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孟宏伟被抓是一场大戏的前奏]
姜维平文集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孟宏伟被抓是一场大戏的前奏

   孟宏伟被抓是一场大戏的前奏
   姜维平
   今年10月8日,国家监察委公布了原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被抓的消息,虽然简短,但承认他已被留置调查,并称其收取贿赂,而随后由公安部主要领导赵克志亲自主持的会议,则异乎寻常地指责他“一意孤行,咎由自取”,并带领一班人明确表态,坚决拥护,坚决支持对孟宏伟的涉嫌违法进行监察调查。官媒这里的文字表述里没有“嫌”字,是我加上的,由于中共全面掌控,包括公检法司在内的一切权力空间,往往未判决先定罪,只要中纪委监察委抓了他,就不会放过,因此,他的同僚们,即使心里不服不信,为其自保,也必须高调赞同。但是,在此之前,10月5日,孟宏伟居住在里昂的妻子不仅向法国警方报案,而且还召开记者会,高声喊冤,这一举动,与以前所有的被查处的“大老虎”及亲友,大为不同。
   
   他是“裸官”,裸得彻底


   2012年以来,由于“习王”强力反腐,抓捕了400多位中组部管的“大老虎”,造成寒蝉效应,许多官员成了“两面人”,一方面假装廉洁奉公,会上唱高调,一方面将家人亲友和非法所得资金,转移海外,但中纪委严控,一般情况下,官员太太很难与正在高位的本人分居,也就是说,像孟宏伟这样的担任国际刑警组织要职的中共副部级高官,直系亲属都在法国,并在他任职办公室的所在地里昂租住豪宅,十分罕见,因此,不论他妻子如何自辩,他是“裸官”无疑,而且“裸”得非常彻底。这就牵出一个问题,他是2016年11月当选主席一职的,并任职4年,也就是说,2020年才卸任,如果不出事,他会一直住下去,过着令其他官员羡慕的生活。中共官场不仅贪腐严重,而且攀比之风盛行,公安国安等在海外的“眼线”很多,这一人事安排,习近平不可能不知道,但为何允许他这样“裸”了几年?
   
   与“政法王”有旧,不是主要原因
   海外网络有信息说,孟早在2004年4月,就被提升为公安部副部长,而周永康是2003年担任公安部长的,他们一定关系密切,作为副手,他对周永康很顺从,也很忠诚,所以,他2004年8月起兼任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局长,也利于“江系”的一批高官往海外转移财产,并掩护他们的一些“白手套”式的企业大亨。无庸置疑,后来,习近平重用自己的嫡系,对其戒备有加,按理说,应当早些撤换他,但本人认为,可能是因为孟宏伟的工作特点,与他人不同,他在公安部经营多年,有一大批自己的小兄弟跟随,而且利用职权捞钱,是对应人性弱点的普遍问题,如查处就是“窝案”,必将牵连很多公安人员,习近平要依靠“专政工具”维稳,不敢轻举妄动,特别是像孟这类由曾庆红推荐的干部,在海外政界,警界等都有一些盘根错节的关系,对外交工作有利,习近平要扬长避短,慎重换人,故此,孟宏伟令同僚嫉羡的位置持续了许多年,但志得意满,自以为是的孟,不认为上面的留用是权宜之计,而是超群的能力使然,他认为,由其领衔主管的百名追逃红通嫌犯,已有过半的人员回国,中国虽与美加等众多国家没有“引渡条约”,但劝返也成效不错,就此,孟自我感觉良好。据传,孟是轻信某位领导的升职承诺而赴约入陷的。
   
   一把小刀的照片说明什么?
   孟宏伟于2005年与原配离婚,再娶的妻子,自称GRACE MENG,小他许多岁,据称是他们多年前打网球偶然认识的,孟不仅为其购置多套豪宅,而且安排她担任一些内地,香港,国外的公司物质待遇丰厚的高职,甚至不用上班拿“空饷”,多年来过着奢侈的生活,他们积累了巨额财产,足够余生享用,故目前,移居法国的孟妻,已有外籍身份,而且为孟宏伟育有“双胞胎”,可以想见,孟的梦想是退休后与小妻在里昂安度晚年,尽享天伦之乐。
   
   但9月29日,他应召前往中国北京,原以为将由副部级升正部级,不料时运不佳,一去不归,只给太太微信留言一句“等我电”,又有一张“小刀照片”随后,表明不利,至此,音信全无,这是孟妻对当地外媒的言辞,不可不信,也不能全信,本人推测,她转述和展示的留言“等我信”,是家人亲友之间常用语,孟与妻子不可例外,但“小刀照片”,可能是孟事先准备的象征物,储存在手机里,作为资深公安高官,他对自己的工作性质应当了解,虽狂妄自大,野心不小,但也十份警觉敏感与猜疑心较重,尽管,今年8月23日,他在北京还会见了新加坡内政部第二常任秘书黎忠汉,这是上级领导安排的美差,但基于今年4月,中组部已令其辞去公安部党委委员的要职,并在公安部官网8月28日的一个栏目里对外披露,故他有所疑虑,临行之前,做了精心准备,可能对妻子说,我一旦被留置调查,会立即失去自由,手机会被没收,力争在最后时刻,按键发出这张照片。一旦收到此信,你就立即召开记者会,逼迫上级放人。
   
   夫妇贪腐共同体
   毫无疑问,抓捕孟宏伟带有内斗色彩,这是由中共政治体制决定的,俗话讲“一朝天子一朝臣”,习近平上任,肯定不会重用周永康的大员,但也并非惩处他所有的同僚,这就引出另一个问题,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能佐证孟是贪官,据海外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孟很可能利用他的情妇作为特定关系人,滥用权力,贪污受贿,甚至徇私枉法,只不过情妇变成了新妻而已,这位原名叫高歌的神秘女子与其曾结成“腐败共同体”,为防止东窗事发,而提前一人出国定居,另一人坚守官职,并对晚年生活做了精细的安排,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孟宏伟作为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又是公安部的副部长,内外有权,名利双收,由于近年来流亡海外的富豪大亨众多,大都巨额藏钱,手眼通天,假如在海外与孟交易,勾兑,通过其妻,尤其方便,故本人推测,之所以中共不顾脸面,冒天下之大不韪,忽然抓捕孟宏伟,可能是他与某一位或几位红通嫌犯有关。或者是即将抓捕中共更高层次贪官的前奏曲,是否是曾庆红也说不定。如果那样,中国的政局下一步还会有惊天动地的大戏看。
   
   总之,不论如何,由于孟的特殊身份,再加上他妻子的炒作,都在海内外,党内外引发轰动,不仅使更多体制内的官员深感恐慌,与其决裂,而且,也给一些与官员关系密切的富商增加不安全感,进而醒悟,站进改革的行列,为民运提供资金支持,同时,也极大地伤害了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结合目前的中美贸易战,真是雪上加霜。好在,中共无法无天,声名狼藉,一边集权独裁,培植腐败土壤,一边不断抓贪官,人人自危,内斗升级,阵脚大乱,或许正是下一步变局的契机。
   
   2018年10月12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8年11月号首发。
(2018/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