥巴马将同国会议员讨论经济方案
· 奥巴马将命关塔那摩监狱关闭
·克林顿称将推动建巴勒斯坦国
·希拉里指责以色列阻碍中东和平
·美国已准备好支持巴国新政府
· 希拉里遇反弹:3众议员批淡化中国人权
·希拉里献媚中共使美国比克林顿的绯闻还难堪
·希拉里空前严厉:再不对中国动手就晚了
·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留学生说唱引阵仗
·俄副议长:朝鲜非盟友 俄不提供核攻击保护
·俄总统互联网助理: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监管
·普京:若能改变过去想阻止苏联解体
·前苏联加盟国恐惧 开腔向美国求救
·乌前总统倒台前 传俄已计划并吞克岛
·俄反对派将公布普京政府介入乌克兰文件
·普京爆料兼并克里米亚时曾考虑让核武器备战
·普京撂狠话:什么都可原谅 但叛徒必死
·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涅姆佐夫被枪杀
·俄罗斯调查报道记者高楼坠地不治身亡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吞并克里米亚成就普京大国梦
·继双面间谍中毒后 俄又有一名流亡商人在英国死亡
·普亭为什么准备移两百万人到中俄边境?
·普京演讲:美国永远不能让俄罗斯屈服
·普京:西方国家意欲挑战俄罗斯 掀起新一轮冷战
·俄修改军事准则,视北约美国为威胁
·普京:西方"迫害"俄罗斯
·俄罗斯90城市爆发抗议普京示威 逾千人被捕
·印防长莫斯科呼吁海上航行自由 俄不理中国不满继续武装越南
·俄罗斯强化与中国周边国家的军事合作
·两位中国高官访俄秀合作 普京却扭头“向西看”
·俄媒 北京将向白罗斯无偿提供军事援助
·俄外长:普京与特朗普100%不会允许俄美军事对抗
·边境阅兵秀重器 俄继续在俄中边境大量部署攻击导弹
·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现一支"中国军团" 他们是谁?
·俄副外长:俄不打算同中国建立联盟
·萨达姆的“暴君乐园”——独裁者如何操控历史遗迹
·普京四度就任俄罗斯总统 “终身制”悬念未解
·外媒分析中国对其治下新疆与西藏的惧怕
·美国学者:新疆问题是“煤矿里的金丝雀”—— 危险将至的信号
·澳反对党承诺联手邻国 对抗中共在太平洋扩张
·专家:中共2025计划注定失败 美国不必担忧
·伊利夏提:全球维吾尔人“同一个步伐,共同的呼声”
·美国驻印度大使访问藏人行政中央
·俄罗斯学者与流亡藏人对话达兰萨拉
·瑞典反对党在中国使馆门前示威声援桂民海
·瑞典起诉一男子,称其为中国监视藏人难民
·忧间谍活动,白宫或限制中国人在美从事敏感研究
·写给国际刑警组织的紧急声明(上文)序言部分
·小布什借丘吉尔名言暗批特朗普:不合则万般皆输
· 美众议院军委员会通过法案 强化台湾防卫能力
· 前国务卿赖斯提醒特朗普对朝要步步小心
· 法国:欧盟不承担美制裁伊朗带来的后果
· 特朗普撕伊核协议 欧洲如何自救?
·巴黎恐袭作案者为车臣裔法国人 没有犯罪前科
·加泰议会普伊格德蒙特钦点接班人:不放弃独立
·172名美国议员联名敦促世卫组织邀请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纽约前市长:华府谎言当道,将威胁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副总统“通俄门”调查已到该收尾时(请不要误导形势)
·特朗普律师警告“通俄门”检察官:离总统女儿远点
·朱利安尼:穆勒要求约谈总统 企图诱使他做伪证
·朱利安尼警告特检:别碰伊凡卡 可“随便处置”库许纳
· 特朗普的谎言与麻烦
· 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特别检察官的约谈但其律师团队持反对意见
· 特朗普称只有公平才愿接受“通俄门”面谈:我没做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朗普再“炒人” 美国司法部长应要求辞职


   
   
   
   

    特朗普再“炒人” 美国司法部长应要求辞职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08日 转载)
   
   
    https://boxun.com/news/gb/intl/2018/11/201811082024.shtml
   
    美国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8日应总统特朗普的要求辞去职务。特朗普随后宣布,由塞申斯办公室主任马修•惠特克担任代理司法部长。
   
    今年71岁的塞申斯因决定回避有关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勾结以及特朗普是否企图妨碍司法的调查,而多次被特朗普公开批评和攻击。
   
   
   
