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文章本无师,师法妙天成]
东方安澜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三说郭问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福临福山聚福气
·回家种种(散文)
·院子(散文)
·上午去见一个人(散文)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章本无师,师法妙天成

         文章本无师,师法妙天成        ——说说垦荒者的《鸟鸣》

   垦荒者的《鸟鸣》统共1500来字,本不值得大书特书,况且这个小小说也没有一般小小说那样令人诧异和亮眼的转折之处。小说不过是讲了麻将女、QQ女和报纸女三人,女人彼此之间的浆糊状态:嫉妒、暗斗,又互相防范的微妙复杂的心理关系。

   但垦荒者这个小作品好就好在闲笔用得好。让一只莫名的鸟介入到情感叙事当中,其中的一句“其实,那只鸟来过”,具有全篇的点晴作用,使整个小说既灵动又充满情趣。它情趣就情趣在提供了人的世界和鸟的世界之间的某种隐喻的链接,让阅读中的情感变得错落有致起来。这只闲笔的鸟的出现,好比把这篇小文的镜头拉长了,产生了中国文学中所谓终极的那种“终篇接混茫”的艺术效果。

   按普通人的想法,一般就是把这三个女人之间勾心斗角的心态淋漓尽致的描写出来,就算成功。垦荒者的这只鸟,在全篇中,给我的感觉,就像一群人在开大会,人人一脸庄重,一本正经,但被周立波误闯误入,一下子打破了原先人人身上的紧张和沉闷,把宁静和庄重束缚出来,空气一下子变轻松了,文章也便从平淡走向隽永。文学的东西,就有需要有海明威所谓的冰山理论的东西,把什么的写尽了、描述清楚了,不算好,好的东西,就是要让人意味深长意犹未尽。

   垦荒者这个小文,结构布局都刚刚好,文字清朗带一点点婉转,语态也不疾不徐,好比啊,读着有夏天坐凉席的温润。读完后,舒适自在又有那么一点小纠结。所以啊,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感叹一声,文学这个东西,没有师承,教不会的,甚至为什么这么写,这样写有什么好,作者自己也不十分清楚,全凭跟着感觉走,完全靠自己的灵性。文学的灵性,是作家和文字工作者的分界线,也是狄金森所谓的“金线”。

   文学这个东西,很难说明白,胡兰成有句:“(好文章)不但起句,便是写到中间亦随时有看似不相干的句子出来,文章就别有摇曳生姿。这通于做人的道理,亦通于一切做学问的道理。”同样的意思,阿城说:“好文章不必好句子连着好句子一路下去,要有傻句子笨句子似乎不通的句子,之后而来的好句子才似乎不费力气就好得不得了。人世亦如此,无时无刻不聪明会叫人厌烦。”

   应该说,这只作为闲笔的鸟在这个小说起的借喻作用,为作品增色很多。作品的灵性,就是一部作品最美丽的风景。而我在这只鸟身上,看到了垦荒者小说创作上的灵性。

                          中华民国102年1月18日

   

              鸟鸣

    文 / 垦荒者

   中午十一点二十分,没有客户,她们开始清闲起来。

   有几个女人在后面聊天,家长里短,间或发出一两声爽快的笑声。其中一个女人谈起了麻将,谈她打麻将的经验。生活中,她是个急性子的人,可是,打起麻将来,不是一般的有耐心,十次有九次她会赢了别人,使得许多人不敢再跟她打了。说到这个,她眼镜后的一双大眼珠子越发地鼓了起来,语气有些激烈,像是有些愤愤,又似乎有些骄傲的样子。

   前面的女人 挂着Q Q ,正噼里啪啦地打着键盘,不知道在跟谁投入地聊着天。她是个美丽的女子,年轻时因为不懂事而导致经历丰富,离了一次婚,带着个女儿,再婚。第二任丈夫在外地,她常帮他邮购衣服,再汇去他的那个城市,应该是很幸福的吧。离了又结婚的女人,不知道,心底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她说,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她的女儿,可是,她却是惯常地在外应酬喝酒,把女儿丢在家里。或许,她是真得最宝贝她的女儿,哪个母亲不宝贝自己的孩子呢?但,她的女儿,一定要比别的孩子,孤单许多。

   中间的女人,眼睛浮在报纸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得进去。她有个疼她的丈夫和一个听话而优秀的儿子,可是,她总跟人说感觉不到快乐。她是个要强而刚烈的女人,不擅长说话,却总好管别人家的闲事。后来,她发觉,谁都不需要她的帮助,她也帮不了谁的忙,于是,她就愈发地沉默起来。她不说话的时候,总摆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仿佛拒人与千里之外。她一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尖而细地冲出喉咙,像纸片一样划过空气,让听的人感觉到一种急促的不安。

   后面的女人们又发出了一阵笑声。

   报纸女人皱了皱漆黑的眉毛,因为柜台的一件事,她前些天让值班经理给训了一句,这个要强的女人还有点生着气。麻将女人的笑声让她略微抬了一下头,她抬起她的大眼睛向后边瞟了一眼,又低下头看报纸,但那些字却越飘越远。她终于闭上了眼睛,将苍白而瘦削的脸贴在台面上,一股酸酸的东西涌上了眼眶,但她很快就把它们给压了回去。她觉得,这样嘈杂的世界,实在不适宜忧伤。她闭上眼睛,在她的虚无的世界里游荡,好像什么都在想,又好像什么也不想。她想自己就是天地间一蜉蝣,无论是痛还是欢,在天地的巨眼里,都是可笑的事。

   忽然,一声鸟鸣,在大厅里清脆地响起,如一股清泉,如一缕春风,如秋日下迎风而唱的麦子。

   Q Q女人没有听到,麻将女人依旧在说笑。

   报纸女人的心里震颤了一下,她仿佛听到了来自于记忆中的一声最脆烈的呼唤,这脆裂的呼唤将报纸女人从昏然中唤醒。她猛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四处搜寻鸟的身影。然而,宽敞明亮的大厅上空空寂一片,哪里有鸟的踪迹。报纸女人努力使自己的心沉静下来,她启动了全身的感官在大厅里搜寻。

   阳光从高高的顶窗穿过,光束像金色的水波洒下来。水波里有灰色的浮尘,像游动的蝌蚪。窗外有一辆大型的载货车轰然驶过,光束随着窗棂轻轻地颤动了几下。百米外的车道上,车喇叭,人的脚步,莫名的轻笑声一起涌了进来。麻将女人肆意的笑声飘得远了,扯着她喉咙里的声带尖锐的振动声。聊天女人滑动鼠标的窸窸窣窣声,电脑主机的轰鸣声……报纸女人听到了许多以前她没有听到过的声响,却唯独没有听到刚刚的那声脆裂的鸟鸣。

   报纸女人失望极了。

   后面的女人们又换了个有趣的话题,她不谈麻将了,她说了一句女人间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另两个女人轻声地笑起来。

   Q Q女人抬起了头,附和着突兀地大笑几声。

   报纸女人发起了呆,她开始怀疑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其实,那只鸟来过。

   中午十一点二十分,它停在窗外的那颗高枝树上,歪着头,盯着窗内的女人们看了好一会儿,它希望有一个女人发现它,然后发出惊喜的欢呼声。可是,女人们都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没有谁去关注它,于是,它就探起头,收起黑色的爪,展开翅膀,发出一声脆亮的鸣叫,扑棱一下飞走了。

   是啊,除了那个呆呆的报纸女人,谁去关注一只窗外的鸟呢。

(2018/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