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据报道,蔡英文说,30年前的今天,台湾终于挣脱长达38年的国民党戒严统治,向自由和民主踏出了重要的一步,这一步是台湾人民一起踏出去的,“长久以来,有些人习惯把台湾民主化归功于蒋经国前总统。不过,我认为在解严30周年的今天,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在台湾人民的身上”。
   
    蔡英文认为台湾民主化应归功于人民,可能是针对国民党前晚发新闻稿说,蒋经国1987年宣布解严,打下今日台湾民主自由基础。但国民党籍的前总统马英九昨天出席专题座谈会时指出,蒋经国是在威权体制内生长的人,执行许多威权体制政策、法令,最后亲手终结威权体制,非常不容易,很少有人真的做到。
   
    马英九回忆蒋经国当年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葛兰姆访问,透露解严信息,他当时担任蒋经国的翻译,浑身上下就像触电一样,感觉非常震撼。台湾在1949年5月19日颁布戒严令,宣告从次日起在台湾全境实施戒严,这是台湾历史上第二次戒严,截至1978年时任总统的蒋经国下达解严令,台湾此次共实施了长达38年的戒严。在解严之后,台湾开放党禁与报禁,从此开启了民主宪政之路。


   
    老杨头点评:台湾较为成功的民主化转型归功于谁?我想党内雷震甚至包括马英久,党外人士尤其是民进党功不可没;可是,如果少了蒋经国,他们顶多也就流亡海外或魂归大海。至于普通民众,如果不能与时俱进,具备相应的民主素质,即便台湾被蒋经国与民进党“合谋”转型成功,东亚也很可能只不过多了块不上档次甚至有点混乱的民主试验田……所以我想说,一个成功的民主转型政体,三者缺一不可。台湾转型顺利应归功于反对党、蒋经国与广大台湾人民。
   
   至于谁的功劳最大,我觉得完全可以自说自话,但我严重反感的是为了强调自己认可的一双而去贬低另一方的作用,这本身就有违民主,且对民主发展极其不利。
   
   最后我想强调,台湾民主转型中最困难的一步已经跨出去了,但这也不过是万里跋涉跨出了第一步,民主永远在路上!如果蔡英文与马英久、国民党与民进党、“党内”与“党外”真要请功,数风流人物,还应看今朝!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