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走 路(散文)]
东方安澜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 路(散文)

             走 路

   写日记的时候,我惯用书面语,步行。我也没在意,我每天的步行,就是走路,走路这个词,我从来不用,对我有些陌生。在我们土语中,跟走路比较接近的,是跑路,这词我比较熟悉。来浙江工作,有一天,单位里的食堂阿姨追过我,回头打招呼,说你“走路”啊,乍闻之下,令我一时间产生了讶异的陌生。

   我走路并不是为了健身,也没有其他高大上的理由,纯粹兴之所至。我不是每天都走,大多时候醒的早,在楼下早餐店随便吃点什么,就想着走走路吧。不为什么,只为消磨时间。走路,我要穿过三角广场,这儿是这个城市的热闹所在。在店铺门前或者人群中穿过,与步履匆匆的行人擦肩而过,我有种置身事外的闲适,这个世界给予我一个冷眼旁观的姿态,仿佛所有的所有都不属于我,我只是一个过客或者看客。这种感觉潜滋暗长,从容也与时俱增。

   在走路的过程中,并不全是从容,也有不自在的时候。最大的不自在,当然是和美女撞鼻子撞脸。令人产生尴尬的错觉。我不擅掩饰,错觉就容易扩大化。给人的印象是,我似乎对美女有什么企图,是故意为之。及至错开后,我还会心里惴惴的脸红一阵。从前,涉世未深,一个小屌丝会把青春的酷,演绎成老成持重的样子,想吸引美女注意,妄图为自己加分。许多年以后才明白,钱和权是男人最大的分。当时间把小屌丝变成一个一事无成的穷屌丝后,再掂量掂量,再笨的笨蛋,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这个世界的林林总总,与己无关。男人内涵的提炼在于豁达和成熟,但自己明明还脸红着,只能说明,修炼还远远不到家。

   越这样想,我就越看不起自己。为什么自我修炼离自己的要求一直存在距离呢!有一阵,我喜欢走朱三路,走到东江底,沿东江走一段,过跨湖桥,再从北环路走回去。也正是这段路,让我留存了一段怦然心动的记忆。一个夏日的傍晚,空气、或者尘世的喧嚣,一切都那么自然而妥帖。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前面出现了一个长裙美女。一阵明目张胆的骚动也随之袭来。纤媚的身姿和妖娆的长裙,还有撒在东江里的落日余晖,像那《诗经》的原始世界,没有任何粉刷和尘埃,一切明亮和素静。她的背影,刺探出了我的内心,那种称为欲望的东西一览无遗。千年的古怪精灵降落在吴越大地,引无数妄念和燥热竞折腰。鬼使神差,我跟着美女的脚步拐进了崇德路,及至车马喧阗,才猛然不好意思起来。后来,我深深自责,为自己的好色。虽然印象的调色板上出现了《诗经》的美和情态,但却忘记了罗敷和使君的道德律令。我很为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羞愧了一阵子。后来去看一位诗人,他叙述过同样的情况,说医院里看见漂亮的小护士,色心萌动。看来,男人都是一条船上来的,七情六欲,外黄里也黄,色心不死,生命不止。

   还是说经常走过的东江吧,这样可以给自己找个逃避涉及隐私的台阶。我注意过,经常走过的东江,水位时有荣枯,这本是很正常的。但是,让我感觉诧异的,却是今天看上去满满的水位,隔了一夜,河床就裸露了。水位来得快,去的也迅速。这在平原地带生活惯了的我,颇有些好奇。我倒不是专门对水利问题有兴趣,主要是这里的人们喜欢钓鱼。白天或者夜晚的任何时间,都能见到垂钓者的身影。长长的钓竿和蓝色的电筒光,在我眼里,是这个城市的独特一景。历史上,一个地方的文化风气都是藏在垂钓里。独钓蓑笠翁,是一个温存的文化印迹。照例,垂钓是一件慢节奏的活儿,垂钓者多,在我看来,能说明这个地方的人文情态和城市的生活品位,慢节奏的生活,会陶冶出优渥和文化的一面。实则不然,这里的人驾车横冲直撞,日常办事也大多风风火火,跟垂钓悠闲散漫相比,却成鲜明的对照。如果单从垂钓者的聚集度观察一个城市,从而误判出知书达理的印象,显然会犯主观主义的错误。不一样的慢和粗犷式的快,是这个城市的一体两面。

