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浅说村上春树]
东方安澜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说村上春树

            浅说村上春树

   当12年人们的争论莫言和村上哪个能获诺奖的时候,我肚子里嘀咕,不看好村上。之前,我读过赖传珠译的《1Q84》。感觉村上不过是一个故事家而已,只是把故事演绎的离奇曲折一些。虽然村上的名声,似乎在全球都有影响力。村上的小说《1Q84》类比乌托邦三部曲之一的《1984》、《海边的卡夫卡》类比于写《城堡》《审判》的作家卡夫卡,给我感觉总有点傍大款的意味,有某种取巧的嫌疑。这也是我不喜欢村上的一个因素。

   这几天,利用辞职后的空暇,读了村上的《海边的卡夫卡》。个人觉得,村上春树,只不过是个二三流的作家。能写出类似村上小说的,从天涯到榕树,比比皆是。从《海边的卡夫卡》来说,第一,语言对话没有个性。村上似乎对音乐有很深的研究,对运动健身也很有兴趣。作品的气质,就是作家的气质。所以在《海边的卡夫卡》中,连出身底层的星野,这个跑长途的卡车司机,也赋予了他很精妙的音乐细胞。在和中田一起奔波期间,完全脱离了底层粗野的面貌,表现得对音乐十分在行。星野这个人物,至少在我看来,是不成功的,脱离原型的。单单从这一点上讲,《海边的卡夫卡》若是投稿《人民文学》,不要说贺敬之臧克家看到,就是李敬泽读完(未必能读完),也会扔废纸篓里。

   尽管小说家拥有对小说有胡编乱造的许可证。可以海阔天空,可以胡言乱语,允许捏造事实妄顾逻辑,但我以为,还是需要多多少少要顾及一些人物的身份,以及和身份相匹配的各种表现形象。星野和大岛田村卡夫卡受过教育的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可能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情,有完全一样的思考。在《海边的卡夫卡》中,似乎每一个人物都懂一点音乐,给我感觉千篇一律的弊病。整个小说,若用两个字概括,“知性”。整个小说氛围太“知性”了,没有个性。整部小说没有草根、中学生、白领阶层那样的不同话语语态,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也看出村上写小说对于人物性格层次的把握非常欠缺,整部小说都是一腔学者气,或者说是白领气小资气。日本小说作家中,江国香织《东京塔》也有类似毛病。

   之二,这部小说在叙事风格上,跟《穆斯林的葬礼》一样,一开始由两条线索分开叙述,最后合拢。没有新意。其间略可一说的,是我觉得日本作家,都喜欢添加那种神秘的寓言气息。这从渡边淳一《失乐园》就可以看出来。神神道道的,这跟魔幻还不一样。或者说推理气息很重也可以。纯文学作品当中,《海边的卡夫卡》算是有效借鉴江户川乱步和森村诚一等推理小说作家的路数,故事中间叙述的玄幻类似于噱头,这倒也是一条路子。这也说明文学之路上,都在互相模仿和抄袭,用说好听点说“借鉴”也无妨,真正能有大创新大突破的少之又少。

   之三,村上是一个故事家。在我眼里,还不是一个小说家。用讲故事的方式来推演人物时代和人性,这没有好与不好之分别,各人的写作方式不同。我看来,村上格非同属一个阵营。《人面桃花》、《山河入梦》,以讲故事的方式来搭架小说的结构,完成小说(故事)的推演,这个其实是现代版的“演义”小说。比《隋唐演义》《三侠五义》等章回小说进了一步而已。格非村上擅长讲故事,莫言擅长把现实化为魔幻,各人有各人的套路。无可厚非。

   之四,《海边的卡夫卡》是一个中长篇吧。字数不是太多,故能完全潜下心来,憋住一口气一点一滴写完整。故事讲得娴熟,气场也没有大起大落或者忽大忽小忽紧忽松。大多的长篇小说,开头由于酝酿的比较成熟,所以开头在语态上会表现得缓缓流畅,到中间会开始出现小小的急促,最后,差一点的小说由于每位作者的驾驭功力不一样,有的会草草收尾,有的会凌乱马虎,乃至文字中间流露的气息会像喝醉酒一样踉跄跳跃。很少有长篇小说一口气到底,能有始终如一不疾不徐缓缓流畅的语速。这点上,《海边的卡夫卡》的叙述堪称无懈可击。

   《海边的卡夫卡》充斥着温情脉脉的小资情怀,海边、异形恋、饮食、健身,幻象、世外桃源等等关键词,无不透露出有钱有闲阶层的脉脉温情和浪漫遐想,使耽于幻想而追求精神的人趋之若鹜,很适合于初高中生和城市白领阅读。作为底层的我,不喜欢小资气息浓郁的作品,这也是我无法亲近村上作品的主要原因。

                        中华民国102年2月2日

(2018/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