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南门坛上,点滴影与像(散文)]
东方安澜
·读韦君宜《思痛录》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门坛上,点滴影与像(散文)

         南门坛上,点滴影与像

     买面筋

   那时年少,队伍骚动时,我茫然不知所措。

   父亲排在我后面,隔了三个人。极力否认我是插队的。

   天有很深的凉意,父亲载我,半夜出发,到南门坛上长发隆买面筋。南门坛上的路灯挡住了夜的黑暗。排着队的人有些无聊。不知谁起意,说这个小孩插队。于是,有人帮腔,有人起哄,场面开始骚动。

   起哄最起劲的是排在后面的人。不起哄的看热闹,打发无聊。

   父亲出面,极力澄清,说我们是爷俩排队,一大早从乡下赶到城里,没有插队。父亲神情气急,急于辩白。不知道他们是欺生,有意吃瘪乡下人。

   我提着布袋,身上还有深秋的露水。在口水的包围中,怯怯的看着这一出,像面对一群怪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担心父亲吃亏。可是,没有一个人帮父亲说话。父亲忙着争辩,我在边上干着急,可是无济于事。父亲一个人,理论不过一群人,只好认输。争执的结果,我被赶出了队伍。

   我感到有说不出的伤心。提着布袋子,站立在父亲身边。随着队伍朝前移动。我一句话也不说,站立父亲身边,父亲像一座泰山。父亲看看我,有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父亲,我有些愤恨。只是不知道该愤恨谁。

   那时是限购的,父亲第一次购好以后,我看好,他返身又去排在队伍后面。父亲忙得满头大汗。我记得,买面筋是为了好公的五七。其实,那时我已不小了,十三岁,乡下孩子,没经过世面。

   

     第二百货

   父子之间,类似买面筋的事,有很多。

   有一年开船进城,船就停在丰乐桥。父亲带我在城里逛。城里的世界花花绿绿,眼花缭乱。南门坛上有第二百货。当时的南门坛上,商家云集,人来人往,二百盛极一时。

   我就在二百楼上和父亲走散了。

   我四下里寻找,父亲好像突然间蒸发了,影踪也没有。我心里着急,在转圈。不知道哪里去寻父亲。

   在原地转了几个圈,觉得过了很长时间,父亲还是没出现。我寻思着怎么办。要不要回船上喊爷叔,我犹豫不决。怕父亲回来找不着我,两头空。

   我突然讨厌起城里来,人这么多,一个不认识。在乡下,就是对着猪吆喝,它也应声。还是熟悉的地盘亲切。

   这时候,父亲却从天而降,看着我笑嘻嘻的,一脸狡黠。我对着他的笑脸茫然不知头绪。以为父亲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会,不疑他想。

   后来回到船上,父亲笑哈哈地当着大家面说,估计我会蹲下来哭,结果没有。小孩子家沉得住气,蛮老成。

   我才知道,父亲是有意为之。作弄我。看我如何应付。父亲只顾及其一,不知我认路能力超好,陌生路我走过一次,至少我能返回丰乐桥船上。所以看到父亲出现,只是喜极而没有泣。但知道了原委,那一刻,我对父亲爱恨交加。

   这是我第一次进常熟城。比买面筋小,实际几岁,不记得了。

   

     卖蘑菇的小姑娘

   那一年,借住高专宿舍,从九万圩到总马桥南门坛上,比较方便。有一段时间,下午六点,天天去买菜。

   有一天去的晚,看见一个俏丽的女孩子,在桥头卖蘑菇。那样子,我很喜欢。很对眼,很心动。那感觉,太好。我不想买蘑菇,很想凑上去和她说话。问价当然是最好的理由。但一时间,好像被她的美丽震慑住了,怎么也不好意思上前询问价钱。

