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文集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雷洋事件何以鬧得如此之大?
·毕汝谐的自白
·原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刘双一家都是性罪犯!
·世上再无钱家仨顺民
·文革是毛澤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致小平、小敏的一封信
·斯坦福游泳健將強奸案彰顯美國司法不公
·法国三次恐袭——殖民历史的报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辱骂有时即战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造谣之雅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贿选胜于炮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1世纪的"二桃杀三士" 悲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破除先皇旧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晓波之死将引发寒蝉效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共九大、十九大前夕的战争阴云 毕汝谐(纽约
·程序正义重于实质正义 毕汝谐(纽约 作
·习主席穿上迷彩服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与莫迪是针尖对麦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商人川普为强人习近平站台 毕汝谐(纽约
·十九大在即,王岐山留不留?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王岐山必将成为刺猬! 毕汝谐(纽约作家)
·杀人立威 习总何妨习之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文北 毕汝谐(纽约作家)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
·人间事 (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1,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級浪>>;海内外数种文学史均有记述, <<九级浪>>残手稿已作为文物收藏于中国现代文学馆
   
   1970年,二十岁的毕汝諧創作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級浪>>;其意义有三:
   
   一,毕汝諧挺身而出,石破天惊地发出"文化大革命不好"的勇敢呼声!犹如"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一句大实话戳破一个政治神话!
   
   二,毕汝諧借小说主人公陆子之口道:"我们争论否定之否定定律是否正确,据此,某些历史现象会不会一再出现";这是一个政治预言:文革否定了十七年,未来中国否定文革而形成否定之否定;未来中国具备十七年的主要特征,却是十七年的更高级的阶段!今日中国的政局,证明毕汝諧的判断完全正确!
   
   
   三,毕汝諧鼓吹性自由,坚决反对披着革命外衣的中世纪禁欲主义!
   
   
   1970年深秋,文学青年毕汝谐在政治上的远见卓识,超越当时全中国所有第一流的大政治家——
   
   1970年深秋,毛泽东执迷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乌托邦理论,至死不悟;
   
   
   
   
   1970年深秋,林彪的真实的政治理念,至今不为世人所知;
   
   
   
   
   1970年深秋,周恩来以妾妇之道迎奉毛泽东,唯唯诺诺;
   
   
   
   
   1970年深秋,邓小平流放江西南昌,龙困浅水,无暇虑及未来中国的政治远景
   
   
   1970年深秋,蒋介石执迷于反攻大陆的梦呓,至死不悟。
   
   
   
   
   《文化大革命的地下文学》的著者杨健认为,毕汝諧是文化大革命采取批判现实主义的第一人。
   
   
   
   
   
   2,小说“拳拳之心”是1949年后中国文学第一篇拳击题材的小说
   
   
   1982年5月,毕汝谐于北京体育杂志发表短篇小说“拳拳之心”,这是1949年后中国文学第一篇拳击题材的小说。
   
   
   
   
   3,1986年,毕汝谐发表小说“家庭舞会”(又名“我问迪斯科”);这是1949年后中国文学第一篇反战小说
   
   这篇小说取材于原最高法院副院长谭冠三府上的家庭舞会。
   
   毕汝谐借女主人公之口愤怒控诉——
   
   为什么呵……咋天,他在越南丧了命。
    为什么呵……今天,他在越南丢了性。
    因为一位行将就木的朽翁决定“抗美援越”。
    因为另一位行将就木的朽翁决定“教训越南”。
    这正应了一句非洲谚言:“大象们打群架,倒楣的是草地。”
    哦,我们“危乎高哉”的“NO.1”呵!虽然已经老得既不能打仗也
    无力打架了(按照北京胡同串子②的说法,这叫‘老帮菜’),却慷慨
    大度地将中华儿女的忠贞之血泼向异邦!英雄们的热血掩盖了老叟
    决策时的失算和不智,掩盖了人民大众任由驱使的无权地位……
   
   
   4,1986年,毕汝谐发表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中锋在黎明前离去>>;毕汝谐勇闯禁区,指出中共高层拥有性特权
   
   一般认为, 陆天明 于1996年发表的小说<<苍天在上>> ,是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错!错!错! 毕汝谐于1986年在海外发表的<<中锋在黎明前离去>>是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比陆天明早了整整10年!
   
