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在這前景極不明朗的時刻,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 ── 北大學生談袁紅冰]
藏人主张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這前景極不明朗的時刻,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 ── 北大學生談袁紅冰

   【「在這前景極不明朗的時刻,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 ── 北大學生談袁紅冰】
   
   按:袁紅冰教授流亡澳洲之後的前幾年,網路上還可以搜尋到一些中國國內袁紅冰以前的學生、或者法學/法律界人士寫到有關袁教授的一些文章。提到袁紅冰年輕時僅僅一篇學術文章在法學屆引起的震撼,還有上課時如何受到學生歡迎,講課時大教室、窗台、走廊都擠滿了人,以及後來袁紅冰成為「中國司法界的失蹤者」等等。
   此外,北大歷屆畢業生名錄,袁紅冰(袁紅兵)的名字是在他當時那一屆的名單中的,他的同學都有誰,也清清楚楚的。
   


   如今,袁紅冰以前在中國國內的印跡彷彿被人全面地從大陸的網路世界消除了。
   
   本文是少數漏網之魚,作者宋先科為當年袁紅冰指導的法律系研究生,曾出現在袁紅冰自傳體小說《文殤》節本《六四之殤》中。
   
   人物:袁紅兵
   
   【博訊2003年2月13日消息】 作者:宋先科
    中國這艘古老的航船究竟要駛向何方? (博訊boxun.com)
   
   在這前景極不明朗的時刻,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
   
   我曾向一些人問過他的下落,他們大多一無所知。徐炳則相告:有人在北京看到袁紅兵,他有人身自由,但不跟任何人往來。還有一些人跟我打聽他的去向。
   
   他不是什麼大人物。他從來沒有任何官職、從來沒有在哈佛哥倫比亞等等名校做過訪問拿過學位、從來沒有讀過博士(更不用說博士後)、從來沒有寫過多少多少萬字的嚇死人的著作、從來沒有當過皓首窮經的法學家、從來沒有四處講課招搖撞騙。
   
   他是個質樸的人。上山下鄉當過知青,後來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後留校任教,結果成為最受學生歡呼、喜愛的老師,影響甚至波及其他系。
   
   不過,在有上百萬數目的教授、研究員的中國,他一個講師又算得了什麼?因此,對最廣大的人民群眾而言,袁紅兵跟張三、李四、王二麻子一樣沒有差別,什麼都不是、無足輕重。然而,你又不得不老實承認,中國社會那數以百萬計的教授研究員之流絕大多數都當不得真,他們沒有頭腦、不說真話、混口飯吃,說起來丟人現眼。
   
   古希臘的赫拉克利特指出:在我看來,一個優秀的人抵得上一萬人。那麼,一個英雄、一個天才又抵得上多少人?是一百萬,還是一千萬?
   
   何謂英雄?何謂天才?乞丐第歐根尼曾對站在他木桶旁表示願意為他效勞的亞歷山大大帝說:走開,別擋住我的陽光。這就是天才、英雄的氣派。袁紅兵的胸懷、抱負比之第歐根尼,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一位著名教授認為:沒有袁紅兵,北京(知識界)就死水一潭、死氣沉沉、毫無生機、毫無活力,一切種子都不會萌芽,一切活動都已停止。這話說得有點絕對,但你回頭一想,又覺得很有道理。
   
   我曾介紹袁紅兵與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杜鋼建認識。
   此後,杜先生告訴別人:袁紅兵是自己二十年來所碰上的最罕見的英雄、天才人物。杜先生這番話自然令聽者吃驚,他自己掌握多種語言、遊歷多個國家、學問博大精深、相識豈是泛泛之輩。
   
   一九九三年夏天的一個夜晚,由人牽線搭橋,在八九民運中出人頭地的王丹(剛剛獲得少許自由)到北大圖書館東草坪與我見面聊天。當時扯些什麼大多忘了,能記住的就是談過老袁。
   
   我說:除了李民騏,我們還有一個共同的朋友——袁紅兵。
   王丹回答:我十分敬重袁老師。
   
   同年十月,我在許良英先生的家裡偶然遇見名滿天下的魏京生。依我看來,無論任何方面,袁紅兵絲毫也不遜色於魏京生。袁紅兵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竟然值得人們如此推許麼?這你得有耐心,我必須從頭慢慢說起。
   
    七八十年前,有人一針見血地揭露:所謂的中國一直是一個人吃人的民族、人吃人的社會、一桌人肉筵席的盛宴;所謂幾千年的文明史可以分為兩個時代— —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和求做奴隸而不可得的時代。
   
   自有文字可考的歷史,中國從來都是實行專制奴役獨裁統治,中國人從未爭到過人的地位。因此,這個災難深重的民族的生機活力幾乎喪失殆盡。它的統治者腐敗、貪婪、兇殘、無惡不作、肆無忌憚,它的人民蒙昧、麻木也是世界上任何別的民族所難以望其項背的。
   
   從譚嗣同以來,不少勇士豪傑為掃蕩黑暗剷除腐朽而流血犧牲,但成效甚微。袁紅兵就生長在這樣一個國家、這樣一個社會裡。他頭腦敏銳,也有雄心壯志。敏銳的頭腦讓他足以認識到:獨裁、奴役、專制,乃是中國社會的本質,更是中華民族一切苦難的終極原因。
   
   他的確有雄心壯志。二十多年來,他以天下為己任、絲毫不加掩飾,竟至於在北京知識分子中間人們傳言,他意欲問鼎天下,要做中國第一個公推民選的領導人。
   他性格剛烈、崇尚英雄,這使他常常受到人們的誤解、非議。有人說他瘋狂、有獨裁傾向,有人則更乾脆,說他是法西斯主義者。
   
   他生長在這樣一個國家、這樣一個社會裡。你不能指望他是一個溫文爾雅、文質彬彬的人,除非你期待他變成一個臉色蒼白、內心虛弱、精神恐懼、百無一用的文人,企盼他不要驚擾人們苟且偷生的夢。
   
   他不是完美無缺的人,但無疑是全能的創造者賜予我們這個柔弱、苟安的民族最珍貴的禮物。 (博訊boxun.com)
   
   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03/02/200302130030.shtml
   人物:袁红兵【博讯2003年2月13日消息】 作者:宋先科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2018/1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