   我骑在自行车上兜圈子,既不好意思上前,又不愿意离去。裹足不前。无计可施。殊为苦恼。我和自己僵持了好长时间,直至日薄西山,桥上已人影稀少。

   终于,我鼓起勇气骑上去踮住脚尖,问多少钱一斤。

   我很难为情,不敢正视她,只看着地上的篮子,篮子里还有半篮子蘑菇。

   我是假装询问,心不在此,全无听进她的价钱。我和她靠得很近,似乎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我实在想多停留一会,不愿意走。但又怕路人识破我别有用心的企图,又不得不走开。

   蓦然间,我头脑一热,“娘操屄,太贵了”。说完,自知理亏,踮起脚尖骑上自行车逃之夭夭。边上一位卖小青菜的老女人似乎看出了什么,学着我的样子,模仿了我一句。脸上,有戏狎的笑。她的笑,更使我无地自容,后来,有很多天,我不敢去买菜。

   不假思索的粗话脱口而出,使我脸红了好多年。你们谁见了卖蘑菇的小姑娘,请记得帮我跟她说,我欠她一个道歉。

   

     老寄爹

   老寄爹是总家寄爹,小兄弟们都这么叫。

   其实,我们跟老寄娘亲,老寄爹常年在外卖蔬菜,我们是顺老寄娘叫,叫老寄爹。老寄爹沉默寡言,起初我怕他,以为他看不惯我们在他家胡吃海喝。后来,他也坐下来喝二两,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我们才发现他人极好,只是不喜欢说话。

   南门坛上的鞋厂关了,改成了菜市场。我在城里,偶尔借宿高专宿舍,有时去买菜,第一次,看见老寄爹。其时,小兄弟们已各自散了,很久没去老寄爹家喝酒了。蓦然看见,很是惊喜。老寄爹缩在角落里,我喊他,他看见我,点点头。

   我走过去,蹲在他旁边,敬了他一支烟,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一种久违了的陌生。他神情寡淡。听天由命的样子。角落里的市口很不好,一般买菜的主妇逛不到这儿。收入可想而知。我有些怜惜他,想找一些安慰的话,但不知说什么好。只好陪他闷头抽烟。

   一包烟散尽,我也没找到话说。他也不问我在城里干什么,知道我胡混。

   大概还没到晚市,我没看见一个人过来买菜,连问的人也没有。筛篮里还有很多菜,我也没问卖不掉怎么办、晚上怎么回去。

   看着地上的烟头,我拍拍屁股走人,他“嗯”了一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隔半年,酒桌上看见他嫁出去的儿子,也就是我好朋友,说他父亲死了。

   

     空月饼盒

   我算不算常熟第一凯子,洋相出足,拿空月饼盒送人。

   有好几年中秋,我都在南门坛上一家子摊位上买月饼。因为人好,态度好,买着舒心,所以认准了这家,倒不为便宜。我是散客,南门坛上每天的新面孔不知凡几,老板也不会记得我。

   去年,照例,也是这样。因为约了大师去某处,时间赶,在摊位上看中了一款月饼以后,付了钱提了就走。老板讨好我,看见盒子上有灰尘,特意拿湿毛巾擦了又擦。我心里嫌他做的啰嗦了。待他弄好,小跑着送朋友,也算了却一个人情。

   事情圆满,没有闲事挂心头,所以在某处谈笑风生,不亦乐乎。桂树底下,香气四溢。茶叶舒卷,人情浓郁,此生快哉。

   不一会,大师接了一个电话,笑眯眯对我说,亲,月饼盒是空的。

   我一愣。

   眉心锁住。情绪顿时萎了。

   说我买的,怎么可能。心里一股火焰熊熊燃烧,恨不得立即当面质问店家。

   大师安慰我,不要往心里去,小事情。

   但我涵养功夫不好,心里火冒三丈一直持续到南门坛上店铺门口。急归急,我没有空月饼盒,他们生意忙,一口否认。我花了真金白银,结果不但丢人,还受委屈,愤怒无处宣泄,差一点动手。大师压住了我。

   大师为我好,忍了一时之气。

   最后,我们不得不拿了空月饼盒返回店铺。盒子包装店铺独有,抽出来打开,里面没有月饼浸过的油脂,店家还是承认的。

                            2015年10月31日

(2018/1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