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悠悠南山下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一、1985年在赤柬的Dong Rek根據地,民主柬埔寨政府副主席喬森潘(中)與外長英薩利(右)衣冠楚楚在等候中國代表團的到來。 圖片:KRAIPIT PHANVUT
   
   

   
   幾日前國際法庭剛結束最後終審赤柬國家主席喬森潘和柬埔寨共產黨副總書記農謝,籍此讓我們回顧當年那些曾支持赤柬政權的國家所扮演的角色。

   
   BBC 2018年11月16日新聞報導:
   
   “ 在赤柬統治柬埔寨的四年裡,他們殘殺無數的民眾,這是二十世紀中最恐怖的殘暴行為。
   
   這個殘暴的政權,從1975年至1979年執政期間,有約二百萬人死亡。
   
   在馬克思主義者波爾布特領導下,赤柬企圖將柬埔寨帶返中古時代,強迫逾百萬人離開城市,遷往農村公社生活。
   
   改造社會的工程造成了殘酷的後果。眾多家庭的人全部死亡,因為他們遭受行刑、飢餓、疾病或過度勞累。”
   
   
   各強國及柬埔寨鄰國的角色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二、鄧小平與卡特。圖片:CONSOLIDATED NEWS PICTURES
   
   
   華國鋒和鄧小平時代的中國是赤柬的主要支持者,而美國則在背後鼓勵中國支持赤柬。
   
   華盛頓曾干涉柬埔寨的事務,要算從亨利-基辛格擔任尼克松和福特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及國務卿那時起。
   
   湯-符復( Tom Fawthrop )與海倫-扎維斯( Helen Jarvis )合著《 逃避種族屠殺?難以尋求的公義及審判赤柬 》( Getting Away with Genocide? Elusive Justice and the Khmer Rouge Tribunal )一書中談及美國在柬埔寨地毯式的轟炸,“ 殺害了25萬民眾 ”, 由此,激起了一股浪潮,要求將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帶上國際法庭受審。
   
   越戰結束後,美國遵從布乃金斯基( Zbigniew Brzezinski ) 支持中國,從而使共產陣營分裂、包圍蘇聯及懲罰莫斯科的亞洲同盟河內的戰略。
   
   戴卓爾夫人時代的英國,亦曾積極支持由赤柬,從1985年至1989年期間指揮的柬埔寨聯盟力量。
   
   另一個國家北韓,在柬埔寨內戰期間,亦經常高度支持反金邊和河內的柬埔寨武裝力量。
   
   此外,不能不提泰國,柬埔寨的鄰國,曾多次允許波爾布特軍隊隱藏在泰國境內,設立反金邊政府的抗戰根據地。
   
   
   美國的角色

   
   
   赤柬上台執政後,雷根時代的美國政府繼續支持中國援助金邊的政策。
   
   因此導致美國輿論的憤怒。
   
   1981年,《 紐約時報 》曾登載反戰運動的讀者來信,呼籲雷根總統停止援助波爾布特政權。
   
   題為《 呼籲雷根停止在聯合國支持波爾布特 》 ( Reagan Is Urged to End U.N. Support of Pol Pot )來信文章寫道:
   
   " 美國對稱為'民主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政權在外交上支持, 此外還與其他國家售賣武器給波爾布特的恐怖游擊力量 ( terrorist guerrilla forces ), 那只能是拖延柬埔寨的痛苦, 以及還危害到這個脆弱的國家和有可能使戰爭擴大 "。
   
   " 我們看到極不公道, 已是連續第三年了, 美國投票支持波爾布特的'民主柬埔寨'在聯合國的席位 "。
   
   在這篇文章簽名的有各位議員如當勞-狄林斯 ( Ronald V. Dellums,加州 ) 、羅拔-艾加( Robert W. Edgar,賓夕凡尼亞, Pennsylvania )、 帕池茜亞-史高德(Patricia Schroeder, 科羅拉多,Colorado )、保爾-西門( Paul Simon, 伊利諾,Illinios ) 和湯-哈堅( Tom Harkin, 愛荷華,Iowa )。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三、赤柬領導人之一塔穆 (前,右一),還稱為“五哥”。圖片:AFP
   
