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共产逻辑和共产思维]
金光鸿文集
·我正在研究素食
·必须认识到我们正在和共匪进行一场战争
·战斗,在战斗中击败对手,是军人的唯一选项
·联合起来,剑指共匪高层 --告全国退伍老兵及共匪官兵书
·秦将军当审时度势,率部起义……
外交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外交官和女人的区别 --给共匪外长王毅
·人要懂得自爱,别人才会爱你,国家也是一样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台湾的律师同仁们都在忙着挣钱吗?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当前的主要问题是… —告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就中共军队武装挑衅台湾 致全体共军官兵书 并祝全体共军官兵二零
·台湾朝野应凝聚国家战略方向之共识
·英雄来救美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政客是最靠不住的 --敬告香港同胞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共产逻辑和共产思维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共产逻辑和共产思维
   
   金光鸿
   
   


   几个月前,我写了篇《如何迅速地改变令人讨厌的大陆腔》,我发现很多朋友都有了令人惊喜的改变,男的嗓音有了浑厚的男人味,女人的声音有了圆润温柔感,
   
   加上我前此写的一篇《台湾人民是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里面设想将来当年播音员全部换成台湾人,我发现新唐人电视台已经率先实现了我的这一设想,很多播音员都换上了台湾人,再听他们的节目,感觉舒服多了,台湾女的那个声音才叫好听,长得也可爱极了,恨不得每一个都抓过来亲几口……
   
   今天,我要讲的是大陆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共匪在大陆为患七十年,由于大陆新闻传媒,学校教育,教科书,报刊书籍,文件等一切跟文字有关的,只要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出版的,都打上了共匪的逻辑跟思维,以致于今天的中国异见人士,反共也是用共匪的逻辑,共匪的思维,共匪的语言,共匪的文字……,在反共。
   
   对此,我很不以为然,也深感忧虑,我当然知道怎么办,但那是将来的事:就是将学校教科书全部参照香港和台湾的语文,倡导读古籍,古书,一九四九年以后大陆出版的书刊全部封存或销毁。
   
   目前有一个可以点点滴滴改变的办法,就是多读台湾、香港的书籍和报刊,同时,精研儒、道、佛三家典籍。
   
   我有个观点,就是了解一个民族也好,了解一个国家也好,就是去研究他们的宗教和哲学。
   
   中国的宗教和哲学当然是儒、道、佛三家了。
   
   儒家当然孔子是祖师爷了,孟子可参看,后世儒学都要参照孔子去更正,没有时间,只读《论语》即可,读《论语》请务必分清哪些是孔子的话,哪些是孔子的弟子说的话,读《论语》的人,我最近在脸书上发现一大陆小姑娘也是读得温、良、恭、谨、让,可见,《论语》上说,孔子的气质是温、良、恭、谨、让,此言不虚。
   
   道家当然读《老子》了,老子是智慧之学,古人说,半部老子打天下,盖兵出于道,一般人读之,也可开智慧的。老子说,以正治国,以奇用兵,《老子》是奇书,人读了,可多点灵性,不会像只读儒书的人那样拘谨,不苟言笑,当然,儒家也可以读出大智慧的,孔子本人就深通人性,具大智慧,这是圣人境界……,
   
   但儒道还是有区别的,虽然儒家,道家,都是修炼文化,但儒家强调的是在世俗生活中修炼,讲的都是入世做人,为政的智慧,要治国,当然是读儒家了,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儒家有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说,一般人也能从儒学中得到入世为人的智慧;但如果你为政也好,带兵也好,不读老子,那就没有政治智慧,也没有兵家智慧,我读诸葛孔明先生的文章,及诸葛先生之用兵,除了个性原因之外,我常常感叹,这孔明先生显然没读过《老子》,因为读书是可以矫正人的个性的……
   
   老子说,以奇用兵,以正治国,儒家是从正入手修炼,道家则是从奇入手修炼,一上来就直奔大道而去,一般人悟性低,不容易入门,但如果悟得一点半点,悟得正的话,也能开智慧。
   
   佛家主要是培养我们一种超尘绝俗,看透生死,和不为俗世所累的气质,佛家主要是出世文化,入世的人,读了佛家,也会多一分洒脱,少一分牵累,即便入世,也不会为其所累,所缠,所绕,所谓以出世的态度,做入世的事业,这是我在大学时就学到的东西……
   
   如果说佛家是超世的文化,心不履红尘,那道家当然是遁世文化了,一看处境不利,就要想办法脱困的,道家一般讲顺天应人,不强为,不妄为,所谓道法自然,而儒家,主要是入世的,多了一点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傻劲和悲剧色彩。
   
   只是这三家都是要浸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当然,如果这三家都搞通了,大概可以进退优裕,在红尘中安身立命,不为世俗常人生活所累了。
   
   但也追求更高的真理,不在这里,那就要修道了,可参看李洪志先生的书籍。
   
   西方文化的精髓在于基督文化(这个可以研究他们的宗教),基督主要讲信,中国文化讲悟,我经常看到有些外国人信神,那才信得真,让人动容,让人肃然起敬,不像中国人信神,主要是功利色彩多,外国人信神,完全不搀杂任何功利色彩的。中国文化是修炼文化,不是信文化,修炼文化讲悟,一般人讲话都讲两三分的,讲七、八分就俗气了,这不是老师带学生,老师带学生那是苦口婆心,诲人不倦的,还有的给你东说一说,西说一说,正说一说,反说一说,让人自己悟,自己取舍,自己下决心,不勉强人。所谓人心不动,神佛也没办法,不能强迫人的(李洪志先生语)。还说中国没民主,只是那些人没想到正统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智慧。
   
