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高山流水
[主页]->[人生感怀]->[高山流水]->[心自在,任翔逸]
高山流水
·辩证地看阶级斗争理论
·历史上的政变和内战之根源
·千变万变几千年不变的东西
·阶级斗争理论掩盖了现实社会矛盾
·木桶理论
·我们的板短在哪?
·元素周期律的发现和辩证法无关
·从集成电路和电脑的发明看辩证法
·关于中国电子制造业之遐想
·中国的钱谁都可以用,唯独老百姓不能用
·不同的政府,不同的反應
·合菜
·國歌
·国旗
·马英九激情演讲:中国是抗日战争的战败国 
·全球廉洁印象指数:两岸四地大陆廉洁印象最差
·甚么是腐败?
·触目惊心的 中国“三公”消费
·二零一二年中国大陆腐败程度继续比香港台湾严重
·一件小事
·发展西部,要站得更高、目标更大
·为何贪污腐败份子越反越多?
·中国的权力机关没有防止自身腐败的能力
·不受制约、制衡和监督的权力
·贪污腐败的土壤和温床
·权力是人掌握和行使的
·“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人”
·防止腐败要从三方面入手
·“打铁还需自身硬”
·人类社会的未来进程可以预测么?
·把实现自由平等作为奋斗目标
·谈“拒腐防变必须警钟长鸣”
·神老妪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一)
·共产主义原理的误区(二)
·共产主义原理的误区(三)
·共产主义原理的误区(四)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五)
·祖屋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六)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七)
·發夢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八)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九)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一)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二)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三)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四)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五)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六)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七)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十八)甚么是毛泽东思想?
·五千年前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的偉大实践
·来自混浊天空的警报
·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独特问题
·再谈可持续发展的条件
·三谈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独特问题
·陶傑,你幾歲呀?
·他們是怎麼當的律師?
·甚麼是愛國愛港?
·李飛在侮辱在香港居住的中國人
·如何組成香港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
·談談“一分為二"
·談談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
·甘地、曼德拉、蓋茨
·前頭的路很長
·我的小外孫
·二零一三年大陸廉潔印象繼續遜於港臺
·小習在等甚麼?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之十九:毛泽东思想的灵魂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之二十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之二十一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之二十二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之二十三:人類文明之基礎的基礎
·共產主義原理的误区之二十四:應當從哪個角度來解釋歷史?
·對立統一是“宇宙的根本規律”麼?
·我們的信息電子製造業
·奉勸香港“授予公共圖書館借閱權大聯盟"一句話
·對立統一是“宇宙的根本規律”麼?
·中坚倘未形成,同志仍须努力
·林子大了甚麼鳥都有
·臺灣印象記
·沒有原創性的思想,就沒有原創性的行動
·走向创造之路,须从根本着手
·北京人遺址旅遊記
·談談香港行政長官候選人提名
·關於提名委會的代表性答讀者問
·快樂的萬聖節
·人類創造活動的進程可預測嗎?
·關於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問答
·全國人大常委會八月三十一日決定的合法性
·政治制度是人類的創造
·民主憲政是全人類的寶貴財富
·再論全國人大常委會八月三十一日決定的合法性
·物理学家发现推动电子的新途径
·二零一四年中國大陸廉潔印象倒退
·攀登到産業結構的上面去,甚至到頂端
·浸透于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自然律
·下一個系統技術浪潮給中國帶來機遇
·小圈子選舉──從徐才厚說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自在,任翔逸

連綏仁

     我黨在一九五七年五月發起的整風運動,是在毛主席他老人家提出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光輝思想之後進行的。整風運動的主題原本是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可是,後來變成了反右派運動的階級鬥爭,在全國抓了五十五萬“要把社會主義偉大事業打翻”、性質上屬於敵我矛盾的“資產階級右派份子”。自茲,地富反壞四類份子隊伍發展壯大為地富反壞右五類份子。

     過了二十多年,我黨摘掉了 “資產階級右派份子”們戴了二十多年的白帽子——除了出於政治需要而留下的幾個“右派份子”標本,當年的反右派運動領導小組組長說“甚麼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要搞清楚這個問題。”這說明,對於甚麼是社會主義,毛主席是不清楚的。既然甚麼是社會主義都沒有搞清楚,怎麼可以說那五十五萬人“要把社會主義偉大事業打翻”呢?這說明,雖然他老人家提出要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但是在他當權的二十七年中,他並沒有正確地處理過中國社會的內部矛盾。這證明,他老人家沒有正確認識中國社會的內部矛盾。

   中國社會的矛盾是甚麼呢?