   
   此外還有前美駐柬埔寨大使( 1970-1973 )艾莫利-斯旺 ( Emory Swank ) 先生、電影演員珍芳達 ( Jane Fonda )、愛德華-阿斯尼( Edward Asner )、歌手鐘-貝治( Joan Baez )、和平力量 ( Peace Corps ) 前主席理查德-史萊斯特( Richard Celeste )以及一些作家、記者亦了簽名。
   
   可是,直至1993年,赤柬才失去代表柬埔寨在聯合國的席次。
   
   
   中國之手

   
   自從波爾布特一上台執政,北京一直在援助赤柬。多種資料和研究文章已有記載。
   
   可是,在1979年1月,當越南揮軍進入金邊,推翻赤柬政府後,美國透過中國,繼續援助波爾布特。
   
   記者愛麗莎白-貝克 ( Elizabeth Becker ) 指出,國家安全顧問布乃金斯基感動自豪,當他看到泰國與中國共同合作,協助赤柬恢復武裝力量的戰略得以實行。
   
   布乃金斯基也曾談及波爾布特政權的令人痛恨行為( abomination ),因此,美國將永遠不會直接協助波爾布特,“ 而中國人可以做得到 ”。
   
   鄧小平對赤柬 “ 情有獨鍾 ”,每年曾為它提供一億美元的援助。據格哥利-艾歷( Gregory Elich )在2014年的《 反擊 》( Counter Punch ) 雜誌上寫道:
   
   在1984年,鄧曾說: “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說要放棄波爾布特?不錯,他以前犯下了一些錯誤,但目前是由他領導反越南侵略的戰爭。”
   
   依靠這個( 美、中 )戰略,波爾布特在泰國領土上獲得建立根據地,此外,還有宋成( Son Sann )領導的高棉民族解放陣線( Kampuchea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 )的軍隊和西哈努克親王的軍隊( 親西哈努克國民軍隊, Armée Nationale Sihanoukiste, ANS )亦有駐泰根據地。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四、1990年12月1日,記者Thierry Felise 在Anlong Veng地區拍攝一輛由中國供給、載滿赤柬士兵和中國武器的嶄新軍車。圖片:THIERRY FALISE
   
   
   除了在外交上支持波爾布特及柬埔寨聯盟反抗金邊洪森 ( Hun Sen ) 政權、河內和莫斯科之外,美國還干涉國際組織對柬埔寨的援助。
   
   因此,卡特政府要求各國際組織不要向河內和金邊提供任何的救濟援助。
   
   華盛頓及其盟友的票數足使世界銀行和亞洲發展銀行不能為韓森林( Heng Samrin )和洪森政權提供任何的援助。
   
   相反,援助只可到達在赤柬控制範圍內生活的柬埔寨人手上。
   
   到了雷根和布什政府期間,美國仍繼續執行反河內反金邊的政策。
   
   1985年,美國國務卿佐治-斯朱治( George Schulz )訪問泰國,警告東盟各國不要擬劃和平建議。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五、鄧小平與波爾布特(左)的關係甚為親密。圖片:ULLSTEIN BILD
   
   
   四年後,布什政府還警告泰國,曼谷不能 “ 放棄 ” 柬埔寨的各個游擊力量留在森林裡,幻想單獨與金邊接觸。
   
   1985年,CIA援助柬埔寨的各個游擊力量,包括赤柬在內的金錢升至1千2百萬美元。根據麥歌林( McCollum )條款,美國援助局( USAID ) 也曾為在泰國領土上的各個柬埔寨游擊力量提供軍事裝備,1989年達到1千3百萬美元。
   