   法治文明:这个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有引进,虽说不太完美,我的意思是说司法制度,两岸包括整个亚洲,法治文化都没有确立,当然,法学教育和律师制度全球都是一样的,我们跟欧美的律师交流,基本没有障碍,虽说我们是在大陆学的法律,考的律师证,这说明真理是普遍的,你可以扭曲它,但不能改变它。
   
   科学理性:这个可以研究他们的哲学。
   
   中国人最缺的是西方的科学理性精神,也就是实证理性,中国人主要是辩证理性,西方的实证理性也好,科学理性也好,不一定非要学科学才习得,我们做律师的,都有科学理性精神,因为上法庭是需要实证的,不是像中国大陆一般人理解的那样,说你们律师就会辩,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不是这样的,律师是要靠证据来说的,法律只是服务于证据的,当然,律师思维也好,科学精神也好,法治文明也好,有它的局限性,那就是过于拘泥成规,缺少变通的智慧,好比中国儒家一样,道家则刚好可以弥补这个缺陷,当然,如果像西方人信神信得那么纯真,神也会给人智慧,神的智慧当然是超越人的了,那是全知全能的,中国的佛教也是会给人智慧的,搞政治,还不单搞政治,一切人类的行业,乃至为人处世,夫妻父子家庭关系,都是需要智慧来驾驭的,可是,如果你要为政,如果你多一点法律素养,多一点科学理性精神,如果要通人性,现代心理学是非学不可的,
   
   学问是可以纠偏补弊的,好比如说南怀瑾老师,国学大师,三教皆通,还有李敖,还有曾仕强老师,还有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我就能发现他们知识结构的缺陷,这是没有办法隐藏的,所谓言为心声,文以载道,那就是,他们普遍的不懂西方文明,西方文明的三大精髓,他们都没有掌握,那一说话,一写文章,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的,这不是说他们没学问,而是说知识结构不完美,思考问题,表达意见有些就不是很到位……
   
   当然,如果现在正在搞政治的朋友,从现在开始学,那是晚了点,现学他也来不及,一般读书人还有个说法,叫书到用时方恨少,何况你不是好读书的人从政呢?好比说蔡英文,很多人都认为她是留美博士啦,学者啦,这个那个的,我一看她的学历,再一听她说话,就知道了,知识结构太单一,还学的是实用科学,从政,可怜的很,可以这么说,那些学科,基本上不能给人什么政治智慧,好比如李克强,人称李中堂,把他的学历一看,再一听他说话,就知道了,这人大概跟蔡英文是一个级别,一个层次的,不过,李中堂实用理性可能有点,包子就不说了,一个没什么文化的油滑的官吏混上了高位。
   
   当然,学总比不学好,什么开始都不晚,西方的大部头读不过来,还不如现在开始读孔子《论语》《老子》,或者佛经,《转法轮》也行,开点智慧,再加点常识及一些网络报刊,总比共匪学校教书里那些东西好,我都是从这里开的智慧,其它的,如果学习能力强,检索资料的能力强,不用去读大部头,网上搜一下,比如,不知道如何当市长,网上搜一下,如果自己有思考能力,加上对本地情况的了解,又谦虚好学,广开言路,请几个市政顾问智囊之类的,大概也不差了,
   
   就怕那些什么不懂的,又不善于学习,又不跟人请教,知道的,不知道的,什么都敢讲,张嘴就来,贻笑大方……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有些人就是缺这个智慧,像我吧,读书虽不多,但我自认为学习能力还算强,但我真不懂的,我决不乱说话,先声明自己不懂,说点自己懂的,或者一推二五六,或者说我要先研究研究再说,一副随时就教的姿态……
   
   那些在位的,实在干不了,那也没办法了,总得有点知识打底的,现学也来不及,那就让贤好了,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老子说,自知者明,明,亮光,人没有自知之明,好比在暗夜里行走,又没有灯照明,最后不免坑害人民,又害了自己,害人害己,吾未见其可也,让贤了,当个小百姓,还可颐养天年,得个善终,自古以来,多少没有自知之明的,贪恋权位,玩火自焚,身败名裂,堪为某些人的前车之鉴……
   
   一代中国人呢!(李洪志先生感叹),我也常常这样感叹,共匪毁了好几代中国人,文革那一代,就是习近平这一代,最彻底,前面的,有旧书打底,后面的,有西学再次东渐,不过也要看人,我看我的好多志于反共的战友们,虽说是西学再次东渐的一代,包括现在的年轻学子,但那个思维,语言,逻辑,话语系统,真是不敢恭维,如果不好学,又没有自知之明,不慎言谨行,那真是惨不忍睹,一说话就把自己的底都露出来了……
   
   反共并不具有天然的正义性,我从前写过几篇文章,如果我们不能从思维,语言,逻辑,话语系统,行为模式……,告别中共,告别共匪,如果人民把政权交给我们,我们还用共匪的那一套来治国理政,那岂不辜负人民的厚望……
   
   2018-11-27 9:06PM
   
   

此文于2018年12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