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双重间谍李士群]
雷声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重间谍李士群

中国空军抗战:重庆长空,英魂碧血
   9月3日,全镜回顾抗战胜利日
   2018年,湮灭在“乱坟山”的抗战记忆
   川军抗战:淞沪会战,屹立如山
   在抗战大背景下,再看淞沪会战

   我的团长我的团:罗芳珪与抗战第一团
   
   
   最新:
   长崎事件,前十年与后十年(上)
   长崎事件,前十年与后十年(下)
   可怜的煤炭——那年中秋,黄海海战
   隔空煮茶中秋话
   远东疑云:谍影重重皇姑屯
   日苏谍影重重,再看九一八事变
   
   
   
   
   汪伪头号特务头子丁默邨、李士群。
   
   在介绍李士群之前,首先科普一下苏俄当年的特务事业。
   
   在斯大林时代,苏俄特务事业无论规模、效率及空间和时间上的影响,其登峰造极,堪为世界历史古往今来的特务事业的巅峰。
   
   当时,苏俄特务机构遍布各阶层、单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再加上莫斯科各类组织的包打听,爬墙根的半业余的特务机构,可谓眼花缭乱。
   
   当然,这些特务机构里最出名的,还是全俄肃反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共产国际联络局等三大特务机构。
   
   简单介绍,全俄肃反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即是大名鼎鼎的契卡。
   
   这是大名鼎鼎的捷尔任斯基按照导师列宁的指示,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斗争而创办的特务机构。
   
   契卡是后来苏俄国家政治保卫局、克格勃的前身。
   
   契卡时期,这一机构主要对内担任清肃、维稳工作。尤其对前白俄、托派的干净彻底的清肃,契卡之秋风扫落叶的冷酷,流传甚广。
   
   后来,契卡发展到克格勃时期,这个机构的业务随之更为扩大。在苏修时期,我国群众万众一声都在声讨,克格勃更是臭名昭著。
   
   苏俄消亡,克格勃改为俄国联邦安全局和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前段时间在英国一个购物中心药杀俄罗斯前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父女,便是俄国联邦安全局杰作。
   
   
   早期苏俄时代军校聚会。
   
   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即苏军总参谋部第4局,即大名鼎鼎的格鲁乌。
   
   这一机构主要从事军队肃反和军事特务为主。现在,这一机构同样存在于俄国。有人推测,该机构外派别国的特务大约2000人以上。
   
   莫斯科的共C国际联络局,主要是负责政治特务工作和渗透。
   
   回到1923年的中国。
   
   这一年,莫斯科的国际联络局赞助下,于右任、邓中夏创办上海大学。
   
   这所大学以发起五卅运动闻名。1949年之前多年,该校师生虽然不出科学、文学等大师,但出过不少著名的社会说客、政客和革命家。
   
   当时,大名鼎鼎的瞿秋白便在上海大学担任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任。
   
   1926年春,21岁的来自浙江遂昌县城贫寒单亲人家的李士群,为赚一份前途,由上海美专转入了上海大学。
   
   很显然,年轻而充满激情的李士群家穷人聪明,几节课下来,对瞿秋白崇拜得五体投地,经同学介绍,当年就入党了。
   
   期间,李士群与上海法政学院学生叶吉卿结婚。叶吉卿出身富豪家庭,聪慧漂亮。她能够看上贫寒学生李士群,可想,李士群必然有出色之处。
   
   李士群入党之后,新婚不久,正逢苏俄与北京安国军政府、南京政府等翻脸。
   
   1927年4月,李士群便接受委派,万里迢迢前往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
   
   莫斯科东方大学是一所神秘而传奇的大学。这所学校的成立,完全源自1920年国际代表维经斯基通过李大钊介绍,在上海会晤陈独秀的一次谈话。
   
   当时,在维经斯基的支持下,陈独秀等在上海法租界创办外国语学社,学社由各地小组选送学员学习俄语等。
   
   最早的少奇、罗亦农、任弼时、萧劲光等便是由此出发,在1921年10月入学正式开学莫斯科东方大学。
   
   莫斯科东方大学若干批的毕业生们回到国内,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确实深深影响了中国历史。
   