   然而,似乎為赤柬提供主要援助的仍然是中國。
   
   安德魯-麥他( Andrew Mertha )在其著作《 戰友兄弟:1975年至1979年中國對赤柬之援助 》( Brothers in Arms: China's Aid to the Khmer Rouge, 1975-1979 )中寫道,“ 據知,赤柬獲取的外國援助, 90% 來自中國。”
   
   這些援助包括食物、建設物料、坦克、飛機和大砲等等。
   
   “ 在此期間,赤柬政權正戮殺自己的同胞,而中國的技術專家和軍事顧問仍然為這個共產盟友提供訓練。”
   
   美國康乃爾大學 ( Cornell University ) 的麥他先生相信:“ 若沒有中國的援助,赤柬政權只可生存一週而已。”
   
   
   戴卓爾時代的英國

   
   在越戰期間,英軍僅為美國提供情報及吳廷琰時代的西貢政府提供顧問服務,英國在南越戰場上幾乎沒有插手。
   
   然而,在柬埔寨內戰中,倫敦曾遣派航空特種部隊( Special Air Services, SAS )前往泰國,為反金邊的各個游擊隊提供訓練,雖然沒有直接為波爾布特提供軍事人力。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六、1984年12月19日於北京,(從左起)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與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英國外相賀維(Goeffrev Howe)及中國外長吳學謙舉杯祝賀英中達成香港移交主權協議。圖片:AFP
   
   
   2000年,籍審判赤柬頭目塔穆( Ta Mok )案時,積遜-布克( Jason Burke )在英國《 衛報 》( The Guardian ) 撰文寫及英國的角色:
   
    “ 塔穆的律師賓遜-薩梅( Benson Samay )說,法庭將詳細聆聽關於從1985年至1989年,英國航空特種部隊曾為在泰國領土上赤柬的盟友提供一連串訓練活動,並設立了一個毀擊隊( sabotage battalion ),訓練250名隊員如何使用爆破裝備和埋伏。 在新加坡的情報專家亦曾講授各種課程。”
   
   SAS 受命為西哈努克及前首相宋成的兵士訓練,但據薩梅所述,赤柬亦 “ 從英國人的活動中獲得極多的利益。”
   
   “ 這些各派兵士在戰場上互相合作作戰,但指揮則屬赤柬。他們從另兩派士兵的協助中從而獲利。”
   
   
   北韓一直支持西哈努克

   
   在柬埔寨內戰期間,另一個支持柬各派軍隊反金邊和河內的國家是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
   
   2011年,謝巴斯蒂安-斯坦治奧 ( Sebastian Strangio )在《 外交家 》( The Diplomat )撰文,談及柬埔寨反越聯盟政府與北韓的關係:
   
   “ 北韓與柬埔寨的特殊關係始於1965年,在雅加達的不結盟國家會議上,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加諾介紹金日成認識西哈努克親王。兩人的關係日趨親密及其兩國的關係亦迅速發展、、、、、、 "。
   
   因金日成,西哈努克不承認南韓政府,直至1970年政變使西哈努克下台。之後,平壤改承認西哈努克領導的陣線,而實際上,西哈努克只是在北京流亡。
   
   當赤柬執政,北韓的顧問專家飛抵柬,建造一些巨大但浪費無用的工程,至今在柬埔寨仍然找到其痕跡。”
   
   “ 殘暴的赤柬政權倒台後,一個親越政權上台,但在九年後平壤仍然只承認包括西哈努克在內的抗戰反越政府。” 斯坦治奧寫道。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圖七、1992年,西哈努克訪問設在泰國的某一難民營,陪同他的是一隊北韓近衛人員。圖片:PETER CHARLESWORTH
   
   
   在加入 “ 抗戰 ” 政府期間,西哈努克獲北韓提供一近衛隊士兵,日以繼夜為他保護,他經常飛抵平壤休養,只要不在北京或去了別處。
   
   平壤領導人給予西哈努克的特殊感情是 “ 超越時間 ” 及持續的,即使赤柬政府崩潰後。2013年,西哈努克親王辭世,國際各報刊重提他與金日成的個人感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