   
    《法新社》7日的报道认为,特朗普此举可能是企图阻止美国特别检察官继续对其2016年的竞选活动展开调查。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1022024
   
   
   
   
   
   
    亨利•保尔森:如果中美达不成共识,经济铁幕将降临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08日 转载)
   
   
    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8/11/201811081217.shtml
   
    2018年11月7日,新加坡保尔森基金会主席及美国第74任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今天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发表讲话。他的讲话主要涉及美中之间正在加剧的紧张局势。他在演讲中指出,如果两国不能达成一个可行共识以解决当前争端,会有经济铁幕降临世界经济的风险。下面是保尔森部长的演讲稿。
   
    女士们,先生们,谢谢大家。
   
    同时,请允许我对我的好朋友迈克•布隆伯格先生和这个新论坛的组织者表示感谢。
   
    并感谢新加坡政府和人民对本论坛的支持,及更重要的,认识到在当前形势下坦诚前瞻性对话的重要性。
   
    女士们,先生们,各方之间的对话在当前这个异常微妙的时刻尤其重要。
   
    我们在新加坡的这次会议正逢一个变化,挑战甚至危机同时存在的时刻:
   
    当下是一个世界经济充满变化的时刻。各种革命性技术创新层出不穷,同时前所未有的政治压力对全球产业链造成冲击。
   
    当下是一个地缘政治挑战高发的时刻。由于美中关系降温,这在本地区尤其明显。
   
    同时当下也是一个危机潜伏的时刻。从乌克兰顿巴斯到南中国海,大国之间的竞争激化并存在无意间演变为军事冲突的危险。
   
    今天,本区域必须谨慎关注美中之间由良性竞争变为全面冷战的可能性。
   
    01
   
    我认为我们今天在新加坡讨论这些问题是再合适不过的。新加坡集中体现了亚洲之所以在过去半个世纪成为世界最成功案例的各种因素。
   
    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新加坡强劲的经济基础。新加坡从1965年8月9日以来的几十年间一直确保了正确的经济政策环境。
   
    第二是新加坡高质量的战略制定,例如隶属于新加坡总理办公室的未来战略中心–一个世界一流的战略规划机构。
   
    第三是领导力。李光耀及吴庆瑞等领导人,自1965年以来几十年的领导是其他任何因素都无法替代的。
   
    女士们,先生们,我个人认为,新加坡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其在民族,文化,语言和宗教各方面的多元性。
   
    中,印,马来和其他各族裔在新加坡共同生活,工作和繁荣。
   
    从闽南话到泰米尔语各种语言共存的局面展示了印太地区的多元性现实。
   
    事实是这个区域极度复杂:
   
    像新加坡一样,印太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历史多元化的地区。
   
    多元性还体现在另一重要方面。在此,我希望我们把注意力从新加坡转向本区域的大国,特别是美国和中国。
   
    印太地区的复杂性源于多种不同政治和经济体系的共处。
   
    我们看到互相排斥的各种民族主义,关于历史的多元表达,截然不同的国家安全观念和不同的长期远景,竞相塑造本地区的未来。
   
    在我看来,在这种多元和复杂的环境下,保持和平和确保繁荣不易。
   
    李光耀明白这一点。
   
    他曾经告诉我和其他许多人,他非常感谢美国在确保本地区和平和繁荣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他去世前和两位哈佛学者,Graham Allison 和 Robert Blackwill,做的访谈中,李先生以他惯有的直白指出:
   
    "亚洲从开始有部落起就有强权政治。不管我们喜不喜欢,如果我们想作为独立个体生存下去,我们就必须在任何时刻都明白什么是所有国家的共同利益。"
   
    我担心,现在在印太地区,我们正在快速遗忘李光耀的教导。
   
    现在很少听到关于美中两国共同利益的说法。
   
    这让我很担忧。
   
    坦白的说,每个人都应该因此而担忧。
   
    当前显然存在的是美中两国政府大量互相指责。
   
    以我三十多年和中国打交道及美中关系方面的经验来看,这体现了当前局势的快速变化和战略关系正在发生根本转变。
   
    我是一个美国爱国者。
   
    因此,虽然我频繁访问中国,不常在家,但恰恰出于美国利益的考虑,我还是继续花大量时间寻求方法与这个新的,并有时很难相处的中国打交道。
   
    我一直在这方面努力,也曾挣扎过,从我是投资银行家,到首席执行官,到美国财政部长,和现在一家致力于美中长期稳定经济合作机构的主席。
   
    虽然有各种不顺利,紧张局势和不同意见,依我看来,解决美中关系各种问题的努力使美国收益很多。
   
    我的朋友,王岐山副主席,过去两天和我们都在新加坡。在此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之际,回首我们在全球金融市场处于崩溃边缘的合作。
   
    如果没有这种立场坚定但合作的关系,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们,今天的世界经济和金融市场局面会大不一样。
   
    我的中国同行们都知道我一贯说话直白,就如我在全球金融危机中所作一样。
   
    因此今天我想本着积极建设性的精神讲一些我的看法。因为如果我们希望实现一个美好的未来,就必须审视过去和现在,即使难免严厉。
   
    我想讲三个问题:
   
    美中关系是如何到现在这个高度紧张局面的。
    两国各自最大的风险因素。
    讲几点关于如何促进长期美中关系稳定发展的个人看法。
   
    02
   
    今天这个局面是如何产生的?
   