   自從偉大領袖發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筆者一遍又一遍地閱讀這篇著名的講話,學習領會偉大領袖在這篇講話中的光輝思想。在一九五七年春的反右派運動中,偉大領袖號召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風”,口口聲聲要人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一次又一次信誓旦旦地保證“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可是許多老師同學只不過說了一些話,而且是響應偉大領袖的偉大號召才說了話,竟然被戴上“右派份子”的白帽子,淪為敵人。筆者目睹了這一切,自茲開始思考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思索這究竟是為甚麼。心自在,自翔逸。不論是在松花江畔的冰天雪地,在沉湖接受再教育的日子裏,在一望無垠的華北大平原,在天山腳下的戈壁灘上,還是在南海一個小島上的繁華鬧市,加勒比海之濱花園般的美麗小城,這樣的思考也斷斷續續地在腦海中出現。多年後,對於中國的社會矛盾,筆者終於有了一個自認為系統的認識。下面讓筆者談談對中國社會矛盾的看法罷。

   中國社會矛盾之分析

   一、引言

     關於中國的社會矛盾,毛澤東有很多著作和論述,其中,《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是最重要的著作。這是毛澤東在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舉行的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

    毛澤東發表這個講話的時代背景是,我黨已經奪取全國政權,毛澤東已然成為最高統治者,正在從當初承諾的聯合政府──雖然只是表面上的──走向公開的一黨專政,再從一黨專政走向一人獨裁;在農村,經過“社會主義改造”即合作化運動後,農村土地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已經在我黨控制之下;在城市,一九五五年對私營工商業和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完成後,生產資料和產品的所有權和支配權都落到我黨手中。在人民群衆中,特別是在知識界,對於一九四九年以後的八年中我黨之所作所爲,出現一些不同的意見。在這個情況下,毛澤東站在最高統治者的位置,俯視天下,提出中國社會“有兩類社會矛盾,這就是敵我之間的矛盾和人民內部的矛盾。”

    毛澤東說:“為了正確地認識敵我之間和人民內部這兩類不同的矛盾,應該首先弄清楚什麼是人民,什麼是敵人。”

    怎麼區分人民和敵人呢?

     毛澤東在早年撰寫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把天下之人,按富裕程度劃分爲階級,從我黨——一個私人組織——奪取政權的根本利益出發,按照這些階級對此可能持有的態度,把他們劃分爲三類:一類是擁護的階級,一類是反對的階級,第三類是處於中間的階級。在我黨取得全國政權、毛澤東成為最高統治者之後,他沿襲這個思路,從我黨——一個私人組織——維護其統治這個根本利益出發,按照天下之人可能持有的態度,劃分為人民和敵人。

    毛澤東發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時,我黨作為統治者要做的事是“社會主義建設”。他說:“一切贊成、擁護和參加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階級、階層和社會集團,都屬於人民的範圍;一切反抗社會主義革命和敵視、破壞社會主義建設的社會勢力和社會集團,都是人民的敵人”。

    這是毛澤東的“社會主義兩類矛盾學說”的核心。

    按照這條區分人民和敵人的準繩,為著弄清楚什麼是人民,什麼是敵人,首先要搞清楚甚麼是“社會主義”。

    甚麼是“社會主義”呢?

    在我黨建設社會主義三十年後,鄧小平曾多次說:“社會主義是什麽,……過去我們幷沒有完全搞清楚。”

    這是大實話。

    “社會主義”從它誕生起,就一直是人們探討著、爭論著的問題,就沒有搞清楚過社會主義是什麽。從列寧的“共產主義就是蘇維埃政權加全國電氣化",到斯大林的一黨專政加公有制、集體所有制的社會主義,到一九五八年的一黨專政下的人民公社和“電燈電話,樓上樓下”加上“吃飯不要錢”,到鄧小平的“特色社會主義”,這些變化,證明了這一點。

    鄧小平說的“我們”,包括毛澤東。

    其實,我黨至今仍然沒有搞清楚“社會主義是什麽”,恐怕永遠搞不清楚,也不需要搞清楚了,因爲我黨已經全面走上私人資本主義──中國特色資本主義,也稱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歸路。如今,我黨及其理論家們做的事,不過是為我黨走過的和將走的道路塗上社會主義色彩或者披上馬克思主義的外衣。

    所以,毛澤東關於“社會主義社會兩類社會矛盾的學說”是建立在一個一直在探討著、爭論著,至今都未搞清楚是甚麽的概念──“社會主義”──之上的。

    既然“社會主義是什麽”都沒有搞清楚,怎麼可以把贊成或反對這個不清楚是什麼的東西作為劃分人民和敵人的標準呢?在這個基礎上怎麼分得清人民和敵人,怎麼可能分得清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又怎麼可能正確處理社會矛盾呢?事實上在毛澤東統治中國的二十七年中,他沒有正確地處理過人民內部矛盾。毛澤東在世和西去後中國的一次次平反昭雪,證明了這個論斷。

    可見,這個被一些人稱作“社會主義社會兩類矛盾的學說”在理論上是極為荒謬的。

    那麼,毛澤東在實際上是怎麼劃分人民和敵人的呢?