   
   奇文共欣赏,请看小说”中锋在黎明前离去”的华采部分----
    ……黑衣黑裤的主裁判,将足球放在距离球门十二码的罚球点上.操刀者张方仁立于球后;自开场后宛如一锅沸水的足球场,立时变得鸦雀无声!张方仁和足球,成为八万观众注目的两个焦点!
    方仁怒目瞪视着足球---这个圆滚滚、气鼓鼓的冤家对头!高度兴奋的大脑却走神进入另外的思维轨道:幼雪在被窝里透露的丑闻,使得他把足球认作那个刚刚死去的海军高级将领的脑袋!、、、、、、
    (哦,那位躲得过渔霸、却躲不过“大军”的珊妹!、、、、、、)
    方仁怒火中烧,一股来路不明的醋劲儿乘机作祟!此时此地,敌对双方势均力等---
    足球中锋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优势在后者!
    当代青年对老淫棍……优势在前者!
    场上比分:一比一!
    全看这关键的一脚球!
    主裁判吹起了银笛!
    方仁龙行虎步地趟了几下,拔脚怒射!、、、、、、奇迹出现了:皮球如同出膛的炮弹似地射向球门的左上角---守门员称之为死角的特定部位---球应声入网而又破网而出!
   
   
    毕汝谐肆意挥洒创作激情,写出如此精彩、奇兀、大胆的神来之笔!
   
   文革后期, 陆天明和毕汝谐同时被中央广播电视剧团录取为编剧; 陆天明去了,而毕汝谐因思想反动未能通过政审。
   
   5,1985年,毕汝谐发表小说“人间事“,这是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1983年严打的小说
   
   1983年严打草菅人命,许多人为枪毙朱德孙子等呆霸王拍手叫好;毕汝谐冷笑道: 你们看着吧,滥杀坏蛋是滥杀好人的前奏!
   
    果不其然------1989年6月4日!
   
   
   
   6,1986年,毕汝谐发表小说“降将之死“,这是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晚年付作义的小说
   
   “降将之死”是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关于晚年付作义的小说,区区短篇,毕汝谐却酝酿了十几年。
   
   
   
   文革期间,毕汝谐得知这样一件事:付作义之子因工作失误造成重大损失,为了求得宽大处理,主动揭发付作义在家中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此事报到中央,周恩来插手,保护付作义父子双双过关。
   
    后来,毕汝谐的好友甘恢理(其父甘祠森是民革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正部级民主人士)向他透露许多高级统战对象外表堂皇、内里屈辱的事例;进一步激发毕汝谐写小说的创作欲望。
   
    1974年二二八座谈会,付作义对台发言:你们骂我是降将,云云;从此,“降将”二字便烙在毕汝谐的心上。
   
    出国后,毕汝谐迫不及待地写了“降将之死”,先发表于“中国之声” 杂志,后收入台湾版小说集“你好,自由” 。
   
   7,1986年,毕汝谐发表小说小说“清查五·一六轶事”,这是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清查五·一六轶事”是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揭露了清查五·一六运动的荒诞性。
   
   
   
   
   
   8,1987年初,毕汝谐发表“廉颇老矣 健饭如昔——陆铿先生印象记”(笔名方里),被誉为写陆铿的文章中最生动、最传神的一篇
   
   1987年初,毕汝谐采访著名记者陆铿先生;其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下台,曾经与之畅谈的陆铿先生成为焦点人物。
   
   毕汝谐的文章见报后,好评如潮,此文于纽约及香港、台湾新闻界轰动一时;远在香港的新闻界名宿卜少夫称誉:几十年来,不少人写过陆铿;方里这篇是最生动、最传神的。
   
   
   
   
   9,1988年,毕汝谐著<<周恩来评传>>是世界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
   
   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
   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种),这是世界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
   
   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毕汝谐突破"敬爱的周总理"和"周匪恩来"这两种国共设立的政治框框,一针见
   
   血地写道:"笔者以为,周恩来这样一位本世纪屈指可数的大政治家,集中地体现了
   
   中国政治的复杂性和人的内心世界的多样性。
   在周恩来身上,共产主义信仰之中包含着细微的人道主义暖流;
   
