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曾节明文集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与绝大多数异议人士的预测相反,随着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开战以来,习近平不仅没有很快投降,反而越来越硬,摆出了一幅把贸易战打到底的姿态。
   
    面对9月24日特疯子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2019年增长到25%),习近平的回应是“重上井冈山”,重提毛泽东的“自力更生”,高调视察以国企为主的东北经济。黄俄习近平,还象辽、金和满清伪政权的贼鞑子皇帝那样,到吉林松原查干湖巡幸,过了一把僭主帝王瘾。
   
   
    习近平为什么宁愿毁掉中国的经济,也要把对美贸易战打到底?因为习近平需要一场对美的贸易战来巩固权力,正如毛泽东在1950年需要一场“抗美援朝”的战争来巩固权力一样。
    既然中国的经济全面危机无法避免,那么把中国经济危机归咎于美国的贸易战,并且煽点反美伪民族主义虚火,把社会不满引向美国和西方,当然是共产党政权的上上选择。
    并且,可以借美国对华贸易战这股“东风”,大规模地消灭中国的私有经济,加快回归毛共式的极权社会。其痛苦,自然也可以归咎于“美帝国主义”。
   
    大部分人之所以错误地判断了习共对贸易战的态度,是因为他们以为共产党无论如何也不敢损害经济发展,这就大错特错了:
    政权才是共产党的核心利益,对中共来说,“政权才是纲,其余的都是目”,一定程度市场经济造成的松动和经济危机,对共产党政权的威胁,远远超过贫穷的威胁,因此,“改开”到了一定的程度,共产党宁要老百姓返贫,也要毁掉市场经济,这就是“养猪杀猪”的道理。
   
    邓小平的“改开”,决非首创,不过是列疯子“新经济政策”的中国版,都是权宜之计(即邓小平说的“五十年不变”),都是利用一定程度的资本主义经济,为共产党极权输血,最终都回归极权经济。
    从这一点说,习近平不是“二愣子”,那种相信从无政治体制改革的中共国,已经变身为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才是“二愣子”。
   
   
    1992年“邓南巡”全面走资后,中共的“改开”留下了一个重返毛共极权的经济锲子,这个锲子就是金融业的国家垄断,也就是银行绝对国有,绝不开放民营,于是,在必要的时候,就可以方便地调动银行这根最重要的杠杆,将私有经济大规模地搞垮。
    习近平上台后六年后,复辟计划经济不是将来时,而是正在进行时,其复辟的杀手锏就是银行贷款——通过大幅提高民营企业贷款的门槛,断绝民企的资金链,这就是釜底抽薪的狠招;
    同时大力打击民间融资,将一批民间融资业主、以及民间融资有方的私企老板打成“金融诈骗犯”,关的关,杀的杀,湖南民营企业家曾成杰就这样被专了政。对民企融资的最大“合法”平台——“中国创业投资基金”,则征收35%的重税,以政策手段活活打死!
   
    这就是习近平对中国私有经济的断根式打击。如果说胡、温搞的是“国进民退”,习近平搞的就是“国进民死”。
   
    特疯子的贸易战开打后,国企有国家扶持,而没有国家政策扶持的民企,因利润空间再遭大幅挤压,而哀鸿遍野,尤其是广东民企。而习近平乘热打铁,乘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东风”,以社保、环保、税收、银行抽贷、、.等等绞索,把民企望死里整。这种环境下,民企老板要么跳楼,要么请求“公私合营”(即主动向共产党充公企业)。
    对大的私企,习近平采取恢复党组织,厉行监控的办法,现在暂时允许私企自设党组织,很快必发展到派驻党组织,而私企的共产党组织,等于监控企业的特务组织,它们手持尚方宝剑,把私企老板操纵于手心,为共产党接管私企做准备。
   
    对于根深势大的私企大老板,则是采取薄熙来式的“打黑”手段,直接将私企业主打成黑社会,“打土豪分田地”,如山西柳林煤老板——山西首富陈宏志,就被以“黑社会”共产,78亿人民币私产遭充公,全家族十多人入狱,习共再次杀富共产,反而“大快人心”。
   
   
    与“二次公私合营”相应的,是“管理社会学朝鲜”,以前胡锦涛的“向朝鲜学习”,是雷声大雨点小,习近平则是不动声色大步向前如半夜鬼子进村,“悄悄地干活,开枪地不要”:
    习近平治下的今天,社会专制不仅超越了“六四”后的1990年,甚至超过了华国锋的1977年。
    国内的互联网,大有向朝鲜“光明网”演变的势头,文娱媒体管制文革化,重新严限境外文娱节目,重提“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最近连田震1996年风靡中国的老歌《干杯,朋友》,也因为歌词涉“资产阶级自由化”,遭全面下架;社会上是文革“永远健康”(“祝愿习主席永远健康”)式的标语重现,红歌全面推行,“万物生长靠太阳”式的忠字舞再现街头、校园、、.
   
    这一切,竟然应验了张春桥的预言:“中国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是受定了!”的的确确,“改开”以来,绝大多数以为可以靠定了共产党发财的中国民企老板们,不“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是醒不来的,今天他们遭习共“杀猪”,是他们(崇拜邓小平)势利、无良、懦弱的报应!
   
   
   
   
   
   
   
   曾节明 2018.9.30戊戌辛酉乙丑于秋寒纽约州
   
(2018/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