    在我看来,目前恶化局势的诱因不复杂。
   
    虽然我所讲的可能并不全面,但我认为它描述了美方情况的变化。
   
    首先,美中利益渐行渐远:
   
    在如朝鲜问题等很多美中应该有共同看法的问题上,美中经常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案。
   
    因此,共同利益并没有带来持续的合作。
   
    更糟的是两国缺乏合作使许多人认为美中从来都不存在共同利益。
   
    其次,美中对国际体系的一些重要规则无法达成共识。
   
    一个例子就是由于对海权和航行规则的不同看法导致了两国军舰近期几乎相撞。
   
    第三,美中在一些根本性问题上看法相反。
   
    比如,我们两国在全球治理上的主张就截然不同。
   
    例如,中俄两国主张互联网主权,并主张政府有权控制信息和跨境信息流动。美国和欧盟,尽管看法不完全一致,共同反对中俄在这方面的看法。
   
    包括中国的互联网管理做法和南海在内的所有这些例子使得美国政界达成新的共识,即美中不但是竞争者,还很可能成为长期对手。
   
    美国长期实行的对华"接触"政策现在被广泛认为其本身并没有太多价值。
   
    没有人反对对话。
   
    但几乎所有人都主张美中对话和接触并没有带来什么成果。
   
    美中贸易战最终有可能很快会达成和解。
   
    任何一方都不会从贸易战中获利。
   
    中方可以接受特朗普总统足够多的要求,包括两国开始雄心勃勃的贸易或投资协议的谈判,以让他感到满意。
   
    就算如此,我认为潜在的冲突仍将持续。
   
    这是因为两国间存在大量问题和分歧,即使在经济领域,挑战也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问题。
   
    除非这些涉及面更广和更深层次的问题得到解决,我们将面临两国关系的严冬。
   
    首先讨论经济领域的问题。
   
    美国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领域一事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但在中国入世贸17年之后,在很多领域,中国还是没有对外资开放。
   
    合资和股权比例的限制依然存在。
   
    除此以外,在贸易和外商投资领域还有技术标准,政府补贴,办理许可证和管制等非关税壁垒。
   
    在中国入世近20年还是这样,这是不可接受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政府主张世界贸易组织需要与时俱进。我同意这个观点。
   
    也正因如此,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物主张美中两国经济"脱钩",尤其是在科技相关的贸易和投资方面,而这些都会破坏现有的供应链。
   
    这些主张不会很快消失。
   
    基于这些主张,本届及未来美国政府将会采取一系列相关行动。
   
    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对中国问题上看法一致。
   
    两党虽然在其他所有问题上看法都不一致,但对中国的负面看法高度一致。
   
    对华贸易损害了部分美国工人的利益,他们已经通过选票表达了不满。
   
    因此,尽管很多人都把对华关系转向归于特朗普政府,我不认同这个看法。
   
    当前的趋势很可能会在美国政策制定界长期持续下去。
   
    一个正在形成的共识是,中国不但对美国是个战略挑战,同时中国的崛起已经损害美国利益。
   
    在这种环境下,如果能有更多的人支持美中关系是有帮助的。
   
    现实并不如此,这反映了美中关系中的另一个失败。
   
    由于中国入世后对外资开放速度不尽如人意,美国商界从过去对华关系支持者的角色变为对美国之前对华政策的怀疑甚至反对者。虽然美国商界并不想要贸易战,但他们想要美国政府对华手段更有对抗性。
   
    是什么导致了那些对中国最了解,在中国工作,做生意,赚钱并长期支持两国富有成效的关系的群体现在反而支持更多对抗呢?
   
    答案就是中国过去近二十年在公平竞争和对外开放方面进展缓慢。
   
    这给美国商界带来了挫败感,并导致商界内部对华态度分裂。
   
    商界的这种变化无疑进一步增强了美国政界和专家们对华看法负面化。
   
    总之,虽然很多美国企业继续在中国盈利,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认为外企永远不可能在中国获得公平对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