   人们都说黄埔军校如何厉害,相比莫斯科东方大学,黄埔军校其实逊色太多。
   
   
   1923年,任弼时(左一)、罗亦农(左二)同由国内赴苏的刘仁静(左五,出席共产国际四大的代表)、张国焘(左四,到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二七惨案情况)在东方大学。
   
   不过,李士群没有这份运气。可能天生的特务气质,李士群入学不久即被选拔到苏俄特种警察学校受训。
   
   当时,苏军为与日军在远东竞争,急于建设总参谋部远东情报网。位于偏僻、冷寒的西伯利亚的苏俄特种警察学校,即是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辖下的特务培训学校。
   
   总之,李士群最早的特务生涯开始了。
   
   也就在李士群在西伯利亚苏俄特种警察学校学习的同时,1928年,六大在莫斯科郊外召开。
   
   会上,作为最高决策者之一,周总和向忠发、顾顺章组成一个专门的最高委员会,专门领导按照苏联国家政治保安总局模式才组建的特科。
   
   特科主要在上海活动,在当时得到苏俄直接支援,拥有不可思议的优良的、完备的特种设备、武器的装备。
   
   装有消声器的最先进的手枪、冲锋枪、炸弹、多款轿车、摩托车、电台和小型的可以仿制各类证件、牌照的机器等。
   
   和其他如陈赓、左权等人组团进行军事训练不同,李士群在苏俄特种警察学校学习实际上是在脱离了国内组织监管情况下,由苏俄教官单独培训。
   
   这位年仅22岁的聪明的年轻人在封闭环境,进行系统化特务培训和洗脑,据说尤其出色,因而被推荐参加了更高级的特务培训。
   
   由此,有人研究认为,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当时已经专门发展李士群加入联布。
   
   不过,相比他在国内活动及投日因果资料较为丰富而言,他在苏俄接受特务培训的这段历史,可谓隐晦深沉。
   
   1928年,特科开始运作的当年李士群学成归来。
   
   当时,特科设一科,负责上海机关及周总警卫,科长洪扬生;二科负责情报,科长陈赓;三科即大名鼎鼎的红队,负责暗杀,由顾顺章亲自但任科长;四科负责电讯及与莫斯科联络,科长李强。
   
   特科名气很大,诸如康生、潘汉年、聂荣臻、旷继勋等人,包括最早三大红色特务钱壮飞、胡底、李克农等人,都是曾经是特科成员。
   
   李士群当时便在一科工作。这也是后来坊传李士群曾经当过周总警卫员的原因。
   
   不过,李士群类似顾顺章心狠手辣,但并没有顾顺章神乎其技的射击、搏杀手段。
   
   在特科期间,李士群一直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活动,与周总警卫员传说相去甚远。
   
   
   传说中的顾顺章。
   
   回国不久,李士群被即被租界法国巡捕房逮捕,也是靠着他的妻子叶吉卿斡旋,真金白银孝敬了上海青帮大佬季云卿。
   
   当时上海滩黄金荣、张啸林、杨虎、季云卿包括顾顺章,都是青帮“通”字辈大佬。李士群被保释后,及拜季云卿为师,成为“悟”字辈弟子。
   
   1932年,在特科工作比较低调的李士群在cc系《社会新闻》杂志担任编辑。该杂志主编丁默邨资格更老,是施存统引入社会的最早的建党者之一。
   
   
   中统王牌史济美,黄埔军校六期毕业生,戴笠同期同学。九一八事变后史济美曾经受命为阻扰溥仪叛逃,与土肥原贤二暗战。
   
   在上海国共暗战斗法中,史济美接受顾顺章为期三月的培训,小试锋芒,竟然连续破获向忠发案、国际驻华代表牛兰夫妇间谍案。
   
   此外,史济美顺手还抓获过廖承志、陈独秀、丁玲等人。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让莫斯科和周公生气的人。
   