   在周恩来身上,接受西方教育的留学生披上共产党人的铁甲。"
   
   
   
   
   10,1988年,毕汝谐在中国之春杂志发表 “Х文北”(笔名张润),这是独一无二的关于中法混血儿吴文北惊天大案的纪实文学。
   
   1988年尾,文北幼弟文苓来到纽约,对毕汝谐表示感谢;毕汝谐苦笑道:文北是新中国治安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迹,理应像燕子李三一样名传后世。
   
   
   
   
   后来,毕汝谐看新中国公安战线50周年(60周年)伟大成就回顾,只有东北二王、北京白宝山等大案(被称为标志性大案),却无文北案,不禁摇头叹息。
   
   
   
   
   至大则无——文北案实在太大了(周恩来、江青、法国总统密特朗、法国外长都曾舒曼插手),故新中国治安史不着一字;诚如六四实在太大了,故中华人民共和国编年史不着一字。
   
   
   
   
   2015年尾,毕汝谐在普林斯顿大学见到数学大师张宜唐,此君具有照相机式的神奇记忆力,竟然能够大段背诵“Х文北”的原文,一字不错!令毕汝谐目瞪口呆!
   
   
   
   
   
   
   
   “Х文北“片断——
   
   
   
   
   
   
   
   
   我的一位好友、中法混血儿Х文北曾经大发牢骚:“世界各国都重视混血儿,这是友谊的花朵哪!容易?!……偏偏在中国这一亩三分地,拿混血儿不当金刚钻!他娘的!……”
   
   Х文北说这话的时间是一九六九年隆冬的一个傍晚,地点是北京大学西校门外。暗淡的路灯光线,勾勒出他那与众不同的形象:大头颅、阔前额、方下巴、棕头发。任何人都会一眼把他从中国人的行列中区别出来。他身高大约一米七○,体格强健,如果着泳装出现,将是强力与勇健的象征;可惜,他似乎畏于暴露自身的实力,习以为常地装出一副怕冷的样子,哈腰缩头,两手交叉着揣入中式棉衣的袖管。
   
   这就是Х文北——有一副非我族类的长相,却又是满口市井俚语。
   
   Х文北的父亲Х新谋,早年留学法国,在里昂一所大学攻读天体力学。和一般留学生不同的是,他在法国接受了共产主义信仰,其引路人是一位年轻貌美的法国姑娘。婚后,Х新谋方得知妻子是法国共产党党员,狂热地崇拜斯大林、多列士和毛泽东。
   
   法国历来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勾留之地。Х新谋留法时,周恩来、邓小平等人业已返回中国,巨头一级的中共党员仅有邓发一人。于是,Х新谋便在邓发指挥下从事秘密活动。
   
   回国后,Х新谋即被目为中共党内不可多得的杰出人才,曾经做过周恩来的法语翻译,其夫人则从事法语教学及编译工作。
   
   Х文北便是这个兼具革命传统与文化修养的家庭的长子,下有弟妹七人。法兰西民族热情风流,由此可见一斑。
   
   此后,北京城陆续发生了一系列重大案件——
   
   A.为美国总统特使基辛格博士第Х次访华充当先行官的黑格准将的财物,在其下榻的豪华宾馆失窃。
   
   
   B.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公寓深夜被撬锁,大量属于外国专家个人的财物不翼而飞。
   
   
   C.北京大学外籍人士宿舍失盗。
   
   
   D.清华大学外籍人士宿舍失盗。
   
   
   E.北京外国语学院外籍人士宿舍失盗。
   
   
   F.北京语言学院外籍人士宿舍失盗。
   
   ……
   
   
   “外事无小事”这是新中国官场上的铁定法则。北京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一边上报中央,一边组织专案组,限期破案……
   
   破案?老百姓一提公安局,大都畏若神明,以为“雷子”⑼个个都是三头六臂的天兵天将……其实呢,他们的本事也很有限。
   
   几天后,又一宗盗窃案震动北京城:北京京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驻地失盗。两箱道具——杨子荣上山后穿戴的人造毛皮衣——不翼而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