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香港累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累了

    我都五十了,应该累了。香港一朋友问,你为什么总像打了鸡血似的充满活力?我想了一会说,也许那是因为我平均每两个月都来一次香港,频密的时候,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第一次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一直持续到今时今日。
   
   20多年来,无论是在中国大陆工作,无论是浪迹天涯居无定所时,我总会隔三差五落脚香港。原本觉得是因为工作同香港分不开,后来才发现,即便没有工作关系了,我还是会时不时路过香港,有时竟然是有意或者无意地改了机票,特地路过来看望她的……
   
    香港是一个盛满了活力的地方,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吸引了。1992年跨过罗湖桥来到香港工作,是我开始独立思考人生的开始。那时广东、海南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通过关系搞到一个单程证定居香港,他们眼中看到的是商机、孩子的前途与法治保障下的自由,我脑子里却开始渗透进国家、制度与价值观。


   
   从踏上香港到1997年离开香港前往美国,我对小平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的理解,从给五十年时间让香港人适应大陆从而重回祖国怀抱,到坚信中国大陆一定会在五十年内,无可逆转地迈向香港享有的自由、法治,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与对多元文化的包容从而最终实现“一国良制”……
   
    《魂断罗湖桥》是我最早的一篇对香港的记忆,对比当时的深圳和香港,确实让我丢了魂似的,也开启了一位政府官员的政治学习之路:从此,我决定用双脚踏上所有的政治之地,对比各地的政治、文化与价值观,同时开始学习政治学著作。罗湖桥让我丢了魂,也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灵魂。后来一篇《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据说引起了一些人的重视,但可惜香港的制度肯定是没有跨过罗湖桥,所以,上海市委书记、北京市委书记、广州市委书记、军委副主席和政法委书记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大肆贪污腐败,才会被一锅端似的打掉……
   
    2007年再回到香港时,我隐约感到了一些变化,但香港人的礼貌、客气还依稀可辨,于是我写了《十年后的香港人,依然还能感动我》,也许我是被自己感动了。就在那一年,香港人顺从却充满期待地答应了港府与北京,他们会耐心地再等十年,等到2017年时才实现“一人一票”地选举——谁都知道,不是香港人的素质还没有达到要求,而是北京还没有准备好。
   
   
   
   不管有没有选票,我还是喜欢香港。这里的法治是真的,这里的自由是你无时无刻都可以感受到的,这里的活力是无法抵挡的。1842年英国殖民者占领了香港后,香港只有不到一万名广东渔民,英国佬接管后据说马上宣布废除鞭刑,设立英国式的法庭,但中国老百姓根本不买账,有事了就在渔村里就地解决,最后弄得英国人不得不恢复大清朝的保甲制,从此开启了东西文化混杂、制度交叉的香港模式。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香港法治和自由也都还不那么完善,但从孙中山到国民党再到共产党,都曾经利用香港这块宝地,向盘踞在中国大陆的旧制度与邪恶势力发起冲击……
   
   1949年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决定不收回香港,从此香港成了中共通向世界的一个窗口,也成了众多高干享受特供产品的唯一进口港,更成了被饥饿逼迫得背井离乡的广东人逃难之地。据说,香港目前有一半以上的亿万富翁是当时从大陆连赶带逃过到香港的。邓小平上台后搞改革开放,第一批资金也都是来自香港。1997年前,香港人有过纠结:走,还是不走。毕竟中国人乡土情重,背井离乡并不是滋味。
   
    常常听到大陆一些愤青在评价香港事物时开口道:香港不想当中国人的,就离开香港吧。——听得让人汗毛倒竖,什么时候身为一名中国人必须得符合他们定义的中国人条件了?对于大陆一些几乎被剥夺了做一名正常人权力的愤青来说,也许应该而且必须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感到自豪,但对香港人,他们更多的是要求当一名人,其次才是中国人啊。可偏偏有些人把“人”和“中国人”对立起来,仿佛你要当一名中国人,就要在做人的权利上做出妥协似的。
   
    百年来,香港一直是帮助不少有志之士向中国皇权、极权和独裁腐败发起挑战的基地与跳板,但当她自己面临变革,开始追求民主的时候,却面对了一个如此庞大的大陆。1997年前后的香港,正是一帮曾经从大陆以各种方式来到香港的富翁与政客,开始同北京的权力结合起来,一点一点蚕食香港的自由,损害香港的法治,唯利是图是他们的天性,这无可非议,但他们却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只供他们赚钱的场所,他们开始把香港青年人逼的无路可走,更看不到前途……
   
   1997年后的香港只不过是中国大陆成千上万个城市中的一个,五十年不变也只不过是小平时代的承诺,在各种有关中港的争论中,最令香港人困惑的是14亿人VS八百万。只要你说出香港多数市民的愿望,希望投票选出自己的领导人时,他们立马会说,你还得尊重14亿人的愿望——虽然14人的愿望几乎从来没有被尊重过,但令人悲哀的是,无论是从网络还是我在现实中的亲身观察,“十四亿人”中的绝大多数还真认为香港应该尊重他们这些“十四亿人的愿望”——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香港不应该同自己不一样,更不应该搞出自己特色的选举。
   
    这一次回到香港,我第一次看到香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疲态。看起来,香港真的累了。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民众追求法治、自由和民主的过程,就是一个发现自己和国家的关系、一个学会如何真正爱国的过程,可唯独在香港,法治和自由是在被割让给殖民者时得到的,如今追求民主却又和“爱国”发生矛盾,甚至不得不在“香港人”和“中国人”之间纠结。这哪里是区区八百万香港人能够承受的?
   
    这次,香港可能是真累了,是我和她交往25年来第一次强烈感觉到几乎在同时,我也觉得有些累了。
   
   
   2015年7月19日 三清山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