   为此,丁默邨以《社会新闻》主编邀请史济美赴宴。
   
   在史济美出入酒店大门时,丁默邨、李士群故意与史济美闲谈,李士群更是装作不经意拍了史济美的肩膀。
   
   说时迟那时快,接替顾顺章的红队头头邝惠安亲率6名杀手,乱枪齐发,史济美当场被击毙。
   
   
   爱棠村事件之后,周总携带上海总部迁往江西。
   
   这时,少见记载的广东神枪手邝惠安接替顾顺章的业务,担任了红队队长。
   
   邝惠安是一位非常擅长暗杀的高手。他在对一位目标的暗杀中,先在上海市中心英租界昼锦里一家酒店刺杀,目标侥幸未死,被送往警方仁济医院医治。
   
   于是,邝惠安亲率杀手杀进医院大楼,在病床上击毙目标。
   
   两次暗杀前后不到10天,上海《申报》在内的海内外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昼锦里谋杀案,仁济医院追杀案震惊全国。
   
   不过,邝惠安最后还是栽倒在了苏成德手里。
   
   苏成德是六大参与者,他最早留学莫斯科中山大学,后来转到西伯利亚苏俄特种警察学校,也是受过训的牛人。
   
   爱棠村事件之后周总离开上海,苏成德也就主动投降了中统。
   
   苏成德能文能武,组织协调能力强,还死心塌地辅佐徐恩曾,不到一年便升任中统行动总队长。
   
   苏成德有的红色特务经验,他在上海很快摸到邝惠安线索,并且用女人策反特科另外一位重要人物盛宗亮。
   
   女人,即早期革命者关向应的妻子,另外一位革命者秦曼云。在关向应去湘鄂边闹革命后,秦曼云与盛宗亮混在一起。
   
   有了安排内线的情报,再加上盛宗亮当了带路党,苏成德和中统行动队很快就逮捕了邝惠安及红队30余名队员。
   
   
   潘汉年夫妇。
   这次重挫,不仅红队几乎全军覆灭,红队总部存储的先进武器、弹药、密码和设备全部被中统破获。
   
   尤其上海与莫斯科专联的密码落在中统手里,连带苏俄潜伏在上海的特务也为此中招,这让莫斯科尤其震怒,也让接替周总坐镇上海的临时中央局书记的武怀让大为震惊。
   
   后来,武怀让被莫斯科匆匆调回,莫名其妙死在异国他乡。传说武怀让死于康生迫害。
   
   1935年,邝惠安被绞杀。他若不死去,后来如参考陈赓拜将,起码也是中将上将的角色。
   
   不过,故名总归是要死人的。像当时临时中央局书记武怀让,位置之高与博古、周总齐名,可是一旦死去,知道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转眼,便到了1936年。
   
   这时,随着伪满洲国军工产业突飞猛进和日本关东军急促膨胀,苏俄与日本、中国与日本的关系都在恶化。
   
   4月,潘汉年受莫斯科委托赶赴上海。他急于与国共两党联系以完成莫斯科国际交办的任务。
   
   他找到宋庆龄研究如何与延安联系,他也找其他人包括李士群,寻求与CC派中统联系。
   
   当时,李士群已经携其白富美的妻子叶吉卿潜伏进了CC系的中统。
   
   有了来路不明不白的财富,有了季云卿这位大佬的师傅,有了青帮“悟”字辈弟子的身份,李士群虽然仅不过区区中尉军衔的情报人员,但是,其能量之大,甚至徐恩曾也深感困惑。
   
   在潘汉年回到上海期间,李士群被举报办公室藏有一箱炸弹。
   
   于是,徐恩曾下令秘密逮捕李士群。然而,尚未来得及审讯的次日,南京密电到时,李士群安然无恙走出了监狱。
   
   次年,抗战正式爆发。
   
   不久,李士群出任汪伪“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秘书长”。而“特务委员会”的主任是周佛海,副主任丁默村。
   
   (待续)
   
   来源:网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