   我喜欢走路,曾经试图影响女儿。但是,在我作了若干次尝试以后,我渐渐明白,走路是一种生活态度。如果我过份要求女儿多点时间,多走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那是不对的。但我对自己的说服能力,也常感沮丧。在单位附近,有一家小学,这样,我每次早晨走路,都会碰见一对父女,骑自行车抢过我。父女每人一辆山地车。父亲帮女儿背着书包,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女儿歪着小屁股,在坐垫上扭过来扭过去,样子很可爱。看得出,父女之间的亲密和教育,从骑自行车开始。这让我心生羡慕。如果时光倒转,我是不是也能动员我女儿和我一起骑车,也这样送她上学,我实在不敢确定。对孩子的教育、对亲情的传递,似乎不是把孩子送到学校交给老师,就了事了的。但我想,我是没有能力,做通身边家人的工作,像这对父女一样,给孩子一个阳光的姿势,让她在父爱的明媚中成长。在女儿的成长中,我努力过,但显然做的不够好,所以我羡慕这对父女。

   走路不能急。一急,小腿面上就会刺痛,遽尔产生痉挛,反而走不动了。所以,我忌讳急走。走路,在于心态。我是个慢半拍的性子,和这个城市的急促,似乎格格不入。也许,朱师傅说的对,你们那儿没有山,所以一座虞山显得很稀罕,山道上满满的人。这里山多,城市中也有山,甚至回家,也能找到一条翻山越岭的道路。我就喜欢专门翻越金山寺公园,绕开三角广场的热闹与繁华,与这个世界的灯红酒绿保持些许距离,调适一下自己的身心。而且,这个城市忙着赚钱,干净的山道上,人迹杳杳。又或许,像朱师傅说的,这里山多,所以,山不稀罕,上山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对山的喜爱,我可能更深些。一切的原因,我相信,上天是有意为孤僻者安排的。

   山中盛产坟墩。每当傍晚翻越金山寺公园,我都有这样的感受,天地间,突然间就剩下我和坟墩,成为傍晚的孑遗,是被天地遗忘的存在;我和坟墩,一同躲避着尘世的冲击;坟墩,为我提供了某种不可言说的证明,我也触摸到了生命的延伸。顺从上苍安排,与生命的尽头坦然相遇,我一点不害怕。走上去,赫然就有一个“清凉如水”的坟墩,分明就是为人到中年的我而立的。因为山路上很少能遇见人,我也不怕被陌生人笑话,曾经,我拎了一个猪舌头和一雪碧瓶高粱烧,和这个“清凉如水”的坟墩,守着树叶间隙中的日光由淡变暗,自言自语了一黄昏。把醉话、梦话和骚话,尽情倾倒给了大地和苍天,那坟墓里我的骚年,不紧不慢钻出来,在天地间飘飘荡荡。树木没有笑话我,坟墩没有笑话,只有唯一的行人,投过来匆忙又好奇的一瞥。

   我走路的工龄不短。从小,我就跟着母亲走路去布厂上班,后来也是走路上学,从没想到过走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及至看到周围人等把木兰车变摩托车变汽车了,我还是走路,女儿说,你真衰,我才想到,我似乎应该为我的走路寻找一个高大上的理由,或者,让别人认为,我坚持走路,是为了锻炼身体。自我意识里,这样能扳回点面子。曾经,我很在乎别人的看法。今年的十一,是个好日子,我家也有梅李的喜酒。老婆问我,你怎么去,我想也没想,就说走路去。之于我,走路,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老婆盯着我,看了半天,像看一个怪物。因为我走过,朋友几次请吃饭,梅李回家我都是走路,足足两个小时。我意识里走路是顺理成章的事。那天,老婆看我真的走路去了,说我年纪越老神经越不正常。老婆说的随意。父亲在旁边沉默了半响,说我这是戆劲、犟劲,是和自己较劲。父亲嗡声嗡气的,很有些叹息的意味。刹那间,我猛然意识到,人生处处失败的节奏,不就是和自己较劲么。走路不过是和自己较劲的方式罢了,或许,这也是和这个世界决裂的开端。

                          时103年10月19日

(2018/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