    我們先看看一些例子。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在文藝方面不同觀點的爭論中,一些詩人、作家和文藝理論家,因為他們的文藝觀點不同於毛澤東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出的觀點,被打成“胡風反革命集團”。

    一九五七年,中國人民大學學生林希翎就民主、法制、“胡風反革命集團”案發表意見,被欽定為右派份子;北京大學物理系三年級學生譚天榮用思考物理學的大腦去思考社會問題,被欽定為北京大學第一大右派;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因為對三門峽工程和國内形勢的看法和意見,被劃為右派份子;儲安平因為“黨天下”的諫言而被推入右派份子深淵;章伯鈞提出政治設計院等建言和意見,“希望共産黨改革體制,改善領導,在决策民主化、科學化方面前進一步”,被欽定爲頭號右派份子。在反右派運動中,在學生界、教育界、科學界、技術界、工程界、醫藥衛生界、新聞界、文化界、藝術界和法律界,有五十五萬人因為對我黨和政府的工作以及黨員幹部的作風提出了許多有益的建議或批評,而被打成右派分子。

    一九五九年,在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在給毛澤東的信中,反映了農村中的一些真實情况,談了對“大躍進”中出現的一些問題的看法,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份子,到文化大革命期間,更上一層樓,被列入三反份子——反毛主席、反毛澤東思想、反毛主席革命路線——行列,最終被迫害致死。

    由這些例子可知,毛澤東是按照一個人對他毛澤東個人的觀點或者要做的事或者對他本人的態度來確定這個人是屬於人民的範圍還是敵人的範圍。在文化大革命蘊釀和進行期間,毛澤東是以“觀點”、以言給他的戰友、跟隨他“革命”的部下入罪。上面這樣做,下面跟著來。在文化大革命中,各地、各單位甚至一個家庭分成敵對的兩大派,吵得、打得不亦樂乎,甚至動刀動槍,不就是因為“觀點”不同嗎?

    作以下概括是合理的:毛澤東區分敵我的準繩,其實是“一切贊成我的觀點、聽我的話的人,都屬於人民的範圍;一切持不同於我的觀點、不聽我的話的人,都是敵人”,或者,簡約地表述為:“順我者,是人民,逆我者,是敵人”。毛澤東的這個思路,其實與歷代帝王沒有分別。歷代帝王是按照臣民對他們的統治持有的態度,分為忠臣和逆臣,順民和刁民。毛澤東也是這樣,只是用了不同的名詞罷了。毛澤東和歷代統治不同的是,歷代帝王在分敵我時,既使是捕風捉影,還有點風有點影,毛澤東則不然,他是根據被統治者中各個人群他主觀認為可能持有的態度——既使沒有風沒有影,來分敵我的。在反右派運動中,甚至規定了一個百分數,來抓右派份子。

    毛澤東就是根據這個在理論上極其荒謬的學說,在他發動的一個接一個政治運動──全國範圍的階級鬥爭中,以言入人以罪,把難以計數的無辜人們拋入深淵,每經過一次政治運動,“階級敵人”隊伍就發展壯大,從地富反壞發展到地富反壞右,又壯大為地富反壞右叛徒特務走資派知識份子,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和跟隨他“革命”的部下,包括他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也一個又一個淪為“敵人”,然後,是一次接一次的平反昭雪。這個事實本身說明,雖然毛澤東看到在他統治下的中國社會存在矛盾,幷提出“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但是,他對中國的社會矛盾的認識是錯誤的,在他身居中國最高統治者的二十七年中,事實上並沒有正確處理過中國的社會矛盾,反而人為地製造了更多、更大的社會矛盾。毛澤東駕崩之後的四十年中,中國的統治者同樣沒有正確認識和處理社會矛盾,同樣人為地製造了更多、更大的社會矛盾。

    作出下面的論斷是合理的:毛澤東的“社會主義社會兩類矛盾的學說”脫離中國社會矛盾的實際情况,按照他的“學說”,根本不能正確認識和處理中國的社會矛盾,在理論上極爲荒謬,已然對中國社會造成巨大禍害。

    應該如何認識中國的社會矛盾?

    本文嚐試對中國社會矛盾作客觀的分析。

   

   二、中國社會矛盾的三個範疇

     所謂社會矛盾,歸根結蒂是相互之間存在某種關繋的人之間在利益上的衝突。一個人和另一個人,或者一個群體的人和另一個群體的人,相互之間,如果不存在某種關繋,是不可能發生利益上的衝突,也就不存在矛盾。所以,要認識中國社會或者任何社會的矛盾,首先要弄清楚,在社會中,存在哪些人和人之間的關繋,第二,要弄清楚各自的利益是甚麼,弄清楚存在哪些利益上的衝突。這兩點弄清楚之後,方才有可能對矛盾的類型作出概括,針對不同類型的矛盾提出解决的原則和辦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